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他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 分享原创

近十几年的苏联史研究中,最有趣的发现是,苏共高层关起门来说的话,和他们的宣传一模一样。

他们真的相信工人阶级,相信帝国主义,相信马克思,相信布尔乔亚,相信计划经济,相信这一系列新话。斯大林的暴政不是为了攫取更多权力(他从一开始就有了),而是因为他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赫鲁晓夫是如此,贝利亚是如此,莫洛托夫是如此,甚至戈尔巴乔夫也是如此,他们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真的相信共产主义。这也是列宁的遗嘱基本没有动摇斯大林的权力的原因——斯大林是当时苏共眼中最理想的共产主义者。

冷战中,美国政客对苏联最大的误判就是认为苏共的共产主义面具后面是现实主义,民族主义,大俄罗斯主义,等等等等。只有极少数人能看出苏共高层都是真信徒。美国大多数民众,包括里根,也许根本不知道这些政治理论为何物是什么,幸运的是,正是因为他们不够聪明,使得他们能够与最聪明的苏联研究者达成一致。

现在历史又重演了,美国的政客有的认为习是民族主义者,有的认为习践行现实主义,有的认为习是法西斯,有的认为习信奉国家资本主义,还有的人像杜鲁门一样期盼与习合作。但是,只有真正聪明的人,才能看清,习近平相信他手上又臭又长的演讲稿,相信中国梦,相信伟大复兴,相信他宣传的一切谎言,他做的一切也不只是为了集权,而是因为他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

和习作对的人,要是祈求他的怜悯,不切实际地期望他有一点理智和人性,一定会遭到惨败,就像大清洗中上百万的冤死者一样,因为在他看来这都是必要的牺牲。

( 由 作者 4月9日 编辑 )
14
4月9日 655 次浏览
10个评论
老鼠与毒药 免除更多老鼠的涉险还是保住更多老鼠的性命,这是一个问题

有一个电车难题,有两根支线铁轨,一边绑着五个人,一边绑着一个人。如今电车开来会压死五个人,如果选择变轨,则会压死一个人。这是一个很有名的心里测试,大部分人也都选择变轨,因为死一个人总比死五个人好。

伟大复兴什么的只是一面旗帜,好比铁轨上绑着的那五个人;而具体行为中的具体牺牲,则是另一条铁轨上的一个人。因为一系列措施必然会使那“一个人”牺牲,比如经济上人民币超发带来的房价飞涨、养老金双轨制带来的制度性不公、公民缺乏政策代言人而导致劳工地位极其底下;还有为了维稳而导致香港和新疆的惨剧等等。这些都是那“付出一个人的代价”,而高官们心理上必须保证“另外五个人活着”,也就是伟大复兴。

可实际上没有什么平头百姓的伟大复兴,真伟大复兴那别让一小部分人享受超国民待遇,别让劳工的地位那么底下,别不遵守一下劳动法。顺便一提,中国如果不能存在强大的工会,完全可以效仿一下日本的反过劳制度。比肩“另外五个人活着”的伟大复兴,其实只是老爷们的幻觉。那条铁路支线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他们的钱袋,然后他们变了轨压死这边一个人。

相反他们必须用一个幻觉来平息自己的罪恶感,幻想那里有五个人。“那条铁路上不是没人吗?”“你说的不对,在看不见的山后面铁路上有五个人呢,所以一定要压死另外一边的一个人。而且顺便我的钱包也得救了。”当代价越发高昂,他们的信仰就会更甚。当压死十个人时他们会幻想救了五十人,压死1k人时他们会幻想救了1m人。当牺牲了一代韭菜时他们就开始幻想救了中国并开始伟大复兴了。

苏联也是如此。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善良的,所以做最罪恶的事的人心一定是最纯粹的,他不能接受“我让火车压死了一个无辜的人”的事实,只能接受“我为了救五个人而压死了一个人”的幻想。纳粹如此,苏联如此,当年十字军东征的那批少杀抢掠的人也如此。

他们的信仰并非因为这东西逻辑上无懈可击实践上完全吻合,那不是信仰那是科学。他们的信仰更多是建立在为自己的罪行进行心理代偿的基础上,而有时这种信仰会进一步加深种种罪行,最后导致恶性循环。

13
4月9日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35349 在勃列日涅夫的侄女柳芭发表的回忆录中曾披露,这位苏共总书记在位时曾对自己的弟弟说:“什么共产主义,这都是哄哄老百姓听的空话。”而戈尔巴乔夫时期的苏共中央书记、中宣部长雅科夫列夫也曾将马克思主义斥为“一种打着科学幌子的新宗教”。

@老鼠与毒药 #135350 对,观察者网、工业党,马前卒,临高启明,军国主义男权工科男,同样是在用“工业化”这个事后诸葛、看似至高无上的目标,为压迫、饥荒、农奴、女奴······种种恶行做辩护。

墙国的一些精英他们只看到,“工业”这颗最终果实(特别是军事重工业),却对工业革命前的参天大树,对宗教改革、文艺复兴、人文主义、思想启蒙视而不见,本末倒置,舍本逐末。只学会了抄袭、偷鱼,不会钓鱼,更不知道养鱼,还为自己的罪行狡辩。

( 由 作者 4月9日 编辑 )

@北条沙都子 #135369 其实这种看法是我在读一些纳粹参与者的回忆录时看到的观点,最初很多纳粹参与者认为自己是在保卫德国,但肮脏的事接触多了,他们更明白自己不是在保卫德国,但他们这时必须认为自己在保卫德国。否则那些在占领区强迫他人劳动的党卫队会有相当程度的心里压力。杀死一个无辜的人会让正常人产生极大的负面情绪,但为了日耳曼人的利益而杀死一些反对纳粹的人,这件事反而不会让那些曾经的纳粹簇拥产生太大负面情绪。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共产主义”不准确。共产主义是一个纯粹西方的理想,而毛和习都是非常中式的中国人。

叫做“人民神教”或许更好。

“人民”这个词很可怕的。稍有不慎,就会滑向“他们不是人民”的深渊。所以我极少用这个词。“人”、“公民”、“民众”,甚至“中国人”是更好的选择。毛泽东是直截了当地反对用“人”这个词的,你看他的文章,用“人”要么指“个人”(特别是训斥共产党人,对他们的个人思想提要求的时候),要么就是物种名。毛是不会以“人”称呼人群的。

哪怕是共朝太祖毛腊肉也不是个共产主义者啊,反倒更像是封建皇朝的皇帝或者马克思邪教教主。从它自己的诗词里就能看出来对皇权专制的推崇辩护。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待商量。 祖龙虽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食人大佐韦国清 普通刽子手

@疯狂维尼熊 #135342 你说的对,共产主义死了,但是习近平的共产主义还活着。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那里有大学问。

@老鼠与毒药 #135350 蛮有趣的解读视角,平时看惯了“中共有多么多么坏”的表述,对其行为的解读也多是“不择手段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之类,读完这段回复倒是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无论中共自欺欺人的编造出多少虚假的“高尚信仰”、“最终目标”,也难掩自己的种种不耻行径。毕竟在缺乏透明度与制度性约束的环境下,权力的毒性会发挥十二分的功效。

( 由 作者 4月13日 编辑 )

不可能,共产主义早已破产也不会再有复活的机会。环境和时代都已经变了,大人。何况他现在一直使用的口号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等等,具体到他的行为也是进一步集权铲除异己。丝毫没有看到所谓的“共产主义”倾向

不过我更相信一句话,奴隶主从来不会在意他的奴隶是什么民族。因为奴隶主的阶级性显然高于他的民族性,所以我很讨厌民族主义更讨厌共产主义。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我三个志愿都填清华,你让我上就上,不让我上就拉倒。 ——习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