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的考试权是有意义的 分享原创

首先这个考试权不是今天台湾那个充当“公务员人力资源部”的考试院,而且是基于孙中山“非经考试合格不得参选”理念的参选资格门槛设计,针对的对象是政务官和民意代表,反而更加符合孙文学说的原意

今天多数国家选举都有相当数额的保(报)证(名)金(费)门槛,比如台湾选议员要拿出20万,选市长要200万,选总统要1500万,保证金制度为了避免参选难度过低,一堆臭鱼烂虾凑热闹,浪费公共资源,本意是好的,不能废除。但客观上也对很多有理念但无财力的政治工作者造成了严重阻碍,事实上限制了公民的平等参政权,但如果把考试权作为选举保证金门槛以外的补充渠道不仅使选举更加公平,也能在很大程度上打破“民主选举是有钱人游戏”的谬论,

很多民主国家也推出了“连署替代方式”,但也不尽完美,第一连署的成本也是很高,如果没有政党组织的支持,一个普通人只可能在极低的小范围选举内(比如村长,县议员)达到连署门槛,全国性或跨县市的选举基本别想,第二连署对候选人的政见宣传也不公平,动员群众签名的难度甚至高于投票,你没钱打广告,别人不知道你的政见,自然也不想帮你签名,总不可能街上碰见一个人就把政见宣传一遍吧。

所以这个时候考试权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没钱可以考嘛,作为补充可以参照公务员考试的内容在选前举办“选举资格考试”,规定考试第一名或前某个名次的人选可以在选票上登记姓名、可以在选举公报上刊登政见、可以参加公办电视辩论会。尤其是辩论会的宣传作用是很大的,这就相当于笔试之后又面试啦,只不过考官是电视机前的全体选民,如果候选人表现优异,仅凭辩论会汲收的粉丝也不是不可能胜选,尤其是在科举传统浓厚做题家崇拜盛行的中国,群众给状元投票意愿会很高

5
6月2日 746 次浏览
51 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donleagles #142467 这没办法,我们不可能要求律师是历史学家。问题出在通识(general knowledge)教育太低端了.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