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未有之变局”到底是什么?中共到底想干什么? 时政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前中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习近平总书记研判当前国际局势及其发展态势的一个重大论断,对我们认清我国的外部环境,把握好重要战略机遇期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引自 http://theory.people.com.cn/n1/2020/0103/c40531-31533088.html

中共是不是有什么内部秘密讲话,关于到底什么是“百年未有之变局”?怎么变?往哪变?中共准备干什么?怎么干?(就像希特勒对德国贵族和纳粹精英的战前秘密演讲,雅利安人如何扩大生存空间,如何夺取世界之类的宏伟计划,激情澎湃)

个人推测:一百年都碰不到的大变局?一百年前是什么,是一战,人类进入工业化以后的第一场世界大战,是臭名昭著的战壕人海烂仗,2,000万人受伤,超过1,600万人丧生,双方都没有达到预期的战略目的,却损失惨重,并埋下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种子。

农业社会的时候,只需要庄园领地、城堡、铁器,马牛羊,木材,一个小共同体就能自给自足,所以人类不需要主权国家这种巨大组织。战争是贵族负责,伤亡很小。战争的诱因也就是马尔萨斯规律导致的。

工业化以后,由于石油、煤炭、钢铁、稀土、橡胶等资源分布空间大,但又不均匀、不规律(与农田相比),原有的封建制碎片化的小共同体城邦无法再建立自给自足的体系,不利于发展和竞争,主权国家应运而生,主权国家这种组织天然有一种整合上述必需的资源建立自给自足工业体系的冲动和扩张欲望之本能,只不过有的国家依靠海上无国界的天然优势,依靠贸易体系整合资源比如英国。有的国家就倾向于扩张战争,比如德国、俄国、日本。 可以说工业化成倍的加剧了放大了人类的斗争和残杀的规模,一战可以说是工业化和民族国家的原罪的开始。全球共产主义运动也是在一战以后蓬勃发展席卷欧亚,有的人说是德皇资助的国际共运,有的人说是罗斯柴尔德家族资助列宁、托洛茨基。

中共之所以反复喊叫的“百年未有之变局”的十足底气,是德国、俄罗斯、原奥匈帝国分出的那几个、意大利、或是还有犹太人某派系(基辛格系?),早已经选择了中共为盟友,秘密勾兑,颠覆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不然单凭中共一己之力,推动百年变局,岂不是毫无依据的白日做梦?

还是“百年未有之变局”,仅仅是假大空的废话?

自由派的历史观

端传媒 | 许章润:自由主义的五场战役

( 由 作者 4月13日 编辑 )
3
4月12日 701 次浏览
10个回答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那里有大学问。

中共的狼子野心人尽皆知,即直接挑战1991年雅尔塔体系崩溃后形成的新秩序,在政治、经济、军事与文化上表现出蛮不讲理的强盗姿态,用强势扩张+打压异己的方式在全球范围内快速输出影响力,并妄图以此主导世界秩序,令人们渐渐失去反抗其暴力的意愿,圆“红色江山代代传”的春秋大梦。前面两位对这个角度的分析已经很透彻了,那本人就从宣传话术的角度简单试试看。

首先这个“百年未有”就很唬人,给读者一种“当前处于特殊时期”的印象。“变局”则传达出一种“要做大事”的感觉。习在2018年的修宪引起了一波舆论地震,除了严酷打压反对声音外,往“皇帝的新衣”上镶钻也成了中宣部工作的重中之重。而“百年未有之变局”则很好的强化了习“统领全局的政治强人”形象并为其终身制找到借口,其意思大概是:

“党和国家目前正处于历史的转折点上,在这绝无仅有的关键时期,我们需要集中力量办大事,而你们也需要一个凌驾于一切之上,说一不二的全能领袖来牵着你们这帮野猴子走。因为野猴子不具备天龙人的判断力,不理解天龙人老爷的良苦用心,所以需要蒙住你们的眼,堵上你们的嘴,以免误了大事。谁胆敢说不字,一枪一个不管埋。”

瞎猜成分较大,当个乐子看吧……

百年未有的变局,是中共认为自己已经有实力、有机会重新挑战二战后的西伐利亚秩序(Pax Westphalia),也即美国秩序,重新回到1840年前的天朝秩序(Celestial Order),也即中华帝国一统天下、统治或掌控整个已知世界的垄断性的普世帝国秩序。 注意中华帝国主义是普世帝国(universal empire),相当于西方的罗马帝国主义,与现代形成的欧洲各国相互竞争的competitive imperialism不同。 这个百年未有之变局,如果你把世界当成是东亚大陆的话,中国现在的天命(mandate of heaven)就是跟当年的祖龙秦始皇一样,通过诡计、武力与高度中央集权带来的短期红利实现全球性的垄断政治。 因为大清帝国的崩溃可以看作是前一个中华秩序的彻底崩溃,中共夺取天下看成是中华秩序的复辟,现在过了一百年终于等到了秦灭六国的时刻,百年未有之变局,实非虚言。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北条沙都子 #135677 @丁丁兄弟 #135618 中共是肤浅、选择性的看待世界和民主社会,总是给自己制造有利的幻觉,呆在舒适区。看来大多数人都认为,中共是错判了百年形势,觉得自己挑战国际秩序的机会来了。其实我认为中共本质上一直是一个投机党,没有核心竞争力,从诞生一开始就是不断试错投机,每次外部考验挑战都淘汰或互杀了一大批党内失败者同志,最后留下的仅仅是长期淘汰后的幸存者偏差,在二次大战的剧烈格局中,只是意外的熬出来。中共却把这些当成了自己的实力和宇宙真理。

我猜测,俄罗斯可不是那么“好心”的主,二战斯大林苏德密约解密,斯大林吹捧怂恿讹诈希特勒。斯大林二战就是先跟德国结盟,后跟盟军结盟。

普京也很可能,吹捧怂恿中共、习“伟大领导,伟大复兴”去台海开战,给点好处骗取信任,并许以开战后的“军事、经济能源支持的承诺保证”,然而等到真的中美开战,普京却可能作壁上观,口头多行动少,挟中国的牌,去跟美国、欧盟谈条件。

( 由 作者 4月13日 编辑 )
自由且迷茫
KingSager 祗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沙罗双树花失色,盛者必衰若沧桑

除非是习近平本人,否则没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的猜测是,如果你把法国大革命以后的世界历史看作是民主与专制的斗争史(虽然这过于宏大叙事,但是我估计习近平就喜欢这种宏大叙事),一战毫无疑问是一个重要转折点,一战以前主要国家里只有美法是共和国,而一战之后王冠落地,旧帝国和贵族阶级一起被粉碎,人类从此进入了一个高度平民化的时代。这种平民化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三波民主化。

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意思就是,这股从一战以后就永不停歇的民主化旋风到此为止了,阿拉伯之春以来的第四波民主化几乎全部以失败告终,很多民主国家出现了开倒车现象,甚至美国自身的民主也出现了问题,这都给人以一种非常直观的印象,就是好像在这个时代民主玩不转了,从此以后将是专制政治的反攻倒算时间。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以下解读"百年未有之变局,但时与势站在我们这一边"的内容总结自明居正老师的观点。

1,因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大多数国家普遍出现经济衰退,而因为中共前期严厉的封城措施处理得当(武汉封城期间造成的人道主义次生灾难和早期中央决策失误隐瞒疫情暂且不论),中国经济依旧保持正增长,而因为国际社会对中国低端制造品尤其医疗用品生产线的依赖,而保持了一段时间的出口外贸收入。同时欧美主要发达国家因为疫情处理的不及时也给中共当局坚定一党专政优于民主体制的自信心。

2,美国出现了民主乱象,大选出现争议,并且发生了民众冲击国会山事件,川普遭到第二次弹劾,而且美国民间也出现了意识形态的撕裂。所以美国的民主体制表现出了衰败的迹象。(尤其在习一尊和王沪宁等对民主社会认识肤浅的极权主义信奉者这看来,冲击国会山甚至比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还要严重)

3,拜登新团队对美俄关系政策的大幅修改使得俄国人又转向了中共这一边。(普京精的很,利用习蠢货而已,只要有利可图俄国人可以立马转风向再向中共敲竹杠)

4,新疆集中营问题,香港问题而带来的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制裁雷声大雨点小并没有真正打击到中共痛点。(较之前89年中共面临的更恶劣的外交困境都挺过来了,那还在乎什么国际规则呢?习自认为看穿了西方政客的软弱可欺)

5,长远规划十四五计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两个核心要点,拉动内循环加上着重科技教育自主研发,解决技术领域卡脖子的问题。(报告中废话很多,到处是槽点,多是自我矛盾且难以执行的内容,好比什么内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互相促进,还要什么引进来走出去。一边要企业绿色环保,一边又要放宽基础产业准入促进竞争。一边要国企做大做强,一边又要引领民营企业的发展方向。表现出当局依旧迷信举国体制同时决策混乱的思维模式,如果我是TMD地方官我都不知道怎么执行)

( 由 作者 4月12日 编辑 )

@donleagles #135617 部分不能同意,中华秩序只是东亚秩序,从来没有出过东亚的范围,没有普世性,不是世界秩序不是国际主义,也没有实力挑战世界秩序。列宁共产党魔鬼完全是西方的产物(不知道是谁资助的),中共是寄生在中国机体上的僵尸,共产主义才是国际主义的,普世的,与西方宗教救世、天堂信仰的传统高度吻合。

中华文明是保守、封闭的世俗文明。还是我文中提到的,共产中国的扩张性是由于工业化和资源分布不均衡的矛盾+共产主义引起的。

除非欧盟和俄罗斯都与中共秘密勾兑了,否则中共没有任何机会。欧盟现在的地位非常微妙,就像一战前的美国,处于对抗双方都要争取的有利地位,今天中国像一战德国,美国像一战英国。即便德国、原奥匈帝国诸国、俄罗斯没有颠覆美国秩序的动机,他们也将认为即便美国最终获胜,他们也能从中美冲突中获取利益,提高与美国谈判的地位。他们可以骑墙两边下注做生意,平衡术玩的好,说不定中美最终是僵局,欧洲是最终赢家。

( 由 作者 4月13日 编辑 )

@MasterChief #135632 普世的意思是整个已知世界(known world)都被统治或主宰,并不是地理意义上的整个地球的意思。罗马帝国也从未统治全球,但它曾经统治西方人的整个已知世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不外如是。大英帝国曾经做到了日不落的位置,为什么说它仅仅是competitive empire?因为英国在欧洲是西伐利亚秩序的一部分,面临来自其他国家的竞争与挑战。 中华帝国受困于地缘政治,历史上很难走出东亚大陆,但其周边国家不是朝贡国就是太遥远、太弱小而不能形成有效的竞争,而古代中国人的整个世界就是这片大陆了。 要理解普世性,就是设想你如果得罪了最高统治者往哪里逃?欧洲你可以逃亡别国、可以利用大公教会要求神圣庇护,中国你跑到越南都会被杀掉。 中国并非世俗化国家,而是政教合一(Caesaropapism)的国家,对于大一统、中国的天朝地位的信仰就是中国人的政治宗教,不然为什么那么多海外华人提到祖国一统就热泪盈眶,对于边疆民族独立咬牙切齿。

@MasterChief #135633 对于中共而言还是有“实际意义”的,也就是政治宣传上的意义。而既然是宣传,就不能有太多“现实支撑”,否则好不容易营造出的宏大叙事就要大打折扣了。而模糊不清也许就是中共想要的,因为这篇狗屁不通的文章本身面向的就是“广大人民群众”,如果表达的太过严谨和清楚反而会增加对象的阅读成本,对于宣传而言是起反效果的,那倒不如说的不清不楚、含含糊糊,给人民群众一种“一切都在青天大老爷的掌控之中,我们的时代来临啦!”的第一印象。

秘密勾兑的话……我十分认同您对于欧盟的解读,也就是大方向上偏向美国,但也和中共保持联系,摆出“左右逢源”的姿态并为自己赢得政治筹码。不过我个人对于欧洲的自由主义底蕴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不认为其会和中共有除经济利益外的一些其他勾兑。至于俄罗斯的话,我倾向于相信其中是有不少勾兑的,但程度有多深不好说,毕竟俄罗斯还有另一个可能的潜在盟友:印度。而印度与中国是地缘政治上的直接竞争对手,对俄罗斯来说,完全倒向其中一边则无疑会惹恼另一方。

另外可能是我有些悲观,但感觉中共还是有机会的。哪怕其全球扩张的战略最终失败,也大可以缩回国内继续高压统治,实在看不到有什么重大危机的苗头。或许是我自己先被唬住了?……

( 由 作者 4月13日 编辑 )
沮渠蒙逊 十六国春秋

从字面上理解我觉得无非就是那种“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天命”。为什么是一百年?多半是因为凑个整数听起来好听。什么东西以前从来没有过?大便菊又是什么?传销就喜欢用这些神神叨叨的词汇。

@北条沙都子 #135624 @KingSager #135625

感觉就像是一个天龙人故意模糊不说清楚的话术。除非是欧盟和俄罗斯都与中共秘密勾兑了,否则中共没有任何机会,这种话术也就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和现实支撑。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在否定的那一方面,我们这一代人,在对现存社会秩序的不平等感到愤懑这一点上,大概超过他们大多数的祖先。 ——《通向奴役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