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击败解放军?《系统过载 System Overload:Can China's Military Be Distr······?》 分享发现

2020年6月25日,美国国防大学国家战略研究协会中国军事研究中心发布《系统过载:能否在台海战争中分散中国军力》(System Overload: Can China’s Military Be Distracted in a War over Taiwan?)报告,对解放军当前面临的挑战和弱点进行深入分析,并在此基础上就如何应对中国对台军事行动提出建议,美国必须采取措施,使解放军面临超出其系统承受能力的问题和挑战,以此来挫败中共解放军的对台军事行动。

PDF全文官方下载链接

下图暗示可能开辟新战场的热点地区,可能还包括缅甸、越南······

以下为部分节选内容:美军如何介入台海

目前,美国有关加强台湾防卫能力的讨论,往往集中于向台北出售防御武器,以及加强美军在反进入/区域拒止环境下的作战能力。然而,华盛顿也可以制定出更为宏大的战略,利用中国有限的应对多种挑战的能力,来加强台湾的安全。该战略应通过在其他方向上增加解放军面临的挑战,使其难以遂行跨战区作战,来造成解放军“系统过载”。

一方面,应着力加剧中国的“和平困境”。在和平时期,美国应制定有效战略,通过在其他战区尽可能地制造麻烦,鼓励解放军发展与台海作战不相关的能力,避免其将资源集中于应对台海战争,以此来削弱解放军聚焦主要战略方向的能力。此举将加剧中国规划者们面临的根本困境——即如何在台湾和其他任务间做出平衡,并可充分利用解放军资源分配体系中的弱点。该战略尤其应注重削弱解放军地面部队和东部战区的作用,因为在大陆对台军事斗争准备中,这两者获得的投资最多。为达成该目的,美国可采取多种举措。

一是继续深化与中国邻国的防务关系。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和当前的印太战略,均高度重视加强与美国与地区内盟友和伙伴国的关系。不过,面对中国在地区内采取的反制措施,如一带一路倡议等,华盛顿应进一步强化与中国周边多个国家的关系。

在东南亚,美国应保持有力的前沿存在,加强与菲律宾和泰国的伙伴关系,在南海与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等国开展联合演习,向越南等中国的对手提供短程反舰导弹、综合防空系统等先进武器,并利用美军的远程传感器、网络武器等“高端”能力为其提供支援。此外,美国应设法通过有效的战略传播,让自己的所作所为被中国的军事观察者们知晓,从而保持中国对南海问题的关注,使解放军投入更多的资源发展海军和南部战区,并采购与对台作战不太相关的武器装备。

华盛顿还应加强与中国北部和西部边境沿线国家的防务关系。例如,美韩恢复大型军演或做出其他升级同盟关系的举动,将吸引中国将注意力转向朝鲜半岛,并向北部战区投入更多资源。加强与印度这个主要“次要战略方向”的合作,将加剧中国对印度挑战中方领土主张和印度洋航运的担忧,从而迫使解放军西部战区和海军提出更多的资源需求。此外,与印度等地区大国加强三边或四边合作,将可引发北京对周边形成“亚洲北约”的担忧。

二是在整个地区内持续践行“动态力量运用”作战概念。该概念由美国前国防部长马蒂斯提出,强调开展难以预测的军事行动,注重展示美军的机动性和灵活性,以应对特定战略挑战。报告建议,此类军事行动应展现出美军在中国沿海水域和空域作战的能力和决心,使解放军对自身的应对能力产生怀疑。与乔治·凯南提出的遏制战略不同,根据“动态力量运用”概念,美军将不再被动做出反应,而是在一系列不断变化的地点和政治问题上积极主动地展示实力,从而迫使解放军在多个方向上保持警惕,例如,可组织航母不定期赴黄海、东海和南海开展行动。

三是重点加强美台合作。加强美台防务关系,是对大陆对台强硬态度做出的“强力回应”,但不应高调升级美台防务关系。否则,只会适得其反,促使解放军专注于应对台海危机事件。因此,报告建议,美台军事接触要避免“华而不实”,应聚焦对提升台湾防御最为关键的领域。华盛顿对于美方高官访台或批准对台出售受关注度较高的武器,应持谨慎态度,而应支持对台提供“低调但却极其有效”的防御性武器系统,如岸防巡航导弹、水雷等。

另一方面,报告建议,如果威慑失败,美国应试图延缓解放军的决策和行动速度,为美军开赴台海争取时间。通过削弱对手快速做出决策、落实决策的能力,给其造成“多重困境”。为增加解放军组织大规模战役以及跨战区调度资源的能力,美国可采取以下举措:

一是攻击中方关键的指控和后勤网络。一旦台海爆发冲突,解放军的对台作战将很可能由联合参谋部负责指挥。因此,破坏解放军的统一指挥将成为美军在战争早期阶段的重点目标。美方作战规划人员应考虑如何破坏中方指控体系各部分之间的联系,尤其是中央军委与作战部队之间的联系。可采取的行动包括:通过进攻性网络作战瘫痪整个网络,让中方作战部队因怀疑信息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而行动迟疑,或是通过电子攻击破坏对手的通信系统。即使是暂时性的混乱也可能瘫痪中方的作战行动,为美军夺取主动权创造机会。此举将迫使中方以己之短(指挥过于集中)击敌之长(美军的灵活性)。与此类似,美军还可通过此类行动攻击解放军的后勤体系。

二是发动信息战,在中国高层文官和军队之间制造矛盾紧张关系。报告认为,在冲突的早期阶段,如果解放军的表现达不到预期,将可能导致政府高层文官对军队产生怀疑。解放军的指控或后勤网络突然遭到破坏后,美军可通过精心发动的信息战,有意使中国政府的高层文官了解到相关情况,从而质疑解放军实现目标的能力,并因中央军委对相关问题展开调查而导致战机的贻误。此外,还可以散布有关解放军作战部队未经授权擅自行动或指挥官不遵守命令的虚假信息,以此来制造混乱。不过,鉴于中国在信息域正快速取得进步,美军此类举措能否奏效,取决于其对心理战及相关学科的投资力度。

三是从多个方向发起常规精确打击。在台海战争的早期阶段,美军可从在东海和南海活动的海空平台,以及位于西太平洋纵深地区的设施等多个方向对大陆目标实施打击,来提升导弹攻击的效果。通过这种分布式作战,美军可凭借自身在联合和兵力协调方面的优势,攻击中国战时指挥体系的弱点。

四是实施“远洋”封锁。美军还可针对中国的能源进口,威胁实施或实施“远洋”封锁。尽管封锁可能会让美国招致中方报复,但可在台海战争的关键阶段给解放军中央军委带来“意料之外的挑战”,从而迫使北京延缓战争进程。对美军来说,风险更小的方法是在实施海上封锁的同时,对中国的陆上油气管道进行常规精确打击,从而严重削弱解放军打持久战的能力。

( 由 作者 3月24日 编辑 )
2
3月23日 161 次浏览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人的情绪起落是与他对事实的感知成反比的,你对事实了解得越少,就越容易动感情。 ——伯特兰·罗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