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加密技术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是出于某种使命集合在一起,并通过在区块链上执行一系列规则来进行协作的组织。」——《DAO 新手指南》


https://www.theblockbeats.com/news/24301

「The DAO 是人类组织理念的一个范式转变。它提供了完全的透明度,完全的股东控制权,前所未有的灵活性和自主治理。」


原文标题:《 DAO 可道,非常 DAO 》

原文作者: Mia Bao,Founder of Beep Crypto/ Chief partner of WHALE

感谢 Alex Yung,Summer Zhao 对本文的校对

目录

DAO 的前世今生

什么是 DAO

DAO 的组织形态

渐进式去中心化

靠谱度加权和极致透明畅想

NFT 的今天 DAO 的明天

DAO 的前世今生

2016 年 4 月 30 日,区块链公司 Slock.it 发起了第一个 DAO 项目---The DAO,这是一个早期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和风险投资基金。当时 11000 人投资了 1150 万个 ETH,占以太坊总供应量 14%,价值约为 1.5 亿美元。这也让 The DAO 成为了当时最大的众筹项目,FOMO 程度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包括项目方自己。

「The DAO 是经济组织理念的一个范式转变。它提供了完全的透明度,完全的股东控制权,前所未有的灵活性和自主治理」。

然而,乐极生悲。「暂停交易,我们遭到了攻击。」2016 年 6 月 17 日,黑客利用 The DAO「递归调用」和「调用转移避免销毁」两个漏洞,进行了两百多次攻击,总共盗走了 360 万的以太坊,超过了该项目筹集的以太坊总数目的三分之一。

然而黑客并无法直接变现,按照当时智能合约条款,这些资金会被搁置 28 天,这给了 The DAO 和以太坊社区近一个月的时间来考虑如何处理。后面,大家都知道了,以太坊社区进行了硬分叉,分成了 ETC 和 ETH,借此挽救这次的损失。以太坊核心团队不能强迫社区转移,但人们用脚投票,回答了这个问题:消除黑客的好处是否超过了人为干预对以太坊信任的代价?对大多数人来说,确实如此。

如果不是因为分叉,黑客在 2016 年 6 月 17 日从 The DAO 窃取的以太币(ETH)今天将价值 66 亿美元。

五年后的今天,对 DAO 的讨论再现江湖,DAO 也已经拥有一系列使用案例。我可以看到我身边关注的一些非常聪明的小伙伴已经在开始讨论 DAO,现在的 DAO 原生状态,有点 2020 年年初 NFT 的味道。

我们早期布局 NFT 时,曾认为它是「区块链离现实落地最近的入口」,事实也证明它的确非常容易带来一些极大的关注度:短短三天时间,Meebits 在二级市场的总交易额便已高达 1.2 万 ETH,约合 4200 万美元,Uniswap 一双袜子卖 16 万美元,Jack Dorsey 一条推特五个单词拍出 250 万美元,Nynt Cat 第一个作品拍出 65.6 万美金,Beeple 在佳士得的 NFT 作品拍出 6935 万美金天价......

但今天的 DAO 仿佛就晦涩难懂的多,那么到底什么是 DAO 呢?

什么是 DAO?

Kevin Kelly 在《失控》里描述了蜂群的行为:当一群蜜蜂要搬家时,蜂王并不是直接做决定,而是一群蜜蜂前去侦察,回来之后,侦察蜂就对着蜂群跳舞表示结果。跳的舞越夸张,就说明越好。蜂群看到之后,就会又让另一些蜜蜂跟着去查看。如果也觉得好,也会回来一起跳舞。「通过这种反复强调,大家喜欢的地点就会吸引更多探访者,由此又会有更多的探访者加入进来。」

最后最大的蜂群获胜,蜂王也随之迁居。在这个过程中,蜂王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跟着最大的蜂群而去,没有蜜蜂做出「最终决定」,但所有蜜蜂几乎都参与了决定。

这就是蜂群思维,「『蜂群思维』的神奇在于,没有一只蜜蜂在控制它,但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一只从大量愚钝的成员中涌现出来的手,控制着整个群体。」

这就是原生的 DAO。

考察 DAO 的定义,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它是围绕一个任务组织起来的团体,通过一套在区块链上执行的共享规则进行协调自治。

DAO 将决策权交给利益相关者,而不是高管或董事会成员来实现 "去中心化 ";"自治 "则在于通过智能合约,使用户在可公开访问的区块链上运行的应用程序,若满足某些条件,就会自动触发相关行动和结果。

这是「组织形态」上的变革和更新。

我很喜欢 Jesse Walden 之前对 Defi 和 NFT 的一个总结:

Defi: Money Legos

NFT: Media Legos

我认为 DAO 可能是 NFT 的上层,DAO 可以拥有 NFT 和创造 NFT,还能容纳很多非 NFT 的事。如果说 NFT 是「Media legos」,那 DAO 很可能是「Corporate legos」,这点和 Santi 的观点是不谋而合。

"就像今天的创作者粉丝群体一样,每个'公司'或项目将变得更像一个部落,由将其成员联系在一起的故事和符号来驱动和定义,而由那些最能编织其叙事的人领导。"

虽然,DAO 是「权力下放」的过程,但绝不能没有「权力中心」,那些抨击一个项目或者组织最终还是被某一小撮人控制的诟病,并不是 DAO 的缺陷。任何组织想要将决定和任务有条不紊进行下去,就一定有人决策,无论是前期还是后期,无论是有形还是无形,无论是群体还是个人。而 DAO 要解决的是权力的「分散性」和「流动性」,前者赋能项目参与者对项目的话语权,后者保证起决定性因素的领导者的不断更迭。

在上一篇文章《后 NFT 时代》中,我提到了 Social Money 效应,如果说 Social Money 宣扬的更多是个人影响力的「Monertization」的过程,那 DAO 则是关于我们可以共同完成多少事情的宏伟命题。

DAO 的组织形态

截至 5 月初,DAO 生态系统管理的总资产(根据 DeepDAO 数据)已经超越 10 亿美金,而且这一数据并没有把那些不以 DAO 形式运营或使用独立 DAO 架构的加密协议计算在内。「DAO 生态系统管理的总资产」和市场经济下「公司制管理的资产规模」意思类似,只是市场经济下的绝大多数资产都是由公司管理的,因此我们并不方便直接对比规模,但作为一种新型组织治理模式,「10 亿美元」这个规模足以成为 DAO 本身生态系统发展的一个标志。

DAO 管理资产总量排行

Polychain Capital 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 Olaf Carlson-Wee 早前表示:「DAO 是风险资本未来,DAO 即将成为仅次于数字现金的区块链领域第二个重大突破。」

当然这里的 DAO 划分可能过于「狭义」,并非所有 DAO 生态都是跟「管理资产」相关,DAO 的组织形态也有「基础设施」,「资管类别 DAO」,「治理 DAO」,「聚合器」,「Yield DAO」,「Guild」,「Creator&Media DAO」,「DAO Adaptor」八个类别分别阐述。

基础设施层面,DAO 已逐渐成为 Web3 基础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像 Aragon,DAOstack,Moloch 等各种 DAO 协议的不断发展,为想要发起,治理,管理 DAO 的组织提供了巨大便利。比如,Aragon 提供了一站式的工具和服务,将社区、事业等变成一个经济体,释放出一个长尾 DAO 组织形态。相比于 Aragon 的复杂,Moloch 是以「残酷的极简主义」的设计理念建造的,目的是创建一个「最小可行的 DAO」,可以让人们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分配共享资源的同时积极地将不良因素的攻击降低至最小化。

资管类别层面,正占据着目前 DAO 市场极大份额,即 Venture DAO,这里指的是「以投资为导向」的 DAO 组织,比如 Metacartel,The LAO 等,但也有以发放「Grant」的投资组织比如 Moloch,Marketing DAO 等。

Venture DAO 与传统基金不同的是,机构和高净值个人(有限合伙人或 LPs)将资金投入基金,其他人(普通合伙人或 GPs)将资金投入公司,DAO 的投资者将能够根据智能合约中预先设定的规则对提案进行投票。每个人的投票都由他们持有的代币数量加权,而代币数量是基于他们的投资额。如果一个提议的项目获得了足够的票数,智能合约会自动触发 The DAO 的资金投资到项目的 ETH 钱包,当然这是理想化的 Venture DAO 形态,很多的 DAO 依旧还处于「渐进式去中心化」状态(详见下一章节)。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 Venture DAO 在 NFT 赛道当中亮眼表现,如下图罗列的 WHALE,FlamingoDAO,PleasrDAO,Jenny Metaverse DAO 等都是专注于投资 NFT 资产的 DAO 组织。4 月 19 日,PleasrDAO 以 2224 枚 ETH 打败竞争对手,成功拍得斯诺登首个 NFT 作品「Stay Free」,Jenny Metaverse DAO 也于近期成功完成 700 万美金的募资,而 WHALE 创始人 WhaleShark 也反复表示对于 WHALE 从一而终的理念是「WhaleShark out, DAO up!」,这一切似乎也在逐步验证 Matt Huang 的那句话「The next Berkshire Hathaway will begin as a DAO.」

治理(Governance)类型 DAO,是除了投资类型 DAO 之外,极其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正如前文提到的,DAO 是组织「权力下放」的过程,用户通过持有资产的比例决定了投票权重,投票权重又直接影响了决策的方向(关于 DAO 的决策将会在下下一章节《靠谱度加权和极致透明畅想》展开探讨),而这一决策则是由诸如 Snapshot,Tally,Gnosis SAFE 等治理工具实现的。当然,一个项目可能有多种属性和标签,比如 Aragon 除了基础设施之外也是治理工具。「聚合器」类别的 DAO 也往往带有投票治理的功能。

至于后面的几种组织形态,Yield DAO,是汇集资产后协同赚取 DeFi 收益的类别,Barn DAO,PieDAO,BadgerDAO 等在 DAO 资产沉淀类别当中也一直处于前列。

Guild DAO 则像是一种公会治理,比如 Yield Guild Games(YGG),它是一个游戏公会,各地玩家可以通过公会聚集在一起通过各类游戏的边玩边赚机制赚取游戏收益。传统区块链游戏中,尤其是 NFT 游戏,往往需要用户先持有 NFT 资产才可以进入游戏,而类似 YGG 这样的公会机构可以帮用户免去购买资产的过程,将资产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达到各方共赢的状态。Raid Guild 和 Rabbithole 则类似于「任务众包」的组织,前者是通过聚集区块链专业人士提供「咨询」,「公关」,「设计」,「开发」等服务,后者则是面向 C 端,用户可通过玩 dapp 等任务而赚取收益。Metafactory 则是属于业务型的 DAO, 专注于数字&实体时尚品牌的孵化平台。

Creator DAO 和 Media DAO 是近期新生的 DAO 组织,自千禧一代成为社会主力之后,Passion Economy 和 Creator Economy 逐渐兴起。从资本的角度来看,也有种从 VC 到 Community Capital 再到 Solo Capital 的趋势,这些其实都是「个人影响力」发酵的结果。而像 Mirrior 这样的新生创作者社区将模块最小化,但将个人影响力最大化,从个人影响力辐射到 NFT(商品),或到 Crowdfund(募资),我认为这也是非常前卫的探索。

总结来看,本质上,任何具有 DAO 治理和管理的自治组织都可以称为 DAO,所以 DAO 更像是一个「可组合模块」渗透到各类项目当中去,这类生态组成在此定义为「DAO Adaptor」,其中大家熟悉的项目包括 Uniswap,MakerDAO,AAVE,Compound,YFI,Aavegotchi,Decentraland 等都是 DAO 组织的先行者。

DAO 不是自上而下的等级结构,而是使用 Web3 技术和快速发展的治理和激励系统,来分配决策权和财务奖励。上述各种组织形态可能过于复杂,个人觉得简单来说,除了基础设施类别之外,DAO 其实是一种为项目融资(Venture DAO)、治理社区(Governence DAO)和分享价值(Creator DAO)的新型组合方式。

渐进式去中心化

在笔者研究 NFT,DAO,Social Token,Passion Economy,Creator Economy 的时候,常常会围观 NotBoring Packy McCormick 和 Variant Fund Jesse Walden 的观点。我第一次读到 Packy 文章时,我和我闺蜜的原话是「Shit, he is literally reading my mind......」, 豪不夸张得讲,他是我想藏起来独享的宝藏博主,而 Jesse 的文章则会是给到我更多发散性的启发(两位都强烈推荐)。「渐进式去中心化」就是由 Jesse Walden 提出的概念,他认为:「加密货币公司不必,而且一般来说不应该从第一天起就成为一个 DAO,它们可以不断发展。」

过于固守事物本来的形态,往往无法真正了解事物的本质,不管是包装还是归类的「定义」都是服务于「更好阐述产品本身」,而非用来限制「产品本身」。DAO 也是如此。

从中心化过渡到去中心化,关键在于革新是否有助于产品本身,以及产品现有阶段是否适合这种革新?如果两者的答案都是 yes,才有推行下去的必要。创业途中,不断通过 demo 与用户测试交流,形成良好的反馈闭环,这样才能不断完善产品本身,好的产品需要试验和反馈,而绝不是创始人在家看完《失控》,预测未来 50 年的战略大局,然后纸上谈兵。好的产品,必须与其所处环境,紧密联系,共同进化。

那该如何逐步完成一个去中心化的治理框架,从而"建立一个可持续的、合规的和社区拥有的产品"呢?

Walden 给了我们三个步骤,我认为大家有必要一起来探讨一下:

1. 产品与市场的契合

加密货币初创公司的初期应该看起来像任何初创公司的初期:一个小而精的团队专注地将所有精力投入到构建,学习和迭代中,直到找到适合市场的产品。如果产品很烂,最终都是会脱离社区的。Web3 初创企业实际上在这里极具优势,通过将现有的智能合约,代码和产品整合到新的合约中来快速构建和测试,可以完成极快的试错过程。DeFi 之所以被称为「Money Legos」,是每当有人构建新的东西时,其即可直接成为可供他人使用的模块,魔术的诞生除了创造乐高之外,还有重构乐高的组合模式。

Aavegotchi 是我接触团队中最注重 DAO 化的团队之一,从提案,到投票,到 discord/twitter 等社交媒体的社交网图映射到项目的贡献权重值中,无一例外都在践行 DAO 化。但它也逃脱不了「渐进式 DAO」化的过程:前期的定调是由团队决定,而后期的重大决策则都是由社区决定。我深刻记得在第一次传送门发售之后,大家投票第二次传送门的发售在 Snapshot 被投票延迟之后,就连团队都惊讶于「在第一期稀有度挖矿之前,没有二期传送门」最终的结果,但是一个好产品的诞生难道不该是由「市场」来决定嘛?

2. 社区参与

一旦公司实现了产品与市场的契合,就应该开始尝试使更多的利益相关者更直接地参与其中。Walden 将其比作「开源开发」,邀请社区参与,提供赏金,赠款和其他激励措施,在开放的环境中发展,建立社区,并就决策达成初步共识。

在这一点上,我最欣赏的国内团队是 Conflux,他们虽然还没有过渡到完全的去中心化,但其在「原始的任务众包」中已经做的非常体系化了。他们的 Bounty 计划,按照「技术」,「品牌「,」社群「,「资源」,「其他」几个维度向开放社区征集有识之士,每个任务都清晰罗列,相关人员可直接去认领,从而让更多的利益相关者能参与到生态构建上来。

The Sandbox 的体素创作者社区当中也是一个「原生的 DAO」,艺术家们每一段时间会根据相应主题形成几类分组,每个分组按照之前作品权重集成划分出相应小组长,小组长会指导成员并保证创作过程的稳步进行,一切都有规则,但权利又是「流动」的。

上述例子其实和我们开篇 DAO 的分类中的 Guild 分类是一致,但是由于 DAO 的渐进式过程,项目都还是以「类原始」方式运行,而后阶段若过渡到完全 DAO 治理之后,可扩展性则会是指数型增长。

3. 充分的权力下放

完成前两个步骤后,接踵而至的是「完成 DAO 决策,并自动执行」。拆解之后我们要关注的,一是 Voting power,二是自动执行。Voting Power 目前大多是取决于持有的币数,但这一部分有很多人诟病核心团队或者大户可能会根据他们在社区中的地位或持有的代币数量来影响决策,针对于这点的问题和解决方案,我们将在下一章节详细探讨。自动执行则是通过触发智能合约预设的规则来铸造和分配代币,这些规则决定了从今天谁得到多少,将来代币将如何分配等。

这样项目的未来发展就掌握在社区手中,这也是是众多项目目前最需要「渐进式去中心化」的关键原因,早前笔者问 WhaleShark 的时候,问及 WHALE 的 DAO 方案为何还是在 Discord 发起,而不是部署在任何 DAO 的基建上,他的回答是目前的 DAO 方案都还不够完善,很多 DAO 方案内容是复杂的,目前市面上没有一款产品能够让方案通过了就可以无需人工自动执行。而 Voting power 也存在上述提到的诸多问题。

一个忠诚的社区加上有效的治理,会有效促进产品和市场达到一个完美契合度,而这也可能是完成 DAO 创新最行之有效的方式。

靠谱度加权和极致透明畅想

上一章节中遗留了一个问题:「目前大部分的 DAO 治理都是通过持有代币数量的多少来决定 Voting Power」,但这种就很容易陷入大户或者少部分人的集中性控制弊病。有人将「同票同权」的决策方式称之为「单细胞民主」,是伪民主,追求个体的绝对民主不一定是决策的最优解,那要如何保证民主和独权的平衡并保持策略的均纳什平衡呢?

「我的目标是和我共事的人一起做有意义的工作,建立有意义的关系。我知道只有极度的透明和算法式的决策机制才能帮我实现这个目标。」---Ray Dalio

靠谱度加权(believability-weighted)和极致透明(radical transparency)来源于桥水基金的决策模式,虽然 Dalio 不是 big fan of bitcion,但是桥水的公司决策模式却意外极具 DAO 化。

在 DAO 决策中,我听到最多的反对意见就是,「一群人是没法做决策的」,除了代币代表的「stake」之外,还有什么「维度」可以用来加权吗?或者说人数多就代表绝对正确吗?大户/鲸鱼就代表绝对正确吗?答案显而易见是否定的,那是否可以按照「靠谱度加权」思路进行改善呢?

靠谱度加权,简单来说就是你这个人如果靠谱,那么你说的意见分量就重一点;如果你这人不靠谱,那分量则会弱一些。这个道理看起来简单,但实施起来却不是易事,这也是为什么桥水的治理常被人称为「邪教文化」。

「Dot Collector」是桥水来实现靠谱度加权的工具,员工可通过 strategic thinking(策略化思考)、dealing with ambiguity(对模糊化情况的处理能力)等不同维度给其他人打分,分数范围为 1 到 10 分,7 分为平均水平。

所有的点评,比如打分人的 ID、分数、追加的附言评语都会被永久保存。每一个点评被称为一个 dot,某个人身上可能挂满了 dot,比如桥水的联席 CIO 身上就挂了约有 11000 多个点。各项维度最终集成为你的「靠谱度」(believability)。而在决策过程中,我们就可以通过靠谱度进行加权。

(每个人按照靠谱度权重的颜色画像)

「创意择优=极度求真+极度透明+可信度加权的决策。」

回到我们的 DAO 治理当中来,我们以 Venture DAO 为例,最简单「靠谱度加权」方式就是追踪投资人的每次投资决策来形成他的「投资靠谱度」,从而在下一次的投资中会形成不同的权重(这部分若要衍生则要扩展到 DID 部分的探讨)。

这就是桥水倡导的「创见上的贤人政治」(idea meritocracy),通过靠谱度加权(believability-weighted)的方式来达到追求「极端透明」(radical transparency),从而达成最佳决策。

当然 DAO 的决策的成功不仅仅是「靠谱度加权」就足够了,Charlene Li 在《Open Leadership》一书中用:解释说明 (Explaining),日常工作知会 (Updating),自由对话 (Conversing),公开发表意见 (Open Mic),内部众包(Crowdsourcing),统一信息平台 (Platform) 六个方面来阐述了企业内部开放沟通的行为特征和实现方式,笔者觉得也有借鉴意义(章节问题就不过多阐述了)。

企业到 DAO 组织的过程,即是上述几个维度不断从封闭式专项开放式的过程。

NFT 的今天 DAO 的明天

就像 NFT 一样,DAO 现在的早期实验可能只代表其未来潜力的一小部分。随着更多的 DAO 工具的出现,尝试创新变得越来越容易,而 DAO Legos 也不断在填充,不仅仅是应用层,在监管上 DAO 也有很大进展。

今年 4 月,美国怀俄明州立法机构颁布了 Vermont Bill For blockchain 立法,通过了 DAOs 的合法性提案,它将允许 DAO 作为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对 DAO 来说,这可能是向前迈出的巨大一步,法案将允许 DAO 在链上操作、资产代理和管理其事务,这无疑也为 DAO 的可扩展性铺平了道路。

在进入 DAO 这个 Rabbit Hole 之后,我一直期待看到这个领域还有什么有意思的创意以及上述的激励模型要如何反哺到项目本身。

「The next big thing will start out looking like a toy」,我相信 NFT 的今天,将会是 DAO 的明天。

2
5月31日 96 次浏览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