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川普和對事實的戰爭 时事

滕彪

2021年2月1日

去年12月1日上午,我正在家裡給杭特學院(Hunter College)的學生們上課,討論中國政府如何跨越國界打壓對它不利的人。突然,門口出現了十幾個戴著口罩的人,舉著標語,上面寫著「中共間諜滕彪」、「中共製造病毒」等等。家人嚇壞了,我的課被打斷了。這個離普林斯頓大學不遠的寧靜小區,可能從未出現過這樣的戲劇化場面,鄰居們可能不知道前因後果,但我立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住在溫哥華的中國異議人士黃河邊,被類似的一伙人包圍騷擾持續了75天,他的朋友、人權活動家黃寧宇被打傷,一顆牙被打掉,右眼底骨折。這種抗議還發生在得克薩斯、洛杉磯、紐約、夏威夷、日本、紐西蘭、澳洲和德國。

抗議者和被抗議者都來自中國。被抗議者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是逃往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的反對者。從2020年9月下旬開始,郭文貴號召他的鐵杆支持者前往反對者的住處進行抗議,他稱之為「全球滅賊行動」。他多次點出二十多個攻擊目標的名字,說他們必須付出代價,必須停止攻擊郭文貴和他所發起的所謂「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刪除文章、關掉推特。其中17人已經或正在遭受騷擾,包括兩位媒體人,一位牧師兼人權活動家,以及兩名自稱的郭文貴金融詐騙案受害者。

我家外面的抗議活動持續了一個多月。抗議者少則十五人,多則近三十人。根據我請的私人偵探的報告,他們每天早晨在市政府停車場集合,小頭目分發標語旗幟,在上午10點半到達我家,下午4點半離開時還進行禱告。他們全程對我的房子錄像,並在郭文貴的GTV上現場直播。除了齊聲高喊「滕彪是間諜、不得好死」,對我和家人進行侮辱謾罵之外,他們還質問我為什麼要反對郭文貴、為什麼質疑聲稱新冠病毒是中國製造的生物武器的閆麗夢,對鄰居惡語相向。

他們甚至在我的車道上堆起高高的雪人,上面寫著「亂倫彪、中國特務」。那是郭文貴給起的侮辱性綽號。

這些人生活在一個完全不同的「現實」裡:他們似乎相信共產黨幾個月就要倒台,相信郭文貴是那個推翻共產黨的英雄,我和所有反對郭文貴的人都是中共特務。他們許多人也相信關於大選舞弊的謠言,相信「匿名者Q」組織(QAnon)上那些離奇的陰謀論,相信川普是美國的拯救者。就像1月6日參加狂野集會的那些人一樣,郭的粉絲也組隊參加了那次集會,而且在當天宵禁之後還試圖走向國會。說中文的川普支持者大部分竟認為,闖入國會的那些人是在捍衛美國民主而不是顛覆美國民主。

郭文貴與其支持者對中國異議人士的騷擾,是一個可怕的信號,信息影響觀念,觀念引導行動,每時每刻數以千萬計的假消息,都在催生1月6日那樣的極大威脅美國民主的恐怖行動。這些信息已經在無數人腦海裡形成了「另類事實」,也加劇了美國社會的撕裂。拜登在勝選演講中說,「現在是美國療傷的時候了。」 美國正在經歷種種傷痛——病毒、種族裂痕、失業、被威脅的民主,但是「真相」受到的破壞,恐怕是最難癒合的傷口。

針對我的網上和線下的霸凌,從2017年就開始了。通過網路開啟了所謂「爆料革命」,用他自己的話說,是為了「保命、保財、報仇」 。在他的粉絲看來,他財力雄厚、掌握高層內幕、反抗最堅決,又有川普的前顧問班農和眾多知名的中國異議人士背書。而我從一開始就批評他是個習慣性的撒謊者,說話極端、荒謬、又淫穢;我寫了長文揭露郭文貴並分析郭粉現象,他怒不可遏,很快給我送來一紙訴狀。

郭文貴從海量的支持者中發現了巨大的謀利機會。他先在2018年底發起法治基金和法治社會兩個組織,找來班農任主席,吸收了好幾百萬美元捐款。之後他鼓搗出一個又一個新名堂:G媒體、GTV、G Dollar、G Club、G Fashion,後來又弄出喜馬拉雅農場和「新中國聯邦」,吸引投資。當GTV去年被FBI和美國證交會調查的消息披露時,郭稱它已經集資了3億多美元。

一位在我家門前抗議的老人借錢10萬元投資給郭文貴的「項目」,他認為我這樣的反郭者是阻礙他發財的罪魁禍首。郭文貴曾許諾,只要參加給他投資,參加反對共諜的抗議活動,他就「全力以赴支持」他們在美國辦政治庇護。據我調研,這是大部分在我窗外站在寒風中的抗議者的另一個動力。

這件事引起了FBI的密切關注,我向他們提供了郭文貴策動一系列騷擾事件的資料,和可能的簽證欺詐的線索。在當地警方12月底的報告中,來我家的抗議者當中有七個人的身份被查出,有六人被列為犯罪嫌疑人。公益律師和當地的活動人士也給予我極大的支持。最近幾週抗議者沒來我家,據我了解,同一伙人轉戰紐約,對記者韋石一家進行同樣的騷擾。

四年來,中文網路和知識界最有爆炸性、影響最為深遠的爭議,是圍繞兩個人物展開的——郭文貴和川普。挺郭的人幾乎全部挺川普。這兩位橫空出世的人有太多相似之處:超級自戀的知名富豪,明顯的專制型人格,謊話連篇,喜歡陰謀論,性醜聞不斷,蔑視規則,用濫訴打擊媒體和批評者。很多中國異議人士又挺郭又挺川普,這是非常令人迷惑、沮喪卻又特別重要的知識現象和政治現象,很多川普支持者還在Twitter上大肆轉發關於美國選舉舞弊的陰謀論。

為什麼人們會相信謊言和陰謀論?事實真的能打敗謊言嗎?

2012年我寫過論文,討論互聯網對中國民間維權運動的積極作用:互聯網加大了審查的難度,促進了信息傳播,加強了民間的動員能力,使「無組織的組織」成為可能。那時我完全沒有預料到今天的局面:眾多追求民主的中國學者和活動家,在轉發完「郭戰神」聳人聽聞的謠言之後,熱情地傳播關於BLM(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新冠病毒和選舉舞弊的陰謀論。

麻省理工學院2018年的研究發現,在Twitter上,"假話比真話傳播得更遠、更快、更深、更廣」,真消息接觸到1500人所需的時間,是假消息接觸到1500人所需時間的6倍。互聯網算法會根據用戶的偏好推送信息和產品,人們也更願意去閱讀和自己既有觀點相同或相近的東西,從而強化了自己的觀念和生活方式,於是,越來越多的人陷入信息繭房(information cocoons),作「繭」自縛,不再接受不同聲音。

中文網路上,謊言、謠言、假消息甚囂塵上,郭媒體、法輪功系列媒體、反共自媒體等不知疲倦地製造和傳播陰謀論,中共控制的微信和媒體也加入假消息的大合唱。有一點不同:中國政府的政治壓制和信息審查,是謠言的溫床。有些「謠言」,其實是被壓制的真相,人們戲稱為「遙遙領先的預言」。在事實與謊言的戰爭中,專制政府掌握絕對實力:從媒體、科學界,到法庭和監獄。中國政府把真相認定為謠言的時候,民間則把「謠言」當真相。這自然是控制信息和壓制言論所導致的社會心理。極為弔詭的是,很多中國人照搬這套認知模式來看待美國政治,把新聞自由體制下的獨立媒體視為假消息,卻把小報的陰謀論當做真相。

似乎越來越多的人生活在「另類事實」的平行世界裡。更嚴重的是,在「後真相時代」,人們越來越不在乎真假了。權力就是真理。戰爭的雙方不再是事實和謊言,而是真相A和真相非A的羅生門,決定勝負的標準似乎也消失了。拿出多少數據、事實核查、法庭判決,也無法說服那些深信選舉舞弊的人。

因此,我拿出主串流媒體和人權組織對我被關押和受酷刑的報導、在美國國會多次聽證的發言,也無法說服那些相信我是中共特務的人,他們拿出郭媒體的造謠文章來反駁。他們不在乎事實。漢娜·阿倫特(Hannah Arendt)曾說:「極權主義統治的理想人民,不是深信不疑的納粹或堅定的共產主義者,而是那些認為事實和虛構、真與假的區別不存在的人。」 這是對我們民主根基的威脅。提摩希·史奈德(Timothy Snyder)在《論暴政》(On Tyranny)一書提出了抵抗暴政的二十個教訓,其中一條是:「相信有真相 」。如果一個社會連共同的「事實」基礎都不存在,那麼民主對話也就無從談起。

我的不少朋友,把「反共」當做唯一理想。在他們的敵我二分法裡,挺川、挺郭就是反共,反川、反郭就是擁共。中共已經信用盡失,無論中共說什麼大家都不信。所以當騙子和野心家利用「反共」口號圖謀不軌的時候,可以輕易地俘獲人心。很多痛恨中共而又找不到出路的中國反對派,先在郭文貴身上、後在川普身上看到了希望,中國成語「病急亂投醫」、「飲鴆止渴」說的就是這種狀態。

但是,反擊假信息、揭示真相的努力也沒有停止過。很多媒體、事實核查組織、人權機構和網民不向陰謀論屈服。有的政治人物堅持真相和原則高於黨派和選票。當川普成為對美國的「明確而現實的危險」的時候,Twitter、Facebook等紛紛封殺了他的帳號,哪怕流量變小、股價下跌。

至於我家外面的那個戲劇化場面,我的鄰居們相信本地報紙和《華盛頓郵報》的報導,而不相信郭媒體。那些人想把「另類事實」強加給我的社區,但沒有得逞,雖然對我的網路抹黑和霸凌仍在繼續。

瓦茨拉夫·哈維爾(Václav Havel)的名言「生活在真實之中」,曾極大地鼓舞了我和眾多的中國異議人士,成為我們反抗專制的動力。在今天的美國,在後真相時代的網路世界,這句話呈現出更深刻的意義。

5
5月21日 416 次浏览
15 个评论

某些人反中共是因为中共挡了自己的财路,中共做庄,而不是反中共的做法,一旦夺取政权,说不定还善待中共遗老,完成交接,继续打压异己,鼓吹“新中国梦”,对新疆、西藏进行维稳。

某人的妻女被中共“奉还”,而维权律师的家属被限制出境,这人以前又恰好跟中共高官勾兑,还会制造点没有证据的“猛料”,让墙外信息变得混乱,很难不怀疑是不是党国“地下党”在搅乱,败坏整体墙外的风气呢。

( 由 作者 于 5月22日 编辑 )

“後真相時代”這個詞我真的太喜歡了(Post-truth politics);

這個時代假訊息流傳的尤爲快,尤其是那種十幾秒的短影片,不介紹任何context而是直接appeal to emotion,經常能達到快速誤導人的作用。

雖然是要保持質疑權威的態度,但是現在我覺得訊息質量和真實度比較高的也就只有"主流媒體"了,自媒體,推特轉發十幾秒影片的那種根本沒法看.

還有就是要善用fact check網站 politifactsnopes

葛亦民
葛亦民 葛亦民

郭文貴、川普骗了不少不够聪明的人。能听信他们之言者,大多数都是缺乏自我思考能力并且容易陷入盲目情绪中的人,谢谢他们帮我筛选了。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yingzhen251 #139984 郭文贵这种红顶商人之前肯定和中共有各种莫名其妙的勾结,现在却能成了民运领袖了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name)

@奭麦郎 #140021 叛徒也可以搞革命,有啥不可的。但是有一点我是相信的,郭文贵全副身家被中共回收了之后,他不会和中共妥协,而且他也没有统战价值。最有可能的是中共给他喂假情报让他不知不觉给中共做事。

郭文贵肯定是有精神疾病的,据传在香港被诊断为边缘型人格障碍(Borderline personal disorder)。他的行为未尝能用理性解释。

@donleagles #140077 不要试图窃取患者隐私,谢谢

萌新
淸雲 谷歌“品葱”的时候,由“品葱是什么垃圾”这一条目误入2047,折服于诸位的渊博同时感叹此地空气的稀薄。

@葛花A #140006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郭在刚出现的时候,除了偶尔的脏话和一些夸张的数字之外,做到了大多数“你”这样自诩清醒的人做不到的事,许多到现在为止还活跃的反共及反郭人士都算是由他“启蒙”的。

尽管他现在成为了大魔头,你也不应该否认他的一切以及所有认同过他的人。

@淸雲 #140389 “郭是骗子“,这是一个论断;

“郭爆料革命是虚假”,这是另一个论断。

前者推不出后者。我认为郭,首先是为中共官府助纣为虐的典型改开企业家,其次是中共政治清洗的受害人,第三是爆料革命的发动者,第四是传销集资的诈骗者。他这四个身份都是存在在他一个人身上的。

@消极 #140390 同意,他的身份和经历很复杂,做爆料以后承受的压力也不是我们旁观者能体会的,我不认为他一开始就是抱着诈骗去的, 但显然这成为了一个结果。

@淸雲 #140393 因为他起家就是给共产党做白手套的官商,奸商,你不可能用道德去约束他,他没钱肯定会去干诈骗的事去搞钱,你指望他光荣退休过普通人日子不可能--再说阿联酋金主还天天指着他要钱呢,他敢人间蒸发?

@消极 #140394 我对他最大的疑惑是他有没有可能在之前的某个时间段换个选择,能够变成一个好人。 如果有可能, 那这个时间点最可能是在哪。

@淸雲 #140402 估计想当好人,那就一辈子在工厂当工人吧。

@消极 #140419 坚定的支持郭文贵的人和坚定的支持共产党的人本质上是一种人, 愚昧、固执,他们让我看清楚,即使是在民主国家,他们还是非常容易被统治,仿佛他们身体里流动着渴望被统治的血液一样。

我反对楼上那位朋友的原因是,我认为郭确实“骗”到了一些我认为不是“不够聪明”的人(如果说他初期的“爆料”和“拉大旗”行为可以简单的称之为“骗”的话),那么那些我认为勇敢的站出来为反共做事的人,被这位朋友简单的归类为"不够聪明",是非常不合适的。

至于郭文贵,在我有限的观察里,他至少有两次发生了改变,所以我也不认为他一开始就奔着诈骗去的。

所以那些发现郭是骗子后能够很快的清醒过来的人,不仅不是“不够聪明”,而且还比我勇敢,更有行动力。

民主回歸線 溫和台派 看見品蔥的姨粉太多 質量太差 就到了2047 支持台灣獨立 但不支持姨學的民科獨立分裂理論 討厭國民黨和共產黨 但寬容反共統派 不排斥統派

@淸雲 #140660 说的有道理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