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匈牙利布达佩斯市长要改路名? 问答

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市长卡拉松尼宣布,他将重新命名该市的多条街道,以抗议在布达佩斯建立复旦大学分校的计划。

四条新的街道将包括“自由香港路”(Free Hong Kong Road)和“达赖喇嘛街”(Dalai Lama Street)。

1
6月6日 490 次浏览
25个评论
陈士杰 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完成使命的唯一途径。

我认为这就是小孩子吵架的档次,不是政府层级的行为。

改名字有任何意义吗?根本伤不到中共,中共也完全可以把匈牙利驻中国使馆的路名改成“反匈路”,顺带着让胡锡进、观察者网炒作一番民族主义。

地名是有历史积淀的,能不改就不改,尤其是不能因为政治因素来改,真的很烦。改路名这事情,除了徒增市民邮政的烦恼之外,没有任何正面意义。

( 由 作者 6月6日 编辑 )
吴国正 中国共产党2047委员会书记

我记得几年前看新闻,看到美国有议员要改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广场的名字,改成刘晓波广场,结果这事情好像不了了之了。

文革的时候,共产党把苏联驻华使馆门口的路改成“反修路”。

@陈士杰 #142374 反布达佩斯路还行,反匈路就不行了。Orban的匈牙利和习近平以及CCP可是好朋友呢。布达佩斯的路名算是少有的Fidesz控制范围以外的东西了。

@burleigh #142392

我只是举个例子。因为我不了解匈牙利有什么黑点。

@陈士杰 #142374

我不太同意士杰兄的观点。

首先,街道改名一直是一个政治行为,中外皆然。中国有多少中山路,解放路,人民广场?外国以国家元首、民族英雄以及王室成员命名的街道也比比皆是,都是在历史上某个特定时期改的,是一个城市的历史和政治发展过程中的印记。所谓的历史积淀,不过是政治借口,就跟“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一样。

其次,这些有”历史积淀“的街道命名,有很多糟粕或争议。比如殖民时期的某个总督的名字,或某个臭名昭著的奴隶贩子等,现在很多欧美国家也在讨论是否要改这些街名。自然也有保守派以”历史积淀“为由不让改。

再次,使馆区没有几户普通市民住家,影响面小到不能再小,可以忽略不计。

至于胡锡进炒作,改不改街名他都会炒作,他不就是吃这碗饭的么。

@natasha #142397

我反对用任何有政治含义或者人名来命名地标建筑。

解放路、中山路、特鲁多国际机场、人民广场、维多利亚公园这种东西我都讨厌,当然除非是逸夫楼这种人家掏钱搞的建筑除外。

如果是有历史糟粕的名字,我建议在多数民意同意的情况下可以修改,但是也要改成中立的没有任何色彩的名字,或者直接改回之前的旧名字。

如果匈牙利首都真的改了中国使馆的路名,到时候北京市政府如果匈牙利驻华使馆的路名改成“反匈路”,这要怎么办?互相泼这么低级的脏水我真的觉得没意思。

wyf1230180 90后男工人,反贼版理中客

@burleigh #142392 说到欧洲,我倒不认为欧尔班有多倒退,他是保守主义者,不符合这儿自由主义者为主的口味,即使有些中匈合作,但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合作并不罕见,英美什么都有。我认为欧洲最倒退的是法国马克龙,访问巴黎第十八区居然对访民说去找有关部门,然后把人家轰走,还有巴以冲突居然要求民众不能反以色列挺巴勒斯坦(中国再说俄爹巴铁网上还能容纳收复海参巍与巴渣言论呢),这个家伙到天朝也是一很垃圾的官员。

(^_^)?
品葱 (钓鱼网站已屏蔽)

建议改成“香港2047”路

矛盾使人自由
影人 矛盾使人深思,痛苦使人蜕变,统合自我与矛盾终使人自由。

@陈士杰 #142394

如果中共非要发神经,死皮赖脸地搞民族主义宣传,要跟匈牙利过不去的话,可能会把匈牙利大使馆门口的路(应该有驻华大使馆吧,没有的话当我没说),改成霍去病路。(虽然匈牙利和当年的匈奴之间是不是真地有关系要另说了)

不过依我看来,中共应该不会因为这个事又得罪一个东欧小伙伴的吧。。。。

@wyf1230180 #142401 @wyf1230180 #142401 没有多倒退?麻烦您看看freedom house关于欧洲的报告:https://freedomhouse.org/sites/default/files/2020-04/05062020_FH_NIT2020_vfinal.pdf 马克龙不允许反犹主义在法国复活,是完全正确的。

@陈士杰 #142374 如果能阻止中共在布达佩斯建立复旦大学分校,那么什么手段不值得?

@donleagles #142407 我觉得陈士杰的意思是,反对中共对外输出价值观当然是必要的,但是改一个路名除了给民众造成麻烦以外,根本动摇不了中共的计划,顶多恶心一下中共罢了。

(此为我认为的陈士杰的意思,不代表本人看法,我自己的想法就先保留吧)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donleagles #142406 Orban所谓倒车,根本问题并不是他本人的政治观念反动,而是在他手上匈牙利修宪改国号改选举制度改权力分配制衡等等,动摇了1989年以来本来基础就很脆弱的匈牙利民主。

隔壁奥地利不也选过自由党,自由党一度有30%的席位,和右翼的人民党合作搞联合政府。自由党的意识形态和Orban又没有区别,但是根本的区别在于奥地利的民主制历史比匈牙利长得多,在2019年的Ibiza事件中,自由党老大私下通俄,说要走Orban道路,和谐奥地利国内媒体,结果事情败露,这届政府被迫辞职。

@陈士杰 #142400

如果是有历史糟粕的名字,我建议在多数民意同意的情况下可以修改,但是也要改成中立的没有任何色彩的名字,或者直接改回之前的旧名字。

改名这件事,就算是“改回旧的”这个举动,也有政治意义,本质上跟改成新的是一样的。

如果匈牙利首都真的改了中国使馆的路名,到时候北京市政府如果匈牙利驻华使馆的路名改成“反匈路”,这要怎么办?互相泼这么低级的脏水我真的觉得没意思。

匈牙利现在是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意见不一致,中央同意但地方反对,而驻中国大使馆代表的是中央政府,北京怎么会去改街名羞辱匈牙利中央政府呢?

再者,我不认为改名是低级,互相宣布制裁黑名单,互相说对方不民主假自由,不都是互相泼脏水嘛,相比之下,改个街名是很新颖且低成本高效益的政治表态。

@donleagles #142406 反以色列不是反犹主义,美国纽约犹太人自己还有支持巴勒斯坦游行呢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我觉得市议会说了算比较好。不过市议会也不是闲着没事干,既然市长也是民选的,那倒也无不可。

新话教材
首都卫队 缝合低级高手,语c能力泰国第几,发病时请选择性无视,,,

@donleagles #142407 反锡安主义和反犹太主义不是一会事啊。前者只是反对独立建国,单从字义上讲还没有到去油污的地步。

@donleagles #142407

纽约大学在上海有分校,复旦在匈牙利搞分校问题也不大吧。

@陈士杰 #142456 合法的特务机关,直插首都。纽约大学的分校顶多自我审查而已。

@wyf1230180 #142424 这年头谁还会直接说自己是反犹太分子?打砸烧犹太教堂就是了。

@donleagles #142465 如果只是理工科分校,倒还好。

這個難道不是給建學校的行爲難堪嗎?以後學校建成了。地址就是光復香港路***號,看中國人怎麽表述學校的地址。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6月6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6月8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为何不给中国异议以事实上的支援。我们不做这种事,当我们看不到这个社会有发自内心的主动的反抗时,任何一种介入都是侵略。如果中国社会真的选择了威权,民主宣讲是徒劳无功的。 ——《无处安放的“精神脱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