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極權中國的生活環境 时政

作者 朱振和 寫於 二零二零年

2018年網上盛傳壹篇微博《余秋雨:我病了,社會也病了》,說余秋雨得了重病,住院治療,花了約30萬元。他親眼看到有的病入繳不起費,醫院不給治,拖幾天病入死了。不久,余秋雨發表辟謠聲明:“該文內容純屬無中生有,憑空捏造”。這件事是謠傳,但該文反映的現象確實存在。我花很多時間寫了本文,在最近完稿。在“十壹”之前中共廣為宣傳70年建設成就,聲稱到2025年中國進入高收入國家(發達國家)行列;2049年趕超日本和法國,中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全球提供治理方案。我推出本文,針鋒相對地以客觀事實駁斥中共的自吹自擂。

在2018年10月的三天內重慶發生了兩起慘劇:(1)2018年10月26日,重慶壹婦女持刀闖入壹家幼兒園,砍傷14名幼童。據說那個婦女在砍人時大喊:“政府對我不公平!”她因而采取極端措施,報復社會。(2)2018年10月28日,重慶22路公交車在橋上發生交通事故墜江,車上人員全部遇難。11月2日,重慶市警方公布公交車墜江的原因,指劉姓女乘客因未能在前壹站下車(22路公交車因修路而改道,不經過該女乘客的目的地站,她應該在前壹站下車。公交車公司已貼出通告;而且公交車司機在車上也已經提醒乘客),而與司機激烈爭執並互毆,導致公交車失控而發生這場慘劇。這並非偶發事件。在這次墜江事件的翌日,在北京市的壹輛公交車上發生了類似的事件;在重慶市的公交車上以前也發生過類似的事件;在其他城市還發生過很多起類似的事件。

這兩件事說明了,目前在民眾中充滿了怨氣、怒氣、邪氣、暴戾之氣,中國社會的確病了,而且病入膏肓。這個社會顯現出來的病態實在太多了,多得數也數不清,講也講不完。我把這無數的病態大致歸納壹下,歸納為以下幾方面(很可能有遺漏,若有遺漏,請讀者們自己補充):

(壹)絕大多數官員貪腐

中共當局傳統的說法是:絕大多數(95% 以上)幹部是好的,貪腐的只是極少數(不到5 %)。而我們說絕大多數官員貪腐。中共的喉舌就說,這是沒有事實根據的造謠汙蔑。究竟有沒有事實根據?海外媒體多次披露了中國權貴、高官的子女、親屬在海外擁有巨額財富,很多權貴榜上有名,這是事實根據之壹。其次,我們只須看壹下中共自己公布的“反貪”的重大成果。習近平上臺以來“打老虎,拍蒼蠅”,每年都抓出許多貪官,個個貪腐的金額巨大,落馬的省部級以上高官的人數,超過了省部級以上高官總數的5 %,這證明中共當局的傳統說法並不成立。而且每年都抓出那麽多貪官,人數並不減少。這足以證明,習近平的“反貪腐”對貪官起不了震懾作用。貪官們心裏都明白,貪腐並不會被抓,被抓是因為政治原因,被抓的貪官只占貪官總數的極少壹部分。這就從另壹方面證明了絕大多數官員是貪腐的。

在當今的中國社會已經以權貴為核心形成了壹個官僚資產階級,其人數占全國總人口的1- 3%,官僚資產階級掌握了黨國大權,霸占了巨額財富,控制了國家的經濟命脈,對工人階級、農民階級、農民工階級、中產階級實行嚴厲的全面專政,進行殘酷的剝削和壓迫。中共是代表官僚資產階級利益的政黨,公、檢、法、司部門及整個國家機器是官僚資產階級對其他四個階級實行專政的工具。

(二)拜金主義、功利主義成為全社會、全民的主流價值觀

鄧小平上臺以後就大力宣揚他的“貓論”(不管黑貓、白貓,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貓)。壹時間“貓論”被奉為辦壹切事情的金科玉律。“貓論”的實質就是:不管黑道、白道,只要能弄到錢,就是好道道;為了錢用什麽辦法都可以,采用傷天害理的辦法也理所當然。鄧小平上臺以後提出“壹切向前看”,群眾把此口號說成“壹切向錢看”。這股“壹切向錢看”、為了錢什麽壞事都可以幹的邪風壹直刮到今天。導致拜金主義、功利主義成了全社會的主流價值觀。這是腐敗社會化、社會上出現種種醜惡現象的根源,也是絕大多數幹部變得貪腐的根源。

(三)全社會道德水平下降

“貓論”毒害了中國人的靈魂,全社會“壹切向錢看”,大多數人為了錢什麽壞事都敢幹,毫無道德底線,《厚黑學》傳授的“厚黑經”成了壹些人處世哲學的“聖經”,社會風氣變壞,全社會道德水平下降,可以說已經到了道德淪喪的程度。

人們經常談到“小悅悅事件”,這是證明全社會道德水平下降的壹個典型事例。兩歲女童小悅悅在馬路上被汽車撞倒,躺在地上。18個路人經過她的身邊都不施救,徑直走了過去。第19個來了壹個女清潔工,把小悅悅送進醫院,可惜耽誤時間太久了,小悅悅不治身亡。

“小悅悅事件”說明了人們的冷漠無情,另外壹件經常被人們談到的事情則說明了很多人經常做很缺德的事,那就是“彭宇事件”引起的熱門話題:見到路上有老人跌倒,要不要把他扶起來?有人說,被扶老人誣賴扶者撞倒了自己、索要賠償,畢竟是個別事例。於是有壹位記者,從各地的地方報刊及媒體中搜集在路上有老人跌倒、有人把老人扶起來的報道,搜集到壹百多個報道。發現有70% 以上的被扶老人指認扶者撞倒了自己,索要賠償。“70%以上”這個數字讓我大吃壹驚。這是壹種詐騙行為,竟有如此高比例的老人進行詐騙!

這是詐騙錢財,還沒有到害人的地步。社會上還有很多人為了錢會去害人,乃至謀財害命。大家壹定還記得十年前鬧得沸沸揚揚的“毒奶粉事件”,有成千上萬人幹著往加水的牛奶裏加三聚氰胺這樣傷天害理的勾當長達數年之久,全國有上百萬名兒童受害,其性質之惡劣、問題之嚴重震驚世界。此外,還有很多人生產出各種各樣有毒、有害的食品、藥品供中國老百姓消費,如:地溝油、蘇丹紅鴨蛋、硫磺木耳、毒膠囊(皮鞋膠囊)、各種各樣不知其名的有毒食物添加劑、用病雞、死雞、病豬、死豬制成的熟食......等等,菜農在被汙染的土地裏種菜,用被汙染的水澆菜,種出來的菜他自己及家人絕對不吃,但是他把菜挑到集市上去賣。我們還可以舉出很多很多例子。這個社會有這麽多人為了錢就坑害別人,確實是道德淪喪了。

(四)誠信缺失,弄虛作假、講假話成風,騙子橫行

全社會道德水平下降的壹個必然結果就是大多數人沒有誠信,說話不算數,簽了協議不遵守,講假話成風,弄虛作假。假冒偽劣產品泛濫成災。騙子橫行四方,人人都接到過詐騙電話,遇到過騙子。傳銷活動屢禁不止。很多集資活動(往往有官方背景)其實是“龐氏騙局”。在媒體上有大量關於假冒偽劣產品、行騙的報道,我在此只講壹件壹般人不會遭遇到、我親身經歷被騙的事:

2011年3月我打算到德國旅遊,為圖省事,我委托壹家比較著名的旅遊公司替我辦理簽證。辦手續時工作人員對我說,必須至少向壹家德國旅館預定房間,我計劃在德國旅遊15天,時間較長,最好向兩家德國旅館預定房間。我請旅遊公司替我預定房間,他說每壹處預定房間收費人民幣400元,我就交了800元。後來旅遊公司通知我在4月20日到德國駐華大使館簽證處interview。4月20日早晨我到簽證處門口去排隊,旅遊公司派人送來壹包文件,我查看了壹下,內有用英文填寫的壹式多份簽證申請表格及壹切必要的文件,包括在波恩和科隆兩家德國旅館預定房間的訂單。面談時我把壹包文件都交給問詢員,面談結束時她留下壹些文件,把大部分文件退還給我。回到家我查看退還的文件,發現預定旅館房間的兩張訂單沒有還給我。這時我無法再進入簽證處,只得給簽證處發E-mail;簽證處的回復是必須用德文或英文寫E-mail;我就發了英文的E-mail,索要預定旅館房間的訂單;簽證處又回復,要我列出交給簽證處的文件;我用英文列出文件清單,發了過去;此後就沒有答復了;我又發了三次E-mail,都沒有答復。去德國出發的日子快到了,出發前有很多事情要辦,我家離旅遊公司比較遠,我抽不出時間到旅遊公司去,只得給旅遊公司打電話,要求再給我打印向德國旅館預定房間的訂單,旅遊公司回答說這辦不到。我到達德國以後,前往據說替我預定了房間的波恩的那家旅館,我出示我的證件並說,我在貴旅館預定了房間;旅館接待處的人在電腦上查了壹下,回答我說:“沒有妳預定房間的記錄。”這時我恍然大悟:我被旅遊公司騙了,他們並沒有為我向德國旅館預定房間;而且他們與德國駐華大使館簽證處的中國籍問詢員串通好了,這個騙局才能成功。在簽證申請表格中必須填寫我到達德國後入住旅館的名字、地址、電話號碼。問詢員理應對表格中填寫的內容逐壹核實,她只須用幾分鐘時間打電話給那家旅館問壹下,就會發現那張訂單是假的。她大概知道那張訂單是假的,不“核”就認為那是“實”的,給我發了簽證,並把假訂單扣下了。當我發E-mail去索要訂單時,她就不予理睬,反正我無法再進入簽證處去當面理論。旅遊公司也不怕我日後去找他們質問,因為我手上沒有任何證據,他們完全可以耍賴不認賬。

我遇到的這起詐騙可以算作國際詐騙,騙子的黑手伸入到德國駐華大使館簽證處裏面去了。由此可見,在當今的中國,騙子已經進入到社會的每壹個角落,騙子無處不在,誰也躲不過。

(五)教育的潰爛、潰敗

教育的根本任務是教導每壹個學生怎樣做人,也就是說教育的核心是德育。中共統治中國,折騰了70年,導致中國的教育全面潰爛、徹底潰敗。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學校都停課了,教育全面停頓。文革結束以後,雖然恢復了學校教育,但是恢復的只是智育,而且是偏重於應試的片面的智育,把學生培養成應付考試的“機器”,並不註意真正發展學生的智力。至於教育的核心——德育,則實際上變成了反道德教育,孩子們從小到大,在家庭、學校、社會中受到這樣的教育:要聽話,好好學習(好好學習就是在各次考試競爭中戰勝對手,在考試中名列前茅),考上壹個好大學,畢業後找壹份好工作,賺大錢,更有出息的就是當大官;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采用任何辦法,弄虛作假、投機取巧是理所當然的。

以下我們舉出壹些具體的事例。壹個小學壹年級的新生,初進學校,見到、遇到什麽都是新鮮的,壹放學回家就向媽媽講學校裏發生的事。開學沒幾天,他回家向媽媽講了這壹天發生的大事,他說:小學校長向全校學生訓話,明天教育局的領導來視察,領導會隨機地找學生問問題,校長列出了壹串問題,並壹壹給出學生應該回答的答案(這些答案全部都是謊言),校長厲聲囑咐全校學生:“妳們要記牢了,不許回答錯了,誰回答錯了,就要受處罰。”小學壹年級新生剛入學,就聽到校長教導大家如何說謊。

小學生聚在壹起喜歡互相攀比,比什麽呢?壹比誰的爸爸官大,二比誰的爸爸錢多。小學生選班幹部,就懂得了用錢買選票。不僅小學生,幼兒園的孩子就已經懂得叫家長給老師送禮,送禮優厚,會得到老師的特殊照顧;不送禮,老師會給妳“穿小鞋”。

在我的學生時代,有學生作弊的現象,但那是極個別的現象。可是到了20世紀80年代以後,作弊成了學生的家常便飯。我的職業生涯最後的將近20年是在大學當老師,當我目睹了極為普遍的種種作弊之舉,我無語了。中國學生把作弊的惡習從國內帶到了國外,在國外獲得了“中國學生最能作弊”的惡名。在國外也出現了網上出售論文的網站,大多數客戶是中國學生。

我再講壹件我親身經歷的事。我從教的大學是列入“211工程”的大學,教育部曾派出工作組到各個“211 工程”大學搞了壹次教學評估。對每壹所大學抽取壹小部分教學單位進行教學評估,我校的物理實驗室被抽中進行教學評估,在工作組來評估半年多以前就通知下來了。物理實驗室在接到通知以後就忙碌起來了,原來的物理實驗室在壹座破舊的房屋裏,立即搬進新建的實驗大樓裏;學校撥給幾百萬元的經費購買實驗設備和儀器。教學評估有壹項要求:學生們做了每壹個實驗之後都要寫出合乎規範的實驗報告,老師必須批改每壹份實驗報告,實驗室要保存五年內的全部實驗報告。以前的實驗報告保存兩年以後就銷毀了,少了三年的實驗報告怎麽辦呢?系領導就發動物理系全體學生來補寫實驗報告(當然,署名是署以前的學生的名字),把五年的實驗報告都補齊了。這當然是造假,不過缺失的實驗報告以前是存在過的,被銷毀了,現在復制出來說是以前的實驗報告,這樣的造假錯得還不是太離譜,畢竟以前曾經存在這些實驗報告。教學大綱規定了壹系列必做的實驗,其中有幾個必做的實驗,我校的物理實驗室因為沒有實驗儀器、設備,而沒有做,這怎麽辦呢?就讓實驗老師對每個實驗編造出幾種式樣的實驗報告,同樣發動物理系全體學生來抄寫這些實驗報告,署上以前五年學生的名字。於是所有必做的實驗的五年實驗報告都齊全了,大功告成。幾個老師帶領全系學生進行了壹項大規模的造假欺騙工程,這樣教導出來的學生,在自己作弊的時候會有羞愧感嗎?

在教學評估的過程中,我的壹位青年教師同事對我講了這樣壹個情況:他的壹個研究生時的同學,在另壹所大學當老師,擔任教研室主任。他們學校也要搞教學評估,在準備迎接教學評估時,領導要求他的教研室造假,他不願意配合,領導就撤了他的職,讓另壹個同意造假的老師當教研室主任。這件事說明了,在今天的中國社會中,壹個人想完全不說假話,不弄虛作假,是寸步難行的。

中國的中小學(尤其是中學)辦各種補習班非常普遍。補習班的老師在學校正規的課堂上故意不講教學大綱規定必須講的某些內容,把這些內容放到補習班上去講。這樣逼迫學生必須參加收費補習班才能通過考試。這些老師已經墮落成為不法奸商,殘酷地榨取學生家長的血汗錢。大學教師也是如此。有壹個大學教授公然在課堂上公開宣稱:“我的學生在40歲以前必須能掙到至少4000萬元。如果到時候妳掙不到這麽多錢,就不配當我的學生,我不承認妳是我的學生。”中國有這麽壹群掉進錢眼裏的大學、中學、小學老師,他們培養出來的必然是拜金主義、功利主義者。中國的大學培養出了壹些“精英”,他們是“精明”的拜金主義、功利主義者,他們善於用更“高明”、更“精明”的坑蒙拐騙的手段,如此而已。這就是中國的教育!

(六)學術界、知識界的潰爛

伴隨著教育的潰敗,學術界、知識界自然也潰爛了。在中共壹黨專政的極權統治下,整個社會科學領域必須服從黨的領導,社會科學研究工作被中共完全控制,可以說,在中國沒有社會科學家,只有替中共的政策塗脂抹粉、歌功頌德的禦用文人(由西方國家培養、長期在西方國家從事社會科學研究工作、沒有放棄中國國籍的社會科學家,不能算作中國的社會科學家)。在自然科學領域,雖然有不少自然科學工作者、科學家在兢兢業業地從事自然科學研究工作,但由於整個自然科學領域也必須服從黨的領導,受中共的控制,因此從整體上來說,同樣充斥著弄虛作假、抄襲剽竊、坑蒙拐騙等惡行,自然科學領域的學術界、知識界也潰爛了。

中共的宣傳機器喜歡吹噓以下三件事來標榜中國的科學技術已經達到了世界最先進的水平:(1)中國每年培養博士的人數居世界第壹位;(2)中國每年在科技期刊上發表論文的數量居世界第壹位;(3)中國每年申請專利的數量居世界第壹位。了不起的三項世界第壹,很牛,但這只是數量上的世界第壹,這些博士、科技論文、專利的水平又如何呢?我們來分別剖析壹下。

習近平是中國最著名的“博士”,眾所周知,他是壹個假博士,中國有成百上千個這樣的假博士,都是中共的高官。在社會科學領域中國沒有社會科學家,當然也培養不出真正的博士,即便是經過正規的碩士生、博士生學習和論文寫作與答辯的過程,培養出來的博士也基本上是不合格的。在自然科學領域情況有些不同,我先講兩件我親身經歷的副教授、教授提職的事情。

我曾經在另壹所大學的學報上發表了壹篇論文,從投稿、審稿到論文刊出,我與學報的主編打過幾次交道,成了朋友。有壹次他打電話給我,對我說,他們學校有壹個教物理的老講師,課教得很好,只因為沒有科研工作,沒有論文,所以壹直不能提升為副教授。現在眼看著快要退休了,不趕上這趟“末班車”,就再也沒有機會了。所以他寫了兩篇論文在學報上發表了。按規定,申請提升副教授的人提交的學術論文中兩篇主要的論文,必須通過壹個外校教授的評審。主編先生請我評審這兩篇論文。他對我說,這兩篇論文水平不高,但為了讓這個老講師能順利地提升為副教授就必須通過評審,寫上好的評語,請我在評審時務必高擡貴手,條件是付給我的論文評審費是每篇論文400元(國家規定的論文評審費是每篇論文50元)。真是天上掉餡餅了,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收入800元。而且如果這筆交易做成了,以後還可能有類似的“好事”找上門來。但是這樣做違背了我做人的基本原則,我就借口“太忙、沒時間”而婉言謝絕了。我謝絕了,他還會去找別人,我相信那位老講師在那壹年提升為副教授了。

也是在那個時候,有壹天我校的學術委員會交給我三篇論文,請我評審。是另壹所大學的壹位物理學副教授申請提職,按規定他提交的學術論文中三篇主要論文必須通過兩個外校教授的評審。我校學術委員會收到該校學術委員會送來的三篇論文以後把論文交給我來評審。我閱讀了三篇論文,發現有兩篇是錯誤的,而且犯的是很低級的常識性的錯誤;第三篇論文只有壹個大學生做壹道大型理論力學習題的水平。單憑這三篇論文來判斷,這個副教授連當講師都不夠格,真不知他怎麽混成了副教授。我當然對這三篇論文寫出否定的評語。從此以後我校的學術委員會再與沒有請我評審外校申請提職者的學術論文了,大概我的這種評審態度是不受歡迎的。那位物理學副教授在我這裏碰了釘子,我相信他申請提職的努力絕不會停止,他會鍥而不舍地繼續申請提升為教授,說不定後來他真的混成了物理學教授。

我被提升為教授以後當上了系職稱評定小組的成員,有時候擔任組長,多年來,經過我參與評審而被提職的教授、副教授有幾十人。說老實話,其中大部分人是不合格的,合格的教授和副教授只占壹小部分。我對我認為不合格的人選投了反對票,但是職稱評定小組有五個人,其他四個人投贊同票,我壹個人反對沒有用。有人可能會說,難道真理只在妳壹個人手裏,其他四個人的觀點都是錯的?我多年參與職稱評定工作,這真是壹幕幕的人生大戲,飽覽了人生的種種醜態,就無法在此細說了。上面談到的兩件事只是揭開了外校評教授、副教授工作陰暗面的冰山壹角,我校評職稱的工作何嘗不是如此。始終堅持真理的真的只有我壹人,我在評職稱的過程中沒有遇到過另壹個像我這樣始終堅持真理的人。 我可以肯定地說,經過我參與評審被提職的教授、副教授中大部分是不合格的。我大膽地把這種情況推廣到全國,全國近年來晉升的教授、副教授中大部分是不合格的。

不合格的教授能培養出合格的博士嗎?近年來中國培養出來的博士的水平就可想而知了。據我的了解,各大學濫招碩士生、博士生的現象非常普遍,往往壹個教授同時指導許多碩士生、博士生,有壹個教授竟帶了約30名碩士生和博士生。大部分碩士生、博士生其實只是教授導師招來的高級勞動力(為教授打工、實習、考察、做實驗、查資料等),導師很少對研究生的科研工作給予具體的指導。這樣能培養出合格的博士來嗎?我也見識過壹些新培養出來的博士的水平。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在自然科學領域,中國新培養出來的博士,大部分是不合格的。

中國每年在科技期刊發表論文的數量居世界第壹位,同時還有壹個世界第壹,那就是每年在國際科技期刊上因剽竊、抄襲、造假等原因被撤銷的論文數量高居世界第壹位,而且數量遠遠超過其後面幾位的數量之總和。在國內科技期刊上充斥著大量的垃圾論文,上面提到的提職報告的五篇論文就是典型的垃圾論文。可以毫不誇張地說,目前很多大學學報刊登的大部分論文是毫無用處的垃圾論文,即便是國內的壹流科技期刊也經常出現垃圾論文。

專利分為三類:發明專利、實用新型專利和外觀設計專利。與外國相比,中國申請的專利中,發明專利所占的百分比明顯地偏低,後兩類專利所占的百分比明顯地偏高許多。中國人申請專利,極少有人是為了希望他人應用他的專利;大部分是以提職、評獎等為目的。申請專利如果被批準,在繳納了壹次專利費以後,達到了提職、評獎等目的以後,就把該專利棄之不顧了。中國申請的專利,真正被實際應用的只是極少數。

由於有不少自然科學工作者、科學家在兢兢業業地從事自然科學研究工作,因此在尖端科學技術的某些具體領域中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但是中國的學術界(包括自然科學領域)在總體上已經潰爛了,中國的科技水平從總體上來說與世界先進水平相比存在很大的差距,而且差距在日益擴大。接下來我們列出壹些說明中國學術界已經潰爛的具體事例。

楊玉良,中共黨員,復旦大學畢業、博士、教授,曾到德國做訪問學者。謊稱獲得德國萊布尼茨獎(著名的科學獎),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後來提升為復旦大學校長。在有人揭發他沒有獲得萊布尼茨獎以後,宣布免去楊玉良復旦大學校長職務,未對他作任何處理。

何祚庥,中共黨員,理論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在2001年發表了壹篇論文《量子力學的建立與科技創新的評價體系——紀念普朗克創立量子論100周年》,論文的內容沒有必要在此詳述了,只引用論文摘要中說明論文中心思想的壹句話:“通過量子力學的發展,論證了江澤民同誌關於“三個代表”的理論是科技創新評價體系的根本性標準。”如此奇葩、荒誕、無恥的學術論文,在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篇來了。壹位中科院院士居然發表了這樣壹篇論文,足以說明中國學術界潰爛到了什麽程度。

哈爾濱的壹名司機王洪成在1984年3月宣布發明了“水變油”,聲稱在水中加入極少量的“可燃炔”制劑可以變成為“水基燃料”。“水變油”是壹個騙術並不高明的騙局,稍有壹點基本科學常識的人都能壹眼看破這個騙局。可是中國偏偏有如此多科盲官員和科技部門幹部,他們輕易地相信了這個騙局,把王洪成尊為貴賓,在各種報刊、媒體上大肆宣傳,稱“水變油”是中國第五大發明;給他錢辦廠、開公司;使這個騙局持續了十年之久。真是天下奇聞,令人匪夷所思。

上海交通大學教授、博導、上海交通大學微電子學院院長陳進,在2003年2月宣布研制成功“漢芯壹號”芯片。經過國內權威專家鑒定,認為這壹成果接近國際先進技術,在某些方面的性能甚至超過了國外同類產品。上海市科委宣稱這是中國國內首個具有自由知識產權的0 .18微米DSP芯片,達到國際先進水平,並申請六項專利。隨後撥給陳進壹億壹千萬元科研經費,開展芯片研制工作。2006年1月有人舉報陳進造假,陳進在美國購買摩托羅拉的芯片,雇民工把芯片表面的摩托羅拉logo等字樣及圖案全部用砂紙磨掉,再打上“漢芯壹號”字樣。經調查後上海交通大學證實“漢芯壹號”造假,撤銷陳進上海交大微電子學院院長職務,撤銷他的教授職務任職資格,撤銷他的各種榮譽稱號及待遇,追繳科研經費及撥款。不過陳進及相關的責任人都沒有受到任何法律上的追究。

2017年5月18日,國土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宣布,我國在南海神狐海域成功地完成了“可燃冰”試驗開采工作,在技術上領跑全球。宣稱登上了世界科技新高峰,推動了整個世界能源利用格局的改變。“可燃冰”是“甲烷氣水合物”或“天然氣水合物”,存在於低溫高壓的環境下。人們已經發現,在世界上多處海域的海底蘊藏著豐富的“可燃冰”。開采“可燃冰”並非難事,但是如果進行商業開采(達到壹定數量的開采)就會向大氣中釋放大量的甲烷氣,大大加速全球氣候暖化。目前世界上無人解決了這個問題,中國也沒有解決這個問題。所以目前不能商業開采“可燃冰”。中國並非世界上第壹個進行試驗開采的國家,2017年5月4日,日本成功地試驗開采了“可燃冰”。所以,試驗開采“可燃冰”是壹件不值得大肆吹噓的事情,中共官方及官方媒體卻把它吹噓為“攀登世界科技新高峰”,這完全是吹牛。

長江三峽工程是長江上遊建設的大型水利工程,其水壩是中國以及世界上有史以來建設的最大的水壩,建成的水電站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水電站。在20世紀50年代就開始了工程的勘探、設計、論證工作。在論證的過程中,正、反兩方面發生了激烈的爭論。毛澤東最終決定暫緩實施三峽工程。到了20世紀80年代,當時的中共中央決心要盡快實施三峽工程,國務院召集幾百位專業人士對三峽工程進行全面重新論證。在論證過程中,黨的領導全面支持正方的意見,大力打壓反方的意見。排斥持反對意見的人,不讓他們參加論證會;禁止出版表明反對建設意見的書;對反對者提出的三峽工程建成後可能出現的問題,只是簡單粗暴地否定,根本不予考慮。1992年李鵬將三峽工程議案提交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審議,1992年4月3日該議案獲得通過。

如今三峽工程全部完工已經十多年了,工程總投資約2000億元,現在回顧壹下三峽工程的得失。(1)三峽水電站的發電量達到了預期的目標,但是這些發電量對於中國經濟發展的貢獻遠不如當初吹噓的那麽大,收取的電費遠遠超過了預期值。(2)三峽大壩預期可以大大提高抗洪、防洪的能力,事實上大壩建成後長江中下遊的洪水災害確實減少了,但是沒有預料到的是:大壩蓄水後使長江中下遊水文情勢發生了大改變,使長江中下遊河道的變化及水災、旱災的格局出現了新問題,大壩建成的好、壞影響究竟哪個大,現在還很難下定論。(3)三峽工程改變及破壞了長江流域及更廣大地區的生態環境。(4)大壩周圍地區的地質災害大量增加。(5)移民問題沒有解決好,移民中很多人失業,陷入貧困狀態。(6)其他的負面結果。(7)三峽大壩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如果對此掉以輕心、不管不問的話,三峽大壩終有壹天將會潰壩。三峽工程投入了巨額資金,最後只得到發電這麽壹點收益,兩者相比完全不成比例,再加上三峽工程的那麽多負面後果,完全可以說,三峽工程是勞民傷財,得不償失。

我不贊成“馬上炸掉三峽大壩”這樣極端的主張,但是我們必須反思,當初絕對應該認真聽取反對的意見,對於他們所預期的可能發生的問題進行認真深入的討論,采取更好的預防措施。現在還必須時時警惕三峽工程可能存在的隱患,如果對此掉以輕心、不管不問的話,三峽大壩終有壹天將會潰壩。我認為必須馬上成立壹個由各方面專家組成的獨立的三峽大壩監測組,每兩年對三峽大壩進行壹次全面徹底的監測,根據監測的結果再決定是否需要把監測的頻度增加到每年壹次。最後總結為壹句話:壹黨專政、堅持黨的領導,是科學技術工作的大敵。

南水北調工程是中國重大的戰略性水利工程,也是在黨中央決心要實施這項工程的情況下組織專家論證,在論證過程中排斥和大力打壓反對的意見,最後草率地強行通過了南水北調工程。2002年開始施工,東線工程的第壹期工程和中線工程的第壹期工程分別於2013年12月8日和2014年12月12日完工並正式通水。已經投入資金1000多億元。通水以後,調出的水絕大部分都浪費掉了,調運到北方的水只有壹小部分在北京市得到了利用,調水的利用率極低。於是南水北調工程處於停頓狀態。東線工程的第二期工程和中線工程的第二期工程的開工日期遙遙無期,西線工程是永不再提了。整個南水北調工程成了壹個勞民傷財的巨型爛尾工程。再壹次證明了,壹黨專政、堅持黨的領導是科學技術工作的大敵。

2016年9月9日至11日,在青海省西寧市舉行“天河工程”論證啟動會暨第壹次專家組會議。所謂“天河工程”是指,采取人工幹預方法,實現不同地域間大氣、地表水資源的再分配,說得通俗壹點,就是“空中南水北調”工程。這完全是壹個吹牛的工程計劃,毫無實現的可能性,很多氣象學家痛斥它是荒誕的工程計劃。可是在黨的堅強領導下,2018年11月5日,從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八院獲悉,已經正式啟動“天河工程”衛星和火箭研制,計劃2020年完成“天河壹號”衛星首批發射。天哪!這下子又有至少幾百億元“蒸發”到天上去了。

最後引述兩則荒唐到令人難以置信的新聞:(1)電子科技大學教師鄭文鋒在課堂上發表了“中國古代沒有實質上的創新,四大發明在世界上都不領先,不可誇大其歷史作用”等言論。2019年7月16日,校方因此而對鄭文鋒作出處罰決定,取消鄭文鋒評獎評優、職務晉升、職稱評定的資格,停止教學工作,停止研究生招生資格,期限為24個月。對中國古代的四大發明發表這樣的言論實屬很平常、很正常的壹件事,電子科技大學校方竟作出停職的嚴厲處罰決定,可見中共對學術界言論管制嚴到了什麽程度,任何與中共官方的標準說法有半點偏差的言論都不允許,都要受到嚴厲的懲罰。

(2)2019年7月22日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進會在北京授牌成立,有十多個教授、學者、專家發起成立這個研究促進會,杜鋼建教授為會長。他們認為所有的文明都起源於中國,他們的荒唐觀點有:王佩良、李國防教授認為英語起源於漢語;陳兆乾教授也認為英語起源於漢語,還認為英語詞組與字母乃至發音都遵循易經原理;諸玄識教授:1755年的《約翰遜英文詞典》抄襲自《康熙字典》。

他們荒唐的觀點還有:18至19世紀現代歐洲的經濟、科技、教育、哲學都是學習中國、拷貝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的三個起源,源頭都在中國;莎士比亞作品是偽作,莎士比亞是壹個文盲演員,根本不懂英語,因為在莎士比亞生活的時代,英語還沒有從中國傳過去;英國人的祖先生活在印度、巴基斯坦壹帶,而在古代夏朝、黃帝、炎帝時期,印度是華夏的領地、封地,所以英國人也是中國人的後代。如此等等。

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能看出來這些觀點是何等荒唐,簡直就是神經錯亂的壹群人在胡說八道。這樣壹幫胡說八道的人都還是大教授、名專家,還糾集在壹起成立了這麽壹個荒誕的研究促進會。由此可見,中國的學術界、知識界潰爛到了什麽程度,荒唐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

(七)醫療業、醫藥業的潰爛

中國經濟改革的最初十年是非常混亂的,各種改革措施像走馬燈壹樣變換不定,可以說完全是在瞎改胡搞。到了20世紀90年代,中國經濟改革終於找到了壹個方向,那就是“破計劃經濟,立市場經濟”。當時在所有的政要、學者中間流行著這樣壹種觀點:計劃經濟是萬惡之源,市場經濟是包醫百病的靈丹妙藥。這實在是天大的誤解和曲解,嚴重地誤導了中國的經濟改革。

在這種思想的指導下中國進行了醫療改革,把全部醫院都市場化(產業化),就是停止給醫院的撥款,讓所有的醫院都自負盈虧。這樣壹來,所有的醫院都辦成了醫店,以盈利為首要目的,治病救人成了達到盈利這個目的的手段。醫院怎樣賺錢盈利呢?首先想到的是以藥養醫。很顯然,醫院賣給病入的藥越貴,醫院獲利就越大。為了有效地推行醫院市場化,醫生個人的收入也與他開出的處方掛鉤(按比例提成),開出去的藥越多越貴,醫生的收入就越高。這時各醫藥公司也發現了牟取暴利的大好時機,紛紛派出醫藥代表進入各家醫院去推銷高價藥品,辦法就是給醫院和醫生高額回扣。這樣壹來藥價就火箭式地往上漲。

現在壹個人得了壹點小病去醫院看病,醫生往往會開出壹大堆貴重的藥。現在在中國的醫院裏還能經常見到壹種怪現象,那就是到處都是打吊針(靜脈輸液)的人,其實大部分人是不必打吊針的。其中有很大壹部分吊針輸入的是抗生素,中國醫生特別喜歡在處方中使用抗生素,其實在大部分情況下根本不必使用抗生素。之所以濫用抗生素、濫打吊針,唯壹的原因就是為了多賺錢。世界衛生組織早就發出禁止濫用抗生素的警告,因為濫用抗生素已經導致很多細菌變得越來越耐抗生素,自然界中耐藥(耐抗生素)細菌的大量增加使得抗生素的功效變得越來越低,治病變得越來越困難。更可怕的是自然界中出現了耐壹切抗生素的“超級細菌”,被這種“超級細菌”感染的病入幾乎無法醫治。中國醫生對於自然界中耐藥細菌的大量增多與“超級細菌”的出現負主要的責任。這些濫用抗生素的中國醫生不是在治病救人,而是在害人,在危害全世界人民。

現在到醫院去看病,還經常遇到醫生讓妳用昂貴的進口儀器做各種各樣的檢查,這些檢查收費昂貴,絕大多數是不必要做的檢查,其目的只是為了提高醫院的收益和增加醫生的收入。這種現象加上上述的開大處方、貴重藥的現象,使得看病越來越貴。

現在如果有人生了大病需要住院治療,即便有大病醫療保險,也只能報銷大部分(不是全部!)醫療費用,個人壹般還必須支付幾萬,甚至幾十萬元。普通人生了大病住進醫院,付不起這麽昂貴的費用,醫院鐵定的原則是先繳費後治病,不先繳費醫院不給治病。所以在醫院的住院部,經常可以看到有病人因為繳不起費,醫院不給治,拖了幾天病人就死了。這種現象很普遍,而醫院在報告中絕不會把真相寫出來,總是說病人因病重而死亡。在貧窮的農村,壹些老人病了,根本看不起病,他們自知遲早要死,為了及早擺脫病痛的折磨,也為了不因自身生病而連累晚輩,他們選擇了自殺。這種現象也相當普遍,中共當局壹貫隱瞞真相,在統計報表中只說“病故”,絕不提“自殺”。

醫院對待窮人是壹副冷漠無情的嘴臉,對待富人又怎麽樣呢?有壹個企業家,他的父親得了重病,送進醫院去治療,住院壹個月,病人沒有救過來,還是死了。結賬壹算,費用竟高達幾百萬元,比正常的實際花費高出好多倍,這豈不是明目張膽的詐騙和搶劫?!

有的醫院還幹起了騙取醫保費的勾當。某醫院的住院處有壹天招來壹群中老年人,收取每個人的醫保卡,並且交給每人壹疊空白的表格和單據,要求每人在上面簽字,然後招待每人吃午飯(壹份盒飯),飯後讓大家自由活動,大多數人去逛街或逛商店。醫院的工作人員就拿這些醫保卡和簽了字的空白表格和單據去偽造這些人住院治療並已繳費出院的文件,憑這些文件醫院可以到醫保部門去領取醫保費。幾小時以後醫院工作人員偽造住院文件完畢,這壹群人陸續返回,醫院發還醫保卡,每人發100元並叮囑他們,如果有人問,妳就說從某月某日至某月某日因某病在此住院治療。這樣醫院可以通過每個人騙取幾千元乃至上萬元醫保費。這種事只有在中國才會發生。這樣的醫院完全淪為詐騙機構。

2016年發生的魏則西事件暴露了百度搜索發布非法醫療欺詐廣告,也暴露了我國很多高級醫院將旗下的科室非法對外承包給壹些不合格的醫療單位或個人的普遍現象。這樣的廣告和這些外包的三甲醫院的科室,根本就是在謀財害命。魏則西事件曝光以後在社會上掀起了軒然大波,中央有關部門也下令嚴加查處。可是事情過去以後,非法的醫療欺詐廣告和非法醫療機構照樣大行其道,沒有壹點收斂的趨勢。

十多年以前接連發生了“齊二藥”、“欣弗”、“奧美定”等令人震驚的假藥事件,國家藥監局前局長鄭筱萸嚴重地違法違紀、貪汙受賄,對這三起假藥事件及其他假藥的審批負主要責任。2007年鄭筱萸被判死刑並執行。鄭筱萸被懲罰、處決了,但是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管局的腐敗問題依然存在,甚至是越來越嚴重。藥監局每年都要審批壹大批新藥,其中絕大多數是所謂的“新藥”,其實就是原來的藥,只是把附加成分稍作修改,或外觀修改壹下,或稍微改動壹下制藥程序,就成為壹種新創造出來的“新”藥。每年上市名目繁多的“新”藥,療效壹點也沒有增加,藥價卻飛快地上漲了。任何假藥、有毒有害的假食品,只要“公關”到位,“好處費”給足,都能通過食品藥品監管局審批的關卡。

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管局就是中國藥價火箭式地上漲,假藥、假食品、有毒有害食品泛濫成災的罪魁禍首,造成的影響最廣、最深遠的事件就是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它的惡劣影響至今尚未消除。近年來頻繁發生的幾起假疫苗事件也非常嚴重。2007年山西省發生多起兒童註射疫苗致傷致死事件,官方強力掩飾,直到2010年才披露出來;2013年南方發生多起嬰兒註射乙肝疫苗後致傷致死事件,官方又掩蓋事實真相;2016年發生山東疫苗事件,18個省市都出現問題疫苗;2018年傳出吉林省長春市長春長生疫苗公司生產的狂犬病疫苗造假;又披露該公司生產的白百破疫苗不合格,有20多萬兒童已註射了這批疫苗;2019年4月報道,有38人被接種了假宮頸癌疫苗。雖然黨中央三令五申要嚴查嚴罰杜絕假疫苗,但是假疫苗仍然繼續不斷地產生。在中共的統治下,國家食品藥品監管局就是腐敗的溫床,假疫苗、假藥必定會源源不斷地產生出來。

在今天中國的醫院裏,大病不治、小病大治、有病亂治、過度治療等現象非常普遍;做手術時,被手術的病人要向做手術的醫生送紅包;醫騙盛行。這樣壹來,醫生和病人之間的關系自然很糟糕。很多醫生對待病人不是全心全意地治病救人,而是把病人看作賺錢的對象,首先考慮的不是治病,而是經濟利益。其結果當然是醫療事故發生率非常高,醫療事故層出不窮。另壹方面,病人知道醫院和醫生對待病人的態度,他們對醫生當然是抱著不信任,甚至是敵視的態度。出了醫療事故以後,病人及其家屬、親人十有八九會責怪醫生;醫院則千方百計地為醫生辯護。於是往往會發生病人家屬及親人聚眾鬧事,包圍醫院,圍攻醫生的事件。這樣的醫鬧事件在中國屢見不鮮。最嚴重的醫鬧事件是暴力醫鬧,壹大群人包圍醫院,砸壞醫院的設備,毆打醫生。最嚴重的情況是政府派武警部隊保衛醫院。醫患關系惡化到如此嚴重的程度,醫鬧事件,甚至暴力醫鬧事件層出不窮,甚至嚴重到要派武警部隊來維安。這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堪稱是具有中國特色的奇葩現象。

我們還可以舉出很多令人吃驚的具體事例來,限於篇幅就到此為止了。上述事例就足以說明中國的醫療業、醫藥業潰爛到了什麽程度,可以這樣說,中國的醫生、醫藥業從業人員,有相當壹部分人不是在治病救人,而是在害人;其中更有壹小部分人,可以說是謀財害命、無惡不作的歹徒。

(八)生態環境嚴重汙染

改革開放以後中國經歷了壹段國民經濟高速發展的時期,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屬於所謂的“三高壹低”(高投入、高消耗、高汙染、低效益)模式,這是壹種很糟糕的發展模式。高投入是指每年國家都投入巨額的固定資產投資,來帶動GDP的增長;高消耗是指資源和能源的消耗巨大,浪費嚴重;低效益是指我國產業的效益很低,我國的GDP是依靠投入大量資金和大量勞動力獲得的,總體的勞動生產率很低。

中國的這種糟糕的經濟發展模式造成了嚴重的環境汙染,嚴重地破壞了我國的生態自然環境。在改革開放初期,大量森林被采伐,使得原來就比較低的我國森林面積覆蓋率進壹步急劇地下降。這導致我國原來就比較嚴重的水土流失變得更加嚴重了,使得我國的水災、旱災變得更容易發生了,發生水災變得更頻繁了,水災的規模也變得更大了。森林覆蓋率的降低和我國西北部、北部地區的過度放牧、過度開墾和開發造成了我國土地荒漠化的面積日益增加;我國北方地區的沙塵暴和浮塵、揚沙天氣變得越來越嚴重,每年發生沙塵暴的次數和強度不斷地增加,沙塵暴和浮塵、揚沙天氣影響的區域也越來越大。

中國的工廠、企業大多缺乏環保意識,它們只顧自己的眼前利益,不顧社會的公眾的長遠利益,它們不願花錢建立處理廢水、廢氣的設備,或者建立了處理廢水、廢氣的設備也不使用,只是在應付環保部門的檢查時啟動壹下做做樣子,平時壹直閑置著。由於大量工業廢氣不作任何處理就排放到空氣中去,致使我國的空氣汙染非常嚴重。很多地方空氣中PM2 .5微粒及PM10微粒的含量在很多日子裏嚴重地超標;中國北方很多城市經常籠罩在“霧霾”之中。目前全世界空氣汙染指數最差的國家中,中國名列第四。壹項最新國際研究項目的成果顯示,每年全球因空氣汙染而導致非正常死亡人數約為550萬,中國占160萬。

由於大量工業廢水不經過任何處理就排放到江河湖泊中,中國的水汙染的情況更加嚴重,大部分江、河、湖水及淺層地下水(或稱為地表水)被嚴重汙染了,更令人吃驚的是,壹部分深層地下水也被汙染了。有些工廠、企業主(當然是受中共領導和控制的)覺得往江、河、湖排放工業廢水會被人發現,就往地下打深井,把工業廢水往地下灌。江、河、湖水及地表水被汙染了,花幾年、十幾年是可以治理好的;而深層地下水被汙染了,是壹千年也治理不好的。中共當局幹出這種斷絕子孫後代生計的缺德勾當,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

由於過度施用化肥以及工業廢水、廢棄物和生活垃圾不經處理就置入土地中,我國大片土地的土壤被嚴重汙染了。在這種土地上種出來的農作物也是被汙染的,如:鎘大米、重金屬含量超標的大米等。這些大米都輕易地進入了消費市場。菜園的土壤被汙染了,用被汙染的水澆灌,種出來的蔬菜自然是有毒有害的,菜農及其親屬絕對不吃自己種出來的菜,但他們把這種有毒有害的蔬菜送到集市上去賣。中國有幾億人經常吃這種被汙染的農作物及其制成的食品。

(九)中國老百姓被有毒有害的食品所包圍,很多地方成了不宜人類居住之地

以上談到的有毒有害的農作物和食品(鎘大米、重金屬含量超標的大米、有毒有害的蔬菜等)是環境汙染導致的,中國人經常食用的有毒有害食物,更為大量的是人為制造的,如:三聚氰胺奶粉、牛奶、黑心米(把發黴的大米作特殊處理,使其外表很象好米)、黑心面(在面粉中摻入對身體有害的增白的化學品粉末)、地溝油、用硫磺蒸氣熏蒸過的白木耳、用化工原料化學品加工處理過的粉絲、腐竹等食品、蘇丹紅鴨蛋、孔雀石綠處理過的魚、含甲醇的假酒 ......等等;在中國市場上出售的熟食品有很多是以病、死豬肉、病、死雞、鴨、變質的牛、羊、豬、雞、鴨肉為原料制成的,在生產過程中加入了各種不知其名的添加劑、化學品,制成的熟食品當然是有毒有害的;在很多餐館裏也普遍存在往食物裏加有毒有害的添加劑、化學品的現象。中國老百姓被這些鋪天蓋地的有毒有害食物包圍著,有好幾億人經常吃有毒有害的食物。

再加上中國的環境被嚴重汙染了,空氣、江、河、湖水及地表水都被嚴重汙染了,大片土地的土壤被嚴重汙染了。幾億中國人喝不到幹凈的水,呼吸不到清潔的空氣,被有害有毒的食物所包圍,居住在土壤被嚴重汙染的土地上。空氣、水、食物是人類生存的三個基本要素,土地是人類生活的所在地,這些基本條件都出了問題,中國很多地方確實已經成了不宜人類居住之地。中國出現了數以百計的癌癥村,就是壹個例證。還有很多地方雖然還沒有變成癌癥村,但也是不宜人類居住之地,居住在那裏的人們經常患各種莫名的疾病,人的平均壽命大大降低。

(十)中國成了壹個大集中營、大監獄

中共當局在新疆設立了許多集中營(再教育拘留營),關押了上百萬維吾爾族及其他少數民族人,此消息揭露以後引起了國際輿論的壹致譴責。其實整個中國實際上已經變成了壹個大集中營,因為全中國人民都處在中共統治集團的嚴密、全面的監視、控制、管制、統治之下。

共產極權政權建立監控人民的法西斯特務組織的鼻祖是蘇聯的“克格勃”。東德完全效法“克格勃”,建立了“斯塔西”。“克格勃”和“斯塔西”分別在蘇聯和東德建立監控人民的法西斯特務組織是秘密進行的。我參觀過“斯塔西”博物館,在兩德統壹後解密了“斯塔西”秘密檔案,有壹個原東德公民查閱了“斯塔西”秘密檔案後,吃驚地發現自己的多年鄰居是壹個“線人”,多年來這個鄰居壹直在向“斯塔西”告密自己的言行,而他自己壹直毫無覺察。而中國的“習衛軍”建立全面監控人民的法西斯特務組織已經公開化了,人人都知道在全國各地到處都有線人、信息員、情報員、告密者、網絡監督員,走到哪裏都能見到監控攝像頭,而且使用了最新的科技成果人臉識別、行為識別技術。習氏極權皇朝對十四億民眾的嚴密監控、打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中共在中國的高校中普遍建立了學生信息員制度,嚴密地監視全體師生的言行,壹旦發現所謂“反黨反社會主義”的跡象,隨時向中共領導告密。這實際上是中共領導下的法西斯特務組織。在中國的高校已經發生了好多起學生信息員告發老師、使老師受到處罰的事件。中共在中學甚至在有些小學裏也設立了情報員(即信息員)。在居民委員會中歷來就安插了告密者。中共在全國全民都建立了嚴密監控人民的法西斯特務組織。中共早就建立了“金盾工程”、“防火長城”等網絡監控系統,對全體中國人民進行綜合監控;後來,公安、國安、解放軍總參謀部建立了中國網絡監控和審查系統;中共的網絡監管部門招聘了成千上萬名網絡監督員。中共還在各機關單位、在大街小巷安裝了無數個監控攝像頭,而且采用了人臉識別、行為識別的高新技術。現在整個中國已經成了壹座在中共全方位、全面嚴密監控下的龐大的集中營。每個中國人,無論在哪裏,無論在什麽時候,都處在中共的嚴密監控之下。

中共不但對全民實施嚴密的監控,而且利用公、檢、法、司系統及監獄等專政機構來管制、統治、壓迫全國人民。在中共專政機構的嚴密管制下全國人民都必須聽黨的話,不許亂說亂動,猶如在壹個大監獄中。如果有人在網上發表了壹點中共當局不愛聽的言論或是轉發了諸如此類的消息,立刻就會受到懲罰,甚至被拘捕,這樣的事例經不計其數了。任何人只要發表了壹星半點中共當局不愛聽的言論,立即就會被懲罰、被刑事拘留。例如,南京市市民秦滬輝,只是因為在自己的私家車上寫標語,呼籲官員財產公開、民主、憲政、司法獨立,就被刑事拘留,以“尋釁滋事”、“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問罪。“709事件”是2015年7月9日開始,在短時間內中共當局大規模地抓捕了數以百計的維權律師、律師助理及其他維權人士。從2019年12月26日開始,在中國又發生了類似“709事件”的“1226大抓捕”行動,大規模地抓捕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現在中國有數以百萬計的政治犯、良心犯、維權人士、異見人士,乃至無辜的普通百姓被關押在監獄、拘留所、拘留營、再教育營、精神病院中,遭受折磨。所以說,整個中國就像是壹座大監獄。

中共的專政機構不但嚴密管制、統治、壓迫全國人民,而且采用法西斯手段,草菅人命,甚至偽造證據冤枉屈死了成千上萬人。舉幾個例子說明之:(1)廣東作家廖祖笙,因寫作得罪了某些官員;他的兒子廖夢君(15歲的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學生)在2006年7月16日被人打死後,拋屍在壹高樓下,公安機關謊稱廖夢君是自己跳樓死亡;廖祖笙追求兒子遇害的真相,不斷上訴,均無果,他本人反倒被非法監控、禁止出境,無法過正常人的生活。(2)浙江省溫州市樂清市蒲岐鎮寨橋村村主任錢雲會,在政府征收了村民的土地以後,為了維護被征地的村民應有的權益,多次找上級官員申訴,惹惱了上級官員;2010年12月25日錢雲會遇害,作案者把錢雲會的屍體放在壹輛卡車的車輪下,偽裝成交通事故的樣子;公、檢、法機構協同偽造證據,最終將這起殺人案當作“交通事故案”處理了。(3)湖南省邵陽市維權人士李旺陽在刑滿釋放以後仍然受到非法監控和迫害,於2012年6月6日“被自殺”身亡。(4)2015年5月2日在黑龍江省綏化市慶安火車站,壹名警察開槍擊斃無辜的乘客徐純合;事發後公安機關謊稱徐純合“襲警”,開槍殺人的警察未受到任何處罰。(5)中國人民大學碩士研究生畢業後已參加工作的雷洋,在2016年5月7日從家中出發去首都機場接客人的途中被壹群便衣警察攔截盤問並拘捕,雷洋被抓進警車,在警車中被打死;公安部門偽造證據,硬說雷洋“嫖娼”,放過了肇事的警察。(6)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被中共當局判刑關押獄中,劉曉波患有肝病,獄中的醫院故意拖延治療,致使病情惡化發展為肝癌晚期,劉曉波於2017年7月13日病故。(7)有很多精神完全健康的維權人士、政治犯、良心犯,被中共當局硬說成患有“精神病”,被強制關入精神病院中受盡折磨,被強制註射不明藥物,嚴重摧殘了被關押者的身體健康,有很多人被迫害致死。

以上事實充分證明了,中共極權政權對全國人民實施嚴密的監控、管制和統治,有數以百萬計的人被關押在監獄、拘留所、拘留營、再教育營、精神病院中受盡折磨,有成千上萬人被冤屈迫害致死,中國實際上已經成了壹座法西斯式的大集中營、大監獄,全社會成為壹座人間地獄。

羅列說明中國社會已經病入膏肓的事實就到此為止,讀者們壹定還可以補充列出更多事實來說明中國社會已經病入膏肓。“病入膏肓”意味著無醫可治,無藥可救。就是說,指望中共進行政治改革,改變病態的社會,走改良的道路是絕對不可能的。唯壹的出路只有推翻中共的專制極權統治,壹切都推倒重建,重建整個社會。

推翻中共的專制極權政權,意味著必須走革命的道路,進行民主革命。由於中國社會已經病入膏肓,拜金主義、功利主義成為全社會全民的主流價值觀,絕大多數人生活的目的就是為了賺錢,他們根本沒有要推翻中共政權的念頭,對政治漠不關心,所以目前在中國不存在發生民主革命的群眾基礎,不可能發生民主革命。

在中國的近代、現代史上,知識分子、青年學生是最活躍的革命力量,很多革命運動是從學生運動開始的。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廣大學生懷念和悼念胡耀邦,掀起了四、五月份的學生運動,繼而爆發了百萬北京市民支持學生的大規模群眾運動。6月3日、4日,發生了中共軍隊鎮壓、殺害北京市民和學生的慘案。這說明,在1989年絕大多數學生是關心政治的。可是今天的情況又怎麽樣呢?近年來,發生了很多次比胡耀邦逝世更重大的政治事件,都沒有在學生中引起多大的反響。為什麽會這樣?因為今天絕大多數學生只關心今後賺大錢,不關心政治。在短期內、在幾年內,絕大多數學生不關心政治這種情況不會有多大的改變。所以在近期內中國不可能發生民主革命。

那麽在中國有沒有希望實現民主憲政?還是有希望的,以前我已經在多篇文章中詳細分析說明了,中國在幾年內必將爆發經濟危機。爆發經濟危機主要表現是:GDP下降;房地產泡沫破裂;大量企業倒閉;大批職工失業;地方債務危機總爆發,政府沒有錢給公務員發工資,給退休人員發養老金,當然政府可以大量印鈔票來發工資、養老金,但是那會導致物價飛漲,只能使問題變得更嚴重。中國經濟崩潰了,人民的生活變得非常艱難,人民群眾的抗爭、維權運動將在全國各地蓬勃展開。而政府的財政已經破產,政府再也無力支付巨額的維穩經費了,它想要平息全國各地的維權運動也力不從心了。中共政權的政令根本沒有人聽了,中共政權實際上已經癱瘓了,這就是中共專制政權的崩潰。當中共專制政權崩潰的時候,如果有壹股在全國有很大影響力的政治力量(政黨或其他政治組織),這股政治力量就可以站出來收拾殘局,組建壹個民主過渡政府取代中共政府。

現在的關鍵問題是:這股在全國有很大影響力的政治力量在哪裏?目前在中國除中共以外不存在這樣壹股政治力量。如果在中共專制政權崩潰時,中國不存在在全國有很大影響力的政治力量(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出現這種情況的可能性最大),那麽就可能出現類似於清朝滅亡以後四分五裂的局面。也許還存在壹個名義上的中央政府,也許名義上的中央政府也沒有了;全國各地出現了很多個自行其是的地方政府;民進黨必然乘大陸大亂之機迅速實現臺獨;新疆、西藏有可能宣布獨立,新疆很可能發生戰爭;其他地方也有可能發生內戰。如果想要避免出現這種局面,那就必須建立壹支在全國有很大影響力的、主張在中國實行民主憲政的政治力量。所以我呼籲所有的民運人士都來討論這樣壹個問題:

怎樣盡快地建立壹支在全國有很大影響力的、主張在中國實行民主憲政的政治力量(政黨或其他政治組織)?

這是民運人士當前面臨的最迫切、必須盡快解決的問題。

4月16日 260 次浏览
8个评论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我说这位老哥,你要发这么多长篇转载内容的话,试试把内容整体编辑成几本书吧,另存为PDF格式,整理成一个大纲目录,然后给别人分享下载链接就行了,1个帖子就能解决。

请你参考一下本站的BE4政治学入门。https://2047.name/t/10846

( 由 作者 4月17日 编辑 )
反共左派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MasterChief #136130 我覺得有時候不同作者與不同類型的文章如果綜合在一起發表容易不方便閱讀,看起來會讓別人感覺很混亂。

@反共左派 #136250 如果是中短篇幅的原创,只是大家讨论各抒己见,则没必要整理提纲。如果是长篇幅,就应该注意提纲,组织,尽量整理成一个体系,在学校学生写文章发表论文不都是这样么。因为正常人类的注意力时间是有限的,你也说了,你发的内容不同作者不同类型,既长又散,不利于交流,所以阅读和回复很少,你没发现?

( 由 作者 4月17日 编辑 )

@MasterChief #136258 我覺得只要還有人看就有思想啟蒙的意義,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觀點已經表達出去了,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已經把反共的種子的播撒出去了,在現象組成的世界裡邊沒有表述就沒有存在,沒有暴力革命與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以及反共宣傳意味著反共事業在實質上的死亡,反共離不開理論指導,理論是實踐的基礎,放棄與共匪的意識形態鬥爭意味著放棄反共事業,反共人士應該積極的傳播理念。

@反共左派 #136321 你一个人20天的时间就发了60篇文章,而且你还要求一篇超过三十萬字限制https://2047.name/t/11786。大多数人的阅读速度在每分钟300-500字左右,读完30万字,需要9-10个小时不休息,读完10万字平均也要3个小时左右。那这里的用户每天来从早到晚,只要看你的转载文章就够了,就什么事也不用干了。

就像一个领导讲话,一讲就是8个小时起,这听众谁受得了?不是睡觉就是跑了

我是好意相劝,您这种发言方式更适合去写书,而不是发论坛。何为论坛不用我多解释吧

( 由 作者 4月18日 编辑 )

@MasterChief #136328 我最近已經很少發長文了,每天發文大概只有幾萬字,看完不需要太長時間,而且可以在很久以後慢慢閱讀,我覺得面對共匪鋪天蓋地的文字媒體進行的大外宣,反共人士有必要積極的發表反共文章進行反駁,反共陣營在墻外的視頻領域是碾壓共匪的,在墻外的文字領域處於劣勢的狀態,反共陣營需要建立系統性反駁共匪的文字媒體長期宣揚的謬論的文字媒體,報紙與書店的訊息量都不是短時間之內可以消化的,但是報紙與書店的存在是有積極意義的,我的個人頻道就好比是負責反共的報紙與書店。

( 由 作者 4月19日 编辑 )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MasterChief #136328 @反共左派 #136339 @thphd

我觉得反共左派的转载文章还是值得褒扬的。其中不少文章信息量很大,阅读起来确实比较花时间。但是如果通篇读完,摘出概要补充自己不足的知识点,对于提高自己的反共理论水平是很有益处的。

坦白说如果平时在一些没事的时间花几个小时阅读长文我也做过。但是一般大家都是利用碎片时间上论坛畅所欲言。不一定坐的下来花好几个小时消化那么长的内容。所以分段加副标题写概要是非常不错的提议。

所以个人建议站长如果可能的话可以加开长文专区。为有需要的朋友提供理论性文字资料。数百字到两三千字的中短篇文章就不必了归类在内了。

@丁丁兄弟 #136342 我覺得我每天發表的文章遠遠不如共匪的大外宣發表的文章資訊量大,共匪每天都在利用政治評論網站 報紙 電視臺 電臺 學術期刊 出版社發表舔共內容,構建舔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我覺得反共人士有必要構建反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共匪輸出的謬論需要受到系統性的駁斥,反共長文可以重創小粉紅,只要可以讓反共人士與中間派人士以及舔共人士有機會接觸就有積極意義,至於避免閱讀成癮應該是讀者的事情,就像避免飲食成癮不是飯店的事情一樣。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无选择的求知冲动,犹如无选择的性冲动一样——都是一种下贱的本能! ——威廉·尼采(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