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法与罗马法的优劣(兼与陈士杰探讨) 问答

普通法:习惯法,法官造法,判例成法。

罗马法:成文法,立法机构造法,法官执行法律。

简单的说:普通法人治,罗马法法治,法治优于人治。(之前我说过四大法系:普通法人治,罗马法法治,伊斯兰法半神治半法治,中华法官僚治,我个人的排序是罗马>普通=伊斯兰>中华)事实上自古以来,罗马是欧洲文明中心,而昂撒(不管是在德国老家还是英伦新家)都是一群文明边陲人。日耳曼语系也不如罗曼语系高贵。法兰克人,本来是一伙日耳曼人,却竭力把自己拉丁化,于是就成了法国人。

但是大航海时代以来,世界秩序中心逐步转入英美之手,普通法因此在国际政治斗争中取得了决定性胜利。金融界也唯英美系马首是瞻,纽伦港三大中心,全是英美法系的天下。

普通法人治的好处是在于当乡绅们素质高的时候,他们能在国会贵族老爷们还在争执不下因循守旧的时候,自己开辟一块天地。这也就是在大航海时代之后,新世界的大门打开,英国的制度就比西葡之类国家强多了。并不是英国的贵族们就比西葡的贵族有良知有远见,而是英国的乡绅出海赚钱当海盗的时候英国贵族没有西葡式的管辖力。西班牙在美洲的殖民地是viceroyalty,葡萄牙人的殖民地则是captaincy, 而英荷的殖民地则是由股份制的chartered company来统治。由于大航海大发现,全球大变局来得快,西葡的制度过于按照欧陆习惯做事,不如后来的英荷公司制来得有利于殖民贸易事业发展。当然后来英国击败荷兰取得海洋贸易霸权那倒是和制度关系不大,纯属荷兰人运气背,生在大陆上会被西班牙和法国这种大国攻伐。同样葡萄牙第一个发现好望角航路,天文航海也在西班牙之上,最后却落得被西班牙吞并几十年的下场。

后来米国崛起,在大陆推进殖民的路上也是充分利用了这种普通法的无法无天性,天高皇帝远,我们自己搞,乱拳打死老师傅,揍得墨西哥人哭爹喊娘。而后就是二次工业革命,美国和德国牢牢抓住了这个机遇,而美国又因为地理条件天然隔绝,没有像德国崛起一样四处找抽,最后成为天字第一号超级大国,因此普通法也成了国际正朔。

普通法要给好的精英们(有开拓眼光的)玩,还要赶上科技革命的机遇,才能创造出大陆系开创不了的辉煌。而如果都是印度拉贾,马来苏丹之类土豪玩,只能是把封建余孽建制化,白白约束住社会的创造力。

6
4月14日 268 次浏览
7个评论

普通法人治,罗马法法治,法治优于人治。

這個是錯誤的。你有一個法條,但是對於一個法條要應用到現實生活中也需要解釋。比如説“情節較輕的,處***", 那麽這個“情節較輕”如何裁定,在大陸法中也需要法官來主觀判斷。

相比來看和海洋法其實差別不大,因爲既然都需要解釋,那還不如海洋法一開始就確立了判例原則好;不過總體來看,只要執法執好,什麽法區別都不大。歐洲整體都是大陸法,西歐,北歐的法治也不比英美差。

common law系统也有statutory law。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普通法只有在神刻在人心中的律法沒有衰退時才好用。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Truth #135851 这个情节较轻,有时法官也会用海洋法相似的比较以往卷宗的办法来量刑。

但是共产党只把法律当作统治人民的工具。

想到一个极端的案例,中国大陆文革时期农村存在一些赤脚医生,往往是一些没有经过专业医疗培训但是懂得一些传统偏方的农民或者是下乡知青组成。有个赤脚医生因为得罪小人,被举报工闲时候上山采草药堆在家里。结果被公审判投机倒把罪,直接有罪推定说他存私心,靠这种方法来囤积将来趁人病难之际来交易。被判了几年,文革后才被平反放出来。

现在虽然没这条投机倒把的口袋罪了,但是有一条寻衅滋事罪,不全是针对上访无门的可怜人,制定的口袋罪,其实解释宽泛什么都能往里装,只要当局看不顺眼的行为都能看作起哄闹事,扰乱社会治安。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丁丁兄弟 #135868 投机倒把是经济反极权,寻衅滋事是社会反极权,组党冲塔是政治反极权,建军造反是军事反极权。

所谓中华法系我觉得是一种半人治半法治,说它是人治是因为皇帝就是立法者,皇帝的谕旨就是法律,说它是法治是因为古代中国也确实存在成文法,汉代有春秋决狱,《唐律疏议》是非常规范的法典

@葱侠123 #135930 问题倒不是在皇帝立法,而是县令执法,没有把行政和司法分开来。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世界上没有阶级这样的东西。根本没有。阶级就是种姓,而种姓就是种族。 ——阿道夫·希特勒(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