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请教大家,这种粉蛆的理论错在哪里? 问答

4月22日 1131 次浏览
15个评论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全民医保:屎一样

劳动法:顶屁用

结社自由:外卖小哥组织罢工试试?

税收福利:老百姓交税,官员吃福利,和美国的鸡巴有什么关系?

罢工自由:外卖小哥组织罢工试试?”你不干有的是人干“,这叫辞职自由不叫罢工自由。”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懂不懂?

言论自由:你可以把自己当孙子,我们不是孙子。

买房自由:傻逼五毛也知道自己没钱啊?真以为自己姓赵呢?

生育自由:是挺自由的,这种人都没给射墙上。

福利相关的确实是经济基础决定,要有具体经济数据才能讨论,先放一边。

但是结社罢工八小时工作制和言论和经济的关系是?请他自己论证吧。

以及说“有劳动法”,结社“自由”的,法轮功还说贵州有藏字石,有图片有视频那种。别装外宾了。字面的和实际发生的真的一样吗?

刘慈欣 反共复民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句话本身没问题,问题在于这句话跟之前讨论的“结社自由”等一系列话题完全没有关系。就像这个例子:“福岛核电站排放的废水一定有问题,因为我昨天喝了一口河里的水就进医院了。”

顺便这个人,上来就人身攻击,基本可以判定是来捣乱的五毛,直接举报加拉黑伺候。

反共左派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覺得根據經濟決定論衍生出來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的世界觀根本不是普遍真理,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的世界觀認為,一個社會存在怎樣的經濟狀態決定一個社會存在怎樣的社會意識形態,決定根據社會意識形態產生出來的政治制度以及政治思想 法律思想 哲學思想 文藝思想,事實上資本主義制度是經濟層面的事物,社會意識形態 政治思想 法律思想 哲學思想 文藝思想是精神層面的事物,民主制度是政治層面的事物,資本主義制度與社會意識形態跟民主制度沒有必然聯繫,實行市場經濟,實行私有制跟僱傭勞動制度的中國并沒有因為在經濟層面實行資本主義制度就在政治層面產生出民主制度,就在精神層面產生出跟西方自由主義文化接近的社會意識形態,至於已經民主化的東歐國家,也不是因為之前在經濟層面實行了資本主義制度才民主化的,東歐國家民主化之前在經濟層面實行的是傳統單一專制計劃經濟,沒有實行市場經濟,這些國家在產生西方自由主義文化產生有利於民主制度存在的社會意識形態的時候在經濟層面還不是資本主義國家,中國境內的部份紅頂商人并不會因為自己在經濟上成為資產階級就認同民主制度,很多沒有移民美國,選擇待在中國的紅頂商人對於民主制度根本沒有概念,即使這些人也有保護私有財產的意識,可是他們卻把保護私有財產的希望寄託在建立良好的政商關係上邊,而不是把保護私有財產的希望寄託在建立民主制度上邊,中國社會的工人階級裡邊成為支持中國民主化的工運領袖的人,大多數不是因為產生保護私有財產權的意識所以成為民運人士,很多人是基於勞權觀念的產生衍生出追求建立民主制度的思想觀念,他們基本上是因為希望維護勞動權利,外加受到了西方民主思想,特別是社會民主主義思想的熏陶,所以成為民運人士,他們希望建立民主政體保護勞動權利,利用民主政體創造福利國家。民主是社會意識形態的產物,民主是社會意識形態衍生出來的產物,民主不是經濟基礎衍生出來的產物,民主本身沒有特定的階級性,中共長期對中國人民灌輸錯誤的觀念,宣揚民主是資產階級的經濟基礎的產物,是資本主義的生產關係的產物,是私有制與僱傭勞動制度以及市場經濟的產物,是資產階級基於保護私有財產的願望締造出來的社會制度,否定民主的全民性,否定民主政體除了保護私有財產之外還有其他的社會功能,特別是通過憲政體制與福利國家保障人的自由以及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的社會功能,用馬克思解釋十九世紀歐洲國家反對皇權專制的社會運動以及列寧用來解釋二十世紀初期部份歐洲國家的政治制度的觀點解釋現代民主制度,中共對民主的曲解反映了中共希望長期愚弄基層人民,誤導基層人民拒絕民主政體接受一黨專政的企圖。中國在經濟層面成為資本主義國家是因為在政治層面鄧右擊敗了毛左,是因為統治階級內部在精神層面發生了變化,鄧右思想擊敗了毛左思想。如果你先天的性格裡邊本來就缺乏求知慾,如果你在學生時代沒有學會如何理性思考,如何理性判斷,畢業之後直接面對專門為中共刻意操縱社會知覺服務的媒體環境,你的生活環境裡邊又沒有激活你對中共的統戰宣傳進行反思的因素,成為親共人士就是你的命運。

共匪喜歡把自由主義與民主制度定義為西方商業文明的產物,事實上自由主義與民主制度與西方商業文明無關,私營企業的企業文化就是西方商業文明的產物,私營企業的企業文化是集體主義文化與服從文化,集體主義文化與服從文化不會孕育出自由主義與民主制度,對精神自由與個性的解放的嚮往會孕育出民主政治。

即使民主國家的人跟你做生意,你在思想上也不會發展成認同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反對共產極權主義統治的自由人。胡耀邦時代中國的私有制與市場經濟成份非常薄弱,可是那個時候中國社會的自由度卻比現在高,整個社會充斥著向民主社會轉型的氛圍。綜上所述,經濟決定論是一種錯誤的世界觀。經濟決定論只能適用於解釋部份社會現象,並非普遍真理。雖然共匪對中國人民宣揚的世界觀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可是共匪真正信奉的世界觀是歷史社會條件決定人的本質。共匪從來都是把維穩工作的重心放在打壓異議人士的思想自由與言論自由上邊,而不是放在壓迫私有制 僱傭勞動制度 市場經濟成份的發展上邊,共匪本身也不相信簡單的經濟因素可以造成中國的民主化,共匪本質上認為社會意識形態的變化造成的歷史社會條件改變會讓中國民主化。

馬克思生長於十九世紀,他觀察的對象是十九世紀以及十九世紀以前的西方國家,十九世紀以及十九世紀以前的部份西方國家確實經歷過從原始資本主義過渡到自由資本主義的過程,確實經歷過從皇權專制過渡到古典民主的過程,這些國家的私有制與僱傭勞動制度以及市場經濟的發展伴隨著文藝復興的思想啟蒙與政治變革,於是馬克思認為當時的部分西方國家是因為私有產權的發達產生保護私有產權的權利意識,根據保護私有產權的權利意識衍生出民主制度,所以馬克思得出結論,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可是馬克思生前并沒有見證過二十世紀以及二十一世紀的現代民主國家形成的過程,也沒有真正見證過二十世紀以及二十一世紀的威權復辟與極權復辟,所以馬克思生前認為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是普遍真理。

事實上如果了解發生於二十世紀與二十一世紀的曾經被蘇聯控制過的東歐國家的民主化以及第三世界國家的民主化,我們會發現事實上是社會意識形態造成社會變革,造成曾經被蘇聯控制過的東歐國家走向民主化的政治變革產生於計劃經濟體制之下,第三世界國家的民主化普遍產生於私有制與僱傭勞動制度以及市場經濟不發達的狀態之下,是社會意識形態的變化造就了民主化的政治變革,從這些歷史經驗中我可以得出結論,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不是普遍真理,可惜馬克思沒有見證過這些歷史經驗,所以才會認為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是普遍真理。如果觀察俄羅斯的政治變化,我們會發現,在休克療法初期,也就是私有制與僱傭勞動制度以及市場經濟不發達的時代,俄羅斯的自由民主程度非常高,俄羅斯的公民意識非常強烈,俄羅斯的公民社會非常強大,一九九三的俄羅斯甚至可以發生公民自發組織公投宣講團的事情,可是到了休克療法的後期,普京政權上臺執政,即使私有制與僱傭勞動制度以及市場經濟的成份已經非常多了,可是因為普京集團本身的威權主義傾向,俄羅斯的自由民主程度卻下降了,因為社會意識形態被普京集團支配,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宣傳取代了公民意識,俄羅斯的公民意識下降了,俄羅斯的公民社會也被削弱了,俄羅斯人民參與政治生活的積極性已經不如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了。中國也有類似的歷史經驗,比如之前講到的胡耀邦時代與現在的中國之間的反差,都是證明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不是普遍真理的依據。美國長期迷信經濟決定論,以為跟中共做生意可以讓中國民主化,結果中國不但沒有民主化,中共反而因為美國的輸血變得越來越強大,中共在中國建立的共產極權主義統治越來越穩定。印度在高度非工業化與非城鎮化以及農業化外加計劃經濟的基礎上建立了民主政治,印度的經驗證明經濟決定論是錯誤的。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全民医保:真的实现了吗?就算是有医保,医疗资源的不平衡依然导致很多大病小地方都治不了。我祖父曾经要去北京做手术,还得托父亲在北京的同学介绍的大夫。相比之下美国医保虽然也被人诟病,但我本科有一次打球时不小心肘关节脱臼,就直接在学校医院治疗的。这种伤筋动骨的事都能被学生保险Cover掉没多收一分钱。

八小时工作制、结社自由:四个字:橡皮图章

税收福利:这时候敢跟美国比了,美国是典型的高税收低福利,但你国和隔壁的日韩比起来如何?

罢工自由:嗯,当年天安门上挂着的那条在江西陕北搞事情的时候国民政府也是这么想的

言论自由:我等反贼目前还不成气候,所以的确不算什么东西,但说这话的人不是东西,恐怕连墙内初高中政治课都没好好上过

买房自由:我有钱我还想顿顿吃米其林呢,但我没钱只能粗茶淡饭。而且房地产问题光是钱的问题吗?香港人均收入比大陆高不少,香港房地产问题如何?非得跟香港中下层市民一样住笼屋才高兴?

生育自由:不好意思,逼着不让生与逼着生都是违反了生育自由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是不是决定上层建筑的唯一标准。光看人均GDP,卡塔尔高于新加坡高于欧美,但人们移民都首选欧美,次选新加坡,选择卡塔尔的寥寥无几,这说明除了钱以外还有更重要的东西,其中就包括你共宣传的“核心价值观”里的那些内容,敢问这原推主,敢在墙内把这些话发出来吗?看看你几个小时内会查水表?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理论在很多政治问题上都还是可以用的。比如大部分的革命、战争、改革,内在驱动都是经济因素。我还用来分析过美国大选中为什么选川普的黑人大幅度增加(在其它网站上)。

不过具体还要看是怎么分析的。这个人完全没有任何分析。我估计这是想暗示“国情不同”。国情论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但是不应该成为万能结论。要想务实讨论,只能就事论事。

另外,不止讨论政治问题。讨论任何问题都需要避免争论脱离实际的抽象命题。比如,我抛出一个“宗教信仰有助于道德养成”的命题,你要怎么证明或反驳?如果不联系到具体的宗教和具体的人上,这个命题是没法讨论的。说不定有些人对宗教、道德这些抽象概念的理解都有分歧,最后变成鸡同鸭讲。

@反共左派 #136670 部分同意,有些端倪可以从网络上一些变化看出来。十年前网上偏右偏自由派的大多是来自江浙沪和广东的,而五毛和左派一般都是内陆、北方或东北,这段时间的规律大概可以说是经济越发达的地方思想越开放。现在看样子是江浙沪和深圳小粉红含量非常高,反而北方尤其是东北和山西这些被共产党祸害惨了的地方反贼越来越多(参考INS上那几个东北网红账号)。有两个例外就是北京和广州,这两个地方我觉得自从改革开放以后民间都是反贼或者偏自由派的居多,无关经济情况与国际局势

@奭麦郎 #136674 雖然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強調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可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只是共匪對中國人輸出的馬克思主義,共匪信奉的並不是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共匪從來都是把維穩工作的重心放在打壓異議人士的思想自由與言論自由上邊,而不是放在壓迫私有制 僱傭勞動制度 商品經濟成份的發展上邊,共匪只是不允許私營企業的資本家存在獨立的政治傾向與可以免於被割韭菜的私有財產保障,至於生產資料的私人佔有與僱傭勞動制度以及商品經濟從來都不是共匪擔心的對象,共匪本身也不相信簡單的經濟因素可以造成中國的民主化,共匪本質上認為社會意識形態的變化造成的歷史社會條件改變會讓中國民主化。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endlessrain #137566 我觉得上层建筑就是政治制度,这是一回事,所以上层建筑这种大词本来就不当。

@温斯顿 #137749 新教伦理唯赚钱是图,这真是假基督真犹太啊(cue 反犹主义者认为犹太人都是贪财吸血鬼)

然而粉蛆的精神领袖庆丰天皇反复强调,苏联之所以解体,是因为思想乱了,却根本不提苏联末期的经济崩盘与政治腐败。可见庆丰天皇以及他的戈培尔们在自己打自己脸。

他说的没错,美国比中国好五倍

这句话仅仅是马克思的观点,有很多其他的反例。

比如《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在里面有一段就是说思想的进步远早于物质的积累,是早期清教徒的禁欲生活和对利益可得性的追求(或者说是对俗世事务的宗教理解)让他们获得了资本的积累,而不是资本的积累让他们思想进步。当然他们的生活方式也是有问题的,比如压制个人欲望而且把成功全等于物质的积累。但是他们是成功者,可以说今天这个我们一出生就进入其中的社会体系很大一部分就是由他们按照他们的行为方式创造出来的,而我们也不可避免地要遵守这套行为方式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endlessrain 假姨淆,真跑路壬

我任為應該限定“上層建築”的範圍。它到底指的是什麼?是一種政治制度?還是像某些攪渾水的五毛一樣把社會福利、選舉製度、考試制度等全部都裝進去。下次再有五毛這麼說你可以幫我問問他上層建築到底指的是啥。

好奇宝宝
Ponyzeka0603 我叫小马,大概是个浸会徒. 没有文化,希望大家喜欢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感觉这个人.没活过

@玉马朝周 #136996 思想乱是经济问题和政治问题的结果,这些人简直是头疼医脚。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哪怕烈火焚身,也岿(kuī)然不动,直至付出生命。 ——2017年,习近平(中国,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