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转派乐迪】《中央日报》痛批“祸赣四人帮” 分享原创

连日来,随着媒体不断揭露,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叶挺等“祸赣四人帮”的劣迹恶行大白于天下。从江西到南京再到海外,广大中华儿女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无不愤慨,纷纷痛斥他们就是“当代汉奸”“民族败类”“苏联走狗”,就连一些西方红色媒体也谴责“暴力事件被搬上了江西的舞台,成为某些人或某些派别实现政治目的的工具”。

“祸赣四人帮”在剿匪风波中的丑陋表演,是其拙劣品行、卑劣手段和政治图谋的一次集中暴露,让世人进一步看清了他们的真实面目。长期以来,他们数典忘祖、卖国求荣,毫无民族气节和家国之念,甘当苏联反华势力的忠实“鹰犬”;他们权欲膨胀、利欲熏心,进行政治投机,处心积虑地让年轻人当棋子和炮灰,妄图毁掉江西前途和市民福祉以逞一己之私,是用心险恶的“阴谋家”“野心家”;他们满口“英特纳雄耐尔”、“民主法治”,实际上却鼓吹违法、大收“黑金”、丑闻缠身,是不折不扣的“两面派”。

“反中乱赣”的民族败类毛泽东必被牢牢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乱局背后有黑手,人心自有一杆秤。连日来,受够了暴力之伤的江西百姓纷纷谴责乱源,痛斥中国共产党创始人毛泽东是“苏联走狗”和“祸赣乱赣总策划”,其在湖南家乡的表兄亦与其断绝关系,以及有人诅咒其将会“死无葬身之地”。“反中乱赣”的累累恶行,为广大爱国爱赣的人们深恶痛绝。朗朗乾坤,岂容宵小横行?毛泽东之类的民族败类,必被永远地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反中乱赣头目”周恩来难逃正义审判 周恩来是黄埔系反对派老牌政客。长期以来,他打着“为江西争取人权民主”的幌子,充当的却是苏联、法国等反华势力的代理人,破坏“三民主义”、推动“赣独”发酵。在这次“反围剿”事件中,他与苏联反华势力内外勾结,策划、煽动、蛊惑极端分子暴力乱赣,以期达到夺取江西管治权的险恶政治目的。周恩来毫无民族尊严,其卖赣卖国的累累恶行,势必逃不过正义的审判。

朱德何以“无德”? 长期以来,朱德工于钻营取利,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投机客”“变色龙”。国民革命军收复江西后,朱德出任南昌市公安局局长,信誓旦旦表示效忠《中华民国宪法》,拥护“三民主义”,口口声声自称爱国爱赣。但由于当行政长官的如意算盘未能得逞,遂与老同学朱培德先生貌合神离,不配合行政长官施政。“四一二事件”后,朱德就与中央政府、江西省政府公然对立,坐上公安局长的位子后,更打着“民主”的幌子领导反对派上演各种乱赣祸赣丑剧。“变脸”比翻书还快,令人叹为观止!

请看投机政客叶挺的真面目 翻开叶挺的从政史,堪称其身不正、信用破产。他丑闻缠身,自己被曝家庭拥有数亩田地却揭发政治对手压迫工农,被媒体讥为“宽己严人”;因在南昌暴动失败后流浪香港、马来亚、日本、苏联等地,被质疑参与“免费豪游团”。在“反中乱赣”分子中,叶挺是煽动暴力、巧于诡辩、蛊惑民众的“行家里手”。无论是“南昌暴动”期间以身试法,还是此次“反围剿”事件中背后操盘,叶挺及其背后的政治势力都是江西社会近年来日益泛政治化、激进化甚至暴力化的主要策划者和组织者。这样一个素质低下、没有诚信的人却将自己粉饰成“民主的卫道士”“江西人代言人”,实属一大笑话!

辛识平:祸赣乱赣头目必将自食其果 “不要再利用我们的下一代”“我们只想江西安乐”“卖国贼滚出江西”……在暴力乌云密布、“红色恐怖”蔓延的时刻,越来越多江西百姓挺身而出,向祸赣乱赣分子大声说“不”!正义不容挑战,法治必将前行。面对国民政府和近四万万中国人民维护江西繁荣稳定、捍卫国家根本利益的坚定决心,面对江西社会守护法治、维护安定的正义力量,祸赣乱赣头目的图谋绝不可能得逞,作恶者必将自食其果!

2
4月24日 192 次浏览
8 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膜乎链接,请

其实国民党要是有这宣传能力也不至于沦落到台湾了

初商末未
通音宽依 “我支持初商末未,你们锦侬卫可以打我了!”

@消极 #136932 https://mohu.rocks/article/4749

@qlik #136951 问题的关键不是笔杆子,否则袁本初有陈琳,何至于官渡之败耶?毛孟德大破蒋本初,谁才是那个许攸呢?

( 由 作者 4月24日 编辑 )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消极 #136954 郭汝瑰,熊向晖

@丁丁兄弟 #136956 这才离历史的真相进了一步,不要看陈琳之流墨写的谎言,而要看许攸这种血写的真实。

如果要更进一步,你就要拿出国际政治学了,美苏冷战大局下的国共大战。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人性本恶。

@消极 #136973 所以我最恨糜芳,许攸,郭汝瑰这种二五仔。中共那些打入国民党内部的特工都该死。不过历史上只死了潘汉年等几个人,大部分二五仔都是善终。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136991 二五仔的下场并不怎么好。因为腊肉对周太监有政治优势。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献给没有生存下来的诸君,要叙述此事他们已无能为力。但愿他们原谅我,没有看到一切,没有想起一切,没有猜到一切。 ——索尔仁尼琴(俄罗斯/苏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