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中共政權的意識形態的基本特征 时政

作者 關敏 寫於 二零零六年

皇帝的新衣 “人民”批判

1.“人民”不等於“People”

中國的“人民”的概念,常用來與“people”相對應。實際上,兩者有著本質的不同。

英文的People是“人”的集合名詞,沒多少政治色彩,是泛指。American People,包括所有擁有美國國籍的美國人。壹個人究竟是否是American People,僅僅取決於他在法律意義上的狀況。壹名美國人,決不會因反其總統,或是囚犯,就不是American People。

“中國人民”決非如此。壹名中國人,雖然擁有中國國籍,卻可以有許許多多的原因被排除在“中國人民”之外,遠的有以前的“地富反壞右”,近的有異議人士、民間信仰團體、“敵對勢力”以及刑事責任者等。此外,如果壹位曾經能夠代表“人民”的官員,因各種原因遭到了刑事處分或成了政治上的對立面,就會立即被排除在“人民”之外。

中文裏,同People 含義更相近的詞匯應是“民眾”,不過這兩者也不能劃等號,因為People可以包括壹國的最高統治者,而“民眾”卻不包括。此外,漢語裏的“國人”比“民眾”包括的更廣,與People相近,但這壹詞匯通常只用於本國人之間,已在正式場合消失。

2.人民”壹詞的傳統含義

古漢語中,“人”和“民”的含義相去甚遠。“人”有泛指和特指兩方面的含義,作泛指用時指人類,作特指用時指那些有地位、品行、學識或名望的人。“人”要加上修飾語,才有負面含義,如“歹人”、“壞人”、“惡人”等。如果不加修飾,“人”是指因有身份地位而能從蕓蕓眾生中區分出來的人,因此,“人”既可以用作復數,也可以用作單數。

與之對應的,只能用作復數的“民”字,在古漢語中基本是壹個貶義字,並且經常與帶有貶義的形容詞連用,如“草民”、“刁民”、“暴民”等,即使與帶有褒義的形容詞連用,產生的仍然是某種貶義的效果,如“良民”、“順民”等等。古漢語中“民”字的含義,指的是位於被統治地位的、幾乎不能算做人的平民百姓群體。

古漢語辭典中對“民”的解釋:奴隸;百姓,《左傳.文公十三年》:“利於民而不利於君”;人,《左傳.昭公二十五年》:“民有好惡喜怒哀樂”。“民”有三種含義:奴隸,百姓,人。“民”在作“人”講時,往往需要被特別加以說明,如上文中就特別指出,“民”也是可以象“人”壹樣,有“好惡喜怒哀樂”的。顯然,在這種情況下,“民”意味著壹種幾乎不能算人的“人”。由此,古漢語中“人民”壹詞最早的含義,幾乎與“人畜”相當。

簡單地說,古漢語中的“人民”是指有地位的“人”和沒有地位的“民”的集合體。歷史上,“人民”這壹詞匯并不具有特定的政治內涵,而是與“民眾”的含義相近,但包含壹些不在“民眾”範圍之中的有地位的人。出現較多的地方是記載各地事件的史書方誌,或者向皇帝稟報各地情況的奏折之中,“人民”的含義是某地民眾與當地官員士紳的簡單相加,只是壹個地方群體的集合概念,如中原人民,江浙人民,以及範圍更小的某州某縣人民等等,但壹般不會說“全國人民”,因為專制社會不允許出現壹個有可能將最高統治階層包括進去的、邊界模糊不清的群體集合概念,能夠接受的只是不包括最高統治者的相應名詞,如“海內民眾”、“天下民眾”等等。此外,在書面語言上可有“華夏人民”或“中華人民”的說法,這是相對於外族而言的,沒有“全國人民”那種有可能將上下混為壹談的含義。

因此,中國史上的“人民”壹詞的含義就是某地官員、士紳和民眾的全體。

3.黨文化中“人民”的含義

共產主義運動興起之後,“人民”被賦予了特殊的含義。據馬克思的理論,資產階級是剝削階級,是反動勢力的代表;無產階級及其先鋒隊共產黨,則是進步力量的代表。無產階級與其同盟軍壹起,就構成了“人民”。顯然,“人民”已有了新的內涵。在“人民”的新含義中,“人”代表居於領導地位的共產黨,“民”代表跟隨共產黨的民眾。

《辭海》把“人民”解釋為,人民在不同的時期有不同的含義,在抗日時期,壹切擁護抗日的都屬於人民的範疇;在社會主義時期,擁護社會主義的就屬於人民的範疇了。1949年後,“人民”是指工人階級領導下的工農聯盟,不包括“地富反壞右”等“賤民”,他們是非“人民”或反“人民”的。這是等級特權、階級歧視的表現。

4.“人民的國家”註定是專制的國家

“人民”有著與生俱來的先天缺陷,這壹缺陷導致了壹種極其落後的國家理念,導致了“人民的國家”註定是專制的國家。

首先,“人民”指的是壹部分特定的人,指的是共產黨及其從屬者;所以,壹個“人民”的國家,定是壹個屬於X黨的國家。“人民國家”就屬於全體國民,僅僅屬於這個國家中的壹部分人——“人民”。“人民”之外的國民,沒有任何政治權利,等於沒有自己的國家。

其次,“人民”是個模糊的概念。誰是人民?幷沒有壹個明確的法律界定,最終只有最高權力者能夠決定誰是“人民”。在極端的情況下,“人民”有可能退縮成壹個極小的圈子,“人民”的國家將變成壹個只屬於極少數人乃至於最高統治者個人的國家。

顯然,這是壹種不正常的狀況,要維持這種狀況,就必須實行一黨專政。對於統治者來說,擁有統治權是壹件生死攸關的事情。在這種情況下,專制就成為“人民的國家”的必然結果和唯壹選擇。當今世界上的國家,凡國號裏有“人民”二字的都是專制國家;至於國號中有“人民”且有“民主”的,必定是世界上最專制的國家。因為,共產語境中的“人民”和西方的“民主”是兩個本質上完全對立的概念,能夠將兩個完全對立的概念強行合在壹起用到國號裏,這正是最專制的國家所做的事情。

1920年代意大利的法西斯主義魁首墨索裏尼及其法西斯政黨和法西斯國家,無不打上“人民”的烙印,凡對法西斯稍有不滿的、稍有懷疑的、都成了“人民的公敵”而遭打擊。希特勒是以德國人民的名義大肆殺戮其它國家的人民,即以壹部分人的利益為目標而取締其它部分人的利益,以壹部分人的生存和發展要求或強迫另壹部分人作出犧牲。

斯大林以保衛“人民”的名義竟槍殺了2-3千萬的俄羅斯人民。蘇共垮臺前在人民中作過“蘇共究竟代表誰”的調查,認為蘇共代表勞動人民的占7%,代表工人的占4%,代表全體黨員的占11%,而代表官僚、幹部、機關人員的占85%。在結束共產統治後,俄國也允許新的共黨存在。開始的時候,俄國共黨在國會拿到40%的席位;第二次選舉時,他們的支持率降到25%;2003年十二月選舉時,共黨的支持率已降到只有12%。現在還在下滑。

戈爾巴喬夫在《往事與隨想──戈爾巴喬夫回憶錄》中談到自己的心路歷程時說:“蘇共聲稱,它代表了最廣人民的利益,但是,人人都知道這是謊言”。

蘇共的宣示與“三個代表”中的“中國共黨代表了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幾乎壹字不差。可見,“三個代表”並非中共的專利,而是拾蘇共的牙慧,續演蘇共的老把戲。

三個代表秉承了“蘇聯老大哥”的謬誤,邏輯不通、法理不通、情理不通。 黨要代表人民,卻不是人民選舉的,也不是人民授權的;黨非要代表人民、強行代表人民,那是強奸民意。“中共代表了先進文化的發展方向”本身就是壹個偽命題。中共的黨文化是世界上最腐朽最沒落的文化,黨文化的核心就是假大空。共黨聲稱是先進生產力的代表,但恰恰是共黨放權松綁的地方生產力才能發展。三個代表是中共在政治舞臺上的又壹次反串表演。

在民主社會裏,政黨和國家是截然不同的二個概念。國家是全體人民的,而政黨只能屬於壹部份人。任何社會都永遠存在著不同的意見與利益集團,存在著不同集團之間的利害沖突。因此,無論是哪壹個黨都不能代表全民。共產黨的黨章上明明白白地寫道:“共產黨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是為無產階級利益奮鬥的。在60年代中蘇大辯論中,中國共產黨曾經痛斥赫魯曉夫的“全民黨”理論是對馬列主義的背叛。

三個代表是對權力的壟斷、對真理的壟斷、對利益的壟斷;它剝奪了人民的表達權,壓制了人民的思想權,三個代表不是理論而是騙術。中共是壹個沒有公德、公信、公正的黨。它不許其它黨派的存在,堅持壹個黨、壹個領袖、壹個主義。它口稱立黨為公,實際上是結黨營私;它口稱執政為民,實際執政為己。三個代表不是“新世紀的宣言”,而是新世紀的謊言。三個代表塞進憲法,這就成了壹幕只有在獨裁國家才會出現的荒唐鬧劇。

中國領導人通常是不經過別人的授權而自作主張地“代表”別人,共產黨不經人民同意就以“人民”的名義說話,“三個代表”是這種武斷作風的“最新成果”。

“人民日報”是黨報,即是“壹部分人”[party]的報紙,它是黨的喉舌。壹部分人的喉舌決不能成為全體人民的喉舌。因此,作為黨的機關報的人民日報,其實質是非人民的。各級黨的喉舌,亦即從省到市的報紙,只能聽命於中宣部而奉命報道,縱然有千百家報紙,其實質則等同於“輿論壹律”的壹家報紙。

《南方周末》以全民代言人自居,進行毫無事實的煽情報道。它對中美撞機事件的頭版頭條報道,在第壹版打出大紅字體的標題“十三億人民呼喚著同壹個名字:王偉”。壹張地方報紙,即便是發行量極大的報紙,怎麽就如此大言不慚地宣稱代表十三億人!

“黨的喉舌”常常說“全國人民”如何。中央電視臺的主持人天天在“代表”全國的電視觀眾謝這個、謝那個。全國的電視觀眾什麽時候以何種形式或程序賦予他們這壹代表權?

未經他人授權或同意就大咧咧地代表人家,這顯然是侵權、是非法、是侵犯他人的意誌!為什麽很多人言必稱代表,就是在於他們想擁有代表的權力,而謀自己的利益。我們常常被人“代表”,被人侵權,甚至麻木到根本不以為是侵權。

為什麽我就不能代表我自己、而壹定要妳來代表我?說穿了,因為妳手裏有槍,就自說自話地代表我了。還說是我要求妳代表的,還說如果沒有妳,我就不會過日子,還說我被妳代表了後,生活就非常幸福,心情就非常甜蜜。

壹個不癡、不傻的人,怎麽會心甘情願地被別人代表嗎?人,總是希望自己代表自己。如果我來代表妳,妳願意嗎?現在,妳憑著手裏有槍,妳可以代表自己了,還不滿足,還要多吃、多占,來代表手無寸鐵的我,把本來屬於我的那份權利,也拿了過去,還說妳完全是為我好,是讓我做主人。妳最大的快樂就是:妳除了可以代表妳自己外,還可以代表我。而我,既不能代表妳,也不能代表我。妳願意代表我到哪壹天,就代表我到哪壹天。這就是命。妳的命好,我的命不好啊!因為,妳可以要我的命。槍桿子在妳手裏,妳就什麽話都可以說,什麽理論都可以創造;真是“偉大”神奇呀!

到處是人民,無時不人民。飯店叫人民飯店;旅館叫人民旅館;浴池是人民浴池;公園是人民公園;殯儀館是人民殯儀館;廁所是人民廁所。錢也叫做“人民幣”,以為只要加上了“人民”二字,貨幣就就不那麽銅臭味了,就只屬於人民了。真是異想天開,天方夜譚。

任何權力不論在抽象意義上如何代表人民,實際上必然由少數人行使,必然更多地反映少數人的利益與意誌。當“人民”與具體的公民無關時,集體就成了虛假的集體,成了少數人剝削他人和實現個人私利的工具。抽象的人民成了神,具體的人民成了仆。當暴力集團以“人民”的名義當家作主時,具體的個人早已成了只有義務、沒有權利的奴仆了。

中共標榜的“人民”就是它本身,真正的人民則成了任其驅使的奴隸。“人民利益高於壹切、個人無足輕重”,這話似乎很高尚;但否定了個人的權利,具體的權利就落入到獨裁者的手中。他可以輕易地把那些不同意他的人定為“人民的敵人”。在掌握了對人民的生殺大權後,無論共黨如何貪汙腐敗、如何罔顧民意,若人民要反抗,定會受到軍警的鎮壓。

共產黨的邏輯是:反黨即反人民、反人民即反革命、反革命就必須專政。按這壹邏輯,批評的呼聲被封殺了。壹旦黨外人士用“人民”的名義,他們就認為是僭越。梁漱溟想為農民叫苦,惹得毛澤東臭罵壹通,說他“班門弄斧”。1957年,壹批知識分子“為民請命”,結果被打成右派;89學生遊行反腐敗遭到政府的殘酷鎮壓後被定為“反革命暴亂”。

中共把壹切屬於人民的權利都剝奪了,連“人民”兩個字都霸占了。官方流行的“解放前”或“解放後”的說法,這說的是獨裁者而不是老百姓。對於老百姓而言,“解放牌”的繩子比別的繩子把人民捆的更緊。人民被共產黨強奸了,人民的喉嚨被割斷了。中國人生來就是被強奸的命,被強奸後還要呻吟著叫好。

共黨宣稱它是無產階級的代表,它比群眾更懂得他們的利益所在,這是它掌權的理由。共產黨強制代表妳、我、他,美其名曰“人民政府”。它的權力既不來自於天命,也不是靠選舉,而是以暴力和欺詐來維持的。以壹個省為例,省長理應是壹省的政府首腦。其實不是,省長的真實身分是“中國共產黨XX省委員會副書記”;他上面的省委書記,才是真正的壹省之主。壹省之內,省委書記的權力是無限的。省委書記黨、政、軍權集於壹身;他唯壹畏懼的是中共中央總書記及其組織。

譬如:省委書記程維高掌控河北十年,縱容其子程慕陽貪汙數十億元。河北人民罵程維高,連出租車司機、賣菜的、普通市民都罵。可河北的媒體[“媚體”]卻竭盡巴結獻媚之能事,連小罵大幫忙的屁都不敢放。舉報了程維高同夥問題的郭光允遭毆打、被汽車蓄意撞成重傷、被開除黨籍,蒙受了兩年牢獄之災,被打得“上下哪兒都疼”,其家人親朋近20人受到牽連。連省紀委書記也被提前退休。可見,黨書記與殘暴的皇帝有什麽兩樣?!

中共的宣傳部,管著廣播電視廳、新聞出版局、文化廳、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等;中共的政法委員會,管著法院、檢察院、公安廳、安全廳、司法廳、監獄管理局、海關、 武裝警察部隊等。壹直以來,所謂的政府部門,就是黨委的辦事機構,主事權完全在黨委及其部門手裏。“人民政府”不過是書記的傀儡。

“黨領導壹切”,就是中國的全部。在全社會的各行各業各單位中設立黨的權力機構,以求統領壹切,重在控制思想和掌管人事權。從中央到地方,都建立起了壹個個蛛網式的等級化的“封建莊園”。莊園的莊主便是這個莊園的黨的最高負責人。他有其領屬範圍內的壹切生殺予奪大權。中國大陸全體人民,實際上便成了奴隸制度下的無任何人權的奴隸而已。

“中華人民共和國”,實為壹黨之國。國家機器的每個方面都是黨的機構的延伸,“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等壹系列掛著人民名字的機關實乃特權衙門。黨官僚化了,黨變成了壹個既得利益集團的代表。“為人民服務”就是人民為共黨服務。如果危及這個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黨可以反對“個人崇拜”,但永遠不能反對“黨崇拜”。“反黨,反社會主義”歷來都是中共國最嚴重的罪名,可見保衛中共的壹黨領導地位,即保衛“黨天下”,乃是中共為之奮鬥的最高宗旨。維護黨的利益就是維護整個既得利益集團的私利!

在民主全球化的情況下,政府早已不再是某壹個階級利益的代表;它是所有人的利益代表。政府應在法律的框架內對所有公民壹視同仁。公正性是政府的第壹要義。不管任何的黨派執政,政府都不僅僅代表某壹個黨派的利益,而應對全體公民負責。所以,政府的名字前加壹個“人民”顯然是違背了政府的中立性原則。

必須取締強加在每壹個中國人身上的子虛烏有的人民稱號:教師就是教師,而不是什麽虛張聲勢的“人民教師”;職員就是職員;警察就是警察,以此類推,以徹底恢復人的本來面目,以解除籠罩在人身上的虛假的“人民”之光環。

5.“人民的國家”註定是腐敗的國家

以權謀私,是任何時代任何地方都可能發生的事;只有壹個“人民”的國家,才會使大規模腐敗成為必然。導致大規模腐敗的第壹個原因在於,“人民”的國家註定是壹個專制的國家。專制意味著不受制約和不受監督的權力,意味著種種明裏暗裏的特權,在這種情況下,圍繞權力的腐敗就必定會發生。

有人認為,腐敗是改革的產物,而與專制沒有多大關系,因為在毛時代,腐敗的情況要比今天好得多,人們要辦事,往往也就是向官員送壹些煙酒而已。

這裏要區分兩個概念。首先,不能把由於社會條件的限制無法發生某些腐敗,就看作是清廉。在壹個物質極度匱乏和生活內容極其單調的社會裏,今天的許多腐敗固然無法發生,但是,如果在大家都吃不上飯的情況下,有人憑藉手中的權力將國庫中的幾袋糧食搬回了家,這同今天壹些人將成百萬上千萬公款劃為己有的性質是壹樣的;其次,腐敗不僅要看涉案的絕對數目,更要看相對數目。在文革時期,許多知青為了提幹或上學,常常向當地幹部送出煙酒和貞操等禮品,這也許只有幾十元人民幣,卻可能是壹個家庭的壹大筆積蓄。今天的腐敗,只不過是在條件充分具備之後,專制體制的腐敗能力全面暴露出來了而已。

導致嚴重腐敗的第二個原因在於包含在“人民”這壹概念中的政治理念。在今天世界上的絕大多數國家裏,不管壹個執政黨實際上的作為如何,其名義上的服務對象只能是全體國民,而在中國,黨公開宣稱的服務對象既非國家也非國民,而是“人民”。所以,“為人民服務”也就是為特定的人群服務。當百姓高興的以為“為人民服務”就是為自己服務時,他們卻不知道,“百姓”的身份已經把他們排除在了執政黨的服務理想之外,如果平民百姓確實得到了某種服務,那不過是“為人民服務”的附帶結果。

為什麽共產黨只“為人民服務”?首先,根據馬克思主義理論,壹切的人和事都是有階級性的,因此,共產黨而只能為那壹部分與自己站在壹起的“先進人群”及其追隨者服務;其次,馬克思主義這種劃分階級的理論,正好同長期以來中國社會中那種等級觀念和拉幫結派的文化傳統吻合,因此立即毫不困難地被奉為深信不疑的真理;此外,在中國歷史上,平民百姓從來就不是統治者的服務對象,而只是管制對象,“服務”是層層向上而非向下的。

“為人民服務”的提出同腐敗存在必然的關聯。當初“人民”起來革命的原因,就是要建立壹個屬於“人民”的美好社會。在奪權成功後,享受美好生活就開始了。由此,“人民”在新社會中通過特權來獲得享受,正是當初“人民”要通過革命來達到的目的。

這壹理念,很自然地使“人民”在奪取政權之後,讓“為人民服務”變成了“為自我服務”。任何手握權力的官員,在沒有出事之前,都可以把自己看作是“人民”的壹員,甚至是“人民”的代表,“為人民服務”可以名正言順甚至理直氣壯地變成為某個具體官員個人的服務。因此,包含在“人民”這壹名詞中的政治理念,本身先天地包含有大規模腐敗的因素,這正是“人民”的國家總是導致嚴重腐敗的壹個重要原因。

有人指責今天的壹些腐敗官員背離了“為人民服務”的理想,把“為人民服務”變成了“為自己服務”,他們或許沒有想到,這兩者在本質上幷不沖突,除非某些官員腐敗過了頭,以至於損害到了其它“人民”的利益。

導致嚴重腐敗的第三個原因來自存在於“人民”這壹概念中的國家理念。“人民的國家”是壹個僅僅屬於“人民”的國家,當壹個人是“人民”的壹員的時候,他擁有自己的國家;而當壹個人被排除在“人民”之外時,他就等於也失去了自己的國家。而由於“人民”是壹個政治概念而非法律概念,壹個人是否屬於“人民”,幷無明確的法律界定,而僅僅取決於他的相關政治狀況,因此,壹個人完全可能因為種種說得清或說不清的原因,而於壹夜之間被置於“人民”之外,從而成為自己國家中沒有任何權利的寄居者。

對於身居有利位置和擁有各種權力的官員來說,置身於中國的專制體制中,就好像是乘坐在壹艘裝滿珠寶的大船上,壹方面財富唾手可得,另壹方面,沒有人知道自己會在什麽時候下船,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被拋入大海。在這種特殊的境況中,如果有人產生大撈壹把然後離船上岸的念頭,是十分自然的,這也正是實際中發生的情況,大量貪官攜款外逃,絕不僅僅是貪婪的結果,而是與“人民的國家”中壹個國民缺乏法定的權利保障密切相關的。

在“人民的國家”中,壹方面,種種因素促使官員利用公共權力為個人撈取好處,而另壹方面,政治上和法律上經常性的界定不清,又使貪官們不僅有許多漏洞可鉆,而且不壹定會案發或被查處;而貪官們是否會被查處,查處的結果如何,主要幷不取決於其具體的腐敗行為,而取決於其政治處境。

由此,在上述種種因素形成的合力作用下,大規模的腐敗,以及普遍的權力濫用就是不可避免的了。以“為人民服務”為訴求的統治者,為了保證其享有的特權,必然會竭盡全力維護其專制統治,而其宣稱的所謂“民主”,只不過是出於維護其權力的壹種招牌和手段,是服務於其最大程度地享受特權這壹目標的。

共產社會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動物社會

絕對權力本末倒置地將自身當成了目的,自己規定自己,自己賦予自己存在的理由和依據,將自己的合法性建立在消滅壹切反對力量的基礎上。無論在哪裏實行,這樣的制度都毀滅人的個性、自由、價值和尊嚴,壓制人性力量的自由成長,把人的發展禁錮在本能需要的動物性階段。人不能像壹個人那樣生活,人的生命意識極度萎縮乃至麻木,於是人的存在就變成了壹件荒謬的事實,終日像行屍走肉壹樣蠅營狗茍。絕對權力是壹個吸食個體生命的漩渦和黑洞,每個人都變成了國家機器上的螺絲釘,他的意義僅限於他在這架機器裏的作用,他的價值取決於他在這個高度完備的差序社會裏的身份。

官方宣傳:人民是國家的主人,官員是人民的仆人。可這就怪了:仆人武裝到了牙齒,主人赤手空拳,主人身上偶爾帶把刀都被仆人定性為兇器。天底下,還能找出這樣窩囊的“主人”和這樣強悍的“仆人”嗎?

我親愛的公仆大人! 蒙您賜我主人翁的名稱,

我感到了極大的惶恐, 同時也覺得您在尋開心!

明明您是高高在上的大人, 明明我是低低在下的百姓,

您發命令,我來拼命。 倒說您是公仆,我是主人?

我住馬棚,您住廳堂, 我吃骨頭,您吃蹄膀。

弄得不好,大人肝火旺, 拿我出氣,遍體鱗傷!

大人自稱公仆實在冤枉, 把我叫做主人更不敢當。

您的名字應該修改修改, 我也不願再幹這壹行。

我想辭職,您看怎樣? 主人翁的臺銜原封奉上。

我情願名副其實地做驢子, 動物學上的驢子,倒也堂皇!

我給您騎,理所應當; 我給您踢,理所應當;

我給您打,理所應當; 不聲不響,驢子之相!

我親愛的騎師大人! 請騎吧!請不必作勢裝腔,

賤驢的腦筋簡單異常, 您的韁繩,我的方向!

但願您不要打得我太傷, 好讓我的服務歲月久長,

標語口號,概請節省, 驢主,驢主,何必再唱!

2005年11月27日黑龍江省東風煤礦所屬七臺河礦業精煤集團公司東風煤礦發生爆炸的原因是瓦斯爆炸引起煤塵爆炸。而24日下午,已就礦井內煤塵超過安全標準二倍發出警告,然而礦局官員卻下令趕任務繼續作業。礦難搜救工作結束確認171人遇難,遇難者每人賠償20到22萬。而東風煤礦礦長馬金光僅僅當了五年礦長,竟擁有3200多萬元存款,三輛平治、本田轎車,在哈爾濱風景區太陽島還擁有壹幢豪華別墅!原來他的這些橫財都是礦工們的血肉堆積成的!令人震驚的是,該礦連續三年被黑龍江省評為“明星礦”。11月中旬在京召開的中國煤炭工業表彰大會上,該礦礦長馬金光被評為“煤炭工業優秀礦長”!

在隱瞞松花江特大汙染和特大煤礦爆炸事故的背景下,當人們紛紛譴責官方草棺人命時,大院屎“活著羞”兇神惡煞地說:“誰叫妳不幸生在中國”!也就是說,那些人是該死,誰想用“死”來批評政府,誰就是大逆不道!何祚庥真是大太監啊!請看:

何祚庥:(礦難的原因)主要是窮,而不是腐敗。為什麽工人能接受較低的工資、較危險的條件?老百姓不是傻子,他們不是不知道啊。那為什麽還接受?因為不接受活不下去。

攝影師:那他們就該接受這樣的命運嗎?

何祚庥:妳不該生在中國,妳不該做中國人,誰叫妳不幸生在中國了?

專政組織要維護等級制,只有等級森嚴才顯示上級的高貴。在黨的眼中,農民是最低的等級,所以理應為高等級犧牲!所以何祚庥說,誰叫妳不幸生在中國而且又是農民的,應該為GDP的增長獻出生命!象當年的黃繼光董存瑞之類的獻身(他提到戰爭年代的無私奉獻)。

這種集體主義說教和皇帝時代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壹模壹樣,所不同的只是“君”換成了“集體、大局”之類。專政的“集體主義”等級制就是非人性的。

問蒼天 問大地:

人民啊,

為什麽連豬狗都不如?

老佛爺慈西說:

民是家奴

我寧予友邦,不予家奴

托洛斯基說

人要象狗壹樣為黨沖鋒陷陣

斯大林說

人是鋼鐵,黨要咱煉就咱煉

劉少奇說

人是木頭,黨要咱劈就咱劈

吳運鐸說

人是磚頭,黨要咱搬就咱搬

雷鋒說

人是螺絲釘,黨要咱擰就咱擰

何祚庥說

民要為能源供應犧牲做貢獻

錘子鐮刀旗啊,

怎把人當鐵壹樣的錘、當草壹樣的割呢

問蒼天 問大地:

人民啊,

為什麽連犬豕都不如?

蒼天無語 大地無言

恍恍惚惚中

上帝告訴我:

人是最高貴

貶低人的尊嚴就是魔鬼附身

只有人人平等

人的尊嚴才不會貶值

只有人人平等

人才能健康快樂的生活

三更醒來始知夢

輾轉反復終確認

集體主義不人道

唯物主義貶低人

惟有信奉上帝道

人性尊嚴得保全!

這是壹個磚頭社會,壹個螺絲釘社會,壹個毫無人性的社會!這不是誇大。看看文革,看看各種冤假錯案就可知了。我曾同壹個農村的小學老師說到抗美援朝中國死了80多萬人,她說:難免,毛是偉大的。我說:妳父母要是死在朝鮮戰場的話,也是難免嗎?難道80萬人的生命難道80萬生命之和都輕於毛的生命嗎?她語塞了。如果壹個人沒有生命神聖的觀念,就不是人!古人都知道人命關天,現代人反而覺得死個人就象死只螞蟻似的!倒退啊倒退,墮落啊墮落!

阿Q動物國之童話。法國思想家愛爾維修說:“禁錮思想壓制言論,就會使人民成為瞎子、聾子和白癡,瞎子的東西比明眼人的東西更容易偷,壹個白癡民族要比壹個開明民族容易哄騙、容易統治。”王亞南說過:專制國家就是瘋子+騙子+聾子+啞子。所以,專制國的人員構成=殘暴的瘋子似的皇帝+騙子似太監、官僚+聾啞的螺絲釘化的百姓。專制統治群體,真正希望人民是瞎子、聾子、啞巴,聽憑他們任意的擺布,不要有任何不滿、抗議、爭辯。螺絲釘化的百姓成了被官員們任意宰割的家畜。

國家動物園化、人民動物化,可以說是專制統治的傳家法寶。公然把壹部分國人稱之為獸的是毛:要消滅壹切牛鬼蛇神。這些牛鬼蛇神就是黑五類地富反壞右。這些所謂的地富反壞右實際上是在經濟政治科學文化等各個領域裏的精英。戴著牛鬼蛇神帽子的牛鬼蛇神們,實際中的生活遭遇也確實是鬼壹般的非人。《芙蓉鎮》裏的“壹對黑夫妻、兩個狗男女”秦書田就對胡玉音說:“活下去,像狗壹樣地活下去”。

第壹階段,逐步非人化。具體又可分為3個小步驟:去感官化,也可俗稱聾瞎化;去思想化,也可俗稱太監化;去廉恥化。

去感官化,就是使人民瞎子化聾子化啞巴化。統治者完全掌控了媒體,民眾成了政治上的聾啞人,他們只能知道毛澤東偉大、正確的。從而使人民“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言動”。這裏的“禮”字應該改成“理”字更確切些。當然,這個理字,也不是道理真理公理天理,而是黨理,即是否有利於黨的統治。

凡事根據這條黨理來定奪。不該妳看的,就不讓妳看,讓妳成個睜眼瞎。譬如說,香港七壹大遊行,就不讓人民看。所以在人民的眼中,H港這兩次大規模的遊行就壓根兒沒發生。從中央到地方,電視畫面千篇壹律:熱心幹部深入基層送關懷送溫暖,人民公仆日夜操勞抓改革抓廉政;廣大群眾感激涕零齊唱新時代好,普通百姓飲水思源同贊黨親。至於天天發生在實際生活中那些個壞的陰的暗的黑的臟的醜的邪的惡的毒的東西,能上電視者屈指可數。不奇怪,事關光輝形象,怎麽能給妳們這些草民輕易看見?

不該妳聽的,就不讓妳聽,讓妳的倆耳成個擺設。不用說境外的反動電臺妳不能聽的;就是國內消息,妳也只能聽贊歌頌曲,譬如神舟上天世貿入圍等等,均為利好消息。但是大興安嶺大火熊熊,廣東傻斯病毒洶洶,到處礦難淒淒,河南艾滋患者慘慘,無壹不是先捂蓋子,盡量少報道或表面化的歌功頌德式的報道。有人想把共產黨在上個世紀四十年代刊登在《解放日報》和《新華日報》上的文章題為《歷史的先聲》出版,結果不準!

不該妳說的,就不讓妳說。我就是要讓妳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陳為軍想來H南揭艾滋病的蓋子,就被圍追堵截;章詒和敢為幾個最終未被摘帽的右派分子評功擺好,就禁了書;陳桂棣敢為最下賤的農民鳴冤叫屈,被告上法庭;喻華峰的《南方都市報》報傻斯、報孫誌剛風頭出盡,就得嘗嘗蹲八年大牢的滋味。

人們缺德化。這壹招最陰最毒最下流最無恥,但這壹招最管用,最能長治久安地保證我江山千秋萬代永不變色。這壹招就是讓人民放棄最後的道德底線,變得沒有廉恥感也沒有是非感,沒有正義感也沒有罪惡感。

執政初期,殺地主老財,正確;改革開放,讓壹部分人先富起來,英明。黨旗上繡上鐵錘鐮刀,正確;黨章裏歡迎紅頂資本家入夥,英明。黨當年鼓動工人罷工,光榮;共產黨如今不許工人罷工,偉大。農民在土地改革中得到土地,好!農民因人民公社化失去土地,好!農民在承包經營時又得到土地,好!農民在圈地運動中再失去土地,好!總之,好!好!還是好!就是好!就是好來就是好!人民必須永遠感恩戴德。天大地大不如黨的能力大,爹親娘親不如黨的領導親,千好萬好不如黨的政策好,河深海深不如黨的恩情深。

馬曾預言:工人階級最終失去的只是鎖鏈,而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在當今的阿Q國,工人和農民的狀況也許恰好相反。他們失去了整個世界,而獲得的只是鎖鏈。盡管如此,苦難的老百姓們還被逼迫著強裝笑顏感謝皇上聖明。

阿Q國做到了全面禽獸化。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經過了對人民長期不懈的艱苦卓絕的“不可使知之”的瞎子化聾子化啞巴化、“不可使思之”的太監化和“不可使恥之”的妓女化之後,終於迎來了“民可使由之”的嶄新時代。

動物園內共分以下幾大類,細目從略不表。第壹類人被豺狼化。既是豺狼當道,當先表此類。此類由貪官汙吏和奸商惡霸組成,無仁無德,貪婪成性。官僚和資本的糾纏交錯是其最典型的形態。手握公權,貪贓枉法,化公為私,中飽私囊。大肆侵吞國有資產,揮霍浪費國家資源。花天酒地,紙醉金迷,荒淫無度,醉生夢死。橫行霸道,魚肉鄉裏。為非作歹,遺禍壹方。乃人間之大惡,獸中之大害者也。

第二類人被鷹犬化。此類攀豺附狼,依托權貴。多為禦用文人,豢養名士。就炎附勢,騎墻觀草。見風使舵,兩面三刀。豺雲亦雲,拾狼牙慧。豺步亦步,狼趨亦趨。有勇有謀,無氣無節。甘心情願成為豺狼的幫忙、幫閑和幫兇,成為豺狼的打手、護從和跟班,成為豺狼的鷹爪子和狗腿子、護院禽和看家犬。實乃鮮廉寡恥之徒卑鄙齷齪之輩,深為他類所不齒。

第三類人被豬羊化。此類獨立獨行,明哲保身。治則胸圖大誌,亂則偏安壹隅。不似鷹犬之類甘願助紂為虐,但為豺狼逼迫又不得不隨波逐流。生活舒適充實富足,有小資美譽。性情隨和溫順儒雅,文質彬彬。滿足於自己的小家庭生活和小圈子交遊,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對豺狼鷹犬憤恨而無語,對牛馬遭遇同情而無助。多為高薪文人職員即所謂白領者。

第四類人被牛馬化。此類屬禽獸化之後最為悲慘淒苦的壹類。雖量巨而勢力薄,雖群大而聲音渺,屬最最弱小的弱勢無勢群體。由農村父老加上城市中被邊緣化之輩如無崗可上之工人無業可就之青年組成。是為全世界提供物美價廉產品而所需最廉價勞動力的主要來源。他們度日如年,掙紮在水深火熱之中。牛馬們吃苦最多,幹活最累,掙錢最少,負擔最重,地位最低,生活最艱,日子最難,常自嘆實際上比牛馬還不如。

1
5月21日 57 次浏览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2009年,习近平(中国,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