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叙事」的一点想法 分享原创

社会的变革首先是思想的变革,无论是新文化运动还是八十年代的「文化热」,但归根结底还是语言上的变革,即以一套叙事取代另一套叙事。

最近读到一段话,出自米兰·昆德拉的《小说是让人发现事物的模糊性》:

当堂·吉诃德离家去闯世界时,世界在他眼前变成了成堆的问题。这是塞万提斯留给他的继承者们的启示:小说家教他的读者把世界当作问题来理解。在一个建基于神圣不可侵犯的确定性的世界里,小说便死亡了。或者,小说被迫成为这些确定性的说明,这是对小说精神的背叛,是对塞万提斯的背叛。极权的世界,不管它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就是什么都有了答案的世界,而不是提出疑问的世界。完全被大众传播媒介包围的世界,唉,也是答案的世界,而不是疑问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小说,塞万提斯的遗产,很可能会不再有它的位置。

现在解构性的文本或Meme已经够多了(以膜蛤和乳包为代表),它们消解了权威,打破了单一的确定性,但这还不够,我们需要建构性的文本,指出我们的生存还有另一种可能性,即使这种可能仅仅存在于想象中。

我认为现在需要的建构性文本有两种:

对目前个体中国人生存境况的描述

由于匿名的原因,恰是小说大展身手的时候,无论是通过新闻还是自身的亲身经历,把它虚构化,创造一种「虚构的真实」。这种真实是对现实的讽刺与反抗。

对希望的未来的想象

无论是乌托邦还是《圣经》中对天堂牧歌的想象,都反映了人的希望。我认为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就是一篇好的建构性文本,我们也需要中国版的《我有一个梦想》。


现在呼唤诗歌和小说,人类喜欢故事,那种具体可感的「叙事真实」,而不是理论。只有在故事中才能反映人的痛苦和挣扎,希望与梦想。

12
4月16日 399 次浏览
13 个评论

小说是作者对现实社会的深层把握,十分怀疑纯网络理论/活动家们能写出什么人性关怀。

连科幻讽刺小说如1984这种,作者也是干过7,8年殖民地的地保,碎催。

说起来这或许也是小二人设和观念不违和的原因之一。在“底层”之中,难有冷漠。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很好的想法。

小说家教他的读者把世界当作问题来理解。

很有意思。我认为小说作为一种文学形式,与艺术有相似之处,即在于其引发的思维方向是发散和不确定的。伪科学一下:文学艺术给人的体验,好像大脑里理性和感性的区域都激活了。它的结果未必导向对问题的“解答”,甚至未必导向“理解”,而更可能是对问题的“体验”。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现实很残酷。文学层面的突破是徒劳的,方方阿姨亲身示范给你看。(对不起方方阿姨,老是拿你的例子来举)

列宁同志就说过文艺工作要服务于人民,扎根于人民。毛泽东同志就在《延安文艺座谈会的讲话》中说过文艺工作者在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同时,要明确工作对象问题,态度问题,立场问题。共产党长期把文艺工作看成革命战线的一部分,这点除了在80年代的短暂春天,其它时候从来都没有动摇过。想在文艺战线上打开突破口,跟共产党争夺舆论阵地,根本就不可能。

国民党败退台湾后才痛定思痛,发现共产党宣传手段,蛊惑人心的厉害。

引用习总书记19年在全国文艺工作者座谈会上的一个讲话片段。

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广大文艺工作者要坚守理想信念,充分认识肩上的责任,自觉弘扬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抵制低俗、庸俗、媚俗,做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人,为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贡献力量。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丁丁兄弟 #136149 习总书记,那我搞文艺作品不赚钱开不出工资,习大大你能包养我们创作团队?如果能,我天天写歌颂习大大的东西都没问题。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丁丁兄弟 #136149 这里面向的当然是广大的墙外文艺工作者。我想说的不是争夺,仅仅需要存在。上面引用的讲话片段恰好印证了:

在一个建基于神圣不可侵犯的确定性的世界里,小说便死亡了。或者,小说被迫成为这些确定性的说明,这是对小说精神的背叛,是对塞万提斯的背叛。

@消极 #136241 可以啊。观X者网就现在炙手可热,抢去了胡编的风头,舔的姿势很高。

@丁丁兄弟 #136246 那个应该是可以赚钱的吧

“在一个建基于神圣不可侵犯的确定性的世界里,小说便死亡了。或者,小说被迫成为这些确定性的说明,这是对小说精神的背叛,是对塞万提斯的背叛。”

习大大,你听说过“利用小说反党”的故事吗?没听过?教子无方习仲勋。

@消极 #136251 建议本站新开一个专区---消极笑话集

@丁丁兄弟 #136254 我在编一个“习近平笑话集”/t/10097,编不下去了

@消极 #136255 吼啊,应该拿去中南海皇家娱乐城。让那里的常委们一起集思广益。

@丁丁兄弟 #136256 他们 通商宽衣, 我不喜欢18禁

所谓的建构,本来恰好就是被这些奇怪的娱乐性语言给消解掉的,换句话说,你所期望的各种建构,可能到头回来会发现,仍然是旧时代的理想主义

但是这些理想主义的罪魁祸首恰好是商业化和世俗化,近日读到一篇不错的文章可以参考。问:究竟是解铃还需系铃人?还是需要更宏观的动力?

所谓的对个体描述的缺乏我也有留意,我觉得一般的键政只能谈一堆奇怪的理论或历史,而这篇文章里也谈到了这个倾向的历史原因

https://mp.weixin.qq.com/s/BbiiTC7dY3c1HjXgQFQtyg


关于文艺,我觉得真正让突破看似不可能的,恰好是因为语言的变迁。以前的人谈的是意境,现在的人纠结的是商业或者技术,这两套语言是不一样的。。。不谈突破,仅谈继续使用意境的语言,我认为在意想不到的角落里,你仍然能找到看似简陋实则不错的作品

( 由 作者 于 4月18日 编辑 )

@ygdvv1 #136267 是的,是旧时代的理想主义,对失落的黄金时代的追寻。

多谢分享。对于中国来说,我想更多还是因为头脑被禁锢的原因,如果从禁锢走向自由,文艺大爆发未尝不可。

不谈突破,仅谈继续使用意境的语言,我认为在意想不到的角落里,你仍然能找到看似简陋实则不错的作品

这个角落在?我相信是存在的,这些人也不必多。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在人民面前,我们永远是小学生。 ——2013年,习近平(中国,PRC)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