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怒得快崩掉了,所以不知道應不應該叫大家幫手譯成英文 香港

https://bit.ly/3ehrPBq

第一個問題:應不應該譯成英文,推比國際; 第二個問題:譯完該放哪……

3
5月4日 869 次浏览
27个评论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全文

寫在母親節之前,一個關於在囚手足父母的事情。

此文是真人真事,每個字、每個標點由本人創作,不存在任何仿寫。

寫呢篇文章,係想幫 在囚手足的親友總結一下,可以搵邊d團體、邊d機構協助;同時作出感謝,感謝這些團體。

我是someone的母親,我的兒子叫someone。

在探訪室內,隔著白色玻璃的母子,兒子說:「媽媽,這次你即將收到的家書,附上一張母親節賀卡,這張卡是懲教安排的,我在賀卡畫了一幅畫。」是啊,母親節快到了。兒子是不擅長畫畫的,他也很少自發性畫畫。母親眼眶濕潤了,母親很感動,但她強忍眼淚,他不想兒子看到媽媽流淚而傷心。

由反修例運動開始,由兒子被捕,由將兒子保釋出來……到現在此刻,有太多不同團體、不同機構、不同人的幫助,但每到夜闌人靜,母親每每想念兒子的時候,也總是獨自默默垂淚。

知道兒子被捕消息,凌晨時分,聯絡 民間人權陣線 聯絡 612人道支援基金 ,那串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撥打的號碼。很快得到義務律師的協助,陪同深夜把兒子保釋出來。

由一開始,義務律師討論邊個位有得打、邊個位模擬控方可能提問的問題。逐漸,社會情況急轉直下,越來越多同類官司被判罪名成立,

義務律師開始查詢母親和兒子會否認罪,母親和兒子決定認罪,藍官判決罪名成立。

母親很感恩,這個過程,她不是一個人背負,兒子還押期間, 母親從 石牆花 領取還押人士僅有的數種特定零食,兒子以前在牆外,對這些嘉頓餅是不屑一顧的,在墻內,就是如獲至寶。

母親很感動,兒子判決後,母親查詢兒子想看哪些書,由 燕子生命 代為收集,兒子有幸可以每月得到六本精神食糧。

母親很感謝,賢學思政 的tg bot很好用,賢學思政有個很貼心的「福利圖」活動,兒子在壁屋還押的時候,母親有幫兒子申請「福利圖」。

母親很彷徨,心中有很多「煩膠」問題,例如每月物資是否每月1號計算,還是要由入監倉果日開始計算,打給懲教問,懲教不直接回答,而是問「囚犯編號和姓名?」。母親回答後,懲教也不回答,而是轉駁到福利官。如此過後,母親也不敢再打電話,因為怕懲教和福利官覺得很煩。當懲教覺得煩,甚至記住了麻煩的兒子名字,受苦的只會是牆內的兒子。

母親在此感激 善導會 的社工,他們是懲教署的「官方合作夥伴」,因為懲教Facebook也會post一些善導會的資訊。很多母親的「煩膠」問題,是善導會社工耐心答復。(當然,社工會開case)。母親很感恩,她的「煩膠」問題,都得到善導會社工的解答。

母親很感恩,她得到 TAMA TAXI 的伴我同行計劃幫助,可以直達監倉,每月的物資時間,母親手上拿著一大包物資,坐上車,見到黃師傅的車內佈置,「手足撐住」、「香港人加油」。母親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

在牆外,母親嘗試去買指定內褲,去uniqlo買男性白色平角內褲,入給兒子,兒子說他嘗試在洗澡時洗內褲,之後,晾在床邊,被懲教人員警告和辱罵。兒子叫母親不需要再入,因為兒子還是選擇穿公家內褲算了(統一清洗內褲,隨機派發內褲)。母親流淚,她覺得是她連累兒子被辱罵。

在墻外,母親想寄入兒子平時有興趣的話題,母親嘗試寄入meme圖(很潮的母親),結果兒子不但收不到,而且會被遭受辱罵。母親流淚,她覺得是她連累兒子被辱罵。

兒子在探訪時,告訴母親,要用短指甲搣橙皮(在牆內,原則上每天必須剪指甲),如果橙皮斷了,要主動向懲教請求把橙皮吃掉。母親聽到,眼淚在心裡流,嘴裡笑著:「我們的對話都是被監視的。另外,吃橙皮很好呀!媽媽也每次把橙皮吃掉的,很健康!」

吃橙皮一點也不好,媽媽不會吃橙皮,可是媽媽不但無法改變懲教做法,更不敢在探訪時回答:「太過分了!不吃橙子也不可以!讓我幫你投訴!」因為這樣只會令牆內的兒子被毒打

兒子告訴媽媽。每晚抹皮鞋,如果皮鞋抹得不夠閃亮,要把鞋油吃掉。這次母親眼淚流出來了,母親無法說出:「鞋油很好呀!媽媽每天也會吃鞋油」的話。

下次來探訪,母親知道,兒子被毒打過了,因為兒子說出了吃橙皮和吃鞋油的事實。

之後,探訪兒子的時候,兒子坐得端正、筆直,兒子所有對話,都是官腔回答,

「我在這裡很好,有多少多少封阿sir寫的推薦書,我就可以怎樣怎樣」,

「兒子,睡得好嗎?」

「很好!走廊有風扇。夏天到來的時候,阿sir會準備著蚊香在走廊點燃。」

「吃得很好!吃得很飽!」

「有消遣!我在這裡的圖書館也可以借書看!」

母親知道,兒子一直是資優生,在背誦方面是格外優秀,母親感到他的對答似乎經過背誦,失去了靈魂。

是啊!在牆內(沙咀),所有人沒有收音機、報紙,收不到解悶工廠信件,更何況,每天高強度步操,每天被毒打、辱罵,已經失去做人的尊嚴。

母親觀看電影 同囚 ,差點心臟病發。母親看書籍 #奴教 ,把枕頭都哭濕了。母親看 邵家臻 的《坐監記 》,哭著,這本書入唔到給兒子,無法以此書鼓勵他。她代兒子閱讀,藉此感受兒子在牆內的心情。

一個普通無名手足的母親,寫這些,懷著感恩和感激的人,感謝付出過的香港人,包括旁聽師、寫信師、送車師、送暖師,感謝大家曾經發過夢,如今,發夢也是一種奢侈。

14
5月4日
  1. 單是翻譯畀洋人看恐怕不會有什麼效果,你還得附加一些他們隨手就能做的事情才行。要不然就可能會像盧旺達飯店裡的那句台詞說的那樣:「they'll say 'oh my goodness, that's horrible', and then go on eating their dinners」(他們(看完後)無非就嚎一聲老天,嚷一句太糟糕,然後埋頭繼續啃他們的晚飯)。

  2. 正因為如此,可以將翻譯成果發畀一些負責國際宣傳的香港組織,他們應該有渠道讓這些故事盡其用,例如用來為他們的募捐項目作宣傳之類。

據我所知香港是有國際文宣組織在運作的,不過具體還需要查一下。

( 由 作者 6月3日 编辑 )
11
5月4日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可以翻译,不过我觉得不一定要字字句句直译。

还有就是不知有没有类似“新疆受害者资料库”那样的“香港受害者资料库”?

看起来比较过分的是吃鞋油 其他更多是母亲忐忑的感受 不知这些手段是港警早有还是大陆施教 但程度比之新疆所传 尚算克制 能有议员列在诸如此类的论据 已是极限

@爱狗却养猫 #137950 不幸就連石牆花都沒有。

@凉子 #137952 據我所知,至今這些禽獸已經不只一次捱斬也不知道收歛。

@Wolfychan #137954 或许可以搞一个?用固定的格式,都附英文翻译(甚至其他语言)。新疆受害者资料库在新疆事件上作用很大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爱狗却养猫 #137957 新疆管得那么严的地方都有新疆受害者资料库,为何信息流动如此发达的香港却没有?

@Wolfychan #137955 在专政铁拳下政治犯的遭遇我想社会是有预期上的共识的。除非证据确凿且令人发指。单文中来看,亲人们抱团,保持和子女、善导会联系和关注,不谈政治,单要求囚犯人道待遇,可能还有效些。个人浅见。

@消极 #137958 我也不知道為甚麼他們從來都不搞這個東西。令人困擾。

@Wolfychan #137960 不过我记得19年的时候看过一个香港非正常死亡地图之类的,也可以看成是某种“受害者资料库”,但是很多死者并不是被迫害死的。

@消极 #137961 有些是,有些很可疑。

@太陽三觀測站 #137948

在r/China鍵政的洋人應該是會看的。

@Wolfuchan 建議可以放到reddit的 r/China

@凉子 #137959 其實已經由70年代至今的問題了……

@Wolfychan #137964 70年代?你想讲67暴动和港英警队改革?

@消极 #137965 是的。香港幾乎自古對小孩特變態。尤其是香港的監獄制度。

@Wolfychan #137966 1842年开埠就是一个coaling station的地方,你指望人道主义?水手们不讲这个。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Wolfychan #137966 之前偶然看过陶杰对小孩教育的评价,他说“不要像内地家长”一样惯成小皇帝,接下来却主张“虎爸虎妈”式教育。我看到这一段非常失望,因为无论是“小皇帝”还是“听话的做题家”都是东亚“全能型”威权家长教育出来的。当然我不是说陶杰就能代表全体港人,但他本身的政治立场属于亲英美自由派,理论上不应该支持东亚式的育儿方式

@奭麦郎 #137980 虎妈要虎对方向才行,这个要求很高,大部分人没有虎妈的素质,虎错了方向。

@奭麦郎 #137980 陶傑是個文妓。

@Wolfychan #137996 不知道你们香港人怎样,反正我们中国文人的节操不如妓女,所谓八倡九儒十丐,什么柳如是投水而钱谦益嫌水冷。

@消极 #137997 你們也出個幾個有節的文人的。。。。

@Wolfychan #138007 气节这玩意罕见的很,还不如指望瓦德西开科取士呢。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Wolfychan #137996 亲爱的沃夫陈,为什么说陶杰是文妓啊?

@丁丁兄弟 #138386 他文筆優秀眾人皆知,但他的立場彈出彈入,甚麼立場也能寫,是故被我中學時的補習老師稱為文妓 ;)

有一天我在圖書館裡看到他早年的文集,驚見左派風文章,不過還是很好看就是了。

@Wolfychan #138392 你的文筆同樣優秀,除了詩意濃厚之外還能令人垂涎生津本站多詩人和原創小說家。但美食作家僅你一位。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镇压反革命,杀100万,极有必要。1957年右派进攻,反了右派,反造不起来了。反革命杀了100多万。匈牙利没有杀反革命。六亿几千万人,消灭那个100多万,这个东西我看要喊万岁。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