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中國社會的冤假錯案的基本特征 时政

作者 王培榮

【舉報揭露中國四級法院和四級檢察院建國後最黑暗最卑鄙的刑事造假案件(這是推動中國法治進程具有裏程碑的案件,這是壹個有效終結中國法院檢察院用十二種犯罪手段造假制造冤假錯案的案件)】黑暗在於中國四級法院四級檢察院全部惡魔當道,害群之馬參與造假制造和掩蓋該假案,造成這個文革後造假最明顯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案件,超過長達六年半申訴,走完全部法律規定糾正冤假錯案全部程序仍得不到糾正;卑鄙在於四級法院和四級檢察院害群之馬明目張膽實施犯罪,在查實徐州二級法院制造陷害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刑事假案關鍵證據後,仍敢用申訴人在申訴狀指控的刑事犯罪手段掩蓋該假案

——這是壹起性質極為惡劣的有預謀陷害舉報人王培榮入獄案件,著名反腐舉報人王培榮為黨鋤奸為民除害如實舉報揭露貪官黑惡勢力何罪之有,充分反映反腐和掃黑除惡是壹場妳死我活的生死較量

舉報人王培榮手機:13651615346 電子信箱:[url=][email protected][/url]

壹、黨和政府對冤假錯案政策是有錯必糾,黨中央國務院大力嘉獎推動張氏叔侄案平反的幕後英雄:張飈檢察官

2018年12月18日,黨中央、國務院授予張飈同誌改革先鋒稱號,頒授改革先鋒獎章,並獲評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模範檢察官。 同日,中央政法委長安劍揭曉"改革開放40周年政法系統新聞影響力人物",張飈入選,並獲評:他是張氏叔侄案平反的幕後英雄。

二、文革後造假最明顯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徐州二級法院制造陷害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刑事假案),超過長達六年半申訴,走完全部法律規定糾正冤假錯案全部程序仍得不到糾正,成為中國四級法院和四級檢察院建國後最黑暗最卑鄙的刑事造假案件,這些造假制造和掩蓋假案的害群之馬涉及的法院檢察院具體單位有: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江蘇省高級法院、徐州市中級法院、泉山區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江蘇省檢察院、徐州市檢察院、泉山區檢察院

盡管王培榮在向法院檢察院提交的《刑事申訴狀》還是在多達60多萬封舉報信中,均十分明確指控中國法院檢察院害群之馬,造假制造和掩蓋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中所用的十二種刑事犯罪手段(六種陰招黑招和六種刑事犯罪套路),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王培榮不停地申訴已超過六年半,但至今仍申訴無門,中國法院、檢察院立體式糾正冤假錯案法律體系出現癱瘓現象。

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用偽造王培榮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制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刑事假案的案號分別為:(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刑事裁定書》和(2012)泉刑初字第330號《刑事判決書》。

徐州市中級法院、江蘇省高級法院、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徐州市檢察院用偽造王培榮申訴要求等犯罪手段,用申訴人在申訴狀指控的刑事犯罪手段,強行掩蓋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刑事假案的案號分別為:(2013)徐刑監字第0007號《駁回申訴通知書》、(2015)蘇刑監字第00068號《駁回申訴通知書》、(2017)最高法刑申203號《駁回申訴通知書》、徐檢刑申通[2016]30號《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

江蘇省檢察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在查實徐州二級法院制造陷害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刑事假案關鍵證據後,仍敢用申訴人在申訴狀指控的刑事犯罪手段,強行掩蓋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刑事假案的案號分別為:蘇檢刑申審通[2017]85號《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高檢控申審通[2019]55號《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

三、糾正冤假錯案是各級法院和檢察院的法定職責,盡管江蘇省檢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分別於2017年4月24日和2019年6月10日二次在《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記錄,查實徐州二級法院制造陷害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刑事假案關鍵證據(詳情請看本舉報材料第3頁——第6頁),但直至2019年8月18日,中國四級法院和四級檢察院害群之馬仍在拼死阻止黨和政府糾正真相大白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徐州二級法院制造陷害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刑事假案),手段十分卑鄙、性質十分惡劣

1、2019年7月22日起,王培榮大量向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最高人民檢察院部門和領導郵寄長達6頁A4紙的舉報材料:《【告急!用鐵證公開舉報揭露建國後最黑暗、最卑鄙的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2019年6月,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害群之馬竟敢無法無天,仍敢用申訴人王培榮在《刑事申訴狀》指控的刑事犯罪手段,肆無忌憚辦假案,強行掩蓋中國文革後造假最明顯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法院造假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案),這不僅是瘋狂挑釁黨和政府及人民,這更是明目張膽徹底毀滅中國法律的公平和正義》(詳情請看本舉報材料第3頁——第8頁)。

舉報材料依據王培榮《刑事申訴狀》、泉山區法院(2012)泉刑初字第330號《刑事判決書》、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刑事裁定書》和高檢控申審通[2019]55號《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舉報內容核實十分簡單。

但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甚至沒有按規定壹周內就收到王培榮舉報材料做出答復,直至2019年8月18日,已超過三個星期了,仍沒有收到舉報材料答復,更他不上對王培榮舉報內容作出答復了。

王培榮在舉報材料結尾部分寫了“三、中國文革後造假最明顯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產生根源和超過六年半得不到糾正原因”,詳情請看本舉報材料第8頁

2、王培榮於2018年10月、11月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江蘇省檢察院、江蘇省高級法院、徐州市檢察院、徐州市中級法院郵寄九套刑事申訴材料,均超過法律法規規定申訴材料審查期限二倍,直到至今(2019年8月18日),除最高人民檢察院外,沒有收到關於法院檢察院收到刑事申訴材料和對刑事申訴材料審查結果的答復

2018年10月王培榮向中國各級法院、各級檢察院郵寄出刑事案件申訴材料的ems憑證如下:最高人民檢察院張軍檢察長(ems:1077621631528)和最高檢刑事申訴檢察廳副廳長杜亞起(ems:1077621619528)、最高人民法院周強院長(ems:1077621617328)和三巡回法庭訴訟服務中心主任彭艷(ems:1077621633228)、江蘇省檢察院劉華檢察長(1077621622728)、江蘇省高級法院夏道虎院長(ems:1077621620028)、徐州市檢察院韓筱筠檢察長(ems:1077621621328)、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花玉軍院長(ems:1077621623528)。

2018年11月1日郵寄壹套申訴材料給正在巡視江蘇省檢察院的最高檢黨組第壹巡視組組長徐明(ems:1011036478031),也沒有得到任何反饋信息。

3、2019年4月郵寄壹套刑事申訴材料和2019年5月郵寄5套刑事申訴材料,直到至今(2019年8月18日),除最高人民檢察院外(6月24日收到手機短信稱不予復查、7月19日收到《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沒有收到關於法院檢察院收到刑事申訴材料和對刑事申訴材料審查結果的答復

(1)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受害者王培榮,2019年4月24日通過EMS(查詢碼1101016042125)向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廳長徐向春郵寄壹套600多頁的《刑事申訴材料》(25日簽收)。但超過60多天,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沒有按規定壹周內答復,甚至出現超過八周也沒有答復的情況。

(2)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受害者王培榮,2019年5月8日通過EMS(查詢碼1101015699125)向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副廳長王光月郵寄壹套600多頁的《刑事申訴材料》(9日簽收)。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沒有按規定壹周內答復,甚至超過六周仍沒有答復。

(3)2019年5月26日通過EMS(查詢碼1196718720579)向江蘇省檢察院第九檢察部葉正剛主任郵寄壹套600多頁的《刑事申訴材料》(27日簽收)。江蘇省檢察院第九檢察部沒有按規定壹周內答復,甚至超過十周仍沒有收到《刑事申訴材料》的答復,更談不上關於審查申訴材料結果的答復。

(4)2019年5月26日通過EMS(查詢碼1196718721979)向徐州市檢察院第九檢察部張湧主任郵寄壹套600多頁的《刑事申訴材料》(27日簽收)。徐州市檢察院第九檢察部沒有按規定壹周內答復,甚至超過十周仍沒有收到《刑事申訴材料》的答復,更談不上關於審查申訴材料結果的答復。

(5)2019年5月8日通過EMS(查詢碼1101015700825)向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江必新庭長郵寄壹套600多頁的《刑事申訴材料》(9日簽收)。

(6)2019年5月26日通過EMS(查詢碼1196718722279)向江蘇省高級法院夏道虎院長郵寄壹套600多頁的《刑事申訴材料》(27日簽收)。

【告急!用鐵證公開舉報揭露建國後最黑暗、最卑鄙的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

2019年6月,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害群之馬竟敢無法無天,仍敢用申訴人王培榮在《刑事申訴狀》指控的刑事犯罪手段,肆無忌憚辦假案,強行掩蓋中國文革後造假最明顯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法院造假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案),這不僅是瘋狂挑釁黨和政府及人民,這更是明目張膽徹底毀滅中國法律的公平和正義

舉報人王培榮手機:13651615346 電子信箱:[url=][email protected][/url]

壹、2019年6月,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拒絕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五款審查王培榮《刑事申訴狀》,做出對王培榮申訴不予復查決定,糾正冤假錯案底線再次失守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規定:申訴案件的申訴理由只要滿足本條的五款之壹,法院必須開庭重新審理。在超過六年半時間裏,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受害者王培榮,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五款(審判人員在審理該案件的時候,有貪汙受賄,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為的),不停地向徐州市中級法院、江蘇省高級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徐州市檢察院、江蘇省檢察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申訴(最近壹次申訴在2019年5月),用事實指控四級法院三級檢察院用十二種刑事犯罪手段(六種陰招黑招和六種刑事犯罪套路),造假制造和強行掩蓋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這是壹起中國文革後造假最明顯的刑事假案)。

2019年6月,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不但拒絕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五款審查王培榮《刑事申訴狀》,而且在2019年6月24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發手機短信稱:對王培榮申訴不予復查。這是用變相偽造王培榮申訴要求的手段,做出對王培榮申訴不予立案復查,意在強行掩蓋王培榮申訴狀指出用十二種刑事犯罪手段(六種陰招黑招和六種刑事犯罪套路)造假制造和強行掩蓋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的事實。

二、高檢控申審通[2019]55號《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十分明顯暴露出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害群之馬無法無天,仍敢用王培榮在《刑事申訴狀》指控的刑事犯罪手段,肆無忌憚辦假案,強行掩蓋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法院造假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案)

2019年7月19日下午,王培榮收到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寄來的高檢控申審通[2019]55號《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2019年6月10日做出的)。下面王培榮用鐵的證據公開揭露這期建國後最黑暗的、最卑鄙的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

王培榮在提交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狀》用事實指控四級法院三級檢察院用十二種刑事犯罪手段(六種陰招黑招和六種刑事犯罪套路),造假制造和強行掩蓋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這是壹起中國文革後造假最明顯的刑事假案)。其中六種刑事犯罪套路之壹是:辦案法官、檢察官偽造反訴人(申訴人)的反訴要求(申訴要求)並強加給反訴人(申訴人),這是故意制造和掩蓋冤假錯案常用的犯罪手段之壹,現舉例說明:

法院使用造假偽造起訴要求犯罪手段可使每壹名被起訴的犯罪嫌疑人逍遙法外,例如:檢察院以涉嫌盜竊向法院提起起訴時,法院把起訴要求偽造成貪汙,再以犯罪嫌疑人沒有貪汙駁回檢察院起訴。

所以,所有反訴人(申訴人)的反訴要求(申訴要求)必須以《刑事反訴狀》(《刑事申訴狀》)明確的表達並且是真實的表達為準,絕不允許辦案法官、檢察官偽造並強加給反訴人(申訴人)。

王培榮提交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狀》第27頁第4行—30行內容請看下面楷體部分:

為了推進中國依法治國,嚴懲中國法院和檢察院內部存在的明目張膽制造冤假錯案敗類,中國法院刑事案件造假第壹案受害者王培榮,就親歷的法院檢察院造假陷害入獄假案經歷,揭露所遇到的中國四級法院和三級檢察院制造冤假錯案和掩蓋冤假錯案慣用的六種明顯刑事犯罪的套路

(壹)套路壹:制造陷害舉報人入獄的偽造訴訟要求

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自訴案件,訴訟理由是誹謗,法律規定構成誹謗犯罪必須同時具備二個要素是:誹謗罪必須是指捏造並散布虛假事實。

王培榮只需向法院證明既沒有捏造事實,也沒有散布虛假事實,也就是王培榮只需用證據證明所舉報和揭露自訴人違法犯罪是客觀事實即可。按照法律王培榮舉報和揭露自訴人違法犯罪客觀事實決不能構成誹謗罪。

王培榮接到誹謗罪自訴狀後,向壹審法院(泉山區法院)對自訴人提起誹謗罪的反訴,並向壹審法院提交能足以證明王培榮無罪、刑事自訴人有罪的證據(包括2張錄像光盤在內的大量證據),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刑事裁定書》第12頁倒數第3行寫明王培榮提交壹審法院舉證材料254頁、證據光盤2張。

制造陷害舉報人入獄的偽造訴訟要求手段舉例說明

甲公開舉報揭露乙貪汙,乙到法院刑事自訴甲誹謗。甲向法院提交了足以證明乙貪汙的真實有效證據,用於證明不是誹謗。法院通過下列步驟完成陷害舉報人入獄假案制造:

1.法院無中生有偽造甲的假訴訟要求“檢舉和控告乙貪汙”,法院再以自己偽造的假訴訟要求不屬於自訴案件受理範圍為由,作出不予受理裁定。

2.以執行不受理“檢舉和控告乙貪汙”的裁定為由,法院庭審時不允許甲舉證乙貪汙。

3.同樣以執行不受理“檢舉和控告乙貪汙”的裁定為由,法院把甲已提交的法院用於證明舉報乙貪汙真實性的證據,列為與本案無關聯性。

4.法院以甲散布乙貪汙虛假事實,判甲誹謗罪成立。

法院用偽造訴訟要求手段,不但使無罪的舉報人入獄,而且使明顯有罪的被舉報人逍遙法外。

王培榮提交最高人民法院、江蘇省檢察院《刑事申訴狀》“申訴理由和事實”的第二部分全文為(二、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采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設圈套造假制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內容長度為word文檔A4紙篇幅超過3頁,詳情請看網頁:http://fanfujubao.fyfz.cn/b/937244,也可以通過王培榮電子郵箱[url=][email protected][/url]索取)

(壹)最高人民檢察院查實了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偽造王培榮在壹審法院的訴訟要求(反訴要求),這是查處制造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的關鍵證據,高檢控申審通[2019]55號《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第3頁倒數第2行—第4頁第5行內容請看下面楷體部分:

申訴人提出,泉山區人民法院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法官王紅衛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等手段陷害其入獄。經審查,王培榮壹審期間向徐州市泉山區人民法院提出反訴要求如下:1、駁回自訴人的惡意訴訟;2、依法判決劉永修、張誌雄、劉勃生構成誹謗罪並追究其刑事責任;3、劉永修、張誌雄、劉勃生向答辯人公開賠禮道歉,登報消除影響;

1、高檢控申審通[2019]55號《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第3頁倒數第2行—第4頁第5行內容十分明確地證明了王培榮以誹謗罪刑事反訴自訴人,與自訴人訴王培榮誹謗罪是同壹罪名,完全符合法律規定的反訴條件。

2、高檢控申審通[2019]55號《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第3頁倒數第2行—第4頁第5行內容,與泉山區法院(2012)泉刑初字第330號《刑事判決書》第2頁第4行—第8行內容對比,十分明確地證明了泉山區法院(2012)泉刑初字第330號《刑事判決書》無中生有偽造了王培榮所謂的反訴要求:“自訴人涉嫌黑惡勢力犯罪、貪汙、侵占等,要求法院或移交相關部門追究自訴人的刑事責任”。

泉山區法院(2012)泉刑初字第330號《刑事判決書》第2頁第4行—第8行內容請看下面楷體部分:

訴訟中,被告人王培榮提出反訴,認為自訴人涉嫌黑惡勢力犯罪、貪汙、侵占等。要求法院或移交相關部分追究自訴人的刑事責任,因其反訴的內容不屬於自訴的範疇,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反訴受理條件,本院決定不予受理。

至此,最高人民檢察院實質上已經查實了泉山區法院偽造王培榮在壹審法院的反訴要求。

(二)泉山區法院卑鄙到了制造假案不擇手段,做出對其偽造的所謂王培榮假反訴要求作出不予受理裁定,原文為“因其反訴的內容不屬於自訴的範疇,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反訴受理條件,本院不予受理”,實現下列二個犯罪目的:

1、泉山區法院非法剝奪王培榮對自訴人誹謗罪的訴訟,使真正犯誹謗罪的自訴人逍遙法外。

在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案件開庭審理前,王培榮向泉山區法院提交證據,證明自訴人劉永修操縱其老婆和自訴人張誌熊在風華園大量張貼材料稱王培榮幫教分子和邪惡勢力,甚至掛橫幅(甚至辦事處綜治辦人員參與懸掛橫幅),以及張誌雄張貼的“王培榮是全國最牛的黑惡勢力”等證據。

劉永修不但在風華園大量張貼蓋有居委會公章小字報,甚至懸掛橫幅,性質十分惡劣。

王培榮提交泉山區法院的證據,包含有監控錄像:2010年5月24日晚11點風華園社區黨委、居委會指使辦事處綜治辦人員王朝清掛《徹底粉碎“幫教分子”王培榮的主任夢》、《徹底摧毀王培榮、吳敏、劉勃生邪惡勢力》等橫幅的錄像文件:20100524a.264,註明用SDI_Player播放,並附播放軟件。

2、泉山區法院非法剝奪了王培榮證明其舉報和揭露自訴人違法犯罪是客觀事實的權力,也剝奪了王培榮證明按照法律規定王培榮決不能構成誹謗罪的權力。

(三)高檢控申審通[2019]55號《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第3頁倒數第2行—第4頁第5行內容,與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刑事裁定書》第17頁倒數第3行—第18頁第5行內容對比,十分明確地證明了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刑事裁定書》無中生有偽造了王培榮所謂的反訴要求:“檢舉和控告四原審自訴人系黑惡勢力,有貪汙、侵占公共利益和實施打砸搶犯罪等行為”。需要說明的是:泉山區法院和徐州中級法院偽造的王培榮訴訟要求有明顯的不同,徐州中院多了“實施打砸搶犯罪等行為”,能明顯看出是偽造的。

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刑事裁定書》第17頁倒數第3行—第4頁第5行內容請看楷體部分:

關於辯護人提出壹審不受理反訴錯誤的辯護意見,經查認為,原審法院當庭對王培榮壹審時的反訴內容進行了審查,因其反訴的是檢舉和舉報四原審自訴人系黑惡勢力,有貪汙、侵占公共利益和實施打砸搶犯罪等行為,不屬於自訴案件的受理範圍,不符合反訴條件,故裁決不予受理,並釋明可以向有管轄權的機關反映。原審法院經法定程序審查並依法不受理反訴符合法律規定。上訴人王培榮極其辯護人提出的該條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至此,最高人民檢察院實質上已經查實了徐州市中級法院偽造王培榮在壹審法院的反訴要求並包庇泉山區法院:

1、掩蓋泉山區法院非法剝奪王培榮對自訴人誹謗罪的訴訟的權力,使真正犯誹謗罪的自訴人逍遙法外。

2、掩蓋泉山區法院非法剝奪了王培榮證明其舉報和揭露自訴人違法犯罪是客觀事實的權力,也掩蓋剝奪了王培榮證明按照法律規定王培榮決不能構成誹謗罪的權力。

(四)王培榮在提交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狀》第29頁第20行—第37行,指控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通過對王培榮訴訟要求做手腳,明目張膽顛倒黑白辦假案,內容請看下面楷體部分:

套路六:法院通過對王培榮壹審時訴訟要求做手腳,(故意隱瞞王培榮對自訴人誹謗罪反訴的真實訴訟要求和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徐州市中院和泉山區法院故意使明顯違法犯罪自訴人逍遙法外,有意陷害無罪的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這是明目張膽地顛倒黑白辦假案。

為了使人們對徐州二級法院(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辦假案法官的卑鄙手段有直觀理解,借用拳擊比賽來形容比喻,法院制造王培榮的假訴訟要求,不允許王培榮庭審舉證證明舉報的真實性,就是裁判只許對方進攻,不允許王培榮防守;法院不允許王培榮合法反訴,就是拳擊場裁判只許對方進攻,不允許王培榮反擊。辦假案的法官就是既不允許王培榮反擊,也不允許王培榮防守的拳擊場上的裁判。

【法官三重“徇私枉法”制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

法官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使明知是無罪的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受追訴;

法官故意用隱瞞王培榮壹審對自訴人誹謗罪反訴等犯罪手段使明知是有罪的自訴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訴。

法官故意在刑事審判活動中故意違背事實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行為,並不擇手段用有意毀滅王培榮提交壹審法院證據備份等犯罪手段強行掩蓋假案真相。

徐州二級法院用制造假案的犯罪手段做出惡意顛倒黑白地判決,徹底摧毀了中國法律基礎。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采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犯罪手段設圈套制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明顯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條規定:對明知是無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訴、對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訴,並且在刑事審判活動中故意違背事實和法律作枉法裁判。

(五)王培榮在提交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狀》第28頁第倒數11行—第29頁19行,指控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法院以法院自己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作為定罪結論的案件,不但明顯違反法律,而且違反邏輯學的基本常識,內容請看下面楷體部分:

(五)套路五:法院以法院自己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作為定罪結論的案件

從江蘇省檢察院《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第3頁倒數第7行到第4頁第3行整段內容可以明顯看出:

1、江蘇省檢察院稱:經查,申訴人王培榮壹審期間向徐州市泉山區人民法院提出的反訴要求如下:1、駁回自自訴人的惡意訴訟;2、依法判決劉永修、張誌雄、劉勃生構成誹謗罪並追究其刑事責任;3、劉永修、張誌雄、劉勃生向答辯人公開賠禮道歉,登報消除影響;

申訴人王培榮壹審期間向徐州市泉山區人民法院提出上述三條反訴要求,沒有其他反訴要求。江蘇省檢察院在申訴案審查過程中,實質上已經查實了法院偽造王培榮反訴要求這壹制造假案關鍵證據。

2、王培榮反訴自訴人劉永修、張誌雄、劉勃生誹謗罪,屬於自訴案件,明顯滿足反訴法律要求。

3、原審被告人沒有反訴自訴人涉嫌黑惡勢力犯罪、貪汙、侵占等,法院偽造王培榮訴訟要求,又以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反訴受理條件,法院偷梁換柱,達到了目的之壹:違法不予受理法律明文必須受理的王培榮王培榮反訴自訴人劉永修、張誌雄、劉勃生誹謗案。

4、原審被告人王培榮為了證明不是誹謗,提出自訴人涉嫌黑惡勢力犯罪、貪汙、侵占等證據,證明王培榮舉報、揭露內容屬實,不是誹謗,法院無中生有偽造王培榮反訴自訴人涉嫌黑惡勢力犯罪、貪汙、侵占等,裁定不予受理。再以不予受理為由,達到目的之二是:不允許王培榮舉證質證(自訴人涉嫌黑惡勢力犯罪、貪汙、侵占等證據),達到陷害王培榮入獄目的:以王培榮散布四名自訴人涉嫌惡黑勢力犯罪、貪汙、侵占等虛假事實的誹謗行為判刑。

江蘇省檢察院的調查,實質上證明王培榮在《刑事上訴狀》所說的下述申訴理由是事實:法院通過對王培榮壹審時訴訟要求做手腳,(故意隱瞞王培榮對自訴人誹謗罪反訴的真實訴訟要求和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徐州市中院和泉山區法院故意使明顯違法犯罪自訴人逍遙法外,有意陷害無罪的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這是明目張膽地顛倒黑白辦假案。

徐州法官王紅衛宋遙手腕比黑社會還黑、比流氓勢力還流氓:判定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有罪結論,竟是法院自身偽造的而且裁定不予受理,不允許庭審舉證質證的假訴訟要求,充分證明這不是刑事審判,而是貪官徐州市委副書記李榮啟操縱的對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政治迫害,實質是瘋狂對抗黨和政府反腐,徐州二級法院的判決書就是證明徐州法官敗類王紅衛、宋遙偽造假訴訟要求設圈套制造的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鐵證。

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自導自演造假制造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其判決法律上是站不住腳的。任何壹個有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法院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因為不予受理的內容與審理案件無關,在法庭對不予受理的內容不予舉證質證,所以不予受理的內容壹定不能作為定罪結論。也就是說法院以法院自己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作為定罪結論的案件,不但明顯違反法律,而且違反邏輯學的基本常識。

(六)【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害群之馬不顧事實,無法無天,仍敢用《刑事申訴狀》指控的刑事犯罪手段,肆無忌憚辦假案,強行掩蓋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法院造假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案)舉例壹】

高檢控申審通[2019]55號《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十分明顯暴露出,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害群之馬,仍敢用《刑事申訴狀》指控的刑事犯罪手段,不但無中生有偽造王培榮假的反訴要求,並稱無中生有偽造王培榮假的反訴要求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反訴受理條件;而且故意強行掩蓋王培榮真實反訴要求(訴自訴人誹謗罪)符合法律規定這又壹個關鍵事實。請看《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第4頁第5行—第4頁倒數第5行內容(楷體部分):

但王培榮當庭提供或者申請人民法院依法調取的證據,壹是證明自訴人是黑惡勢力、有打砸搶行為的證據,二是證明自訴人有貪汙、侵占、私分公共收益的證據,三是證明風華園委員會選舉不合法的證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七條規定,自訴案件被告人提起的反訴適用自訴的規定。原審被告人提出自訴人涉嫌黑惡勢力犯罪、貪汙、侵占等,但上述罪名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規定的自訴案件範疇,原審被告人王培榮提出的訴訟要求,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反訴受理條件。壹審判決、二審裁定對被告人王培榮散布四名自訴人涉嫌黑惡勢力、貪汙、侵占等虛假事實的誹謗行為進行認定,而同時又對其反訴的訴求不予受理,符合法律規定,並無不當。該案壹審判決書、二審裁定書均對不予受理的反訴訴求進行了釋法說理,並未隱瞞、虛構原審被告人王培榮對自訴人反訴的真實訴訟要求。

(七)【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害群之馬不顧事實,無法無天,仍敢用《刑事申訴狀》指控的刑事犯罪手段,肆無忌憚辦假案,強行掩蓋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法院造假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案)舉例二】王培榮在提交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狀》指控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江蘇省檢察院“偷梁換柱”,把申訴狀中“徹底毀滅王培榮手中能證明無罪的全部證據”偷換成“隱瞞王培榮提交法院證據”,王培榮提交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狀》第27頁倒數第12行—第28頁第2行內容請看下面楷體部分:

(三)套路三: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江蘇省檢察院“偷梁換柱”,把申訴狀中“徹底毀滅王培榮手中能證明無罪的全部證據”偷換成“隱瞞王培榮提交法院證據”

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為了掩蓋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徹底毀滅王培榮手中能證明無罪的全部證據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沒收了王培榮自用的多達六套提交壹審法院證據光盤備份(十二張)。

王培榮遞交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江蘇省檢察院《刑事申訴狀》“申訴理由和事實”的第壹部分指出“徐州法院毀滅用於證明無罪的王培榮手中證據,強行掩蓋假案真相”, 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江蘇省檢察院無法否認這壹事實,故意偷梁換柱成為“徐州法院毀滅王培榮提交法院證據”。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江蘇省檢察院用沒有隱瞞提交法院證據,強行掩蓋徐州法院毀滅用於證明無罪的王培榮手中證據,不但十分卑鄙,而且是為掩蓋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故意“調包”的。

(王培榮遞交最高人民法院、江蘇省檢察院《刑事申訴狀》“申訴理由和事實”的第壹部分全文:【法院內部檔案揭開徐州市中級法院泉山區法院聯手趕盡殺絕,駭人聽聞把假案做成“鐵案”黑幕】二法院制造假案還不罷休,強行毀滅假案受害人王培榮能證明法院制造假案全部證據,內容長度為word文檔A4紙篇幅3頁,詳情請看網頁:http://fanfujubao.fyfz.cn/b/937245,也可以通過王培榮電子郵箱[url=][email protected][/url]索取,《刑事申訴狀》全文篇幅為A4紙22頁,《刑事申訴狀》附件21個)

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害群之馬不顧申訴人王培榮的指控和提交的證據,仍敢用《刑事申訴狀》指控的刑事犯罪手段,把申訴狀中“徹底毀滅王培榮手中能證明無罪的全部證據”偷換成“隱瞞王培榮提交法院證據”,肆無忌憚辦假案,強行掩蓋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法院造假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案),請看《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第3頁倒數第10行—第3頁倒數第3行內容:

申訴人提出,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泉山區法院強行毀滅能證明法院制造假案的全部證據。經審查,王培榮誹謗壹案既有原審被告人王培榮和自訴人自行收集並向法院提交的證據,又有人民法院依職權調取的相關證據,均經庭審舉證、質證,查證屬實,足以認定本案事實。王培榮向法院提交的證據均被原案壹審法院存入訴訟卷宗並歸檔。檢察機關在申訴審查期間亦曾向原案壹審法院調取了全案卷宗,相關證據全部在卷,不存在毀滅證據問題。

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害群之馬,把王培榮在《刑事訴訟狀》指控的十二種刑事犯罪手段(六種陰招黑招和六種刑事犯罪套路),縮水成二種犯罪手段作為王培榮申訴理由“主審法官毀滅案件證據、制造假案”。請看《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第1頁倒數第3行—第1頁倒數第1行內容(楷體部分):

王培榮仍然不服,又以原案主審法官毀滅案件證據、制造假案為由,向本院提出申訴。

僅從王培榮上面列舉泉山區法院《刑事判決書》、徐州市中級法院《刑事裁定書》、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內容,十分明顯看出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主審法官毀滅案件證據、制造假案”真實性,所以王培榮的申訴理由完全成立,可謂鐵證如山。同時明顯看出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害群之馬卑鄙到敢用掩耳盜鈴手段,喪心病狂造假強行掩蓋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主審法官毀滅案件證據、制造假案”真相。

(八)【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害群之馬不顧事實,無法無天,仍敢用《刑事申訴狀》指控的刑事犯罪手段,肆無忌憚辦假案,強行掩蓋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法院造假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案)舉例三】

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害群之馬明目張膽造假,偽造王培榮申訴要求,強行掩蓋王培榮指控的徐州市檢察院“用偽造申訴理由手段掩蓋真相大白冤假錯案,強行阻止黨和政府糾正冤假錯案”,王培榮提交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狀》第27頁倒數第22行—第27頁倒數第13行內容請看下面楷體部分:

(二)套路二:掩蓋真相大白的冤假錯案偽造申訴理由

掩蓋真相大白的冤假錯案偽造申訴理由手段舉例說明

法院使用造假偽造起訴理由犯罪手段可使每壹名被起訴的犯罪嫌疑人逍遙法外,例如:檢察院以涉嫌盜竊向法院提起起訴時,法院把起訴理由偽造成貪汙,再以犯罪嫌疑人沒有貪汙駁回檢察院起訴。

法院用偽造申訴理由手段掩蓋真相大白冤假錯案,強行阻止黨和政府糾正冤假錯案

王培榮申訴理由: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采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設圈套造假制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不但證據確鑿,而且關鍵造假已得到江蘇省檢察院查實,但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竟敢用偽造申訴理由犯罪手段駁回王培榮申訴,詳情請看本舉報材料:“二、肩負糾正冤假錯案重任中國四級法院,全部造假強行掩蓋本假案,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最黑”

王培榮提交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狀》附件26:2016年6月提交徐州市檢察院《刑事申訴狀》第1頁的申訴要求和申訴理由和事實,內容請看下面楷體部分:

申訴要求

1、2015年11月,江蘇省高級法院造假制造更明顯假案(江蘇省高級法院(2015)蘇刑監字第00068號),強行掩蓋中國法院造假第壹案(徐州法官造假制造的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要求撤銷江蘇省高級法院(2015)蘇刑監字第00068號《駁回申訴通知書》

2、徐州市中級法院制造新假案,掩蓋原假案,瘋狂對抗黨和政府糾正冤假錯案,要求撤銷徐州市中級法院(2013)徐刑監字第0007號《駁回申訴通知書》

3、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是宋遙、王紅衛、陸連東徇私枉法有意采取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手段設圈套辦假案所致,要求撤銷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刑事裁定書》和徐州市泉山區法院(2012)泉刑初字第330號《刑事判決書》

申訴理由和事實

因不服江蘇省高級法院(2015)蘇刑監字第00068號《駁回申訴通知書》、徐州市中級法院(2013)徐刑監字第0007號《駁回申訴通知書》、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刑事裁定書》和徐州市泉山區法院(2012)泉刑初字第330號《刑事判決書》,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壹條、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五款,特提出申訴,申訴理由和事實如下: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刑庭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刑庭法官王紅衛徇私枉法、明目張膽造假顛倒黑白制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的明顯假案,徐州市中級法院審監庭法官陸連東、江蘇省高級法院審監庭法官查華榮造假制造新假案,強行掩蓋真相大白的、造假十分明顯的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

王培榮明明白白以“辦案法官徇私枉法有意采取偽造王培榮假訴訟手段設圈套辦假案”,向徐州市檢察院提起申訴;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害群之馬不顧申訴人王培榮的指控和提交的證據,明目張膽造假,把王培榮申訴要求偽造為:以“原案判決、裁定認定的事實、采信的證據和適用法律存在錯誤為由”,向徐州市人民檢察院提出申訴;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害群之馬目的是強行掩蓋真相大白假案真相,瘋狂阻止糾正真相大白的刑事假案。請看王培榮提交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第1頁倒數第11行—第1頁倒數第9行內容(楷體部分):

以原案判決、裁定的事實、采信的證據和適用法律存在錯誤為由,向徐州市人民檢察院提出申訴,未被支持。

三、中國文革後造假最明顯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產生根源和超過六年半得不到糾正原因

著名反腐舉報人王培榮為黨鋤奸為民除害舉報揭露貪官黑惡勢力,但王培榮舉報貪官黑惡勢力遭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造假制造的假案陷害入獄;這起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發生在黨的十八大後,充分說明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不但執法犯法,而且頂風作案實施了制造冤假錯案的刑事犯罪;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不但破壞黨和政府與腐敗水火不容和堅決打擊清除貪官黑惡勢力方針政策,而且徹底摧毀了中國法院“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的審判原則”。

王培榮舉報中國最牛黑惡勢力遭法院造假陷害入獄,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明目張膽制造冤假錯案,以國家名義明目張膽造假實施刑事犯罪,徹底摧毀法律公平正義,危害遠遠大於任何黑社會組織和黑惡勢力組織。

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造假陷害著名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這起刑事假案,已成為中國文革後造假最明顯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原因有三:

(壹)王培榮分別於2016年10月30日和2017年1月3日向江蘇省檢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提起刑事案件申訴,在《刑事申訴狀》壹針見血指出(用楷體表示):

“這是壹個只要不是腦殘就能從判決書看出是明顯的假案,這是壹個只要不是瞎眼只用壹分鐘就能查實的假案

王培榮在給徐州市檢察院《刑事訴訟狀》和給江蘇省高級法院《刑事訴訟狀(補充)》中均指出:

【只要不是腦殘,就能從判決書看出是明顯的假案】定反腐舉報人王培榮有罪結論,竟是法院偽造的、而且裁定不予受理的王培榮的訴訟要求。

任何壹個有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法院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因為不予受理的內容與審理案件無關,在法庭對不予受理的內容不予舉證質證,所以不予受理的內容壹定不能作為定罪結論。也就是說法院以法院自己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作為定罪結論的案件,不但明顯違反法律,而且違反邏輯學的基本常識。

【只要不是瞎眼,只用壹分鐘就能查實的假案】只要查看案件卷宗中王培榮提交泉山區法院的《刑事答辯狀》第1頁第1項內容訴訟要求,只用壹分鐘就能查實徐州二級法院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和隱瞞王培榮壹審時真實的反訴要求的真實性。”

(二)中國四級法院和四級檢察院惡魔當道長達六年多,面對這壹文革後造假最明顯的刑事假案,長達六年半時間裏,肩負糾正冤假錯案重任的徐州市中級法院、江蘇省高級法院、最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掩耳盜鈴,竟全部用偽造王培榮申訴要求等刑事犯罪手段駁回王培榮申訴。肩負糾正冤假錯案和監督法院重任徐州市檢察院和江蘇省檢察院也全部用偽造王培榮申訴要求等刑事犯罪手段駁回王培榮申訴,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辦案6組害群之馬仍敢用《刑事申訴狀》指控的刑事犯罪手段,強行掩蓋中國文革後造假最明顯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

中國四級法院和中國四級檢察院長達六年半成功阻止黨和政府糾正“文革後造假最明顯的、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而且竟出現在十八大黨和政府全力以赴全面推進依法治國期間,可謂是中國十八大後出現建國後中國法院最黑暗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

(三)中國四級法院和四級檢察院用六種明顯犯罪“套路”及六大陰招黑招,瘋狂阻止黨和政府糾正真相大白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徹底摧毀法院和檢察院預防及糾正刑事冤假錯案法律法規已真相大白,王培榮在長達六年半時間裏,向全國各級法院和各級檢察院等部門發出60多萬封舉報信,至今全部石沈大海。

糾正文革後造假最明顯的刑事假案易如反掌,但造假制造和造假掩蓋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涉案法院法官、涉案檢察院檢察官,徹底喪失了黨性和人性,瘋狂阻止黨和政府糾正這壹刑事假案長達六年半,這些肩負維護社會正義的法官和檢察院檢察官已墮落明目張膽實施刑事犯罪的惡魔,中國四級法院和四級檢察院惡魔當道長達六年多。甚至在2019年7月,這群惡魔仍敢在法院和檢察院的源頭瘋狂摧毀中國依法治國進程。

附件

【告急!中國四級法院、四級檢察院害群之馬用十二種刑事犯罪手段(六種陰招黑招和六種刑事犯罪套路)制造和掩蓋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法院造假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案);王培榮不停地向各級法院檢察院申訴這壹造假最明顯刑事假案超過六年半,至今仍申訴無門】

不寒而栗:中國四級法院四級檢察院全部被害群之馬“綁架”,成為由位高權重貪官組成的超級黑社會和中國最牛黑惡勢力鎮壓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工具;觸目驚心:中國四級法院和四級檢察院糾正冤假錯案底線失守超過六年半

【2019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害群之馬仍在拼死阻止糾正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

2019年最高法院以副院長江必新為首的害群之馬和最高檢察院第十監察廳害群之馬用明顯造假犯罪手段,仍拼死阻止黨和政府糾正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法院造假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案)

壹、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個別領導用彌天大謊(所謂近十年中國法院沒有刑事假案)欺騙全國人大會議和全國政協會議,如同中國官場十年沒有貪腐案件、中國醫院近十年沒有醫療事故壹樣荒唐;同時暴露出中國法院檢察院害群之馬不擇手段阻止糾正刑事假案卑鄙行徑長達十年。更為惡劣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個別領導極其無恥地在全國兩會上把中國法院和檢察院存在這種極其黑暗的情況作為政績來顯耀

中國法院、檢察院進入建國以來最黑暗時期:在長達十年時間,中國法院、檢察院在糾正近十年發生的中國法院刑事假案交白卷。對法院出現這種的黑暗情況,身為著名法律專家的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江必新竟敢說成是政績(中國法院近十年沒有出現刑事假案),在2018年全國兩會用彌天大謊“中國近十年沒有刑事假案”騙倒全黨全國人民,抹黑黨和政府;2019年全國兩會上,江必新表現得更惡劣更瘋狂,這是公開拒絕在法院糾正刑事假案,

2018年全國兩會上,時任最高人民法院檢察長曹建明在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報告中把“冤錯案件”取代“冤假錯案”,將需要糾正的假案排除出需要糾正的範圍,遭到參加會議的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的質疑。

二、呼籲將已原形畢露大老虎:瘋狂反黨反政府破壞法律最高人民法院第壹副院長江必新繩之以法

——【所謂近十年中國法院沒有刑事假案,是江必新利用最高人民法院第壹副院長、中紀委原常委身份和權力,明目張膽制造毀滅性破壞中國全面依法治國的“核彈”】江必新利用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庭長身份,不擇手段用六種陰招黑招瘋狂阻止黨和政府糾正真相大白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法院造假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案)

所謂近十年中國法院沒有刑事假案,如同中國官場十年沒有貪腐案件、中國醫院近十年沒有醫療事故壹樣荒唐

中國法院在糾正近十年發生的中國法院刑事假案交白卷,中國法院進入文革後最黑暗時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江必新在2018年全國兩會用彌天大謊“中國近十年沒有刑事假案”騙倒全黨全國人民,抹黑黨和政府,拒絕在法院清除周永康余毒和制造冤假錯案害群之馬。

在王培榮2018年3月起長達壹年大量舉報並公開網絡揭露江必新把“糾正冤假錯案”篡改為“糾正冤錯案件”,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徹底摧毀法院和檢察院糾正刑事冤假錯案法律法規二大陰招黑招,瘋狂造假強行掩蓋並拒不糾正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

身為最高人民法院第壹副院長、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庭長、原中紀委常委的江必新,明知必須無條件不折不扣執行法律、黨和政府政策。

但2019年全國兩會,江必新不擇手段利用2019年全國人大會議部長通道記者采訪之際,仍明目張膽篡改黨和政府政策和法律,江必新狗膽包天把黨和政府“糾正冤假錯案”篡改為“糾正冤錯案件”,瘋狂對抗和阻止黨和政府糾正冤假錯案(人民網網頁:http://lianghui.people.com.cn/2019npc/n1/2019/0312/c425476-30972071.html)。

(壹)黨和政府規定的“糾正冤假錯案”決不允許江必新篡改為“糾正冤錯案件”,更不允許江必新操縱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瘋狂造假強行掩蓋並拒不糾正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絕不允許用二大陰招黑招徹底摧毀了中國法院糾正刑事冤假錯案制度

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明文規定:造成冤假錯案或者其他嚴重後果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出席2014年1月7號召開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習近平指出:“決不允許執法犯法造成冤假錯案”。

【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用二大陰招黑招,徹底摧毀了中國法院糾正刑事冤假錯案制度】

1、黨和政府糾正包括刑事假案在內的壹切冤假錯案,有錯必糾的態度十分明確和堅定的,僅以網上查到的中組部轉發的中央文件、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決定、中央政法委文件為例均能得到充分說明

2、冤假錯案中,刑事假案對社會危害最大,性質最為惡劣,原因是刑事假案由政法機關辦案人員用主觀惡意犯罪手段:通過造假而達到有意陷害無辜的目的。極為惡劣的是這種刑事犯罪通過國家政法機關名義實施的,對國家政法機關名譽起到毀滅性破壞。

3、舉報揭露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徹底摧毀中國糾正冤假錯案制度的二大陰招惡招(陰招黑招之壹、之二)

陰招黑招之壹: 膽大包天通過偷換概念,把“冤假錯案”改為“冤錯案件”,明目張膽把對社會危害最大、性質最為惡劣的刑事假案排除出需要糾正的案件範圍,也就是說明目張膽拒絕糾正刑事假案

黨和政府明文規定要求糾正冤假錯案,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在處理刑事申訴案件中,變成了糾正冤錯案件,直接把刑事假案排除出需要糾正範圍。

陰招黑招之二: 黨中央要求糾正冤假錯案是無條件的,有錯必糾是原則。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在處理所謂“冤錯案件”中,十分荒唐地提出“堅持依法糾錯和維護裁判權威並重”,何謂並重,並重就是同等重要。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把“維護裁判權威”與“糾錯”提到同等重要的地步,這是明目張膽欺騙黨和政府及人民的把戲,目的是為拒不糾正冤假錯案找借口。

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的二大陰招惡招,詳情請看第三巡回法庭2018年6月6日微信,或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6月6日淩晨00:31微信,其中,與本文相關的內容整段摘錄如下:

“據了解,自2016年12月28日掛牌成立至今,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圍繞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壹起司法案件中感受公平正義的目標,著力打造開放、動態、透明、便民的復查再審模式,已立案審查刑事申訴案件245件,審結205件;註重人權司法保障,對於冤錯案件,發現壹起,查實壹起,糾正壹起,共啟動再審程序案件7件,維護人民群眾合法權益;堅持依法糾錯和維護裁判權威並重,共駁回申訴198件,維護正確裁判的既判力。”

(二)陰招黑招之三:

所謂近十年中國法院沒有刑事假案,是江必新利用最高人民法院第壹副院長、中紀委原常委身份和權力,明目張膽制造毀滅性破壞中國全面依法治國的“核彈”

1、古今中外,冤假錯案不可避免,近十年包括最高人民法院第壹副院長、中紀委常委江必新在內的壹些法院領導和法官弄虛作假成風,怎麽可能近十年不出現刑事假案?只有不斷糾正包括近十年發生的刑事假案在內的冤假錯案,才是唯壹正確的認識。

2、江必新不但對近十年產生的刑事假案視而不見,而且用犯罪手段強行掩蓋近十年發生刑事假案,出現不斷強行用新的假案掩蓋原假案,制造中國近十年沒有刑事假案的假象。

3、隨著時間變化,新的證據的出現,如亡者歸來等,就可能發現近十年發生包括刑事假案在內的冤假錯案;隨著科技的發展和進步等原因,如DNA應用,也可能發現包括刑事假案在內近十年產生冤假錯案。所以,所謂近十年沒有刑事假案,是不折不扣欺騙黨和政府及人民的把戲而已。

4、公認的是:原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推行“命案必破”,中國的冤假錯案出現新高峰,這正發生在近十年,怎麽可能近十年沒有刑事假案?

5、刑事假案的糾正是沒有時效限制,文革時期甚至文革前,只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產生的刑事假案,均是法律規定的糾正範圍,江必新把“糾正冤假錯案”篡改為“冤錯案件”,把刑事假案排除出糾正範圍,是明目張膽破壞中國全面依法治國。

6、中國法院在辦理新的案件時,隨時可能出現新的冤假錯案,而江必新把刑事假案排除出糾正範圍,不但是在明目張膽地“變相鼓勵”法官造假制造刑事假案,而且明目張膽拒不糾正刑事假案,公開為制造刑事假案的害群之馬撐起保護傘,毀滅性破壞中國法律和全面依法治國。

(三)陰招黑招之四: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用偽造王培榮申訴要求等刑事犯罪手段,駁回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受害者王培榮刑事申訴的同時,極不要臉地要求王培榮息訴。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再違法規定:對不服息訴案件不予受理。用流氓手段把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放進“保險櫃”,成為永遠進不了糾錯程序的“鐵案”。

(四)陰招黑招之五:用死豬不怕開水燙手段對付王培榮的大量舉報和網絡公開揭露,對陷害舉報人王培榮入獄的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視而不見充耳不聞,企圖在本案平反後逃脫“包庇刑事犯罪、失職瀆職”等刑事罪責。

(五)陰招黑招之六: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拼死用犯罪手段阻止黨和政府糾正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不但長達二年拒不糾正第三巡回法庭造假制造的假案,而且2018年11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又壹個瘋狂舉動:利用“優秀法官”稱號,為明目張膽造假掩蓋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的、明顯涉嫌刑事犯罪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黑法官仇曉敏撐起保護傘!

三、【舉報中國文革後最黑暗事件:三股腐敗勢力重挫黨和政府反腐、掃黑除惡和全面依法治國】中國法院檢察院六大陰招黑招和六大刑事犯罪套路接連不斷,反腐舉報人王培榮舉報中國最牛黑惡勢力遭法院陷害入獄,徹底摧毀中國預防和糾正刑事冤假錯案制度

【中國四級法院、四級檢察院的害群之馬明目張膽犯罪】造假制造並強行掩蓋刑事假案。中國法院、檢察院幾乎全軍覆沒,甚至至今仍用掩耳盜鈴造假手段強行掩蓋刑事假案,拼死阻止黨和政府糾正由三股腐敗勢力圍剿著名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制造的刑事假案

【舉報中國最牛黑惡勢力而遭法院造假陷害入獄,以國家名義明目張膽造假實施刑事犯罪,危害遠遠大於任何黑社會組織和黑惡勢力組織】中國四級法院和四級檢察院的害群之馬制造假案成風,不但明目張膽“玩套路”造假制造陷害王培榮入獄刑事假案,而且長達六年多“玩套路”造假強行掩蓋真相大白六年多的刑事假案,其目的是:不擇手段瘋狂制造和強行掩蓋真相大白的刑事假案,強行包庇造假制造刑事假案的犯罪法官

壹、中國法院和檢察院害群之馬“玩套路”造假制造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和阻止糾正假案

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用偽造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制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刑事假案的案件案號分別為:徐州市中級法院(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和泉山區法院(2012)泉刑初字第330號。

陷害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是壹起由位高權重江蘇省委原常委徐鳴為幫主的由腐敗官員組成超級黑社會有組織與其扶植的黑惡勢力聯手有預謀制造,並拼死阻止黨和政府糾正明顯違法犯罪事件。

為了推進中國依法治國,嚴懲中國法院和檢察院內部存在的明目張膽制造冤假錯案敗類,中國法院刑事案件造假第壹案受害者王培榮,就親歷的法院檢察院造假陷害入獄假案經歷,揭露所遇到的中國四級法院和四級檢察院制造冤假錯案和掩蓋冤假錯案慣用的六種明顯刑事犯罪的套路

(壹)套路壹:制造陷害舉報人入獄的偽造訴訟要求

詳情請看舉報材料第3頁倒數第8行——第4頁第17行

(二)套路二:掩蓋真相大白的冤假錯案偽造申訴理由

詳情請看舉報材料第7頁第25行——第7頁第33行

(三)套路三: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江蘇省檢察院“偷梁換柱”,把申訴狀中“徹底毀滅王培榮手中能證明無罪的全部證據”偷換成“隱瞞王培榮提交法院證據”

詳情請看舉報材料第6頁倒數第11行——第7頁第3行

(四)套路四:法律規定證人證言必須質證才能作為法院采信證據,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內外勾結,實質上不容許王培榮對證人證言及證人提交的證據質證,強行用內容虛假的證據判王培榮有罪,泉山區法院實質上采用虛假的開庭形式審理案件

徐州市中級法院以不影響認定案情事實為由,在(2012)徐刑終字第0119號《刑事裁定書》第15頁第2行稱“原審法院準許證人不出庭作證符合法律規定,上訴人王培榮提出壹審證人全部到庭的上訴理由,不予采納。”說明王培榮要求全部證人到庭對證人證言質證的合法要求遭法院拒絕,實質就是不允許王培榮對全部證人證言質證,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明顯違犯了法律規定證人證言必須質證才能作為法院采信證據。事實上,在壹審整個庭審過程中,沒有壹個證人出庭作證,接受質證。

下面僅舉判王培榮有罪的所謂徐州市公安局有組織犯罪偵查支隊出具的證據為例

陷害王培榮入獄案是自訴案件,沒有公訴方。主審法官扮演控方角式,主審法官宣讀徐州市公安局有組織犯罪偵查支隊出具的證言,既不允許王培榮看徐州市公安局有組織犯罪偵查支隊出具的證言的書面材料內容,也不允許王培榮要求證人到庭就證言質證。明目張膽強行用內容虛假的偽證判王培榮有罪。

現將事實揭露如下:

2008年上半年發生的江蘇省副省長兼徐州市委書記徐鳴親自出馬,帶領泉山區委書記董鋒等到中國礦業大學強行掩蓋劉永修為首的黑惡勢力違法犯罪,徐鳴還帶了向陷害王培榮入獄泉山區法院出具內容虛假偽證的姚桂華、張蘊慧等,在現場的有當時的礦大黨委副書記鄒放鳴等,風華園業主委員會主任王培榮、副主任吳敏等。

2008年上半年發生的江蘇省副省長兼徐州市委書記徐鳴親自出馬,帶領泉山區委書記董鋒等到中國礦業大學強行掩蓋劉永修為首的黑惡勢力違法犯罪,遭到王培榮當場揭露和批駁:

1、王培榮舉報劉永修為首的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有大量舉報證據。沒有任何辦案單位向王培榮要過證據,也沒有

向王培榮做過筆錄,也就是至今沒有任何單位立案查過劉永修為首的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沒有證據是不可能真正辦案,王培榮要求向徐鳴當面提交劉永修為首的黑惡勢力違法犯罪證據。

2、王培榮要徐州政法部門出具劉永修不涉及違法犯罪書面答復,王培榮要向上級政法部門舉報徐州辦假案包庇縱容劉永修為首的黑惡勢力違法犯罪的壹切違法犯罪行為,保留向法院起訴的權利。

徐州市公安局改口說這次只是溝通,沒有書面結論可以給王培榮。

2008年7月8日,王培榮網絡公開舉報《誰之過:徐州泉山區出現全國最荒淫無恥的區委書記和全國最牛的黑惡勢力》,公開舉報泉山區委書記董鋒和劉永修為首的黑惡勢力違法犯罪,董鋒於2008年7月落馬。2008年7月已經落馬的董鋒,不可能在2009年2月跟徐鳴到礦大參加會議。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造假制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的泉山區法院(2012)泉刑初字第330號《刑事判決書》第11頁中的“第1、證人姚桂華證言”、“2、證人張蘊慧證言”、“第3、徐州市公安局有組織犯罪偵查支隊出具的《關於劉永修是否為黑惡勢力的調查情況》”是有組織制造內容虛假的偽證:

1、把2008年上半年發生的江蘇省副省長兼徐州市委書記徐鳴親自出馬,帶領泉山區委書記董鋒等到中國礦業大學強行掩蓋劉永修為首的黑惡勢力違法犯罪的醜聞,有意說成2009年2月,時間造假出奇壹致,充分說明是有組織造假行為。

2、證人姚桂華證言、證人張蘊慧證言謊稱王培榮舉報“劉永修是黑社會”,王培榮舉報劉永修為首的黑惡勢力違法犯罪,黑社會與黑惡勢力是完全不同的法律問題。

3、證人姚桂華證言、證人張蘊慧證言、徐州市公安局有組織犯罪偵查支隊出具的《關於劉永修是否為黑惡勢力的調查情況》”沒有如實向法院反映當時實情,向法院做了內容明顯虛假的偽證:有關部門向王培榮反饋“劉永修不是黑惡勢力”的調查結論。

(五)套路五:法院以法院自己裁定不予受理的內容作為定罪結論的案件

詳情請看舉報材料第5頁倒數第10行——第6頁第17行

套路六:法院通過對王培榮壹審時訴訟要求做手腳,(故意隱瞞王培榮對自訴人誹謗罪反訴的真實訴訟要求和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徐州市中院和泉山區法院故意使明顯違法犯罪自訴人逍遙法外,有意陷害無罪的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這是明目張膽地顛倒黑白辦假案。

詳情請看舉報材料第5頁第19行——第5頁第34行

四、舉報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拼死用犯罪手段阻止黨和政府糾正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

壹、肩負糾正冤假錯案重任中國四級法院,全部造假強行掩蓋本假案,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最黑

【執法犯法頂風作案】舉報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江蘇省高級法院、徐州市中級法院用偽造申訴理由和掩蓋用徹底毀滅王培榮手中能證明無罪的全部證據等犯罪手段,長達六年阻止黨和政府糾正真相早已大白的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並強行包庇用偽造訴訟要求等犯罪手段制造刑事假案的徐州市中級法院和泉山區法院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規定:申訴案件的申訴理由只要滿足本條的五款之壹,法院必須開庭重新審理。王培榮均是以本條第五款提出申訴的,均被最高人民法院、江蘇省高級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徐州檢察院用偽造王培榮申訴理由等犯罪手段駁回。

(壹)最高人民法院必然已查實徐州二級法院造假制造的陷害舉報人王培榮入獄驚天冤案關鍵證據,2017年8月仍敢拼死造假用偽造申訴理由等手段,強行阻止黨和政府糾正

王培榮2017年1月3日向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提交刑事申訴材料,王培榮提交的《刑事申訴狀》申訴理由和事實壹欄的第壹段和第二段全文如下:

“本案是壹起性質十分嚴重的、手段極其惡劣的、用犯罪手段打擊反腐舉報人案件,反腐舉報人王培榮遭法官造假陷害入獄假案,是被王培榮舉報的由江蘇省位高權重貪官組成的黨內超級黑社會操縱制造的。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刑庭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刑庭法官王紅衛用造假偽造王培榮訴訟要求設圈套等犯罪手段,徇私枉法、明目張膽用犯罪手段造假顛倒黑白制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的明顯假案,徐州市中級法院審監庭法官陸連東、江蘇省高級法院審監庭法官查華榮造假制造新假案,強行掩蓋真相大白的、造假十分明顯的、證據確鑿的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

王培榮上述申訴理由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五款明文規定必須開庭重新審理的申訴理由,而且法律規定王培榮無需再找其它申訴理由,僅憑上述壹條申訴理由,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五款法院必須開庭重新審理。所以,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必然首要審查王培榮提出的上述申訴理由真實性。

1、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制造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的關鍵證據已得到江蘇省檢察院查實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已得到江蘇省檢察院查實,江蘇省檢察院蘇檢刑申審通[2017]85號《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第3頁倒數第7行開始的原文是:

“申訴人提出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偉采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等手段陷害其入獄。經查,申訴人王培榮壹審期間向徐州市泉山區人民法院提出的反訴要求如下:1、駁回自自訴人的惡意訴訟;2、依法判決劉永修、張誌雄、劉勃生構成誹謗罪並追究其刑事責任;3、劉永修、張誌雄、劉勃生向答辯人公開賠禮道歉,登報消除影響;”。

江蘇省檢察院已經查實了王培榮的3條反訴具體內容,這3條以外的反訴內容必然是法院偽造的。即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偽造了王培榮的假訴訟要求:反訴“自訴人涉嫌黑惡勢力犯罪、貪汙、侵占”,江蘇省檢察院已經取得泉山區法院和徐州市中級法院制造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的關鍵證據;

2、最高人民法院頂風作案,偽造假申訴理由,目的是強行掩蓋真相大白的陷害王培榮入獄假案

王培榮提交最高人民法院《刑事申訴狀》中申訴理由是唯壹的,就是“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采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犯罪手段設圈套造假制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因為王培榮申訴材料中申訴理由證據確鑿,依法滿足必須開庭重新審理的要求。所以,最高人民法院辦案法官不得不采用刑事犯罪手段偽造王培榮申訴理由,2018年8月作出的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刑申203號《駁回申訴通知書》偽造王培榮申訴理由為:“以妳未捏造、散布虛假事實,不夠成誹謗罪;壹、二審法院隱藏能夠證明妳無罪的證據為由向本院提出申訴”。

3、第三巡回法庭以偽造的王培榮申訴理由駁回王培榮申訴,法理上是錯誤的

王培榮申訴理由證據確鑿,已依法滿足必須開庭重新審理的要求。最高人民法院沒有能依法排除王培榮的申訴理由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法官宋遙、徐州市中級法院法官王紅衛采用偽造王培榮假訴訟要求犯罪手段設圈套造假制造陷害反腐舉報人王培榮入獄假案”真實性,駁回王培榮申訴法理上是錯誤的。

【令人不寒而栗的超級黑色恐怖事件:中國法院刑事造假第壹案】舉報材料之二(舉報江蘇省檢察院內容)

五、肩負糾正冤假錯案重任的中國四級檢察院,四級檢察院全部造假掩蓋本假案,江蘇省檢察院最黑暗

詳情請看網頁:http://fanfujubao.fyfz.cn/b/966033 ,或通過電子信箱向王培榮索取

5月7日 79 次浏览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古迹的保护从来就不是为了过去,而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因为你做了保存,活着的人得以理解过去,理解过去,是为了让他知道怎么面对未来。 ——龙应台(中国,R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