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隕落記之三:成立網絡心戰團隊 香港

2003年「7.1大遊行」後製定的第二項對策是成立網絡心戰團隊。

文件原文說:

成立網絡心戰團隊

  1. 目的

「以網民的身份及利用言論上的宣傳工作,對抗敵對勢力在網上任意散播破壞香港穩定的言論,同時製造輿論破壞敵對勢力的公眾形象與煽動力量」。

  1. 工作方法

• 不停地散播對敵對勢力不利的言論

• 對敵對勢力的言論進行反污衊

  1. 進行滲透

「滲透,即無孔不入。在觀察中,發現無論任何可以宣傳的工具都有反中勢力的滲透......因此我們亦可以自己組編一個或數個組織,全職或長時間去滲透這些非社會的主流宣傳點,如:網絡上的討論區、虛擬社群、留言版、新聞評論、報章上的網上投稿,全面反擊他們的反對言論」。

「應該以主動的形式去作滲透宣傳,因為以往多是被動的姿態,應在推行某一政策前,推出一系列的宣傳,並且假訂多個反對意見進行提前澄清,減少敵對反對派的批判理由。當然,事前事後依照‘無孔不入’的方針進行主動滲透」。

  1. 具體手法

• 經觀察後,發現部分宣傳、煽動者利用「個人情緒」作為內容的表達,我們亦可以進行如此的發佈,因為個人意見發表是絶對可以表達自己的個人感情及情緒,以一個網民、投稿者的立場,更可以添入個人的情緒煽動,加強感染力。

• 在資料的真確性方面,部分是可以「脫離道德界線」,即資料可以是「推測即有如事實」。(筆者按:粗紅色的文字是原文加了著重線的,下同)

• 由於是有立場的推測,故此「事實」是可以由立場作主導。這樣一方面可以進行意識上的導向,同時有「利用事實與真相作反擊」的功用。加上發佈人可以不公開真實身份,更可說是市民之見。如此一來,令市民覺得市民情緒、市民相信市民意見,好過一個愛國團體身份公開勸說市民。

• 在假定手法外,還可以作出較有說服力的真實資料公佈。在很多的意見調查中,發現調查是有方向的,故此我們可以進行「敵對設定」......(留意!數據是操縱在收集人的手上)

• 上述工作的優點:

-散播速度快 -可流動作業 -容易隱瞞身份 -言論容易製造,不必考究真偽,亦可跳出道德的界線

  • 可以隨時作業 -不受地點限制 -資料可以重複使用,容易修改 -以網民身份則可在發佈時不必顧慮身份,又可以加入個人情緒的煽動 -反對派不能公開反擊 -任何網民都可成為散播者 -言論可跳出香港到世界各地
  1. 大專支部初步決定成立心戰行動小組以進行上述的工作。

這是一個典型的網絡心戰教材。「心戰」在中國傳統文化裡源遠流長,所謂 「用兵之道,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心戰為上,兵戰為下」[1] ,是論述心戰的重要性。中共在奪取全國政權的過程中,對「心戰」的使用也是出神入化的。狹義的「心戰」是兩陣對圓時,中共對敵方的喊話(利用廣播、傳單、標語);廣義的「心戰」則是對全社會各個不同階層的動員(工運、農運、學運、商運、兵運、甚至「匪運」以及社會名流巨賈的統戰宣傳)。中共起家靠「四子」,即:槍桿子、刀把子、筆桿子、錢袋子。其中筆桿子就是心戰的重要武器,所以「心戰」對中共來說是其駕輕就熟的慣技。

但是「網絡心戰」卻是2000年後才引起中共注意的。「網絡心戰」既體現「攻心為上」的傳統兵法,又是傳統攻心戰的飛躍。傳統攻心戰主要是接敵分化、散發傳單、戰場喊話、感化俘虜,始終處於戰爭對抗中的輔助地位。信息化戰爭中的「心戰」,主要依靠非接觸手段,利用文、圖、聲、像、光、電、磁等高科技手段來施謀布勢,並且以大眾傳媒作為其廣闊施展的舞台,具有空前的社會影響力。中共對「網絡心戰」的認識和重視始於2003年。當年12月中共頒佈《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工作條例》,第一次提出為了應對高科技戰爭的政治工作的新要求,要「開展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中共統稱為「三戰」)的演練和研究(見該條例第14條第18項)。從此「網絡心戰」這個新的作戰形式才在大陸廣泛開展起來。

換言之,儘管中共在1987年已發出第一封電子郵件[2] ,開始進入互聯網世界,但中共軍方是遲至2003年12月才正式將「網絡心戰」納入軍隊訓練內容之一;可是中共香港地下黨已經在2003年的7月就開始採用這種技術來對待香港的所謂「敵對勢力」,也就是說,中共香港地下黨早就對香港社會開展「未見硝煙」的戰爭,其對香港的仇視和破壞程度於此可見。在這方面中共香港地下黨確實走在全國之前。

從中共工委統戰部大專支部這個文件,結合我們在社會上看到的實際情況,可以估計到,中共在香港通過「網絡心戰」對香港反對勢力的打擊手段有以下這幾種:

一,造謡、抹黑、威懾;例如對反對派人物的污衊、栽贓,如民主黨何偉途事件;

二,離間、分化、策反;例如對民主派政黨多年來的離間,對支聯會「6.4維園燭光晚會」的分化等;

三,宣傳、欺騙、搶奪話語權;例如不斷宣傳愛國必須愛黨等論述。

為了進行「網絡心戰」,很多小規模的親中網絡傳媒在香港成立,例如:點新聞(點知天下)、橙新聞、香港仔、我家、龍周、圈傳媒(齊心基金會)、港人講地、史檔、透視報、HKG報、時聞香港、思考香港、O嘴網、線報、輕新聞、芒向快報、堅料網、輕新聞、超越新聞網、KOL HK 等等。此外還有很多網絡水軍,筆者限於電腦知識無法作出統計(這方面希望經常在虛擬世界奔馳的讀者能夠提供相關資訊)。

從上述文件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在對香港人進行這些心戰時,還特別強調可以不顧道德底線,即可以造謡、可以煽動、可以弄虛作假、可以無中生有,總之要達到把「泛民」政黨「往死裡整」的目的。(未完・待續)

註釋:

  1. 見《三國志・蜀志・馬謖傳》裴松之注引《襄陽記》

  2. 見王婷婷:〈中國第一封電子郵件是怎麼發出的?〉,載《中國好故事》系列,

香港的中國大外宣真的很可怕,像大公報和文匪報就算了,起碼他們就直接說自己就是愛國舔共親共的報紙,大家都明白是中聯辦屬下的,是中共的宣傳。但是思考香港(可能名字是源於想想論壇thinkingtaiwan),輕新聞、堅料網、超越新聞網這些自我標榜為獨立媒體,客觀評論,獨家采訪,持平,有深度的評論,但實質上已成爲中國大外宣的工具。在這一方面,中國學俄羅斯還是有一定進步。大家也不要小瞧這些媒體,他們一般要比大公文匯這樣的媒體更具隱蔽性和欺騙性,更難以讓人發現和批判。真的要小心。 就像俄羅斯的大外宣,像21世紀電報和薄荷新聞,灰色地帶等,他們一般是西方的極左和極右,利用人們對建制派和精英的不滿為敘利亞和俄羅斯宣傳,不經意的就成爲俄國大外宣。詆毀白盔,支持敘利亞對反對派的無情鎮壓,支持獨裁專制,把反對派都説成是cia的間諜機構,這套話術簡直一模一樣。

2
5月31日 152 次浏览
9 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俄国和中国大外宣还是不一样,这一点就不得不承认亨廷顿文明冲突论的合理性了,俄国是东正,虽然和西方天主新教联合体不一致,但是相似之处还是多,所以俄国宣传渗透西方阵营的程度要深的多,以川普通俄和匈牙利Orban专制化为例,可见俄国政治软实力明显在中国之上。中国的渗透效果极差,只能在第三世界刷刷粉。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消极 #141468 这个渗透效果是被习的战狼思维搞得一团浆糊的。之前渗透效果极好。胡温时代到达顶峰。不管是早期的《西行漫纪》,《红星照耀中国》,后来出现的《论联合政府》与马歇尔调停,司徒雷登留在南京尝试与中共接洽。

到建政后,74年邓矮子在联合国大会反霸宣言,让美国误认为中共不同于苏共是类似务实的民族主义者。以及后来能在89年镇压学生运动后不出几年便和西方世界关系迅速解冻。加上后来的入WTO,美国长期把中共政权视为战略合作伙伴。

胡温时代甚至有一些在大陆经商的台湾人都对民主体制丧失了自信,一时还觉得当时大陆像蒋经国时代那样的威权政府统治下经济发展的很快,反倒是台湾民主乱象让台湾停滞不前,被大陆的高速发展甩在后面。

( 由 作者 于 5月31日 编辑 )

@丁丁兄弟 #141496 中共的渗透效果并不好,早期中共的工作,还不如蒋介石和史迪威闹矛盾的意义大,蒋在美国那头失宠,中共的工作效果并不多;

1949年后中共在朝鲜出兵,彻底打断了和美国合作的机会;70年代和美国重修于好,那是因为美国的国际霸权衰退,中共看到了上船的机会,再加上印度支那美国势力的败北,中共和美国正面冲突范围又少了一块。

89年之后是因为冷战结束,西方阵营处于极盛当中,并没有动力对中共斩草除根。有人说,美帝那么强大,又看得到中共在90年代的颓势之中仍然继续在国内抹黑污蔑西方阵营,为何还要在最惠国和wto上对中共伸出橄榄枝;其实道理很简单,金砖四国,家里都有一堆反美的黑历史,站在美国当权者角度来说,他们嘴上反美不要紧,身体是诚实的就行。没想到习近平这个脑残,大事做不来专搞夺权,拿美国势力当替罪羊玩。

@消极 #141505 按照白邦瑞的说法是存在的。外围国师贱客陈平和翟东升都露了底牌。不然美国为何彻查千人计划?

@丁丁兄弟 #141518 中共偷点美国技术可以容忍,中共全力反美不可容忍。

Provident 溫和台派 看見品蔥的姨粉太多 質量太差 就到了2047 支持台灣獨立 但不支持姨學的民科獨立分裂理論 討厭國民黨和共產黨 但寬容反共統派 不排斥統派

的卻中國的外宣比不上俄國,連外宣中國學的都是俄國:https://www.aspistrategist.org.au/twitter-data-shows-china-using-fake-accounts-to-spread-propaganda/

"There is much to suggest that the CCP’s propaganda apparatus has been learning from the strategies and effects of Russian disinformation campaigns. Its tactics include the coordination of diplomatic and state media messaging, the use of Western social media platforms to seed disinformation into international media coverage, the immediate mirroring and rebuttal of Western media coverage by Chinese state media, the co-option of fringe conspiracy media to target networks vulnerable to manipulation, and the use of coordinated inauthentic networks and undeclared political ads to actively manipulate social media audiences. All of these methods have been deploy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shape the information environment to its advantage."

中文翻譯如下:

“有很多跡象表明,中共的宣傳機構一直在學習俄羅斯虛假宣傳運動的策略和效果。 其策略包括協調外交和官方媒體信息,利用西方社交媒體平台將虛假信息傳播到國際媒體報導中,中國官方媒體對西方媒體報導的即時反映和反駁,邊緣陰謀媒體的共同選擇,目標網絡容易受到操縱,並使用協調的不真實網絡和未公開的政治廣告來積極操縱社交媒體受眾。 中國政府已採用所有這些方法來塑造信息環境以使其有利。 ”

説明中國的宣傳策略已經是在學俄國了。雖然比不上,但是也在與時俱進。從我之前説的灰色地帶,還有全球研究這些假消息和陰謀論媒體大行其道,中國官方和外交部官員經常引用這兩個媒體進行宣傳。還有qiao collective,是模仿香港的流傘(lausan collective,是由香港反共左派和馬克思主義者創辦的一個媒體、博客),它也是幫中共宣傳的一個工具,好在有不少人明白了這一點,專門創造賬號來諷刺它。還有很多很多,這些媒體一邊標榜自己是獨立媒體,中立客觀持平,具有深度,但你點開一看,中國大外宣的味道很濃,正在推進中國的主流敘事。

還有中國數字時代裏面也有中國對俄羅斯宣傳的藉鑒: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3166.html

@Provident #141520 可是这些都是对习时代的评价,而不是之前的时代。

@丁丁兄弟 #141521 习时代还不是接着学这一套?

@消极 #141524 他没学会精髓,三角猫的伎俩使出来简直让人笑话。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