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類詩 (極不完美的) 炉边诗社

火車呼嘯,開往金鐘

耳機裡正是時忘人

今早金鐘也有個時忘人

而我正在去找他

也許再見,已是二十年後……

我也不知在何方

寒風迎面,仰頭望天,天如灰

(遲到的官壞掉的電視巡視的走狗怒罵的老婦狂亂的心混亂的腦)

火花飛揚,是潛海之鷹

今在籠中猶自笑傲

冷對愚獵拙手,毫無畏懼迎屠刀

也許再見,已是二十年後……

不知那時何世何光景

也許再見,已是二十年後……

也許已經不會再想飛翔……

濛濛細雨,螢螢燈海

「請讓我代你飛翔一次」

濛濛細雨,螢螢燈海

「請讓我代你再一次飛揚如鷹!」

-------叫我分隔線----------

去YouTube上播放
( 由 作者 4月10日 编辑 )
5
4月9日 182 次浏览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一个建立起来主要用来限制自己的国民冲出去的国家,却能够让全国人民都以为全世界的侵略者都想冲进来。一个饿死了几千万人的国度,几亿民众都沉浸在解放全人类的歇斯底里之中。 ——杨恒均(中国,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