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疫情刚爆发时就预测陈秋实的结局是安全回家 人物

关于方斌和陈秋实的最终结局:陈秋实平安回家 方斌永远消失

目前还是保持原贴观点。陈秋实一路都是被软禁与外界隔绝,但人身未收到任何伤害,也未被法律起诉。

陈秋实和袁腾飞背后有靠山暗中保护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只是本宝宝先知先觉,看得透彻。

原帖里也有看得明白的人。有兴趣回顾下原贴。记得阿篱对陈的判断也是大外宣。

2
3月30日 1112 次浏览
50个评论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许章润教授一路都是被软禁与外界隔绝,但人身未收到任何伤害,也未被法律起诉。仅仅因为嫖娼受到治安管理处罚,开除教职。

许章润教授背后有靠山暗中保护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张雪忠教授一路都是被软禁与外界隔绝,但人身未收到任何伤害,也未被法律起诉。仅仅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律师职业证被吊销,后遭释放。

张雪忠教授背后有靠山暗中保护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一路都是被软禁与外界隔绝,但人身未收到任何伤害,也未被法律起诉。仅仅因为长期以来无视政治规矩和纪律,不知敬畏,肆意妄为,受到纪律处分,开除一切公职。

孙力军背后有靠山暗中保护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大量维吾尔族朋友一路都是被软禁与外界隔绝,但人身未收到任何伤害,也未被法律起诉。

这些维吾尔族朋友背后有靠山暗中保护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 由 作者 3月30日 编辑 )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袁腾飞现在还更新频道,陈秋实都消失一年半载了

轻音部

真是大外宣,三月放出来吹武汉解封,再来个美国大爆发岂不是宣传效果max。

虽然我都不是很熟悉这个人,最早我还和朋友讲说觉得他是大外宣。但是复盘来看,外宣几乎不可能

天神九頭鳥 驅逐韃擄 恢復中華

@奭麦郎 #133977

去看徐晓冬视频,他估计的是今年9、 10月份陈就会再次复出。

复出是肯定的。

@丁丁兄弟 #133976

呵呵,从目前流出的信息来看,陈什么处分都没受到,人在家中还健壮了不少,只要事先报备,不出远门,行动基本自由,律师资格证也未被吊销,而且大概率还会复出,继续他在国内的所谓西式启蒙主义教育。

你列举的几位谁有他的待遇?

袁腾飞就不说了,现在天天在油管喷的唾沫星子直飞。说他没后台谁信?

刘晓波的待遇远远好过陈秋实呢。按照一些结识刘晓波的外国记者所透露。共产党还一度好吃好喝招待刘晓波,愿意帮助刘晓波注册公司提供资金,做官商勾结生意,来堵住他的嘴,甚至还许以政协的虚衔相诱惑,把他招揽进赵家呢。(记错了,没有政协这回事,不好意思)后来被他拒绝。因为他国际影响力太大,当局也曾经建议给他办护照让他出国,只要不再回国就行。他再度拒绝。尽管这都发生在施政相对宽松的胡温时期。

袁腾飞有后台会千万粉丝关注的微博帐号一夜清零?所有网络视频一夜下架?和优酷网以及其他传媒公司的合约一下子结束?时不时被乌有之乡的毛左派登门骚扰?

就算有后台又如何。习近平亲自点名表扬的花千方因为他老妈的医保和退休金不能落实到辽宁省信访局上访然后被禁声。习近平亲自点名表扬的周小平因为怼胡锡进爱国爱的不彻底被全网封杀。更不要讲郑国成兄弟了。

任志强和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是至交好友又怎么样?这层后台够铁了吧。

( 由 作者 3月30日 编辑 )

@丁丁兄弟 #133982 刘的政治资本和国际影响力比陈秋实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六四四君子之一不说,还做过牢。要是被拉拢过去,所谓六四的道德高地又要被削去一部分。

陈秋实何德何能能争取到跟刘小波一个待遇?你匪对陈这么客气属实莫名其妙,其中必然有鬼。

后台和最高领导人亲自点名两码事,你难道认为点了名就是成了对方后台和政治靠山?这未免也太天真了。点名只代表公开鼓励,和私人关系半毛钱关系没有。出错了该怎么处罚怎么处罚。

有后台代表背后有势力支持,能不能客观说话,具不具备道德制高点就要两说了。

这几年狂开倒车,改开派个个都成了道德完人,胡温时期社会风气被捧上天。真的有那么好。当时何来河蟹草泥马影帝一说?改开派是准备联合国际资本,永远稳坐奴隶主的,今上上位动摇国际秩序,相反是撬动了整个统治阶级版图格局。

@天神九頭鳥 #133983 共匪对陈秋实客不客气我不知道。当时国保用什么语气,什么措辞,跟陈秋实说了什么话,有没有挑衅,有没有恐吓,有没有挖苦,有没有嘲笑,用什么住宿条件,什么伙食供应招待陈秋实的,你只能去找当事人核实了。

真要说后台只有习总书记一人。高官落马都不计其数了。我不知道陈秋实和习近平有什么特殊交情,或者陈秋实对共产党有什么特殊的利用价值,值得高层亲自笼络?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假设推演一下,让我好多多学习。

改开派本身就不是什么道德完人。胡温时期的社会风气被捧上天,本身就是国内不满社会现状的一些网友对比出来的。这还需要像仁兄这么对共产党有真知灼见的人士向国内的一些不明真相网友介绍共产党的真实用意。

@丁丁兄弟 #133985

人都已经放回家了,还要怎么客气?你说的那些细节能证明什么?也无法求证。只要看最终结果就好,跟已经被收押的方斌、张展比起来陈的待遇是天堂级别的。这还不能说明问题?

伟大领袖毛主席在世的时候,党内都不止一股政治势力,杀一批出一批,最后搞到他老人要发动文革才安心,如果说后台只有一人,只能说缺乏对你匪政治斗争历史的了解。

陈没有刘那么大价值,但在现在这个局势下,做个改开派吹鼓手来唱唱反调是完全合理的。我要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天神九頭鳥 #133986 那么集中营里的维吾尔人被放出来了,还能怎么客气?维吾尔族人说的什么性侵,体罚,强制劳动这些细节又能证明什么,也无法求证。只看最终结果就好,跟纳粹集中营收押的犹太人比起来,维吾尔人的待遇是天堂级别了。况且出来之后还学会了职业技能和提升了汉语水平,这还不能说明问题?

李泽华更早就被放出来了啊。还能上油管传视频,他不是更客气,更天堂。方斌还没有定案审判,完全没有消息。也不能说一定不会被放出来啊。

你硬要说给改开派做吹鼓手,那么新京报,财新网这些媒体有的是职业吹鼓手。如你所言,陈秋实自然远比不上刘晓波的统战价值,但是他是否具有这个资格被统战。而且很明显啊,现在习派得势,作为一个党员都不是的陈秋实开个人自媒体真的有这个背景和改开派搭上线吗?你太看得起他了吧。

真从一个自媒体盈利的角度。明显捧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主旋律更能赚钱啊。郑国成这样低学历的都能月入三万,何况富有辩才,形象气质更好的陈秋实呢?

现在共产党根本不敢提拔什么草根,毛时代为了树立标兵还有草根王洪文,张铁生,陈永贵的上升,他们还会卷入政治斗争甚至成为打手。现在还有这样的例子吗?

@丁丁兄弟 对陈的所做作为很明显是没有给予任何处罚异常宽容的。不要拿维族的事情来类比,类比的例子非常不恰当,你难道感觉不到么?如果单纯是来抬杠就没必要再谈下去。

李泽华的水也深,背后都有人。既然改开派势力的人做事肯定不是为了钱啊,当然是为了政治目的。跟郑国成那种低级红比个什么呢?

你匪内部现在的各类派系就是费拉不堪,即便不满也不敢出面挑战,能用这种手段已经是非常胆大了。

( 由 作者 3月30日 编辑 )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对于反共势力而言,第一个说某人是大外宣的人危害远大于真正的大外宣。

@刘慈欣 #133989

陈不反共啊,他反谁你们心里清楚。

@天神九頭鳥 #133988 即便徐晓冬也不全知情陈秋实的待遇,他的消息很多也是道听途说来的。那么我们谁都不好下定论陈秋实究竟有没有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还是如你所预测的那样已经沦为政治斗争的一枚棋子。

我想说的是没有实锤证据前,但愿无罪推定。从媒体所曝光的陈秋实履历来讲他也没有不良记录。这样带有政治动机的恶意揣测别人的行为不是很恰当。我个人情感上很佩服陈秋实的勇气,能在武汉疫情最高危的时候亲临一线。要知道在武汉即便体制内的公务员被下了死命令也是极不情愿在疫情最高峰的时期天天上下班坚守岗位的。

现在中央政治局内部那些在任的委员和退休的老干部之间如何政治盘算,我不知道。但我所了解到的情况是,在市局级单位和技术官僚当中很多人都是不作为的,不敢冒风险,不敢担责任,被动配合完成政治任务的。

谢谢你的分析,受教了。还有我不是共匪,不要叫我匪了。

@丁丁兄弟 #133991

在你国讲究实锤证据来判断事情是一个比较荒谬也无法做到的事。你国政治本就是黑箱操作,很多事情都是不能外传的,只能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来推测判断。

而且别说普通人,就是真的高级干部也不一定对每件事都完全了解到那么透彻深入。所掌握的信息也只够判断个基本形势。

陈到武汉一下火车就直接挑明说:总书记来不来不知道,但我陈秋实来了。当时武汉刚封城,城内人是又惧又恨,一肚子怨气。他突然说这话什么意思,表达什么情绪。可以说显而易见。他来武汉记录就记录,带上某位领导人有必要么?

你不用谢我,这些你说不定比我还明白,我也只是通过常理来分析而已,既然你讲话这么保守,那就到此为止。

陈士杰 中国宪法起草委员会代理主席

@丁丁兄弟 #133982

刘晓波当年在国内的时候不敢出国,因为他担心出国之后就不让回去了。

我倒是没听说过中共让刘晓波当政协,毕竟刘晓波的书在1989年之后就彻底不让出了。

胡温确实想让刘晓波做生意,就和当年让廖亦武卖裤子一样,只不过这些人都是命硬,不接受赎买。

@陈士杰 #133994 记错了,实在抱歉。我是在矢板明夫的采访当中看到的,他对刘晓波的一些印象和描述。刚才回看了一遍,是我记错了,没有政协这回事。

@丁丁兄弟 #133996

我至今都觉得,给刘晓波发诺贝尔和平奖是过誉的行为。

我感觉就是把“三国第一猛将”发给了张辽,吕布、关羽、张飞、赵云、许褚放在哪里了?

我一直觉得最应该获奖的中国人是九十年代给魏京生。

楼主的帖子真有趣。先看下面这段:

目前还是保持原贴观点。陈秋实一路都是被软禁与外界隔绝,但人身未收到任何伤害,也未被法律起诉。

也就是说“陈秋实一路都是被软禁与外界隔绝,但人身未收到任何伤害,也未被法律起诉。”只是楼主目前保持的观点,并非经过证据与逻辑合理推理出来的事实。所谓陈人身未收到任何伤害,也只是楼主的臆测与幻想而已。

然而靠着这份仅存在于楼主大脑中的臆测臆想的“事实”,楼主毫不客气毫不理亏毫不心虚的大胆的做出了如下推理:

“陈秋实和袁腾飞背后有靠山暗中保护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而且还很不谦虚的来了一句“ 只是本宝宝先知先觉,看得透彻 ”

楼主这一顿操作,真让人叹为观止,瞠目结舌!

楼主你是看管陈的打手吗?你怎么知道陈未收到任何人身伤害?

楼主你是法院的内部消息灵通人士吗?你怎么知道他未被法律起诉。你难道不知道有一种起诉叫做秘密审判吗?

solids Ñøñë

@太阳能 #134023

想必楼主背后有靠山暗中保护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楼主本人不在大陆,也不是大陆人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https://twitter.com/chenqiushi404

陈秋实至今失联,根本没有放出来。如果说陈秋实是大外宣的话,那么徐晓冬明显更符合大外宣的条件:有影响力,自己有产业,而且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因为寻衅滋事被抓,反而在YouTube上面一直更新,大外宣不是你还能是谁?

当然事实上,我不认为陈秋实、徐晓冬、李泽华这些人是所谓的大外宣。有司对他们的处理并没有什么令人意外的地方:

陈秋实:公开说“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你共产党吗?”,这和另一位至今失联的方斌一样,都属于公开反党,有司对此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这两个人如果想要脱险,唯一的方式是电视认罪,并且保证从此不再公开发言。然而至今都没有见到他们再次发声,明显就是被失踪,先关个一年半载然后再送上法庭判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具体细节,可以参考高智晟的遭遇,他的书里面有写。

李泽华:和陈秋实处境差不多,区别在于他没有公开反党,而且是首次犯事,事后电视认罪承认错误,从此不在墙外公开发言。

徐晓冬:他至今为止所有的举动,都集中在个人打假,而并没有涉及到批判政权。这和前几年的方舟子搞的学术打假一样,有司固然讨厌这些人,但也最多把他们墙内禁言了事,不至于抓人。而且,徐晓冬人在墙内,还有自己的产业,因此在陈秋实这件事上,他说的一些话会威胁到自己的人身安全,必然有所顾忌,甚至需要说一些违心的话。至于他听说陈秋实已经回到父母家里类似的话,我觉得可信度不高。之前去年我记得他也说过,年底就会把陈秋实放出来,当然至今还没实现,原因几乎可以确定为陈秋实不愿意合作认罪。

如果到现在还看不清楚,不好意思,我觉得明显楼主是大外宣,在这里搅浑水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呢~

@Ambulance #134048

徐晓冬是吃错了药了,没事放陈秋实的假消息做什么?想请问他有什么动机这么做?

还有“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你共产党吗?”这句话哪有反党的意思,我是真没看出来。方斌是直球要求共产党解体下台的。那才叫反党。

我没什么看不清的,改开派你们爱维护维护呗,反正脑子不清醒的人多得是,他们爱上钩跟我也没关系,我就说给有脑子的人听。

@天神九頭鳥 #134055 好,陈秋实自己的推特(现在应该是由他的助理和志愿者维护)说他至今失联,徐晓冬说他已经被放出来和家人在一起,那么两方里面必然有一方说的不是事实。假设陈秋实早就已经自由,那么他的推特又是出于什么动机,继续做出自己还在失踪的假象?

当然并不是说,徐晓冬的说法是有司安排或是他故意误导。他在墙里还敢于在节目里面提到秋实,让大家不要忘记他,本身就已经令人尊重。徐晓冬有些话不能公开说,那就只能用这种拐弯抹角的形式表达出来,这一点在墙里待过的人应该都明白。陈秋实说“我死都不怕还怕你共产党”,是什么意思,会有什么后果,在墙里待过的人也应该十分清楚。但是如果按照你的这个思路,到最后岂不是所有人都会变成大外宣?

另外,对中共真正有价值的大外宣,是在海外有社会影响力的学者和政治人物,包括身在海外的意见领袖,而不是这种国内的草根公民记者。因为前者可以影响到其它国家的政策和海外公民的观念,而后者中共自己动手靠删贴封号抓人就可以解决,根本不需要用到舆论操纵这种高级手段。

( 由 作者 3月30日 编辑 )

@Ambulance #134075

呵呵,徐晓冬、袁腾飞包括陈秋实在唱反调怼人的时候可一点也不拐弯抹角。只是他们站的立场是10年前还未倒车时期公知的立场,这点五毛没冤枉他们。陈现在做的就是国内舆论被大整肃之前公知所做的事情。

公知、改开派以及西方资本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不是几句话能说清楚的。但个人觉得前两者之间是有密切联系的,公知并不反共,只追求一党专政下统治方式的转变。不追求一人一票多数决民选,但非常关注民生疾苦,有限的监督权力等等,害怕底层造反革命,因为本身利益也不干净,和改开集团绑定挂钩,所以处处充当社会矛盾的润滑角色。统治集团做过了就喊刹车。

与其永久的保持这种不温不火的统治方式,倒不如出个强人直接加速把局面打破,一脚油门加速到底。现在就是加速阶段,很多搭车的受不了,包括改开派,以及在改开秩序下获得好处过去表面上小骂大帮忙的公知,都怕速度太快,自己跟着人亡车毁,所以有人喊刹车马上被自由派/中产阶级捧为英雄。倒是底层是完全拥护加速倒车的。

而喊刹车的就是陈这类人。这类人或者说这个阶级的命运和改开派势力是完全绑定在一起的,过去骂街也是为了变相维持秩序,让奴役手段稍微温和一点,抽的时候下手轻点,但鞭子还是要在主人手里。

@天神九頭鳥 #134079 啊,搞了半天你的论点原来就是讨厌改开派公知=>所有改开派公知都是大外宣。要是早点这么说不就好了嘛,还省得我打这么多字要分析~

@Ambulance #134080

改开派公知在胡温时期做的也就是今日大外宣所做的工作,只是后来意识形态向左转,官方大外宣的宣传方向发生了变化。上来的都是极左,过去为了维稳,公知那套假模假式的批评下执政方式都不做了。理论自信道路自信才是不可触碰的核心,

而国际形势的变化又损害了改开派的利益。胡温时期的这些大外宣这帮旧人才受不了,出来跳反,所以外人看来他们的光谱是在向反贼移动,但事实是他们的立场从未动过,是大环境在巨变,变得极端保守。参照系出了问题。

反共左派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丁丁兄弟 #133976 張雪忠是一個理論水平很高的反共學者,他的學術水準不亞於許章潤。

@丁丁兄弟 #133976 我覺得袁騰飛不屬於反共人士,很多時候他都是小罵大幫忙,他沒有徹底的反對鄧右共匪,甚至高度肯定六四屠殺之後至習近平上臺之前的時代,共匪放任這種人在墻外大概有幾個目的,比如發揮小罵大幫忙的效果,塑造中國存在言論自由的形象,誤導反共人士回國,引發反共人士互相猜忌,真正的反共人士在墻內開辦針對墻外網民的自媒體會被迫害。

@天神九頭鳥 #134082 存在低人權優勢的廉價勞動力市場與龐大的低收入人群組成的消費市場以及特權扶持帶來的利益輸送決定了西方資本不會幫助中國民主化,西方資本希望中國回到胡溫時代的狀態,雖然胡溫時代本質上是兼顧剝奪精神自由與個性的解放以及侵犯私有財產外加掠奪社會財富的資本主義社會,但是對於來中國投資的西方資本是非常客氣的,剝奪精神自由與個性的解放并不會對不在中國生活的西方的資本家的精神生活構成惡劣的影響,侵犯私有財產與掠奪社會財富主要針對中國人民,西方資本家在中國賺的錢有一大部份可以從中國帶走,西方資本最懷念胡溫時代,中國如果成為民主國家,存在低人權優勢的廉價勞動力市場與特權扶持帶來的利益輸送的好處就沒有了,特別是如果社會民主黨成為執政黨,西方資本在中國不會有好下場,西方資本的下場甚至比習包子時代更差,中國民主化違背西方資本的利益。雖然中國民主化之後會因為權力尋租的減少與社會福利的增加造成人均收入增長,購買力會提升,但是低人權優勢的廉價勞動力市場會消失,中國民主化對於西方資本弊大於利,所以經過利弊的權衡,西方資本決定反對中國民主化。

@反共左派 #134212 过度解读了。袁腾飞只是一个历史老师,菁华学校的视频风波已经给他造成了巨大影响。他被开除出了教师队伍,并且不能再从事教育行业。用他自己的话说,那时他只能靠出售原先收藏的一些古董和朋友们的接济度日。好不容易在国内与媒体公司合作,经济情况稍有起色,但好景不长。19大以前,国内收紧了言论控制,他的网络视频被一夜全数下架。和优酷网这样的大公司所有合同全部解约,可以说当时他的生计再一度被掐断。而原先和他有合作项目的传媒公司,也一样倒霉。他数百期的腾飞五千年系列都未必能收回成本。因为袁腾飞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他的一些言论,立场坚定的反共人士不认同也很正常。但是还是不要抱着一种阴谋论的心态解读别人比较好。中国存在言论自由,华春莹已经在记者会上说的很清楚了,明确表现给全世界看我共产党就是嘴硬。我不相信大外宣部门有这么清奇的思维放任袁腾飞在油管上小骂大帮忙可以起到分化海外反共人士的作用。真正可能存在的情况是共产党直接来渗透海外民运团体,宣传保共改良,来分化瓦解各股势力。

@丁丁兄弟 #134244

袁腾飞的视频我看了不少,特别是今年重新出道的个人频道。很多话说的都不是人话了。例如支持北京独立,还有不支持普选,支持拥枪自由等等。甚至我怀疑他学了大量姨学,开始输出很多姨学对中华历史的解构。反华不反共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这就相当不对劲了。

中国存在的所谓言论自由是个人私下和小圈子人在不公开场合下谈论政治,而他跳出来开着油管频道全世界打擦边球,借着普通人对历史知识的匮乏,站在并不那么客观公正的立场上解释历史,输出特定的观点,以启蒙的名义影响人们的价值判断,进而达到维护中产阶级利益的目的。

说这些可不是我随口胡说,他对很多对太平天国运动的种种负面批评,都暗含了维护专制统治秩序的思想。你国中产以上阶级在你匪维持的秩序下大捞特捞几十年,闷声发大财,把所有改革成本全部丢给了手无寸铁和选票的底层,就算按照古代的标准,这也算极端暴政。维护这种统治阶级的所谓老师有何道德制高点来批评底层的暴动和革命。

他很喜欢说的一句话是知识分子要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无非就是今上君王动了你们的利益,不得使劲骂才解气啊。至于黎民百姓的生计死活只是怼君王时利用的一个借口和由头,历朝历代士大夫阶级只要自己不受苦,老百姓的死活算个屁啊。老百姓活好了,那皇帝和大臣相反要遭殃。

这些道理他作为一个研究历史的,比我这种业余票友清楚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他这么说无非是坏,想忽悠蠢人上钩,想成势刹刹车,这也是中国知识分子的通病了。明明我要使坏,但不能让你们看出来,名利双收,婊子和牌坊都是要的。

徐晓冬则是个打拳的,哪懂这么深的道理,现在是利益绑定在一起,当然可以好好玩相互支持一下,但就像五毛shasa说的,他们本就不是一路人。不是一路人还相濡以沫,充分说明改开的路已经越来越难走了。

@天神九頭鳥 #134259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阶级斗争的历史,凡是用这种角度看问题,就是辩证的马克思唯物主义历史观。凡是不用这种角度看问题,就是历史虚无主义了。

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之产物,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统治工具。在全人类的共产主义实现之前,国家这样的暴力机器是有必要存在的。而这个过渡时期叫做无产阶级专政。时刻要防止西方帝国主义对无产阶级政权的渗透和已经被打倒的资产阶级死灰复燃。

阁下对于这些理论的理解炉火纯青。在下拜服。

@丁丁兄弟 #134244 我在中國的圖書館還可以看到袁騰飛的著作,或許他是共匪的同路人。

@丁丁兄弟 #134262

你说的这些是马列阶级斗争原理,我单纯谈阶级矛盾,至于需不需要武装暴动是要看国家实际情况的,例如在你国这种没有民主制度,人民没有权利表达诉求和改变现状的情况下,底层被压迫的群众暴力推翻政府,难道不具备合法性么?这跟马列又有什么关系?

秃子打伞,无法无天没有那么文质彬彬。那改开派握个伞把,留个金钱鼠尾就能胡吃海塞压榨底层几十年,稍稍反抗,就敢站在道德制高点颐指气使当起教师爷,请问要脸么?

改开派先建立起民主制度再说文明开化的事。否则做的事比毛派还虚伪,令人作恶。

@反共左派 #134263 这样的非黑即白二元化的敌我思维是非常不利的,有害于将来的民主化。如果认同言论自由和价值观的多元化。那么就不应该抱持这样的思维模式。

那么像《方方日记》是不是也是中共的同路人呢?方方更像站在一个古代文人士大夫的心态,揭露封城期间武汉市民的悲苦心态和一些社会现象及对于统治阶层的不满。

列宁,毛泽东把文艺工作看成是有阶级性的,把社会舆论看成宣传阵地一般把控。那么作为民主化的支持者,是否我们也应该把中国大陆所有文艺作品看成是宣传阵地的一部分?当然对中共大外宣的警惕是有必要的。

我很好奇的是为什么中共在81年做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历史的若干重大问题的决议》中为什么没有提到文革的导火索《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没有给这部作品最终定性。如果有机会我想问问胡锡进,王沪宁,马前卒,如何评价海瑞罢官。

如果姚文元说得对,吴唅借着毛泽东提倡海瑞精神的名义暗地里给封建地主阶级借尸还魂。那么现在为什么还要拍《大秦赋》?

如果姚文元说的不对,观察者网为什么要说蒋介石作为帝国主义买办的代理人,借助四行仓库的保卫战来寄希望于西方帝国主义对日本侵华进行调停是一厢情愿,表达了国军消极抗日的心理,以此矮化《八佰》。

@天神九頭鳥 #134264 是的,你说的很对,对改开派评价一针见血。我只想请教你,阶级矛盾是不是不可调和的?国家是不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结果?阶级矛盾的理论是不是马列发扬光大的?马列以前有没有明确打出以阶级矛盾为旗号的武装暴动?

@天神九頭鳥 #134264 如果認為人性就是階級性,屁股決定腦袋,世界就是矛盾體,階級矛盾不可調和,被壓迫者只有依靠鬥爭才有機會翻身的馬列主義世界觀是正確的,中國社會的利益受損者就應該參與反共事業,不能指望既得利益者的施捨,廣大勞苦大眾不可能依靠作為既得利益者的官僚資產階級的一黨專政獲得解放。

@丁丁兄弟 #134265 袁騰飛的部份言論已經發揮了實質上對共匪有利的客觀效果,比如吹捧鄧右共匪的部份,方方日記在國內基本上已經被封殺了,我在國內根本買不到方方日記,袁騰飛的著作卻普遍存在,我不喜歡袁騰飛與言論自由無關,何況袁騰飛本身並沒有明確支持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我也沒有剝奪袁騰飛的言論自由,中國社會的檯面上的文化產品全部都是共匪審查過的,不會跳脫共匪設置的思想框架,確實具備直接或者間接的共匪的宣傳工具的本質,文藝確實是有階級性的,文藝本質上是社會意識形態的產物,人是趨利避害的動物,屁股決定腦袋,不同的社會角色會孕育出不同的文化產品,左派文藝通常存在批判精神,至於共匪體質內的毛左與鄧右的論戰,我沒有興趣。

@反共左派 #134272 所以我大体上我不认同马列那套东西。文艺或许是有阶级性的,但是也可以是跨阶级的。阶级矛盾应该是广泛存在的,但是一个社会上也可以存在阶级之间的流动,而且随着发达国家第三产业的兴起和更多自由职业的出现,阶级划分越来越模糊,阶级剥削的状况也越来越削减。在一些国家,蓝领工资可以超过不少白领。

阶级剥削应该广泛存在,但是劳动分工的不同,劳动属性一样存在不同的附加值。即便资产阶级对企业的经营,管理,决策也有实际劳动价值。

通过审查的作品很多,《论法的精神》,《社会契约论》一样能在大陆出版,难道这些也都是共匪宣传工具的本质吗?

法治社会中本身就不存在100%的言论自由,不存在挑衅,恐吓,诈骗,种族歧视,宣扬家庭暴力,鼓吹宗教仇恨的言论自由。

容我不太客气的说,如果左派学者不把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问题弄清楚,将来只会存在更多意识形态领域的争议。

@丁丁兄弟 #134277 確實存在跨越階級的文藝,但是帶有階級性的文藝也是存在的,階級矛盾是普遍存在的,只是現代民主國家依靠民主政治的利益博弈調和階級矛盾,共產極權國家也有階級流動,共匪經常把看不順眼的紅頂資本家連根拔起,讓看著順眼的流氓物產者成為紅頂資本家,但是這種階級流動對於勞苦大眾沒有積極意義,自由資本主義國家經過社會民主主義的改良之後確實某些領域階級劃分越來越模糊,階級剝削減少,藍領工人的生活水平得到改善,但是這種改善不是市場自發秩序與小政府造就的,這種改善是左派依靠不斷的抗爭換來的,部份小企業的資本家確實參與經營 管理 決策,屬於白領工人隊伍的成員,但是中國社會的紅頂資本家很多都是只從事人際活動不從事生產經營工作的寄生蟲,論法的精神與社會契約論確實可以中國公開出版,但是中國出版的論法的精神與社會契約論通常只是共匪的學術機構批判性研究的工具,比如前言部分由共匪的成員撰寫,比如在介紹的部份會存在關於資產階級思想家與思想局限性的論述,而且中國出版的論法的精神與社會契約論存在大量的導讀內容,比如共匪的成員會把共匪的意識形態放在導讀部份,論法的精神與社會契約論的作者沒有與共匪發生過直接的衝突,而且是共匪塑造的史觀裡邊的世界史人物,而且還是共匪為馬列主義的進步性進行鋪墊的歷史人物,論法的精神與社會契約論在毛澤東時代就是可以公開出版的批判性研究著作,袁騰飛如果屬於對共匪造成不利影響的反共人士,他在國內的下場應該與那些被共匪充份封殺的反共人士一樣,共匪既然還允許袁騰飛的著作大量流通,證明共匪並不擔心更多的人了解袁騰飛,證明共匪認為袁騰飛沒有威脅。

@反共左派 #134285 多谢分享,受益匪浅。

我很包容民主社会主义者。很多部分非常赞成他们的观点,形成工会组织,保护低收入人群的权益。只要确保在法治,政党公平竞争,私有财产得到保护,每个人的尊严与人格被充分尊重的前提下,民主社会主义政党执政也没什么不好。

老实讲袁腾飞也算是我启蒙老师之一。袁腾飞在菁华学校视频事件被有关单位训斥之后应该是对当局做出了某些保证。但是之后并没有完全丧失一个人独立的人格。如果他像一些移民海外的民运人士一样可以骂习近平,王沪宁或许一些话早就说出口了。像周孝正教授,在国内属于扛着红旗反红旗,到后来国内的言论环境让老爷子实在受不了了。使得他到了海外后对共产党和习近平的指责从来没少过。

@丁丁兄弟 #134290 我認同袁騰飛對毛左共匪的批判,他對鄧右共匪的吹捧我無法認同,我認為他屬於保共改良派。

@丁丁兄弟 #134266

当然可以调和,否则资本主义制度早就如马克思所预言的那样彻底消亡了。至于调和的手段可以参考绝大部分成功民主国家的劳工权益以及农业政策。而且随着人类科技的发展,物资的极大丰富,阶级矛盾会越来越小。甚至某些过去被认为是具备无产阶级属性的职业,例如工农这些都会逐渐消失。当然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至于其他问题有些是历史常识,不知道你为何会发出这些疑问?是要考察我的历史知识么?那真的没必要了。而且这个帖子主要是告诉别人哪里是坑,要学聪明学会独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被人带节奏。至于我的判断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

@反共左派 #134295

袁让我不能忍受的就是太装逼了。你一个研究历史的就输出历史知识就完了,别整天喊那些古代口号,什么继往圣之绝学,开万世之太平,名校国学大师都没谁这么标榜的,把自己整的跟文天祥似的,文天祥做过南宋丞相,按照现在级别算是国务院副总理了,袁什么级别?整天虚头巴脑的听得都觉得好笑。

再就是喜欢站道德制高点,喷这个喷那个,别人都是无耻小人,都是权贵走狗。就他自己是清流君子,是天地良心,可能么?真君子在明末都死绝了。

@天神九頭鳥 #134297 哈哈,谢谢你的分享。我很欣赏你的坦诚,所以一直说受教了。很多东西不明白,所以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向你请教嘛。大家一起探讨问题,不也正是来到本站的初衷吗?

被人云亦云的带节奏是免不了的事,谁都不能例外。

( 由 作者 4月1日 编辑 )

@天神九頭鳥 #134299 我覺得袁騰飛的理論水平很一般,墻外很多人的學識都比他好,只是他曾經在墻內被共匪炒作過,所以他在墻外有很多翻墻出來的支持者。

@反共左派 #134417

一个人良心坏了,只为自己利益说话,还偏要打着为了苍生的口号,无德有才造成的危害更大。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海峡两岸,哪里是统一和独立的对决?哪里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相冲?哪里是民族主义和分离主义的矛盾?对大部分的台湾人而言,其实是一个生活方式的选择,极其具体,实实在在,一点不抽象。 ——龙应台(中国,R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