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需要捍卫,而不自由只需要习惯就够了 时政

自由需要捍卫,捍卫自由需要宽容、勇敢、思辨、坚定等等诸多美德。而不自由不需要捍卫,不需要像塔利班战士或者“中国人民志愿军”一样为反自由而牺牲。不自由只需要习惯就够了。

维持不自由甚至不需要人们变得是非不分。大学控制学生会,中国每一所大学都是如此。除开那些小官迷,中国哪个大学生不对此深恶痛绝?可是早已习惯了,仿佛是夏天的蚊子一般的自然现象,虽然人人厌恶,但是也早已将它当做无可更改的事实。

每当有举报风波,受害方不抗议封杀者,反而去骂举报者,也是一个道理:小孩夏天不关纱窗放进蚊子来,你难道会去怪蚊子吗?

大陆五毛声称要对新一代香港青年进行洗脑,好让二十年之后的香港被爱党者占据。其实根本不必这么麻烦,历史也不会这么发展。二十年后的香港青年一定还是一样的不爱共产党,但是他们可能已经习惯了没有独立学生会、没有六四晚会、没有言论自由的香港。他们不会是非不分,但是他们可能已经无法想象,香港人曾经享有的那一点点自由是什么样。

“习以为常,近乎平壤”。习惯了,也就离平壤不远了。希望此时失去自由的人,不要把对自由的记忆和想象也一并丢掉。

17
5月3日 549 次浏览
18个评论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 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比反抗的痛苦更可怕的是,大多数人习惯了不自由。可怕的是,人们开始还厌恶体制,后来慢慢变得离不开体制。

( 由 作者 5月3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MasterChief #137826 米国人老早就做了电击实验:Milgram Experiment

大部分人都是服从权威型人格,道理也简单,小孩子乱爬乱摸都会被家长监护人等阻止,久而久之顺从权威就成了成长的一部分。奖励回路强化了这一行为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那里有大学问。

“Freedom is not free.”

捍卫自由是有成本的,需要那些向往、热爱自由的人不断付出时间、精力、心血与自己的智慧。有时甚至不得不胜过自己出于求生本能所产生的恐惧,直面现实的风险。

然而很遗憾的是,勇于挺身而出者从来都是少数,而“精明人”的数量却向来是过饱和的。精明的人们把所有可预测的“危险”以及避免“危险”的办法都想到了:若是用实际的行动推翻暴政是“危险”的,那就把自己对于暴政的反对停留在纸笔之间;如果公开表达的反对声也开始变得刺耳,那就后退一步,变成仅仅对其的行为表示不满,“识相”地转变反对的立场,而寄希望于施暴者自身能够逐渐“变好”;当针对施暴者种种行为的批评也不再能“被接受”时,那就再后退一步,把自己放在“建议者”的位置上,表示“我支持xxx的大方向,但是很多事如果再多考虑考虑的话会更好,我建议……”云云;等到“建议”也被打成是“高级黑”时,人们就干脆不再说话了,而是将沉默作为最后的“堡垒”。直到最后的堡垒也逐步失守,精明的人们就又见风使舵地敲锣打鼓,唱起赞歌、扭上秧歌了。

不断后退的结果只有退无可退,“为了求得安全而舍弃自由,最后安全与自由皆不可得。”

那中国人是真的不向往自由,甚至是厌恶、唾弃自由的吗?我个人倒是不觉得。说起来似乎没有哪一个人会真正讨厌自由自在的生活,只是选择生活方式的前提是要生存。现实的情况是,中国人如果想要生存,那就不得不遵守中共的游戏规则,舍弃自己生而为人的自由。但你要是想让中国人就这么承认的话,很多人恐怕也是不愿意的,于是他们就会有意无意的反驳你:“自由世界怎样怎样不好;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效率如何如何低下;治安有多么多么差,走大街上都有可能随时被打死;发展得太慢……所以我们中国人要走自己的路。”之类的,但说了这么多杂七杂八的,轮到自己出国的时候就全忘光了。

指望现在的中国人像当年勇闯柏林墙的那批东德人一样,为了投奔自由而展现出过人的勇气和果决……那大概是没戏的了。只有人们为自由所付出的代价要小于得到自由后获取的实际收益时,中国的公民社会——这台锈迹斑斑的陈年老机器才有可能逐渐运转起来。

( 由 作者 5月4日 编辑 )

问题就在于,中国人都喜欢让别人挺身而出,自己坐享其成。

绝大多数东德人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闯柏林墙,但是89年的时候到柏林墙前面打卡大家都敢。

@消极 #137827 @北条沙都子 #137842 不指望所有人都去当勇士,推翻暴政也不需要所有人,只要有5%-10%即可。 即便5%也有6-7千万左右,完全够用了。

波兰的什拉赫塔只占人口的10%,翼骑兵兵源就是来源于这个群体,波兰民族三次被亡国,又三次顽强的复国,今天仍然坚强的站在反共反俄的第一线。虽然斯大林集中屠杀波兰精英和平民,但是波兰精神永不灭!

去YouTube上播放

你说到什拉赫塔,这里的区别在于,在全国人口中散布5%的勇士,和有5%的认同的武士群体,那是有根本不同的,5%的散布勇士不过是一盘散沙,而5%的武士阶层,则足够发动一场革命了。

当然到了当代,武德其实不是那么重要,波兰团结工会和捷克天鹅绒都取得了胜利。根本原因还是戈尔巴乔夫的败走。

@消极 #137873 散布反而是优势,因为共产党不知道敌人在哪,无处不在但又无处可寻,嘿嘿,没想到吧,气不气。在没有实力的时候聚集才会被一网打尽。

@消极 #137854 有了来自东德政府的“官方背书”(虽然是一场误会),迫不及待的东德人也就同时拥有了跨越柏林墙的底气,自然会争先恐后地往西边涌。此时他们为了获得自由所承担的风险要远远小于之前的硬闯柏林墙,而去往西德后的收益更是远超过翻墙的成本。

( 由 作者 5月4日 编辑 )

@MasterChief #137872

二战时期,波兰的好多犹太人被抓走之后,邻居们就把他们的家具财产什么的瓜分了。等犹太人回来,邻居们假装不知道他们的财物哪里去了。

人性在哪儿都差不多,中国人里有血性汉子,也有脓包,外国也一样。

@natasha #138035 “代管”,不过按照他的观点,只有那10%的波兰蓝血贵族才是有血性的。

@消极 #138038

政治就是春药。

一腔热血无处寄,神话英雄最销魂。

@消极 #138038 喂喂喂,你这就是先诱导+再虚构曲解观点了,你说人类几乎都是受虐人格,暗示失败主义,我说只需要5%少数热爱自由敢于抵抗斗争就够了,当然少数人能带动能唤醒其他人95%多多益善最好,你又说,又修改我观点,说只有贵族是有血性,暗示其他人都是懦夫。

@natasha #138039 @natasha #138035 好多是多少?波兰人的犹太人的比例是多少 没有量化,依靠轶事或传言不能简单概括全局情况。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地缘不同民族下,血性汉子和脓包的比例是不一样的。用一个天下乌鸦一般灰,大家都一样,简单概括是不妥的。

人类文明的进步就是靠编故事虚构概念去推动的,虚构性并不妨碍她的有效性。国家、民族、政治都是这样的。根本问题是人类需要希望和确定性。

( 由 作者 5月5日 编辑 )

@MasterChief #138056 “人类文明的进步就是靠编故事虚构概念去推动的”

虚构的概念背后是实际利益。如果只有虚构没有实际利益,就变成 "学习雷锋好榜样",成了统治者虚构道德奴役人民了。现代民族主义的正义性之一,就是把统治的道德体系从君权神授那里拉回来,提出主权在民,后来的君主立宪,是君主必须尊重人民意愿,不再是受命于天的凯撒。

“人类几乎都是受虐人格”--Milgram实验并不是受虐人格,而是服从和施虐人格。你调转一下实验,改成被试答题,答不上来就要挨电击,你看被试们会不会那么开心地按按钮电自己。

@MasterChief #138056

好多是多少?

跟有血性的波兰人一样多。你自己就可以把编故事虚构合理化,我就不能说好多?


多说一点吧:罗兰巴特把这种编故事叫“现代神话”。有波兰热血英雄神话,就有中共英雄神话。你要是认为编故事不是一个中立词汇,而是具有进步性,就逻辑上也就承认中共的故事有进步性。

( 由 作者 5月5日 编辑 )

@消极 #138058 虚构概念和故事与实际利益没有矛盾不是相互排斥啊,玩的好还是相辅相成的呢,相互放大的buff。

关于那个实验我不了解,我的用词你就别细纠了,你可以随意解读。无非就是胡萝卜加大棒,操纵或培养人类行为。自然科学的理论都在否定之否定中不断前进,心理学和社会学的就更不足以奉为圭臬。

( 由 作者 5月5日 编辑 )

@natasha #138063 有效性、合理化、进步性完全是三个概念,虽然听起来类似,但是后两者我没说过。有效性不包含道德、好坏、价值判断 ,后两者则有。

@natasha #138063 这个不是理由,这成了诉诸伪善的诉诸伪善谬误了。简单说来,我方不可能因为敌方使用某工具就拒绝使用该工具抗敌。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人真的不能太高估自己的天分,这只会让「努力」这两个字失去应有的光彩。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九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