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是岁静的极端化 时政

本篇可能冒犯宗教人士

极端化就是一个人把他的信仰执行到极致,由于信仰总会有bug,而造成严重后果。

比如伊斯兰教极端思想就是圣战殉教,因为天堂优待烈士。把这个信仰执行到极致,就会得到伊斯兰恐怖主义。

基督教极端思想类似,远的不说了,现在美国很多cult可以作为例子。

犹太教当然也可以极端化,耶路撒冷的强制搬迁显然不是纯粹的民事纠纷,见Inside the battle of Jerusalem

中日韩主要受佛教影响,佛教和三大一神教不一样,人死之后不上天堂,而是轮回转生(各类动漫影视作品对此体现得淋漓尽致),这种下辈子重来的想法,使得佛教也可以极端化。不说西藏僧人自焚的事情,最近的各类张献忠事件,本站有人评论了一句:愿每个献忠下辈子投胎北欧,我马上指出这是佛教极端思想。毕竟如果人死可以投胎转世、重头再来,屠支就成了一种帮助自己和他人重新投胎的正义行动。

这次说岁静和粉红。岁静就是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不想参与任何政治,尤其不想批评当局的人。

表面上看,岁静冷漠,粉红狂热,好像不是一个东西。

那岁静是怎么产生的呢?当局只允许大家努力工作,不允许大家自由说话,久而久之人就被驯化,接受了这种思维方式:只要我过得还可以,没有饿死,我就不去批评当局,反正批评也解决不了问题,还有可能把自己解决。于是就成了岁静。

也就是说,岁静是基于一种信仰:当局是无限强大的,批判是没有意义的。

这种信仰一旦极端化,被执行到极致,人就会从岁静变成粉红。既然当局是无限强大的(如神一样的),批判它是没有意义的,那我为当局点赞,是不是死后可以得到72个党妹,或者下辈子投胎成为红五代?

同理,共产党迫害宗教当然不是为了谈德赛,而是在抢占生态位。

2
6月8日 325 次浏览
13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宗教人士反对本篇但是无从下口,只能说”我信的才是真神,你们信的都是假偶像“作结

"佛教极端思想"

日本一向一揆:进者往生极乐,退者无间地狱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以大慈悲力故,度苦惱眾生。———《法華經》

佛家講求四無量心,即是慈悲喜捨。

慈,親近眾生,猶如親人。

悲,悲憫人間疾苦,猶如己受。

喜,外離於相,照見本心之寧靜。

捨,拋棄自我為中心,無相布施。

佛家以為眾生皆有佛性,皆因妄想執著而不可正得。

悉心研究佛教便不可能產生極端思想,因為萬法(世間法)無常,四大皆空(受想行識)。

試想一下,如果高僧大德遇見張獻忠,張獻忠不能殺高僧的話(現實中張匪以為做僧人的該殺)。高僧一定會勸阻張獻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如果張獻忠執迷不誤,高僧估計會以身殉道。就像《倚天屠龍記》中空見禪師為了勸導殺人魔謝遜化解人間恩怨而被七傷拳誤殺一樣。

佛教宗派裡我傾向本土化的禪宗。藏傳佛教和淨土宗追求往生極樂。但是漢傳禪宗則並不這麼認為。《六祖壇經》中所說“東方人造罪,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罪,念佛求生何國?”慧能大師可謂把空性更領悟到極致。

佛教同樣不同於另外兩大宗教的是,不干預俗家人世俗生活,也不唯我獨尊,只有一神崇拜。

我唯一能想到比較極端的佛教是日本江戶時代以前的佛教。什麼石山本院寺,一向一揆這種,組織武裝僧兵割據,參與戰國紛爭,簡直就是一方大名的作為。我無法理解佛教傳到日本以後怎麼會衍生出這種異端?不知道能不能請 @北条沙都子 解釋一下。

我在國內時候很多朋友都是歲靜,我也曾試圖了解他們的想法。

一類是本身就對政治不關心,兩會是哪兩會都不知道的小白。這一類人在其他國家也有,給他們世界地圖看,他們都不一定找得到自己所在國家的位置。更別說對歷史,政治有絲毫興趣去認識了。逛淘寶,刷大眾點評比關心這種事情實際得多。

還有一類是聽到政治就反感,覺得政客沒一個好人。共產黨壞,西方政黨也壞。問他們什麼原因,他們只會覺得這些人虛偽,精於算計,爾虞我詐。但他們對政治的認識僅此而已,也不願過多關心政治。

第三類是認命的一派,他們不排斥耳旁風一般的聽反共言論,也對共產黨的宣傳機器無感。即便說服他們共產黨怎麼壞,他們也始終覺得自己就是平凡人,沒必要去對社會有什麼看法,得過且過的活自己的小日子就可以了。

矛盾使人自由
影人 矛盾使人深思,痛苦使人蜕变,统合自我与矛盾终使人自由。

@丁丁兄弟 #142674 基督教还说,一个人打了你左边的脸,那就让你右边的脸也被他打。

那日耳曼蛮子的中世纪怎么会出现十字军东征?

(姨淆一下:可能是是佛教和基督教都受到了封建武德的加成,武德溢出所致,而僧兵就如同是欧洲的骑士团(迫真))

@影人 #142692 不了解基督教。所以不方便评论。佛教受武德影响,这样的说法在中国似乎不成立。日本的一向宗我也不甚了解。

我希望在对一件事做评价以前最好更多程度去了解一下。一些评价共产党的人一篇马列毛文章都没看过,其深度就明显不够。评价宗教也是一样,我《圣经》,《古兰经》也都没看过,所以不好意思妄加评价。

我曾经陪友人去过基督教小组,里面说的完全听不进去。但也可能是从小看香港电影电视剧的缘故,对佛教却吸收的很快。另一方面是禅宗在中国扎根上千年,非常本土化,对读过一些儒家经典的我而言,非常友善。

好奇宝宝
Ponyzeka0603 我叫小马,大概是个浸会徒. 没有文化,希望大家喜欢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影人 #142692 以色列人把在社交场合使用左手视为不洁, 而先前这人用右手手背打你右脸, 攻击性不大侮辱性极强,但是如果你左脸探过去给他打,如果他用左手打你的左脸是自贱, 如果他用左手手心打你脸,则视为同等地位的挑战, 那也是自贱,因为他先前羞辱过你,又把自己置于与你同等地位。 如果你不打:这个人别人脸伸过去也不敢打。以退为进, 用非暴力(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方式向人表示自己的尊严和权益。

( 由 作者 6月8日 编辑 )

修正一下,推翻自己先前的立论。佛教在中国也出现过极端化的表现。代表是白莲教。

佛教中有弥勒佛转世的说法,武则天最早也用弥勒佛转世的说法为自己鼓吹正统性。

元末农民军起义中韩山童,刘福通也用“莫道石人一只眼,此物一出天下反”的谶语来鼓动老百姓造反。

清代嘉庆年间出现过规模庞大的川楚白莲教乱。朝廷征用数省财政,人丁,军备才平定,国库为之一空,抄来和珅的府库都不够填军费。嘉庆晚年还出现过天理教徒(白莲教旁支)围攻紫禁城的事件。

但是这些往往被后世解读为邪教,背离了佛教慈悲心和不杀生的基本教义。主流佛教高僧也不可能承认他们是佛教。

@影人

( 由 作者 6月8日 编辑 )

@丁丁兄弟 #142701 白莲不是纯粹的佛教,是佛教和摩尼教的杂交吧:“此后該教的僧人漸漸遠離“白蓮宗”的名號,回歸到正統佛教當中,而民間仍在繼續流傳,并进一步与弥勒教、白雲教、明教等相混合,称为白莲教”

沮渠蒙逊 十六国春秋

@丁丁兄弟 #142673 一方大名也有案例,例如著名的“越后军神”上杉辉虎,以虔诚信仰佛教著称,他在祈祷书中祈求佛祖保佑加持神力,让他把仇敌武田晴信的领土甲斐和信浓屠杀到一间房子都不剩(“不残一宇”)。

第一位在中国大力推行佛教的君主可能是后赵的石虎,《晋书》中也记载了他亲信的高僧佛图澄的各种神怪事迹,想必是唐朝时期为了宣扬佛教的功德而加以叙述的。而石虎……可能是记载中十六国最残暴的君主之一。

@沮渠蒙逊 #142959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沮渠蒙逊 #142959 是的,上杉家好像偏好僧兵。日本戰國時代的其他大名好像也用僧兵吧。

《全面戰爭—幕府將軍2》預告片。武田武士大戰上杉僧兵。這段Animation非常帥。

去YouTube上播放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无人机能在高空定点杀人的时代,我在家里就看不到外面的照片?我就无法了解到我居住的城市发生了什么事?看我记录的人们都不恐慌,你倒是恐慌了?我在疫区,封闭在家,通过网络与朋友同事交流,并记下我每天的所见所闻,苦苦等待拐点到来。你在京城,自由自在,倒是花费心机天天骂我。你这就叫有良心?可以告诉你:更多的人,看过我的记录,然后说,他们安心了。 ——方方 2020年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