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宋鲁郑和文昭在自由亚洲关于司法独立的辩论 影视

宋鲁郑的意思是,涉及到政治事件的敏感案子(比如四人帮案、薄熙来案、周永康案),这些案子不是司法可以解决的,这些案子完全是政治博弈。既然是政治案子,就应该让政法委决定判决结果,法院在这种案子里面只是走过场。

文昭的意思是,一切案子都有在司法系统里面解决,不管这个案子涉及谁。即使是涉及达官显贵的案子,也必须通过正规的法律途径解决问题,法院处理国家领导人的案子的时候也不能被行政干涉。

文昭的主张,是法治社会的理想,也是人类奋斗的目标。但是目前而言,没有一个国家做得到的。

即使是美国,涉及到政治事件的案子,司法最后也是和稀泥。比如肯尼迪兄弟遇刺案、爱泼斯坦命案,由于涉及政治斗争,司法程序最后都没有得到正义。

政治干预司法,和学生不能作弊是一样的。几乎每个学生都曾经作弊过,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每个学生都曾经作弊,所以作弊就应该被允许。

换到司法独立也是一样的。每个国家都存在政治干预司法的情况,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每个国家都存在政治干预司法,所以我们就把政治干预司法合理化。

美国就是在制度上让司法独立,尽量不让政治干预司法。但是中国是直接成立政法委,让政治赤裸裸的干预司法。

套进我刚才作弊的例子。美国是明确规定不允许学生作弊,然后尽量的抓作弊者。中国是直接允许学生作弊,把学生的作弊行为直接合理化。

宋鲁郑的逻辑就是:美国明文禁止政治干预司法,但是依然有政治干预司法的例子。那中国直接允许政治干预司法,最后可能受政治干预的司法案件也没有比美国多。

文昭最后说的一句话很好:既然你宋鲁郑说政治案件就应该由政治解决,那你为什么还要用法院审判薄熙来呢?你直接让政法委给薄熙来发一个判刑通知不就可以了,何必还要去法院演一次审判呢?

美国的司法独立是多与少的问题,中国的司法独立是有没有的问题。

最起码,美国人知道司法独立是人类文明正确的方向,然而共产党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1
5月12日 254 次浏览
3 个评论
youtu.be/sH9gjJbxI0s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还有一个其实是和所谓“媒体第四权”有关的。任何社会都有一堆阴暗面,但是媒体第四权的多少决定了曝光率。如果一个国家空有三权分立选举政治,却不允许结社出版,那么一定是假民主假法治,因为不让说嘛。简单说,就是没有红墨水,一定全谎言。

不同于“三权分立”都是积极的政治权力行使,媒体“第四权”是消极自由。因为人天性就好打听坏消息,西谚有云,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一些大陆自干五和坡县的李光耀粉经常颠倒黑白,侈谈“亚洲道德”,说什么亚洲人尊重权威不喜乱说上面人坏话,扯淡。南方周末当年那么多负能量文章,90年代卖得那么好,证明了中国人和世界其他人一样都喜欢看坏消息,中国人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充分说明了这个道理。甚至到了今天,为了压制中国国内传播中国的坏消息,当局鼓励并散布大量外国的坏消息,充分证明了中国人和外国人的脑回路都一样,都喜闻乐见坏消息(把你的不开心讲出来让大伙儿开心开心?)。

"套进我刚才作弊的例子。美国是明确规定不允许学生作弊,然后尽量的抓作弊者。中国是直接允许学生作弊,把学生的作弊行为直接合理化。"

美国是规定不做作弊,但是潜规则还是可以作弊;中国是规定必须要作弊,反对作弊的统统开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