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realpolitik看新疆议题 分享原创

首先,先声明一下Realpolitik的精神,很多人翻译成“强权政治”,是不对的。强权政治应该是等于霸权(hegemony),realpolitik,就德文原意,应该是“现实政治”。另外有些人经常把Realpolitik和地缘政治(geopolitics)混淆。在我看来,两者的关系,正如达尔文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区别一样,后者是前者的不当推论。地缘政治把现实政治缩小成了“远交近攻”式的外交战术,而忽略了现实主义政治的广阔空间,颇有捡芝麻丢西瓜之感。

现在我们看新疆议题,最近十来年的事情,争议不大的是如下事件顺序

`2009年75事件,乌鲁木齐等地暴动。

随后中共在新疆加强警备,设立大量检查哨所,增加警力和警方执法权限。

新疆的人员和货物流动安检吃紧,新疆互联网连接为“墙中墙”模式,和内地的通讯也有额外的审查。

新疆大量人口被投入集中营(中共称为“再教育营”,“职业培训学校”)。

谴责中共人权侵犯的多为西方阵营的发达国家,支持中国政府官方观点的多为发展中国家以及海湾君主国,讽刺的是,和新疆极端伊斯兰有意识形态关联的沙特,和维吾尔人的精神祖国土耳其,都支持了中国官方。新疆反中共统治的主要意识形态为泛伊斯兰和泛突厥,前者与沙特有关,后者和土耳其有关。`

所以我们看到了,从意识形态角度出发,bug立马就出现了。新疆反共的意识形态之泛伊,恰恰是西方发达国家阵营在911以及欧洲穆斯林难民制造恐怖主义活动问题上,敌对的一方。泛突,在埃尔多安的独裁化和再伊斯兰化之后,也是不讨西方喜欢的(虽然最近的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战争中,土耳其打击了亲俄势力,把阿塞拜疆和土耳其通道打通,还是对西方世界有正面贡献)。结果却是深受极端伊斯兰之害的西方,却支持了倾向伊斯兰主义的新疆突厥系穆斯林(Turkic Muslims),而搞极端伊斯兰的沙特和泛突厥主义的土耳其,却支持了中共。这点在意识形态上来说,完全是反串了。

既然务虚的解释不能成立,那我们来到realpolitik,务实政治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中共的说法很简单,我们对维子很好,是西方强国见不得我们好,所以一方面用黑钱收买一小撮分裂分子搞破坏,另一方面动用舆论武器抹黑我国。但是这和新疆发生的事情大相径庭。西藏的独立运动和流亡藏人的意识形态,倒是西化较多(但是事实上,西藏流亡政府驻扎在印度,他们能做的事情,也只能是印度政府能够容许的程度,因此,就算是讨论西藏流亡政府的政治立场,也得把印度考虑进去,而不是只看十四世达赖喇嘛天天在西方国家吸粉)。西方阵营虽然可以动用舆论,口诛笔伐中共对新疆突厥系穆斯林的迫害,但是突厥系穆斯林的意识形态,倒是更接近沙特和土耳其,而不是西方阵营。因此,中共说的两方面,只有后者接近真实的一面(虽然西方舆论对中共在新疆的暴行口诛笔伐,并非基于谎言,但是确有反制中共意识形态输出的动机在里面,中共只承认西方舆论是反制中共,但不承认自己的暴行),而前者,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因为在新疆的武装反叛等运动,最有力的意识形态武器是泛伊斯兰主义,而这个和西方主流并不相容。所以“一小撮分裂分子”,他们的支持者是基地组织,ISIS,沙特瓦哈比,土耳其泛突,还有巴基斯坦ISI。中共试图把“极端伊斯兰的支持者”这个帽子扣在西方头上,是非常荒谬的,而试图把极端伊斯兰涂抹成自由民主斗士的,并不是“西方媒体”而正是中共。

中共的另一个悖论,就是又要讨好沙特等海湾油霸,又要镇压去麦加哈吉的中国穆斯林公民。中共在西北穆斯林地区的管理,就是把去麦加哈吉做成了配给制,只有为中共统治做出贡献的才能去,而西北老少边穷,经济贡献不好做,那就只能是“政治贡献”了,也就是作恶,当雷子,告密揭发。那么干了这些坏事而又去麦加哈吉的叛徒们,在神圣的黑石面前是什么心态呢?肯定是罪恶感。罪恶感就会使得他们成为两面人。而沙特油霸在意识形态上又是输出者,正好这些人就会购买沙特的意识形态输出,结果就是中共迫害穆斯林越多,中共统治下穆斯林既得利益者的塔基亚也就越多。而对于沙特来说,中国穆斯林群体的存在也迫使中共不得不来沙特这头交保护费。谁都知道极端穆斯林的母国是谁。因此除了石油这个利诱之外,沙特对中共还有“极端伊斯兰”这个大棒,从而使沙特对中国在外交上可以多打牌。上次新疆集中营问题,中共就没少向沙特,土耳其这些维吾尔独立运动的背后支持者,送贿赂。才买得埃尔多安等人说中共干得好,可怜维吾尔人,所托非人,又被出卖了。而同时和中国和沙特做生意的西方阵营,却背起了黑锅。

从地缘政治角度出发,新疆地区接壤的大国只有俄国,要真的从这方面对中共发起攻势,只有俄国能做,类似1944年新疆三区革命那样。但是自从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俄国在中亚的势力严重衰退,以至于现在是哈萨克斯坦当局为了维持自己的专制统治,把从新疆逃出的哈萨克族的保护给撤了(可怜哈萨克人,也被出卖了),性质恶劣程度,堪比中共不保护延边朝鲜难民,让他们被朝鲜当局的特工捉回去一样。这就意味着,从实际角度向中共施压来改善新疆穆斯林的处境是不现实的,新疆穆斯林的苦难行军,恐怕不会比朝鲜人的苦难行军,来得短暂。

回放一下各方的态度:

中共,一边镇压极端伊斯兰,一边把极端伊斯兰的屎盆子扣在穆斯林顺民头上,还要污蔑这个屎盆子来自西方,却和真正的极端伊斯兰支持者勾兑。

沙特和土耳其等国,一边支持极端穆斯林活动一面对中共采取胡萝卜加大棒外交,得了中共便宜之后转手就卖掉他们。

发达国家阵营,一边为被迫害的新疆突厥系穆斯林流鳄鱼眼泪,而其实际目标,则是阻击中共的政治扩张,中共不是要一带一路,搞渗透破坏么?我就反过来对一带一路的穆斯林国家人民宣讲中共迫害穆斯林,从而破坏中共的破坏。

9
3月31日 395 次浏览
11 个评论

所谓泛伊斯兰和泛突厥的支持对维吾尔人来讲不仅廉价而且是累赘

目光长远的海外维吾尔人应该积极参与到追求伊斯兰世俗化和争取土耳其民主化的运动中去,和沙特与土耳其国内的反对派并肩战斗,在西方社会中让维吾尔人以罕见的伊斯兰世俗化标杆形象出现

如果能让西方相信,新疆独立会大概率成为长期以来西方梦寐以求的伊斯兰世界现代化民主样板,仅从处理国内绿教族群的利益上讲,他们都会极力扶持维族

然而维人是不会这么做的,泛伊斯兰和泛突厥正是疆独赖以进行仇恨动员的两个根基,自由民主只不过属于靠后的诉求,维族内部的所谓西方自由派群体和中国民运一样不接地气,反对沙特就是等于在放弃瓦哈比自爆牺牲精神,反对埃尔多安就是在反对背后支持他的突厥民族主义,失去了这两项的加持,无论是甘地式的非暴力不合作还是北爱尔兰共和军式的炸弹袭击,维吾尔人都不可能再操作的起来

( 由 作者 3月31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阿里萨斯 #134181 @thphd #134187

有个很简单的理由,美国虽强大却远在天边,俄国虽弱小却近在眼前,如果新疆是靠海的地方,那命运就完全不一样了。

米国离新疆最近的时候是2001年阿富汗战争之后,美国试图渗透中亚,买通乌兹别克斯坦。结果美国力量深入内陆乃是强弩之末,无力驱逐俄国影响力,最终还是不幸失败,今天美国在阿富汗的影响力都摇摇欲坠了,还怎么进占中亚啊。而中共当年应对美国势力北上的方法,则是利用911事件,向美国宣讲“东突恐怖分子是极端穆斯林,和袭击你们的是一丘之貉”,所以可以安心地镇压新疆穆斯林而不怕美国势力挺进中亚。

所以今日G7对新疆问题发声,不过是借维吾尔议题反对中共的一带一路扩张。维吾尔人不过是牌而已,所以维吾尔人也很难为此目标放弃泛突泛伊,毕竟西方的自由民主,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突然想起了波士顿马拉松袭击案,袭击者就是车臣人,而新疆就是中国的车臣。在泛伊的起义军被镇压之后,他们就算逃往西方,也很难和西方主流的自由民主派一起打回老家去。

( 由 作者 3月31日 编辑 )

补充:间谍卫星篇

中共之所以在新疆问题上如此强硬,也是赌美国不肯公布自己的间谍卫星资料。所谓新疆问题,地面上看得再紧,也瞒不过美帝的天眼。地面上总结的数据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天上的监控数据则足以说明关押的规模。

一旦美帝的间谍卫星数据披露,就足够证明中共关押了百万人口,而进出营地的人口是千万量级,可谓人人过筛,人均犯罪嫌疑人,这个尺度已经击败了纳粹对犹太人的看管程度。科技的进步。

@Truth #134207 因为是否改善新疆穆斯林的待遇,并不是G7的首要考虑目标。他们的目标是让一带一路上的穆斯林群众反对中共。所以你可以看到一面卡塔尔政府说,中共在新疆做的没问题,另外一面打开半岛电视台,你就能看到穆斯林群众对中共的愤怒。

和香港的区别在于,他们真愿意救香港人,而不愿意救新疆突厥系穆斯林。

简单说三句:西方真虚伪,中共真残暴,维子真倒霉。

( 由 作者 3月31日 编辑 )
thphd 2047站长

粗看之下,维族人与沙特土耳其切割的紧迫性并不逊于中国人与CCP切割的紧迫性。

然而在油比人贵、人权弱于油权的这个世界,推广自由民主的费效比实在是令人尴尬。

@松坂砂糖 #134331 made in Afghanistan

不要这样嘲笑中国军火,在亚非拉很多战场上都有中国制造的身影。虽然中国货质量不好,但是价格便宜。就可怜了前线将士们...

@消极 #134328 私实在是想不出来这个世界上有比你的炮弹是made in China更悲惨的故事

@thphd #134187 一些人于右翼民粹主义者和种族主义者切割的重要性也不逊于与中共切割的重要性。

阻击中共的政治扩张

从而破坏中共的破坏。

這個不都是好事嗎?爲什麽說是 "流鳄鱼眼泪"

@松坂砂糖 #134327 中共自有军火供应,不必我等劳心。

我懒得了解,懒得在乎有多少维吾尔人被关进集中营,我懒得关心,也不值得我关心

就像我不关心七五死了多少人,昆明死了多少人,莎车,乌鲁木齐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样。

我才不会像是某些人动不动说我自己认识很多维吾尔朋友,他们都是很好的人,我为他们可惜。我他妈都甚至不认识任何一个新疆来的汉人。

我初次和维吾尔人接触的经历才没那么和平浪漫呢,就凭这一点,我就说一句:……算了,从人道主义的角度还是算了。

私关心的只有一件事。

假设有一天,汉人在新疆的影响力大减。中共摇摇欲坠的时候,维吾尔人,你们不会想要杀光在东突厥斯坦的每一个汉人吗?

如果是的话,要不要买点武器呢?AK47,不来几把吗?

还有兵团的同胞们,你们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杀你,强暴你的姐妹妻子,残杀你的儿女父母吗?要不要从我这里买一些“小陶”,步兵战车,和武装直升机呢?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首先他们无视于你,而后是嘲笑你,接着是批斗你,再来就是你的胜利之日。 ——甘地(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