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劳资矛盾,豆瓣用户穷尽毕生所学,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分享原创

逛豆瓣看到这个trending:

【给骑手买五险一金,外卖会涨价,你能接受吗?】

很奇怪。菜是农民种的,货车司机拉来的,饭是厨师做的,外卖是骑手送的,算法是计算机科学家发明的,代码是程序员写的,摩托车、手机是工人造的。总之,对我们物质运输过程造成直接而实际影响的,使我们实在受益的,是农民、工人、厨师、司机,总之是劳动者,不知道这個年薪1.49亿的人做了甚麽呢?玩金融游戏?钻法律空子?有人说,没有资产者就没有就业,真是太对了!因为“就业”这個概念就是资本家创造的。就像没有资产者也就没有“失业”一样。就业—失业是同一件事情的两面,这是稍微读读资本原始积累学说就能明白的事;有的人说,没有这些人就没有外卖行业。可是,如果没有骑手送餐,你的公司难道能用魔法把食物送到我的手里吗?如果不能,你的公司是不是就要倒闭了呢?

现在让我们设想有一天,程序员和骑手们自发地成立一個联盟,双方派出等额的代表来掌握算法和平台的核心代码,同时也掌握整个配送的过程。薪酬方案、骑手待遇和配送要求由全体职工大会决定,制定分级工资表,同时聘请管理人员对公司(或者合作社,怎麽说都行)进行技术上的管理,并必须定期报告…这里没有年薪1.49亿的老板,只有月薪最低七千最高两万、有五险一金、不必疲于奔命出车祸的彼此平等的劳动者。

当骑手被剥削,有人提出保障骑手基本人权,包括允许骑手、程序员组织工会、限制工作时间、调整计价方式等等,这些都没有问题。

然而这位用户的脑洞突然转到把老板开除,全体员工瓜分资产,让骑手来管算法和代码,给自己聘领导利润平分限制最高工资……赤裸裸的马克思原教旨主义,再脑洞下去估计就是武装推翻资产阶级政权,解放全世界劳动者了。充分体现了政治课的洗脑威力。

同情劳动者是好事,但是同情心泛滥、病急乱投医,造成了20世纪最可怕的人道主义灾难。

一个人越是不加分辨地同情弱者,共产主义就越利用他的这种同情,将强者伪装成弱者,从而源源不断地向强者输送弹药,使弱者更弱、强者更强。


不知道这個年薪1.49亿的人做了甚麽呢?玩金融游戏?钻法律空子?有人说,没有资产者就没有就业,真是太对了!因为“就业”这個概念就是资本家创造的。就像没有资产者也就没有“失业”一样。就业—失业是同一件事情的两面,这是稍微读读资本原始积累学说就能明白的事;有的人说,没有这些人就没有外卖行业。可是,如果没有骑手送餐,你的公司难道能用魔法把食物送到我的手里吗?如果不能,你的公司是不是就要倒闭了呢?

这段话有哪些认知上的巨坑?

  1. 企业家的智慧并不是“玩金融游戏”、“钻法律空子”,这两个分别是投资人和律师的职责,企业家只是不时会兼任这些工作。企业家最主要的作用是承担风险:年薪1.49亿的人,承担了比年薪1.49万的人大一万倍的风险。如果企业在竞争中落败,企业家要赔上他投入的一切,甚至承担巨额债务,而劳动者只需要换一家企业。
  2. 劳动者的风险是伤亡,而健康是无价的,所以劳动者承担的风险大于企业家?首先健康是有价的(一个健康人比一个残疾人,劳动能力更强,平均收入就是更高);其次伤亡风险可以通过保险冲抵,强制性的五险一金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相比之下,保险公司为企业提供的通常不是保险,而是贷款,企业家如果搞砸了,是要给保险公司赔钱的。按账面数字来看,企业家承担的风险远大于个体劳动者。你可以不按账面数字,重新定义每个人的价值,但那要从政治入手,搞政治体制改革,落实宪法权利,而不是谴责资本家。资本家只是按照规则玩,修改规则才能治本
  3. “就业”(employment,雇佣)这个概念并不是资本家创造的;因为即便是地位对等的两个普通人,也可以互相雇佣,例如裁缝付钱让铁匠打一把剪刀,铁匠付钱让裁缝做一件衣服。
  4. “失业”(unemployment,不被雇佣)这个概念并不是资产者导致的,即便在资产阶级出现以前,社会上也存在无业的人;农民会因为天灾人祸而颗粒无收,工厂当然也可能因为天灾人祸而血本无归导致工人没有收入,因此有人就业有人失业是因为随机运气,而并非资本家的阴谋(其实资本家希望所有人都就业,因为这样购买力更强)。
  5. 在出现网络外卖平台以前难道就没有送外卖的工作吗?当然不是的。只要是人多地方的快餐店,都会有兼职送外卖的人,很多时候就是店员兼任。所以外卖行业一直都在,骑手一直都有。
  6. 为什么这些骑手不早点联合程序员,开发一款共产主义外卖平台,叫“外卖强国”,吊打美团饿了么呢?前面提过,因为创办企业的风险太大了,没几个人愿意尝试。
  7. 外卖涨价你能接受吗?据我了解,肯德基麦当劳在国内一直是专人专送(肯德基不会去送麦当劳,也不会转包给美团饿了么),所以实际配送费就是高,骑手拿到的钱也多。
( 由 作者 5月16日 编辑 )
3
5月16日 866 次浏览
17 个评论
好奇宝宝
Ponyzeka0603 我叫小马,大概是个浸会徒.

不过说实话,外卖员被剥削与否,不仅仅是经济的问题, 更多的是社会体制的问题吧. 为什么会被剥削-----因为没有人保障他们的权益.在如今的冲国, 谁会保障屁民的生活水平,和自由呢?

屁民没有声音,也听不见

屁民没有行动,也做不了

更有甚之没有脑子

一群植物人, 就只能靠医院打点滴输液,像猪猡一样活着

究极侮辱不过如此

@donleagles #139546 所谓西方现代经济学,来到我们China应该有个中国特色现代经济学

@Truth #139236 现代经济学的心理学假设是错的,已经被人类学家证伪了,是建立在西方人特殊心理模式的基础上的。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Truth #139372 平衡态当然利润应该是0,一个停滞的社会没有增长,自然也不应该有利润。

@消极 #139356

资本不应该有任何利得

事實上perfect competitive market裏,單個公司的長期經濟利潤(economic profit)確實是0啊。只有這樣才叫productive efficiency。只有monopoly才會造成這種economic profit不爲0的現象;所以政府經常强制要求壟斷企業價格定位P=ATC (average total cost)。

當然accounting profit不可能是0,accounting profit和economic profit的區別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消极 #139356 也可以这么说。而本身马克思认为资本的利得是建立在剥削无产阶级的劳动剩余价值的基础之上。新兴资产阶级通过暴力手段将生产资料和劳动者分离,剥削劳动者的劳动所得。

原教旨的马教人士不会加入任何宗教。马克思以为,宗教是人民的精神鸦片,常被统治阶级拿来利用,用以麻痹劳动人民对于自身被剥削的处境的认知。

同样原教旨的马教人士更不会加入什么银行体系。共产党人的初心便是,消灭私有制。

@thphd #139315 让大部分人认为自己没有被压榨,确实可以保持稳定。

但是,无法避免一个事实:职业分贵贱。

我的疑问是:当前的人类社会,是不是只能建立在层层剥削之上,就算换一批领导班子、换一批企业家,不管怎么换,就算找到了既拥有大智慧又注重改善普通人生活、愿意藏富于民的政治家企业家来管理社会,是否也只能层层剥削?

(写到最后我好像离题了,如果介意的话就不要往下看吧。既然写了我也发出来,我的思想局限性比较大,愚蠢之处请见谅。)

你提醒了我两个重点:1.要定义什么是剥削;2.教育很重要。

我假设最理想的社会,就是给每一个人提供学习、提高的机会。

比如,一个人可能暂时只能送快递或做保安,因为他掌握的技能太少。那么,如果不积极帮助他,给他提供学习技能提高效率的机会,那就是剥削。

如果让他学习提高,比如企业搞内部培训,可以让保安学习水电工、绿化、家电维修等等,让他有提高的途径,这对社会好,每个人的技能和知识更多,对他个人也好,可以摆脱多劳少得的工作,参加少劳多得的工作)。

比如社会提供一些公开课堂,让每个人都可以去学习会计、外语、计算机等等专业,并且不是糊弄人那种课堂,而是搞真才实学的,宽进严出,毕业者真的有能力上岗工作那种。

有了学习机会,每个人都没有借口说自己被剥削。比如一个保安,你不想做保安,好,给你机会想做什么都可以学,都教你做,他如果不去学,或者真的怎么都学不会,那就可以反证这是一个只适合做保安的人,这种情况应该可以定义为 “不是剥削”吧?

到了最后,我发现,是不是 “智商” 才是关键,在科技水平不足以让全世界的人享福的阶段,最公平、最让人无话可说的财富分配制度、社会分工制度、人的高低贵贱结果竟是由智商决定?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贪污舞弊,没有攀关系走后门,制定各种公平的制度,最后唯一逃不过的就是智商,智商无法通过制度来抹平,所以最后的公平竟然是纯粹按智商来排名。

@thphd #139315 "有意的将社会上的各种不公平现象遮掩起来,也是为了降低大家的被压榨感,达到和谐稳定的目的。"

这个为党国辩护的理论令人耳目一新。

@丁丁兄弟 #139238 我曾经想到过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道义的不合理之处,按照马教剩余价值论,利润便是剥削,资本不应该有任何利得。因此对应的投资回报率等于0,马教人士应该改信伊斯兰教,或者加入欧盟央行日本央行等负利率的央行机构。

thphd 2047站长

@SuperMild #139294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如果不需要努力读书学习,不需要考上好大学,随便去做一个快递员、清洁工、保安,就能获得高收入、工作条件好(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说不被剥削和压榨),那会不会导致整个国家发展缓慢?

如果每一份工作、每一种职业都能让劳动者基本满意,那么,谁去洗餐厅、大楼的厕所?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爱洗公共厕所,全都是迫不得已的,洗厕所的人必然就是被压榨的人,这个矛盾如何解决?

如果要谈论压榨,先要定义压榨。人性一般是认可多劳多得的,而压榨通常指“多劳少得”的现象,因为多和少是相对的,所以压榨与被压榨也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多劳”的“多”,包括工作时间更长,工作强度更高,风险更大,等等。

如果忽略劳动能力的差异(所有人受教育程度一样、四肢健全、没有疾病),那么根据供需关系,自然是愿意干辛苦活的人得钱更多,也就实现了多劳多得的共产主义理想。

然而教育(广义,并非单指学校教育)造成的差距是巨大的,受教育者使用工具的效率更高,使得他们具有少劳多得的能力,相比之下就显得那些未受教育者多劳少得。两者一对比,就体现为小部分人(少劳多得)是压榨者,大部分人(多劳少得)是被压榨者。

压榨虽然是相对的,但把时间尺度拉长,被压榨者后代的生存机会就是比压榨者更小,经过自然选择,反抗压榨就成为人的一种本能。压榨现象对人的心理有很强的作用,一个人如果觉得自己被压榨,他就不想干活了,而宁愿去偷抢,久而久之会造成社会秩序的瓦解,资源财富的重新洗牌。所以一个社会要稳定发展,一定要让大部分人认为自己没有被压榨。比如说提高公共教育投入,保障低收入者人权等等政策都有这个效果。中国政府通过政治宣传,有意的将社会上的各种不公平现象遮掩起来,也是为了降低大家的被压榨感,达到和谐稳定的目的。

( 由 作者 5月16日 编辑 )

@Truth #139298 我认为情况会很严重,价格提高一点点,就不是少点一些这么简单了,点外卖的人之中,价格敏感型消费者占了大多数,“便利”与“便宜”是支撑外卖的两大因素,其中便宜的比重甚至大于便利,一旦贵了,不是少点一些,而是会完全放弃点外卖,改成去店里吃。

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在外卖平台诞生之前,我及附近就有必胜客,但点外卖要加6块钱,我就不点,每当搞活动免外送费,我就点他家,一旦活动停了,我就不吃他家。而外卖平台也是靠优惠打开市场的,便宜,才是外卖能做起来的第一要素。

“上班族九點上班,這樣準備早餐的人就是六點起床”,这个现象非常有趣,也是我有疑惑的地方之一,那就是,当大多数人都是9点上班的时候,那些6点就要开始准备早餐的人算不算受苦?

@SuperMild #139294

不至於啊;提高價格,頂多我們少點一些,雖然equilibrium quantity 減少了,但是只要提高的價格合適, producer surplus(騎手的)可以增大。至於第一種可能,中國外賣產業是monopolistic競爭而不是perfect competitive market,不大可能會因為就提高一點價格喪失全部demand而倒閉。

總之作爲消費者,我們會被迫減少一些demand,一個月少點幾頓外賣我覺得沒什麽大不了的。這裏面很多東西都是可以量化計算的,不會提高很多價錢。(因爲提高的過高了會導致equilibrium quantity減少過多,producer surplus也會減少)

比如一大早,谁四点钟起床给上班族准备早餐?

上班族七點上班,需要有人四點起床準備早餐。但是我們需要的是上班族九點上班,這樣準備早餐的人就是六點起床。最關鍵的問題是我們既要避免在Production–possibility curve(PPC)内部生產,也要避免在外部生產。否則是不可持續的。現在外賣市場的output量已經超過了市場的合理容量。所以我們要減少demand。政府完全可以通過合理的對企業regulate外加fiscal policy最大化利用市場,使得所有人都better off最終達到Nash equilibrium。

( 由 作者 5月16日 编辑 )

关于这个问题,我有一个想法:在资本主义阶段,必然有人被剥削,不可能大家一起享福,必然有人要受苦。

我认为,现在人类整体文明正处于资本主义阶段。我说必然有人要受苦,意思是这是一个现阶段不可调和的矛盾,即使最英明最有文人关怀的政府和企业家都无法帮助穷人。

我拿外卖骑手来举例,假设有一个非常有人文关怀的企业家,他有没有能力让骑手不被剥削呢?

假设给骑手高工资、低时长,宽裕的送餐时间,那么,有两种可能:

  1. 这家公司送餐价格太高,在市场中处于劣势地位,公司倒闭。
  2. 这家公司没有倒闭,但价格还是高,只有少数人能享受他们的服务(相当于高端市场)。

其中,第一种可能性很好理解,公司服务成本高,一旦打价格战(事实上必然会遇到价格战),就容易倒闭。

第二种可能性,现实中也很常见,总有一些高端服务,但那个是服务富人的。

继续假设,全部外卖企业都很有良心,结果会怎样?

结果上述第一种可能性可以排除,因为不会打价格战了。但第二种可能性还是会发生,价格摆在那里,大多数人叫不起外卖。

在现实中,我们普通人能够享受各种各样的服务,能够买到各种物廉价美的商品,其背后必然有人被剥削、压榨。

想想看,现在大半夜的如果有人想约朋友一起唱K,可以,他们可以享受这种便利,价格便宜,有人给他们服务、打扫卫生。

如果这些服务员、清洁工全部提高工资、提高待遇,结果会怎样?

  1. 唱K价格会提高,到时想去唱K的人可能就要多掂量掂量,有的人还能承受,但更多的人可能会想,那么贵,算了算了,或者减少次数。
  2. 就算大家都能承受价格,但日夜颠倒的工作本来就太辛苦,对健康不好,因此也有可能为了让工人不被压榨、不被欺负,只好规定深夜不营业了。(有人可能会说反正我没有深夜出去玩的习惯,我无所谓。但我这里是举例,请举一反三,各行各业的服务都会受到类似的影响,比如一大早,谁四点钟起床给上班族准备早餐?)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如果不需要努力读书学习,不需要考上好大学,随便去做一个快递员、清洁工、保安,就能获得高收入、工作条件好(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说不被剥削和压榨),那会不会导致整个国家发展缓慢?

如果每一份工作、每一种职业都能让劳动者基本满意,那么,谁去洗餐厅、大楼的厕所?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爱洗公共厕所,全都是迫不得已的,洗厕所的人必然就是被压榨的人,这个矛盾如何解决?

写太长了可能也没人仔细看,就先说这么多吧,大概意思应该已经表达清楚了,总结就是,在资本主义阶段,必然有人被剥削,不可能大家一起享福,必然有人要受苦

因此,如果有人说,他发明了一种制度,在人类目前的科技条件下,可以让劳动者不被剥削,那我就觉得非常可疑,也许这里面有问题。

@Truth #139278 西方也有很多合作社,随便搜搜“地名+cooperative”就能看到很多,这是非常普遍的企业形式。比如我上面就有举的蒙德拉宫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例子。搜索台湾+合作社,香港+合作社,也能看到不少结果。

至于为什么没有大规模出现这种组织,我觉得主要原因应该是“不赚钱”。合作社就相当于所有员工都是股东。这种情况下,企业和员工的利益就竞合了。与注重少数股东权益的一般私企相比,合作社就会十分注重所有员工(股东)的权益。但如果企业过于注重员工权益,那在市场的竞争中,它肯定是落于下风的。所以大多数实际存在的这类合作社、公社不是以营利为目的存在的,而是以公益的面貌出现的。以营利为目的的合作社,会被市场竞争淘汰掉。

( 由 作者 5月16日 编辑 )

@NullPointer #139266

問個問題,在現行法律框架下搞你説的合作社可能嗎(中國除外)

比如幾個人搞一個公司,每進來一個新員工就把股權平均分配一次。公司内部管理也按照共產主義的模式。

如果這樣可以并且符合法律,那爲什麽沒有大規模的出現這種組織呢?

开除老板,共享产权,不就是合作社制度?不是新鲜事物,也不算什么妖魔鬼怪。只不过新兴行业应用合作社制度的比较少,合作社多存在于农业和工业里。计算机软件领域的开源社区应该也算合作社,只不过没有市场化,不盈利。

另外,可能大多数人都认为共产主义是无法实现的乌托邦,甚至是灾难。但是我不这么认为,主要是这个世界上失败的样板太多,大家都过于关注失败的案例。这感觉就像法国大革命让当时各国的人们把“民主”视为灾难一样。共产主义成功的案例也不是没有,比如市场化之前的西班牙蒙德拉贡,以及以色列现存的基布茨公社,不过影响力和规模都比较小。

( 由 作者 5月16日 编辑 )

不能完全责怪这位豆瓣网友。只是因为国内的信息茧网和学生时代的洗脑教育,让他们接触不到外面的信息,才会从《资本论》这种马列原教旨著作中寻找答案。如果他没有出过国,也不会翻墙,那么请不要嘲笑他,在上世纪20年代到50,60年代,全世界左翼知识分子心目中都有这样的理想国成分。

讽刺的是,所谓劳资纠纷就是阶级矛盾,对待阶级敌人只能实行专政手段。只是改革开放后,阶级矛盾这个敏感词当局不好意思拿出来用了,换成了劳资纠纷这个名称。理想中,社会主义国家消灭剥削阶级,人人都是劳动者,一切按需分配,不同职业只是革命分工有所不同罢了。

所以我還是建議人都去學學經濟學的。(入門宏微觀經濟學對文理都友好)現代經濟學已經非常完善了。課本内包含了對古典經濟學錯誤的指正,這樣就能避免陷入“政府永遠不應該管”的minarchist陷阱裏(aggregate supply/demand相關)。同時學了經濟學也可以更加系統地認識到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錯誤。

不過我個人還是支持外賣漲價的,在自由世界這種配送服務的費用普遍比較高,單價更高才是一個更合理的場景。這固然會削減一些demand,不過我覺得很正常,自由世界的人點外賣就沒有中共國的這麽頻繁。明明樓下就有飯店,很多上班工作的人還是每天中午選擇點外賣。

(看了一下豆瓣那位用戶,感覺是個毛左)

( 由 作者 5月16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我青年时代就读过《联邦党人文集》、托马斯·潘恩的《常识》等著作,也喜欢了解华盛顿、林肯、罗斯福等美国政治家的生平和思想,我还读过梭罗、惠特曼、马克·吐温、杰克·伦敦等人的作品。海明威《老人与海》对狂风和暴雨、巨浪和小船、老人和鲨鱼的描写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2015年,习近平(中国,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