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第12集,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研究了25份相关刑事判决书 分享原创

《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今天讲第12集,组织出卖人体器官

说明一下,这里的组织是动词,不是名词。

这集节目里出卖的人体器官,都是肾脏。出卖自己肾脏的人,叫做供体。把别人的肾脏移植到自己体内的人,叫做受体。供体、受体,就像卖家和买家,是对应的关系。在本集节目中,会经常提到供体和受体这两个词,先特别强调一下。

在节目开始前,观众可以猜测一下,在买卖肾脏的黑市交易中,一个病人,也就是接收别人肾脏的受体,需要花多少钱,而这些钱中,出卖自己肾脏的供体能得到多少?

器官移植,不像菜场买菜,可以随便买卖,而是像插头插座一样,要做匹配测试,医学上叫做配型。如果不做配型,受体的免疫系统会对移植过来的器官产生排异反应,手术容易失败。

我这集是整理刑事判决书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的案例。关于这个题材,我只找到了25份相关判决书。

我做《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如果可能,都会先介绍一个典型的案例,让观众对这类型犯罪的各个环节有个大致的印象,然后通过其他的案例,补充一些细节,增加一些变化。希望观众能够通过一集节目,了解这类犯罪的常见情况。

下面先介绍一个非法出卖肾脏的典型案例。

2012年,湖北某人A因为赌博输了钱,打算卖掉自己的肾。在这个过程中,他在网上认识了某人B。B告诉他,卖自己的肾,还不如开个肾脏移植的手术室。

A在武汉租了某个别墅,买来手术所需要的医疗器械和药品,改装成手术室。

手术室里做手术,要有医生。B向A介绍了一个陕西某人民医院的肾脏移植科室的主治医师C,在本案中,C负责做手术。做手术前,要先把病人麻醉了。B又介绍了一个麻醉师D。麻醉师D带来了几个手术室需要的助手和护士。

医务人员做非法手术,叫做开黑刀,做黑手术。

由于医生都是B介绍的,所以每台手术,B要提成2万。C是主刀医生,每台手术要提成8万。麻醉师及其带来的助手一起拿6万多。

医务人员拿这么多,是有原因的。某判决书里的案例,证明医生的工作量很大。

2011年,某团伙在河北某医院做了一个非法的肾脏移植手术。摘取肾脏的手术花了3个小时,休息了一下,装肾脏的手术,又花了两个多小时。

有了手术室,就只差供体和受体了。有人做供体的中介生意,有人做受体的中介生意。

卖肾的供体,基本上都是因为经济困难。肾脏的价格一般是3万到6万不等。想要做肾脏移植手术的受体,花费 30万到70万不等。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价格都不一样。

一般的交易流程是这样:供体在网络上发帖,透露自己想卖肾,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会有供体中介和他联系。联系之后,谈好价格,供体中介带着供体去医院做检查。拿到检查报告,供体中介会和受体中介沟通,因为受体也有检查报告。配型成功的话,供体、受体就会戴上眼罩,蒙上眼睛,上车被带到手术室所在地。

供体在等配型结果的时候,行业术语叫做被供体中介养着,中介包吃包住。如果短时间内配型不成功,供体就回家,等下一步通知。如果联系到新的受体,匹配上了供体,可能把供体重新从家里叫出来。

本案中,手术前,团伙其他成员先把供体和受体准备好,手术室消毒,手术器械消毒,药品摆好。陕西某人民医院的医生C乘飞机或者高铁赶到武汉,落地后有司机迎接,直接拉到手术室。

在我看到的判决书里,供体不会受到法律的惩罚,受体也不会受惩罚。受惩罚的是那些为交易服务的人员,包括医生、中介、司机、看护等。

本案中,有5个供体被判刑。其中4个,是因为他们卖完肾后,开始做中介工作或看护病人,这就触犯了刑法。

还有一个供体,本来打算卖肾的,在医院做了检查,受体也找到了。医生在手术前,看检查报告,认为是双支血管,手术风险很大,不愿意做手术。A把情况和供体讲了,供体也不愿意卖肾了。这个供体,转而当上了供体中介,提供一个供体收一万中介费。他提供了三个供体。在第三个供体准备手术时,被抓了。

前面说的湖北武汉的案子,手术室是租了个别墅改装的。下面的案子,某团伙想租陕西某医院的手术室做肾脏移植手术,但是计划失败了。

陕西该医院的法人作证,2018年,某人经过朋友介绍和他见面。对方要求租用他的手术室和医疗器械,说是为了做割痔疮、割包皮等小手术,愿意付租金。医院的法人答应了,还为他们提供了麻醉师的联系方式。

过了几天,对方说不是做小手术,而是做肾脏移植手术。在他的手术室里做一台手术,给医院5万到10万的好处费。医院法人连忙拒绝,说他这个二级医院不具备做这种重大手术的条件。

这个团伙的这台手术没做成,不过他们的另一台手术做成功了。但是供体做完手术,回家之后就报警了。

2018年年底,他们在网上联系到某人A, 5.5万元卖肾,问A愿不愿意。A忽然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就同意了。

在对方安排下,A在医院做好检查,到了合肥,对方让他戴上眼罩,用车把他带到某地。A摘下眼罩,发现是在一个简单装修的房间里,房间里站着6、7个人,其中两个穿白大褂,房间角落里堆着一些药。A问他们,不是说在大医院做手术吗?A想走,但是又害怕。

A先灌肠,然后被麻醉,A醒来之后,觉得肚子痛,知道肾脏已经被摘掉了。有个看护A的人,给A喂饭喂水。他把手机还给A,手机短信也发不出去。不知道是不是手机信号被屏蔽了。5天之后,天黑的时候,对方对A说,5.5万元的现金已经放A包里了,现在送A走,给A戴上了眼罩,上车。车开了一个小时左右,让A下车,并且叮嘱他,别回头看。A回家之后就报警了。

这台手术的受体花了55万,做完手术后被送到了合肥某中西医结合医院进行术后康复治疗。

该医院副院长作证,肾脏移植手术后的病人,要半个月后才能来该医院做康复治疗,并且需要有病人病历、手术记录和出院小结,才能办住院手续。

某人准备了各种材料,办好了该病人的住院手续。之后送来了病人,病人身上插着引流管和尿管。副院长一问病人家属,该病人几个小时前才刚做手术。

受体做这个移植手术一共花了55万,其中负责手术的医务团队分到28万。

上面的案例,是供体报警,下面的案例是供体的家人报警。

2016年,某人因为欠钱,被催债的人逼急了,他就去卖肾。他被蒙上眼睛,带到河南某职工诊所的房间里,由某中医院的麻醉师麻醉,被某中医院的医生摘除了肾脏。供体在手术后收了4.5万元,回到家里,被家人发现后报警。该团伙后来又赔了供体7.5万元。

这两个报警的案例,至少供体收到钱了。下面这个案例,供体发现拿不到钱,就报警。

2015年,河北某人卖肾,被某团伙安排摘除了肾脏。第二天,对方告诉他,受体身体情况不好,可能拿不到钱。供体认为受骗了,当天逃了出来,并委托路人报警。该团伙后来赔偿了他5万多元。

前面讲过一个供体因为身体检查不合格,最后没有卖肾。下面这个案例,是供体自己反悔。

2018年,某供体谈好了价格,做完了检查,被安排去云南某地做手术。他上网搜索“人只有一个肾会怎样”,看到有人说后期护理费用很大,对身体影响大,他考虑了很久就决定不卖肾了。

供体临时反悔,也是供体中介的经营风险,所以供体中介会多养一些供体。

2012年,浙江警方抓了一个供体中介,现场查获20多个被养着的供体。

关于受体的资源,正规医院里的相关科室的医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2010年,福建某正规医院泌尿外科的主任,因为一直有很多尿毒症的患者找其做肾脏移植手术,并且有一个团伙帮他找供体。那个主任就找到某医院院长,租用对方的手术室,进行非法的肾脏移植手术。之后他又和其他人租用了另一个医院某层楼的病房,用于受体的康复。

后来手术室的那方不愿意租给那个主任了,主任就找了个房子,自己搭建手术室。

这个主任手上就有很多受体资源,不需要受体中介,减少了中间环节。并且他带着一些自己在正规医院的助手去做手术,手术配合起来也方便。

前面的案例,有的租手术室,有的自己搭建手术室。下面的案例,是承包某医院的手术室。

2019年,某人承包了河南某医院手术室和病房,并且提供麻醉师、助手、药品等。每台肾脏移植手术,收好处费9.5万。

他的一个同伙负责和中介等交流供体、受体、医生等资源。原来他找的一个医生,既会取肾,又会装肾。但那个医生价格高,交通也不方便。后来找了两个医生,一个取肾,一个装肾。

装肾的医生到手术室的时候,一切都准备好了:受体麻醉了,助手、护士都在旁边,肾就在蓝色的保温箱里。该医生一台手术收13万。

前面的案例,讲过有供体变成供体中介。下面的案例,病人自己搭建手术室。

2014年,河北某人自己有肾衰竭,租了个房子,没有任何医疗方面的许可,购买了手术台、麻醉机、无影灯等医疗设备及药品,建成了一个肾脏移植手术室。还没开始手术,他就被抓了。他辩护说,手术室为给自己做手术准备的。但警方在现场搜查出了其他人的配型报告。

下面这个案例是麻醉师狡辩。

2017年,在河南某医院几个房间改装的手术室里,某麻醉师负责麻醉病人,参与了两台肾脏移植手术。被抓后,该麻醉师辩解说,第一次麻醉,以为是做阑尾炎手术。第二次,知道是做肾脏移植手术,因为抹不开面子,所以是被胁迫的。这种辩护,法院都不认可。

有个案例,说得好像北京肾脏黑市名声在外。

2018年北京,某人带领两个供体和两个受体,准备做配型检查,正在抽血的时候被抓了。这个案子中的受体说,在老家的正规医院排队要3个月,花费25万。在北京,花费60万,只需要等一个月。

我看到的案例,基本上都是在同一个手术室里完成摘肾脏和装肾脏两个步骤。下面这个案例不一样,河北摘肾脏,北京装肾脏。

2018年,某团伙在河北某小作坊内摘取了某供体的肾脏,然后把肾脏送到北京某正规医院,为受体进行移植手术。

上面的案例,特地在北京正规医院装肾脏,可能是为了防止手术失败。下面三个案例,手术都失败了。

2014年,某人常去北京某医院做透析,某次看到一个小广告说可以提供肾脏给病人换肾。在2015年,患者家里一共凑集了50万元资金,在对方安排下,在河北某地做了肾脏移植手术。手术做完后,对方把他送到河南某医院,该医院医生一检查,发现肾脏没起作用,手术失败了。然后把他安排到湖北某医院,把已经变黑的肾脏摘除了。

该受体花了50万移植肾脏,摘掉肾脏,对方退款5万元。

上面案例中的受体,损失了钱。下面案例,钱退回来了,命没了。这个案例也生动地诠释了,什么叫做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

2017年,在河北某计划生育站彩超室工作人员负责麻醉工作的情况下,来自黑龙江某骨科医院的医生和来自贵州某乡镇医院的医生,在湖南某中医院进行肾脏移植手术。

这几个医生到手术室一看,都觉得手术室条件太差,不愿意做手术。组织者当场给了主刀医生5000元红包,来都来了,只能做了。

这台手术,受体花了46万。因为手术失败,又在湖北某医院进行了肾脏摘除手术。受体已于当年年底去世。

该犯罪团伙一共给受体退了41万。供体收的4万元没有退,合乎情理。

上面两个案例的受体的肾脏是移植后再摘掉的,下面的案例,受体在手术过程中去世。

2015年,某团伙在北京约定为某人提供全套肾脏移植服务,费用42万。之后,该团伙安排在山东成功进行了某供体的肾脏摘除手术,受体在手术中,出现肺水肿导致呼吸衰竭去世。该团伙退回了肾脏移植费用42万元。不知道那个肾脏给供体装回去没有。

总结一下:

肾脏移植手术的几个关键人物:供体,受体,医务人员。

供体提供肾脏,受体接受肾脏,医务人员是肾脏的搬运工。

供体一般是被供体中介招募来提供肾脏。有的供体卖完自己的肾脏,开始从事非法肾脏移植的相关工作。

受体在各大医院的相关科室里很容易找。有些医生也就因此做起了非法肾脏移植的买卖。

医生是肾脏移植中的技术关键,收入也很丰厚。

要做肾脏移植手术,得有手术室。有的自己搭建手术室,有的临时租用医院的手术室,有的承包医院的手术室。

《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本集是第12集,组织出卖人体器官。前面11集分别是:故意泄漏国家秘密、偷渡的朝鲜人、象牙行贿篇、食物农药残留篇、乳制品篇、疫苗篇、学生工篇、假药篇、行贿的手表品牌篇、猪肉篇和环境污染篇。欢迎点击。

4
2021年4月3日 109 次浏览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