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林夕——心目中林夕十首佳作鉴赏(上) 文学

抱歉,开篇之前扯几句扫兴致的题外话,更多朋友想尽快看到的是列宁主义的余毒分析中共从改革开放后的韬光养晦走向强国路线的必然性的文章。我上周末尝试写,阅读了大量的有关列宁原著中的节选以及中国大陆一些列宁主义理论者的研究文章。但是实难下笔,到现在也就写了寥寥几百字,尚未完成,仅仅算是开了个头,自己看后也不甚满意。原因有三,其一本人不是政治学或者经济学研究出身,从一个外行人角度班门弄斧实在有贻笑大方之嫌,从本站专业的看客角度来解读一定有薄弱之处。其二需要甄别列宁所独创的部分或者列宁借鉴《资本论》,《共产党宣言》等原著所发展的部分,还要联系一战期间俄国的时代背景,和列宁式一党专政夺权的操作性和列宁主义对传统文化的侵蚀部分,对自由主义思潮的遏止作用。其三是要同中国改革开放后经济崛起,历次党代会中提到所坚持的列宁主义的部分,需要大量的参考对照,还要分析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同一战前夕资本主义列强的对比,分析中共今天的对外扩张是否有其必然性。正应了列宁同志原著《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的终极阶段》的描述。工作量实在太大,想要写出有水平的独创性文章实在有难度。所以在此我立下军令状,下周之前不管写了多少,写出来的东西水平如何我都会发表出来。

所以不知道本站的理论大师 @反共左派 有没有现成的可以借鉴的参考文章,供我学习,汲取养分。谢谢。

不过话说回来,本篇的工作量也不算小。光是遴选十首较有解读性的歌,并且做出排名先后我就花了一个多小时。还要翻回原曲,重新听,使自己心境融入歌曲之中,再提炼出感想,书写成文字,也算是花时间的。虽然没有逐句评论,但是想想这些工作量也算是对大家的一种回馈吧。两点可惜的是,并不是所有歌曲自己都有切身的体会,还有一些歌曲或许从女性的视角更能有所感悟。还有就是现在重新听,再也找不回初听时的那种感受了。

北宋时期,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的柳永因为《鹤冲天》中: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而触怒龙颜,被宋仁宗罚道,何要浮名,且去填词。从此柳三变奉旨填词,凡有井水处,便有柳永词。

共朝庆丰年间,七分理性,三分感性的林夕因为在撑反送中集会中抱怨穿黑衣也是罪,香港的年轻人买了一袋子鸡蛋走在街上也会被黑警当作可疑目标盘问,被广电总局在电视节目中佚名。凡有KTV处,常听佚名歌词。

林夕词屡出金句名篇。好比《似是故人来》中的情景画面感非常强,用非常凝练的语言描绘出了,一个爱情故事。“俗尘渺渺,天意茫茫,将你共我分开。断肠字点点,风雨声连连,似是故人来。”善用叠字把歌词情境寥寥数笔就能呈现给听众,那句“但凡未得到,但凡是过去,总是最登对。”也总被听众称道,无数人深以为意。

好比《SHALL WE TALK》中“铃声可以宁静,难过却避不过。如果沉默太沉重,别要轻轻带过。”也非常出彩。虽然全篇语言平实,所讲的道理通俗易懂,却是大家容易忽略的生活细节。歌词以“明月光,为何又照地堂。”开始,又以“明月光,为何未照地堂。”为结尾,虽然所描述的故事不同,但是细细观察就会发现,歌词中提到的,“孩童只盼望欢乐,大人只知道期望。成人只寄望收获,情人只听见承诺。”却以殊途同归的答案SHALL WE TALK 有机的结合起来。非常精妙。

还有好比《人来人往》中,“闭起双眼,你最挂念谁,眼睛张开,身边竟是谁?”《刀剑若梦》中“刀剑若梦,恩怨似风,有没有轻重。只要情浓,不要武功爱恨两难容。”

这些词同时具有文学性和戏剧性,常见对比烘托,比喻等手法,但是比较浅显易懂,所以这次没有收录。

而像《富士山下》,《笑忘书》这些可用多种角度解读,大家众说纷纭的歌词我就不来凑热闹了。

所以这次我摘选的十首是我个人觉得比较具有解读性的。由于个人可能听曲的范围狭窄,所记忆深刻的林夕名篇也只是比较出名的一些,所以并不全面,而林夕早期的歌词我个人觉得还不算大成阶段,所以并没有收录,就他现在而言还没有淡出填词圈,但从过去的历史来看,我把他的高产高质阶段定义在90年代末到10年代初。林夕给王菲和陈奕迅做的歌词就超过了10首入围作品中的半数。如果大家有其他更好的更具有解读意味的作品可以留言讨论。如果合适我可以开额外加篇来试着解读一下。

以下词作我不会像其他一些评论人一样过分解读,仅仅是依照原句作有限延伸。一些意思不透,留白的词句,我不会强作解读,硬是做出一个具象化的解释,仅仅是从我的视角给出一些评价而已。

10 开到荼蘼

宋人诗云:“开到荼蘼花事了,丝丝夭棘出莓墙。”所谓一年春事到荼蘼,开到荼蘼花事了。荼蘼花晚春开放,荼蘼花开意为春季即将过去,百花已经落幕。荼蘼花开亦被意味春季即将过去。也预示青春即将过去。

去YouTube上播放

每只蚂蚁 都有眼睛鼻子

它美不美丽 偏差有没有一毫厘 有何关系

每一个人 伤心了就哭泣

饿了就要吃 相差大不过天地 有何刺激

有太多太多魔力 太少道理

太多太多游戏 只是为了好奇

还有什么值得 歇斯底里

对什么东西 死心塌地

一个一个偶像 都不外如此

沉迷过的偶像 一个个消失

谁曾伤天害理 谁又是上帝

我们在等待 什么奇迹

最后剩下自己 舍不得挑剔

最后对着自己 也不大看得起

谁给我全世界 我都会怀疑

心花怒放 却开到荼蘼

一个一个一个人 谁比谁美丽

一个一个一个人 谁比谁甜蜜

一个一个一个人 谁比谁容易

又有什么了不起

每只蚂蚁 和谁擦身而过

都那么整齐 有何关系

每一个人 碰见所爱的人 却心有余悸

词中将芸芸众生比作蝼蚁,凡俗人事小,一切不过过眼云烟。萍水相逢不过是蚂蚁一般擦肩而过。伤心就哭,饿了就吃,两句人人都明白的废话却成了人世间道理的总结。我们热衷于充满魔力的世间游戏,如果只是出于好奇,那么还有什么值得我们去执着的歇斯底里和死心塌地?

寄希望自己的情路也像是那一个个消失的偶像。曾经的偶像不是伤天害理便是上帝?下一次心情如花开一般绽放,却已是青春开到荼蘼。

最后一句碰见所爱的人却心有余悸。把一切又从抽象的比喻拉回现实。此处可把一段故事的开局,或是一个没有下文的现象作为结句而做出留白。留给听者无限遐想。

9 一丝不挂

一丝不挂,竿木随身。——《楞严经》

原为佛家用语指鱼竿没有钓丝,鱼儿便不会被束缚。后意为没有一丝牵挂。为禅定后的境界之一。

去YouTube上播放

分手时内疚的你一转脸

为日后不想有什么牵连

当我工作睡觉祷告娱乐那么刻意过好每天

谁料你见松绑了又愿见面

谁当初想摆脱被围绕左右

过后谁人被遥控于世界尽头

勒到呼吸困难才知变扯线木偶

这根线其实说到底 谁拿捏在手

不聚不散 只等你给另一对手擒获

那时青丝 不会用上余生来量度

但我拖着躯壳 发现沿途寻找的快乐

仍系于你肩膊 或是其实在等我舍割

然后断线风筝会直飞天国

这些年望你紧抱他出现

还凭何担心再互相纠缠

给我找个伴侣找到留下你的足印也可发展

全为你背影逼我步步向前

这些年望你紧抱他出现

还凭何担心再互相纠缠

给我找个伴侣找到留下你的足印也可发展

全为你背影逼我步步向前

如一根丝牵引著拾荒之路

结在喉咙内痕痒得似有还无

为你安心我在微笑中想吐未吐

只想你和伴侣要好才顽强病好

不聚不散 只等你给另一对手擒获

以为青丝 不会用上余生来量度

但我拖着躯壳 发现沿途寻找的快乐

仍系于你肩膊 或是其实在等我舍割

然后断线风筝会直飞天国

一直不觉 捆绑我的未可扣紧承诺

满头青丝 想到白了仍懒得脱落

被你牵动思觉 最后谁愿缠绕到天国

然后撕裂躯壳 欲断难断在 不甘心去舍割

难道爱本身可爱在于束缚

无奈你我牵过手 没绳索

这篇歌词较为白话,描写的是痴情的一方对对方恋爱分手后的一种牵挂。贯穿全片歌词都以这跟线作为一个比喻而形象描述出痴情方的心路历程。

这跟线可以是木偶提线,把人当作被人操控的玩偶一样,躯壳被另一方操控。玩偶是死的,被另一个灵魂完全牵着的人也是死的。

这根线也可以是头顶的青丝,如李白诗云,朝如青丝暮成雪。

这根线还可以是风筝的牵线,地上的人和天上的风筝,相望而难以靠近,仅仅依靠这根线维持着两者的联系。

这根线更可以是结在喉中似痒还无的鱼线,即便能操纵自己的肢体使劲摇摆,也难以挣脱束缚,落回水中畅游。

但是说到底这跟丝线到底拿捏在谁手中?

想到以前有位朋友跟我讨论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盖茨比是不是真的爱黛西?他常常望着对岸纽约长岛的那盏绿灯到底象征的是什么?肉眼可见却无法触手可及。我们爱的是一个人还是纯粹依恋一种不可得的感受?

8 百年孤寂

原为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代表作,作家因此篇享誉全球的魔幻现实主义小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但是这篇作品被翻译成中文之前,林夕就已经有了这篇作品。我不知道林夕是不是受了马尔克斯这篇小说的启发而做了这首词。我姑且生搬硬套一句小说中的话来带入情境吧。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没有归路。春天总是一去不返,最疯狂执着的爱情也终究是过眼云烟。

去YouTube上播放

心属于你的

我借来寄托 却变成我的心魔

你属于谁的

我刚好经过 却带来潮起潮落

都是因为 一路上 一路上

大雨曾经滂沱 证明你有来过

可是 当我闭上眼 再睁开眼

只看见沙漠 哪里有什么骆驼

背影是真的 人是假的 没什么执着

一百年前 你不是你 我不是我

悲哀是真的 泪是假的 本来没因果

一百年后 没有你 也没有我

风属于天的 我借来吹吹 却吹起人间烟火

天属于谁的 我借来欣赏 却看到你的轮廓

都是因为 一路上 一路上

大雨曾经滂沱 证明你有来过

可是 当我闭上眼 再睁开眼

只看见沙漠 哪里有什么骆驼

背影是真的 人是假的 没什么执着

一百年前 你不是你 我不是我

悲哀是真的 泪是假的 本来没因果

一百年后 没有你 也没有我

全词开篇便直抒胸臆表达出一种超然的情感。一颗心和一个人究竟属于谁的?这个常被有情人在誓言中许诺的东西,究竟有几人真正思考过其真正归属?大雨曾经滂沱,证明你曾来过。或许是因为留下的脚印。而睁开眼,却全是沙漠,哪里有什么骆驼?首先这里存在一组对比,一路上大雨滂沱的地方,睁开眼看却是一片沙漠,给人非常强烈的时空错乱的视觉冲击。表现出,睁开眼前的世界和睁开眼后的世界完全是两片不同的天地。沙漠给人荒芜之感,骆驼又称沙漠之舟,可以渡人,这里把骆驼作为不言自明的暗喻十分巧妙。

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没什么执着?这句看来似乎反常人逻辑,没有光亮便没有背影,人的躯体没有光亮也是存在的?为什么这句歌词本末倒置?如果套用李白《月下独酌》中的原句,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我歌月徘徊,我舞影凌乱。那么真正跟着自己的恰恰是影子,而人世无常,谁又会真正在人生长路上,为我驻足,渡我旅途呢? 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本来没因果。道出了泪的实质,哭和不哭可以是自己的选择。但换做我,我同样可以说,悲哀是假的,泪也是假的。相由心生,悲哀不悲哀同样可是自己的选择。一样可以说悲哀是真的,泪是真的,情随意动,真情流露。

风属于天的,我借来吹吹,却吹起人间烟火。天属于谁的,我借来欣赏,却看到你的轮廓。一样把自己超然于自然环境之外。风吹拂面,本是人人经历的自然现象,却用了借来做动词。天似穹庐,抬眼便是。却用了借来欣赏。风天可以用存,但是你我百年之后,又在何方?

全词给人非常强烈的画面感和现实情境的抽离感,表现出时空剥离,超然于外的境界。但背影,人,悲哀,泪却又能把人拉回现实之中。

7 再见二丁目

二丁目据说在东京新宿。这首词是林夕在一次等友人的闲暇中有感而作。林夕本人在报章中说到,他写过最悲伤的歌词便是,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写这首歌的时候,衷心觉得,即使自己在众人眼中本该快乐,遗憾在当事人无知无觉,那对于快乐,还有什么希望可言?

去YouTube上播放

满街脚步 突然静了

满天柏树 突然没有动摇

这一刹 我只需要 一罐热茶吧

那味道 似是什么 都不紧要

唱片店内 传来异国民谣

那种快乐 突然被我需要

不亲切 至少不似 想你般奥妙

情和调 随着怀缅 变得萧条

原来过得很快乐 只我一人未发觉

如能忘掉渴望 岁月长 衣裳薄

无论于什么角落 不假设你或会在旁

我也可畅游异国 放心吃喝

转街过巷 就如滑过浪潮

听天说地 仍然剩我心跳

关于你 冥想不了 可免都免掉

情和欲 留待下个化身燃烧

原来过得很快乐 只我一人未发觉

如能忘掉渴望 岁月长 衣裳薄

无论于什么角落 不假设你或会在旁

我也可畅游异国 放心吃喝

原来我非不快乐 只我一人未发觉

如能忘掉渴望 岁月长 衣裳薄

无论于什么角落 不假设你或会在旁

我也可畅游异国 再找寄托

这首词,早已被各方解读,引用到烂。不嫌我水平低,我就再来曲解一下吧。 满街脚步突然静了,满天柏树突然没有动摇。这里借用了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把时间定格的手法。表现主人公当时正在一个人群熙熙攘攘的环境。但是画面却完全聚焦在主人公身上。而正在此时,主人公却需要一杯无论何种味道都不紧要的热茶。唱片店内不亲切的异国民谣也正被主人公需要。笔者观察细微,不搭调的热茶和异国民谣却成了主人公此刻的情感依托。下一句融情于景,情和调,随着怀缅变得萧条。把主人公内心的纠结一下铺陈开来。

原来我非不(过得很)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如能忘掉渴望,岁月长,衣裳薄。这句名句被广为称赞。双重否定来表示肯定自己很快乐,有强作快乐之感。在旁人看来我应该很快乐,却只有我一人没发觉。如果忘掉了渴望,岁月长,衣衫薄。一些网友推测出处是来自韦庄《菩萨蛮》中词句,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而我这里以为单纯从字面解读,忘掉了温暖人心的渴望,仅仅剩下漫长岁月用绵薄的衣衫来度过余生。且为下文情和欲,留待下个化身燃烧作为伏笔。用一寒一热感知上的反差来表现主人公的内心冷暖。无论于什么角落,不假设你或会在旁,我也可畅游异国,再找寄托。便是当断则断,把这杯无所谓味道的热茶和不搭调的异国民谣当作是对上一段记忆的告别吧。

6 暗涌

暗流涌动,汉语释义,暗地里已经酝酿,形成了某种明确的动向。亦可形容情感,表示百感交集。

去YouTube上播放

就算天空再深看不出裂痕

眉头仍聚满密云

就算一屋暗灯照不穿我身

仍可反映你心

让这口烟跳升我身躯下沉

曾多么想多么想贴近

你的心和眼口和耳亦没缘份

我都捉不紧

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

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历史在重演这么烦嚣城中

没理由相恋可以没有暗涌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

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仍静候着你说我别错用神

什么我都有预感

然后睁不开两眼看命运光临

然后天空又再涌起密云

就算天空再深看不出裂痕

眉头仍聚满密云

就算一屋暗灯照不穿我身

仍可反映你心

让这口烟跳升我身躯下沉

曾多么想多么想贴近

你的心和眼口和耳亦没缘份

我都捉不紧

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

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历史在重演这么烦嚣城中

没理由相恋可以没有暗涌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

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仍静候着你说我别错用神

什么我都有预感

然后睁不开两眼看命运光临

然后天空又再涌起密云

仍静候着你说我别错用神

什么我都有预感

然后睁不开两眼看命运光临

然后天空又再涌起密云

为何要在天空中看出裂痕?天空裂开是否象征感情的破裂或者世界观的崩塌?凝视天空的双眸上,一对眉毛却是聚满了密云。从屋外的场景转到屋内,一屋昏暗的灯光,虽然照不穿人的躯体,却能反映人心。让这口烟跳深,我身躯下沉。我联想的场景是主人公正坐在躺椅上抽烟,一口烟从口中吐出,身体渐渐躺下去靠在椅背上。作家往往在此时得到灵感,以便凝结思绪,用文字抒发感情。 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心经》 眼耳鼻舌身意,佛家术语称为为六根,表示人可以感知的六个器官。意便是意识,是内心的感知。而你的一切感知我却无法捉紧。

害怕历史再重演,主人公的命中越美丽的东西越不可碰。而这个美丽的东西自是爱情。主人公已经意识到这次抱紧的对象,很可能会落空。我便安静的等候你对我说别错用神,这些我都有预感。此时就点题了暗涌,内心已是暗流涌动。

然后睁不开两眼看命运光临,然后天空又在涌起密云。为何睁不开两眼?是害怕再次去面对下一个光彩的命运之中的(人或爱情)的降临?然后天空便会像我的内心或者眉头一样涌起密云?

(未完待续,下篇更精彩,还会有彩蛋)

( 由 作者 5月8日 编辑 )
5
4月29日 1065 次浏览
17个评论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陈士杰 #137423 哇,真是没想到我们2047的王子,是有这么柔软的内心,喜欢听这类歌哎! 怪不得你曾经说,我怎么变钢铁直男了? 哈哈(∩_∩)

陈士杰 和平理性非暴力

一个一个笑窝 一段一段泪光

每一次都以为 是永远的寄托

承受不起的伤 来不及痊愈就解脱

我们已经各得其所

所谓承诺 都要分了手才承认是枷锁

所谓辜负 都是浪漫地蹉跎

所以别问 还差什么我们没结果

都结了果 却由他来收获

那时候年轻得不甘寂寞 错把磨练当成折磨

对的人终于会来到

因为犯的错够多 总要为想爱的人不想活

才跟该爱的人生活

来过走过 是亲爱的路人

成全我

尘埃落定之后 回忆别来挑拨

何必刻意难过 去证明快乐过

时间改变你我 来不及回看就看破 洒脱是必要的执着

所谓承诺 都要分了手才承认是枷锁

所谓辜负 都是浪漫地蹉跎

所以别问 还差什么我们没结果

都结了果却由他来收获

那时候年轻得不甘寂寞 错把磨练当成折磨

对的人终于会来到

因为犯的错够多 总要为想爱的人不想活

才跟该爱的人生活

来过走过 是亲爱的路人

成全我

那时候年轻得不甘寂寞 错把磨练当成折磨

对的人终于会来到

因为犯的错够多 总要为想爱的人不想活

才跟该爱的人生活

来过走过 是亲爱的路人

成全我

那时候只懂得爱谁最多 忘了谁最懂得爱我

对的人会成为一对

因为再不怕犯错 没有错让最爱的人错过

才知道最后爱什么

来吧来吧 让亲爱的路人

珍惜我

没有你们爱过

没有我

@陈士杰 #137423

这个MTV的男主角,不是帅哥型,但是很耐看。刘若英的眼光果然独到。

查了一下,发现居然是五月天的石头。

@陈士杰 #137431 这可是大家票选的。你太谦虚了。你这样我玩笑都没法开了。(>_<)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赞,写得很好。谢谢介绍!期待下一篇。

我对林夕知道得不多,不过偶尔看到几句觉得都很经典——尤其是有“切身感受”之时。而且有的句子写得很美(例如《似是故人来》)。

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原来我非不快乐,多巴胺分泌不够多。:P

何时写下篇?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赞!丁丁兄弟的赏析引用了不少古诗词,还有《百年孤独》、《了不起的盖茨比》等,佩服佩服。期待下一篇!

我也推荐一首,林夕在占中时期填的《撑起雨伞》。音乐是打动人心最强大的武器。

去YouTube上播放
一起举伞
一起的撑
一起尽管不安
却不孤单
对吗
一起举伞
举起手撑
一起为应得的
放胆争取
怕吗
任暴雨下
志向未倒下
雨伞是一朵朵的花
不枯也不散

谢谢分享和总结。林夕佳作很多,语言精练,有待细细品味。

我补充一首:

去YouTube上播放

@丁丁兄弟 #137988 Welcome back!

反共左派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https://www.bannedbook.org/forum2/topic24296.html 反共書齋裡邊有關於研究馬列主義的著作,或許可以為準備批判馬列主義的人提供參考。

( 由 作者 4月29日 编辑 )

@libgen #137483 大陆译成百年孤独,港台译成百年孤寂。其实百年孤寂没看过,纯粹听说过而已,为了写引言临时找的里面的句子。

@natasha #137910 抱歉,这几天在外地。没有带上笔记本电脑,连2047也很少上。诗社也没有更新,让各位久等了。

@丁丁兄弟 #137429 不是王子,就是普通用户,不敢当。

我覺得中共與自由世界的對抗與列寧主義關於資本主義發展到最後會成為帝國主義,蘇聯需要對抗帝國主義的論述與中共的西方威脅論宣傳是對應的,區別在於蘇共確實與自由世界進行了真誠的對抗,中共與自由世界的對抗是水性楊花的,中共會把子女與財產放在自由世界,蘇共直接與自由世界徹底對抗,蘇共不會一邊反美一邊移民美國,蘇共反對喜歡用國際主義反對帝國主義,中共喜歡用民族主義反對帝國主義,中共反對帝國主義的精緻利己的成份比蘇共多。

我魔怔了。现在满脑子《开到荼蘼》的曲调单曲循环。

@反共左派 #137448 说得好。谢谢你的分享,我会去找资料的。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泄密文化已经在近十年内掀起了全球性的政治狂潮,这是调查性新闻之价值的最大化,是民主摆脱数字极权危机的希望。然而这其中却没有中国这个最庞大的威权政体,从哪个角度上讲都是不可思议的。 ——《无处安放的“精神脱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