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报到】大家好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5月23日 编辑 )
10
5月23日 488 次浏览
51 个评论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排版不算亂啊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哈哈,我跟你很像,之前也是品韭难民,只看帖不说话的那种资深潜水员。

除了从小遗传了我老爸的仇共基因,从来没做过粉红以外,其他跟你的背景几乎一模一样。

欢迎!

低端人口
Chaospig97 test #3601k

你的个人简介“中左反tg人士”让我有些不解,中左是什么?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

强烈欢迎,坚决支持。希望能与阁下共同努力,守护最好的7站。

说来惭愧,本人曾经身为粉红愤青,在墙内没少和自由派人士“友好交流”……也算是个原罪之人了。

@Chaospig97 #140208 这里的“中左”大概是“中间偏左”的意思吧,与英国工党、美国民主党的政治立场与意识形态相近(广义上来说)。

@北条沙都子 #140236 天呐,真是难以想象,你也有粉红的过去!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丁丁兄弟 #140249

如徐某人所言:誰人不曾是小粉紅呢?

@愛牛奶盒的人 #140252 我不是 🤭🤭🤭

@gingom #140246 其实不必如此拘谨。7站的包容度相对比较高,“中左”不过是两个汉字而已,不会引起什么纠纷的。

如果您认同社会民主主义的话,那本人倒是推荐您去看一看本站用户“反共左派”的帖子。虽然这位仁兄(或女士)不太和大家互动,每次转载或原创的大长段文章也鲜有人去看。不过其人本身的水平很高,如果愿意仔细品读他的帖子的话应该会有不少收获。

( 由 作者 于 5月24日 编辑 )

@丁丁兄弟 #140249 恐怕人人都会有自己难以启齿的小秘密,赵老板。

本人不仅当过粉红愤青,还有着对自由派人士出言不逊、人身攻击的黑历史。我或许该庆幸这个世界的时间是单向流动的,否则自己指着自己的鼻子骂街可算不上体面。而哪怕是现在,我也需要保守其他的小秘密,比如我为什么喜欢……

总之人生虽然是越过越短的,但需要隐藏的东西却是只多不少。想要将这些过去的包袱付之一炬恐怕需要献上自己的躯体作为仪式的祭品。

@北条沙都子 #140269 哦,我小時候也想武統台灣,核平了就好……

@Wolfychan #140276 看来想要逃过中共的仇恨教育和洗脑灌输还真是不容易,幸好7站的大家最后都闯过了这关。

只是您还可以信靠自己所侍奉的神,忏悔自己曾经的言行。而本人就只好是在别人的新人报到帖里敲打一下自己,发些牢骚了。

( 由 作者 于 5月24日 编辑 )

@北条沙都子 #140282 神的救恩也是為你預備,不要難過。

主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

而我就真的只是神有憐憫,本身生於一個中共尚未壟斷信息的地方和年代,所以我才能接觸其他資訊,沒有被洗腦而已。

@Wolfychan #140283 也没有难过啦,只是自揭黑历史后觉得有些尴尬,就想要自嘲一下。

而且其实我个人是不信教的……可能只是没准备好,也可能永远都不会信。但总之目前是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所以,愿您的神能够时刻指引您,也使所有信靠祂的人都不被魔鬼的话语所迷惑。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Wolfychan #140276 香港人也想核平台湾?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北条沙都子 #140282 我们祖上一个祖先是国民党,家族记忆口口相传,小时候早就知道共产党坏,教科书在扯淡。只不过由于邓小平的政策经济上又改回去了(1949以前),逐渐接受认可他们的做法和统治。谁知道2010后又来了薄、习这样的开倒车的主。再也不报希望了。

如果没有隔代几次连续传递的家族记忆,其实不用铁拳招呼,只要有好奇心多思考或者接触现实社会,细心的人还是会发现意识形态谎言编织网的漏洞,越挖掘,越发现的矛盾就越多,直到自发觉醒,领悟。

就像托勒密的本轮均轮,一个基于谎言或错误观念的体系需要另外制造十倍百倍更多的错误来实现自洽自圆其说,结果最后它会因为自身复杂性暴涨而崩溃。而真理是那么简洁、优雅,换个角度或阵营去思考,一切都变得十分顺畅、水到渠成了。

( 由 作者 于 5月25日 编辑 )

@北条沙都子 #140286

瑤瑤想和沙都子交流,不想和恐怖分子談判。

@MasterChief #140307 这就是我之前讲过的顾准学。

顾准文集,就是只从马列出发推导出内生矛盾。

而如果你还想进一步脱敏,就要用辛灝年脱共毒,刘仲敬脱华毒,再用西方正典脱刘毒,这样才是真脱亚入欧,完成了意识形态的进化。越是坚信错误的东西(比如马列神教,中华神教,姨学等)越是要下猛药脱瘾治疗。

@北条沙都子 #140282 @愛牛奶盒的人 #140312 @MasterChief #140307

可能是我运气比较好吧,老爹是大学生,参加过89年的学运,只是没去北京,在地方城市游行声援北京学生而已。

在对我从小的教育中,老爹从来就没少说过共产党坏话。我小时候就经常听老爹嘲讽江泽民,邓小平,骂共产党不要脸。小时候就经常跟我说,一个政府不接受民间的批评,是一个政府不负责任的表现等等这一类的话。后来随着胡温时代舆论氛围的相对宽松,社会越来越开放,在那个公知可以挺直了腰杆说话的年代,逐渐让我觉得中国还是有希望的,只是更多的社会问题需要依靠年轻人成为壮年取代了老人才有可能去解决。

直到后来习总上台以后,宣传什么社会主义(权贵资本主义)核心价值观,标语贴到满大街,我才发现,习总原来是个好大喜功的人物。因为之前在我生活的私企外企经济发达的南方城市,在政府机关以外的地方悬挂政治标语已经许久不见了。胡温时代某次党代会还说过,不要让政治干涉老百姓日常生活的说法。

@MasterChief #140307 原来士官长还有这样的家庭背景,很高兴能了解一二。

士官长你大概也看出来了吧,本人的论调有时偏悲观了些,因为我个人始终觉得中国人的前路不好走,哪怕中共倒了也是前路漫漫。况且本人认为中共是不会“速朽”的,充其量只会被自己愈发臃肿的系统慢慢耗死,或者因输掉一场鲁莽发动的战争而大伤元气,并逐渐失去活性。但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发生,这其中的苦楚都还是要每一个普通人来背负。且目前看来,高科技完全沦为了中共的帮凶,他们的审查系统似乎愈发的密不透风了。

其实本人也同时疑惑,如果中共对社会的控制力真的如此之强,强到了万民敬仰,无人不山呼万岁的程度。那他们又何必还要不停加码地把资源继续投入到审查系统之中呢?我个人是不相信什么“中共的智囊团是智障团”之类打屁说笑的论调,所以我觉得中共高层内的精英们或许真的有一种十分紧迫的危机感,这种危机感所带来的恐惧促使他们不断加快脚步,不断垒筑高墙和碉堡,试图保护自己免于最终悲惨的下场。

不过本人在读完了您的这段话之后,感觉自己可以再理一理思路,多去想想表象下的矛盾之处或许会更好些。希望您以后也可以多多发帖,毕竟屏幕前的读者可不仅仅只是平时看到的那几个熟人呐。

另外,看到士官长无时不刻都抱持着积极的态度,对于7站的建设也十分关注和上心,的确很受激励。感觉您适合当管理员啊。

@愛牛奶盒的人 #140312 好呀。瑶瑶的这句话大概是指“想和现在的我交流,不想和过去的我谈判”吧,哈哈。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欢迎到来,可以和大家谈笑风生,但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还是要多看书多学习

@消极 #140300 那時我還小,以為自己是中國人,事實上我父母一直都是當自己中國人的,雖然他們很溫和,一點也不談政治。

記得我媽在我小時候跟我說起不知道是土改還是文革的事,怕到不得了。

@Wolfychan #140335 那核平臺灣的講法也太可怕了吧?! 話說回來,當温和的父母親知道你投身參與反送中運動後,他們作何反應?

@Wolfychan #140335 中国人也不用核平台湾啊,难道大中华主义者认为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真 薛定谔的中国人。

大陆有些极端仇港仇台人士,那是穷人仇富,对于香港人来说,类似的心态很难理解。香港人要仇富也是仇视李嘉诚,没人去仇视北京或者台北之类的吧..

@丁丁兄弟 #140317 原来赵老板的父亲是声援学运的前辈,致敬。

有着这样的家庭文化熏陶,可能的确是幸运的。不过赵老板自身的睿智与坚持恐怕才是最重要的。

胡温时期那种相对宽松的环境放到现在来看也只能是“遥远的过去”了。中共会不会速朽我不知道,但中国社会的“朽坏”速度倒是出奇的快。这也充分证明了“人治”这条路是走不通的,指望能在抽签时抽中“上上签”,让一位“爱民如子”的青天大老爷上位掌权,最后无外乎就是现在这种结果。

@gingom #140367 哈哈,不用这么客气。

说起来,在新人报到帖下面版聊……这让我想起了“旧墙内时代”里一些还算不错的回忆。

@gingom #140367 可以看一下新品葱奖章和刘晓波纪念章。当中许多人都是品韭的元老,从那里过来的。

@丁丁兄弟 #140341 老爸超不爽,老媽在69當日已經叫我戴上口罩以免被認出。

@丁丁兄弟 #140341 我向來都很可怕(ฅ´ω`ฅ)

@Wolfychan #140387 我一直覺得你很可愛。╭(╯^╰)╮

@丁丁兄弟 #140388 又可愛又可怕,莫非我是沙都子的同伴(๑•̀ㅁ•́ฅ) @北条沙都子

( 由 其他人 于 5月25日 编辑 )

@Wolfychan #140405 但我只有發現你可愛的一面。每次看到你留言都用可愛的emoji (⊙o⊙)

@丁丁兄弟 #140407 當要面對壞人的時候就得兇起來o(≧口≦)o

結果還是兇不起來……

煩的時候當然都會╰(‵□′)╯

@消极 #140345 那是我小學生腦殘發作中……

@Wolfychan #140405 看样子我北条氏是挺可怕的,可怕到连7站的系统都拒绝艾特我。

不对,我想说的是……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可怕呢?我好像没有发过什么可怕的东西吧,虽然以后会不会发就不一定了。

@北条沙都子 #140414 我看了沙都子的介紹,是寒蟬鳴泣的,還很有怨念……一定很可怕了,不過也很可愛哦~~ o((>ω< ))o

@北条沙都子 #140318 中共崩了,不等于民主化,对的。民主化比中共崩了更难,混沌和动荡时期肯定要有一段时间(各种势力和意识形态自由竞争,进化,至少比现在死死压住、万马齐喑强),民主化成熟完善也许要等到本世纪后半叶。但功成不必在我们这一代,能为子孙后代打好一个基础铺好路也行啊。

民主化也不等于一定会繁荣安居乐业,还需要科技、制度、分配多方面的创新发展。这里我赞成站长关于科技的观点。

管理员?恐难胜任,自由散人一枚,鄙人当一个积极热心的47公民就够了。

( 由 作者 于 5月26日 编辑 )

@Wolfychan #140418 原来是这样。

其实对于我个人而言,可爱与可怕并不矛盾,反而是相辅相成的,这两者间的巨大反差可以调制出人间最靓丽的色彩。

@MasterChief #140426 其实我个人是相当期待摆脱了沉重枷锁后的中国社会的,完全不担心会缺乏创造力。不如说,在经历了数十余载的压抑后,中国社会也积累与沉淀了不少东西,而这些被压抑的意念与诉求将在其迸发之时绽放出相当惊艳的火花。

自由散人一枚

哈哈,看来士官长不想为站所累啊,还是当个完完全全的自由民更舒服。

@北条沙都子 #140432 不是,我的性格不适合当官。刺头,爱憎分明,容易惹人。

@北条沙都子 #140269 我跟你正好相反,我以前在墙外对无冤无仇的意见相反者指着鼻子骂,什么恶心的歧视字眼都用上了,粉畜啊支那之类的。要是能穿越回去我可能会打自己一顿,那段时间真的是傲慢到目中无人,把大好时间花在网暴别人和被别人网暴上,还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出道大法,看见个意见相左的就想出道对方。当时品酒流行的观点我都认同,活脱脱一个品酒大师 ;(

@MasterChief #140436 心直口快虽然没什么不好,不过可能确实不太适合当官,尤其是当共产党的官。

另外,本人脸皮厚,不怕被“惹”。假如士官长对本人有什么看不顺眼的地方也欢迎直说哦:)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6月23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