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的死与生:致读者 分享发现

原文

亲爱的多数派读者们:

大家好!想必你们已经留意到,2021年4月4日晚,"多数派"微信号、微博号遭到封号(被屏蔽所有内容、帐号被停止使用);而同一时间,我们的网站 www.masseshere.com 也被墙。如果你有只关注多数派微信、微博号的朋友,还请帮忙转告派派的情况给他们。

从2020年8月5日发表开篇词以来,"多数派"在墙内仅存活了8个月。当然,派派的命运绝非孤例:在最近的日子里,已经有数不清的左翼平台、女权平台被炸号;许许多多的行动者被攻击、被消失......

对于这样的结局,我们并非没有心理准备。在开篇词中,我们就曾写道:"历史再度开启,我们正见证着一个去政治化'小时代'的黄昏,和一个再政治化大时代的来临。多数派是诞生于这个大时代的青年平台。" 时代的黑暗已经向我们涌来。但关键在于,我们能不能站在一起,将压迫的时刻变为反抗的时刻,将黑暗的时刻变为团结的时刻。多数派相信,即使在看不到希望的时候,我们"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在过去的八个月里,我们很高兴地看到,我们不是在单打独斗。 短短八个月的时间,我们已经收获了上万的粉丝,来自社会各个角落,从事着各种各样的工作。我们不断收到来自读者的鼓励,很多朋友留言表示深受我们文章的启发,有人表示要主动捐款,有人询问是否能以力所能及的方式为多数派出一份力,更多的朋友纷纷响应我们的号召,主动以不同的方式理解和实践着自己的日常生活,想象自己与身边人不同关系的可能性。我们很感动,也对此表示非常欢迎。事实上,我们常常感到自己的不足,十分急切地盼望更多朋友的加入。未来,我们将更努力地探索如何引入读者参与共同运营的方式。

"多数派"在墙内阵亡的4月4日是清明节,一个悼念死者的日子。其实,在过去的八个月中,多数派和大家一同见证了许多逝者、被牺牲者的真实故事:疫情下的死亡阴影,从高楼一跃而下的青年,猝死的、或自焚的劳动者...... 不过,巧合的是,今年4月4日恰好也是基督教的复活节。唯物主义者当然不相信任何神秘力量,但其中的对照毕竟饶有趣味。或许,对进步运动而言,死去之日也正是复活之时。且用罗莎-卢森堡的遗言,作为我们对禁言、对镇压、对勾结共谋的资本与权力的回应:

"柏林秩序井然!"你们这帮愚蠢的奴才!你们的"秩序"是建立在流沙之上的。明天革命将在磨刀擦枪声中再次兴起,吹响令你们惊惶失措的号角,宣告:我来过,我又来到,我还将重临!

谢谢所有读者对多数派的关注和支持,我们来日再会!

派派

2021.4.5

3
4月7日 117 次浏览
5个评论
thphd 2047站长

我想问的是,“多数派”教会了多少人使用迷雾通?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所以不教人翻墙的冲塔人都是混蛋,不是把大好的中国青年扔进中共网监的绞肉机么?正所谓“金兵有狼牙棒,我们有天灵盖”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消极 #135150 金兵有狼牙棒,我们会缩卵。😆😆😆

(玩笑话,勿删)

@丁丁兄弟 #135163 不缩卵就要坐牢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thphd #135147 一个对比:

短短八个月的时间,我们已经收获了上万的粉丝。

Telegram频道1700订阅者,估计大头还是在微信公众号。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悲观令整个社会失去了活力,那些释放悲观情绪的人恰恰是曾经被人们信赖为带头人的人,于是这种情绪的感染力非常大。尤其是此后,这些释放源为了证实自己的悲观是正当的,他们开始谴责不信邪的试错者,以前辈的姿态谴责,继而又吓退了年轻人。这是一个连环效应。社会被低迷的情绪所冻结,而不完全是禁令和法律。 ——《无处安放的“精神脱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