品蔥用戶對編程隨想被捕消息的質疑 时事

首先,我不采信任何“消息人士”爆料,只考虑事实依据。

目前有三个可观测迹象可以用来推测编程随想的处境: 1、编程随想博客是否被删除 2、编程随想的github项目(太子党关系图)是否被删除 3、是否播出电视认罪

当情况1和2均处于未删除状态时,意味着当局并未掌握编程随想的密码(否则必然会立即删除这些眼中钉肉中刺)。这也就意味着当局很可能并未掌握随想“是编程随想本人”的决定性证据,除非随想没有及时物理销毁证据,以他的谨慎可能性不大。 同理,如果当局已经证实了编程随想的身份,则大概率会在7.1之前以电视认罪的形式“献礼”。如到7月之后前述3个情况均未发生,则至少可以认为编程随想的真实身份尚未完全暴露。

很多人可能认为“中共想搞谁就搞谁不需要证据”,这是对社会而言的。在中共系统内部,安全部门(涉及此事件的大概率是国保,小概率是国安)仍然需要向上提出尽可能确实的证据2,以避免随便抓个人屈打成招敷衍上级刷KPI。 因此国保/国安在得到密码验明正身之前,出于自己的KPI考虑,短时间内不会把他送检起诉。

那么在“当局尚未掌握决定性证据”这一前提下,又有四种可能性:

1、当局未察觉随想的真实身份,只是按普通翻墙键政人处理,随想自己出于谨慎主动停更。此情况下随想基本安全,可能会被罚款或行拘一小段时间。之后可能会上国保的维稳黑名单,也可能不会(取决于随想的演技)。 2、当局怀疑随想的身份但缺乏依据,随想处于被监视或物理断网状态。此情况下可能找借口拘留数个月或长期监视居住,必然上维稳黑名单。 3、当局确信随想的真实身份,但没有得到关键性证据。此状态下有可能遭到审讯或拷打,但不太可能危及生命安全(理由见后述)。如审讯不成功,则可能会强行起诉定罪(也可能监视居住),但很难定为煽颠这样的重罪。也有可能会用精神病院之类法律之外的手段进行控制。 4、被捕之外的情况,如住院、隔离、电脑损坏或丢失等。

生命安全,问题不大。编程随想对国保/国安而言是大鱼,死了不但榨不出KPI反而可能落处分。即使判刑后也不必过于担心,刘晓波死亡是政治犯待遇恶劣与不负责任产生的意外案例,而且给中共带来了一些麻烦,中共在此后对政治犯管理似乎做出了一定程度的改善。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d-33218__sort_key-agree_count__sort-DESC

4
6月16日 1594 次浏览
15 个评论

这是荣誉非国民的推测。关于四种可能性的推测我觉得有道理。

当情况1和2均处于未删除状态时,意味着当局并未掌握编程随想的密码(否则必然会立即删除这些眼中钉肉中刺)。

同意如果当局掌握了编程随想的账户信息会删除其博客和项目,但在时间上我有异议:即使中共掌握了密码,也未必会立刻删除,可能有收集证据的需要、某些不为人知的考虑或者只是chain of order要花时间。用恶俗维基的案子做一个佐证:恶俗网站的admin在19年中就已经被警方盯上,目前被认定为主犯的牛腾宇8月被捕,理论上可以8月关闭,而恶俗维基正式关闭是在10月中旬。

同理,如果当局已经证实了编程随想的身份,则大概率会在7.1之前以电视认罪的形式“献礼”。

中共使用电视认罪的频率已经越来越低了,部分原因是国际影响太差(顺便推荐一个有意思的阅读:《被电视认罪5年后,他让央视在全球丢执照、被调查》)。而且编程随想本身就是匿名人士,是否会以“电视认罪”形式献礼我个人存疑。关于电视认罪的一些数据,引用维基:

据德国之声引述“保护卫士”的统计……2013年至2016年,大约每月有一个电视认罪视频出现……截至2018年2月,中国共有45宗在电视上播出认罪视频的案例,半数以上为“人权案例”。这些案例中的被捕人士在电视认罪时均没有被定罪。……到2017年电视认罪数量大幅减少,当年只统计到2起电视认罪案例。电视认罪案例数量减少的同时,法庭认罪视频则明显增加。

安全部门(涉及此事件的大概率是国保,小概率是国安)仍然需要向上提出尽可能确实的证据

我想引用一位政法系统人士的说法:“编程随想的案子归国安是很有可能的。‘太子党关系网’的项目是‘用公开信息编篡情报’,按照定义,是‘间谍’行为,近几年有很多这样的案子。”

民主回歸線 溫和台派 看見品蔥的姨粉太多 質量太差 就到了2047 支持台灣獨立 但不支持姨學的民科獨立分裂理論 討厭國民黨和共產黨 但寬容反共統派 不排斥統派

@爱狗却养猫 #143705 編程隨想在某些方面,和惡俗一樣或者相似。比如編程有太子黨網路,而惡俗和滯納,還有紅岸基金會也有那個維尼的被泄露的關鍵信息。

@爱狗却养猫 #143705 電視認罪的可能性也不高。端點星都沒被電視認罪過。

@Provident #143706 是的,我也觉得两者有点像。恶俗一案中红岸基金会对赵家人身份信息曝光直接负责,也是由国安负责侦察。

@Provident #143708 我个人也不认为会有电视认罪。不过端点星的敏感程度我认为不如编程随想。

人无缘无故失踪多时,就会出事。

所有的“国安内线”、“可信渠道”所提供的,也无非就是顺从了这个逻辑。“爆料”也里面没有任何新的有效信息可供印证。

顺便吐槽一下:哇哈哈扔下一个“国安内线”爆料就跑,之后什么也没说,继续发搞笑段子,既然要声援好歹跟进一下啊。

这点上我还是欣赏另一位推主sapphire_is,人家连名字都改成释放编程随想了。

从墙外楼还有一些知道的事情推理,老共抓了基本上不会大张旗鼓的让其忍罪。 大概率是长期失踪和软禁。 算法上来说,随时间推移,编程随想被抓的贝叶斯越大。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name)

@leviathan2047 #143793 P(不发帖|被抓)=1, 用贝叶斯公式

P(被抓|不发帖)=

P(不发帖|被抓)P(被抓)/(P(不发帖|被抓)P(被抓)+P(不发帖|不被抓)P(不被抓))=

P(被抓)/(P(被抓)+P(不发帖|不被抓)*(1-P(被抓)))

按道理,不被抓早晚能发帖,因此不发帖的时间越长,P(不发帖|不被抓)越小,按照条件概率被抓的概率趋于1. 当然,由于编程随想可能意外身亡之类,所以P(不发帖|不被抓)随着时间推移不会上升到1.

@消极 #143799

所以长时间来看,P(不发帖)=P(意外)+P(被抓),也即,P(发帖)=1-P(意外)-P(被抓)

且,P(不被抓|发帖)=1

因此,P(不发帖|不被抓)=1-P(发帖|不被抓)=1-P(不被抓|发帖)*P(发帖)/P(不被抓)=1-(1-P(意外)-P(被抓))/(1-P(被抓))=P(意外)/(1-P(被抓))

因此长期,P(被抓|不发帖)=P(被抓)/(P(被抓)+P(意外)/(1-P(被抓))*(1-P(被抓)))=P(被抓)/(P(被抓)+P(意外))=1/(1+P(意外)/P(被抓))

所以说到底,对 P(被抓|不发帖)的推测取决于对 参数 a=P(被抓)/P(意外) 的推测。对朝廷抓人凶残性相对意外概率的经验判定越高,则认为 P(被抓|不发帖) 的可能性越大。

好像搞得太复杂了。其实就是长期 P(被抓|不发帖)=1-P(意外|不发帖)……


我个人来说,考虑到朝廷近年来抓人日渐凶残,认为对编程随想来说,a>2,所以认为长期(不用一年,几个月即可)来看,P(被抓|不发帖)>2/3;目前这个概率则已经超过 1/2。Therefore the anxiety is based on math.

( 由 作者 于 6月17日 编辑 )

大纪元新出了一个报道: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6/16/n13026371.htm。其中提到:

6月16日,上海一位知情者赵先生向大纪元证实,“编程随想”被抓的消息是“非常确定的已知的信息”,但目前相关消息很少。
……
赵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说:“我这个信息很少呃,我只知道他被上海的公安给逮捕了,然后我通过其他的渠道推断出来时间是5月9日至5月12日之间被抓捕的,然后他现在正在被施以酷刑。”

在“编程随想”5月9日最后一条博客文章下方,有一则5月24日发表的题为“编程随想家人求助”的留言,表示“编程随想”失联,很可能出事。此后,再无后续消息。

赵先生表示,目前无法确认留言者是否“编程随想”的家人,但留言中提到的“华东某大城市”与赵先生掌握的“上海市”是一致的。

从内容来看,赵先生疑为蓝宝石(sapphire_is)本石。但是从那条家人爆料上推测的被捕时间应为5.17-5.24之间(5.24一周前),与蓝宝石推测的5.9-5.12的日期不符。

说实话,我觉得蓝宝石和蛙蛤蛤为接受采访而把姓氏都透露了(如果是真的),还是担了风险的。光是为了“蹭热度”没必要做到这份上。可惜依然没有更多有用的信息。

那个娃哈哈非常可疑,搞不好就是共产党放在反贼圈内的眼线

@龙城飞将 #143827 未必吧,只不過他收到的國安消息/小道消息可能是假消息。

自由且迷茫
KingSager 祗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沙罗双树花失色,盛者必衰若沧桑

@爱狗却养猫 #143705 电视认罪今年又回来了,年初“侮辱英烈”的蜡笔小球就被电视认罪了

@KingSager #143906 电视认罪主要是宣传效果,且往往对应于某项运动/法令。例如如果王靖渝被成功“网上追逃”,肯定会有电视认罪,这是对应所谓“侮辱英烈”的法律的。此外,蜡笔小球和王都造成了舆论上的影响,所以电视认罪是有个“交待”。但是编程随想的事例,本来在墙内根本“不存在”,电视认罪只会替他宣传。

虽然说有时中共因为上级喜好的原因,会做出某些看上去很不理性的决策,但总体来说,他们做事还都是有明确目的的。如果他们的目的是为了震慑反贼,那么不用电视认罪亦能达到此效果,只要把消息放出去就是。如果他们的目的是为了邀功,那还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可能。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6月19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6月19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