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第十集,偷渡的朝鲜人,研究了20份相关刑事判决书 分享原创

今天讲《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第十集,偷渡的朝鲜人

关于朝鲜人偷渡来离开朝鲜,有个专业名词,叫做脱北者。我的频道做过一集书评,就是讲一本朝鲜脱北者的书。书名是《我们最幸福,朝鲜人民的真实生活》。那本书中的几个脱北者,都已经成功抵达韩国。

本集节目中的脱北者,有的可能被遣送回了朝鲜,有的可能还在中国,有的可能再次偷渡去了韩国,有的已经死了。这里为什么不说有的可能死了,而说有的已经死了?看到后面就知道了。

关于本集的题材,在公开的判决书中,只找到了20份相关的刑事判决书。

下面先看一个案例。这个案例比较完整的说明了偷渡的流程。

2019年,朝鲜某家的二女儿和娘家吵架之后,带着她老公和家里的钱10万人民币,就消失了。几天之后,她家里收到消息,说二女儿已经到了中国,再过了几天,收到消息说二女儿已经到了韩国。之后,二女儿给她妈妈发了个中国的联系电话,让她到中国后联系这个人,就能去韩国。她妈妈花一万六,找了一个会偷渡的朝鲜人,带着她儿子女儿,一起偷渡到了中国。到了中国,妈妈拨打那个中国联系电话,来了辆车,车上下来一个中国人,给她看了她女儿的照片,然后问一句,谁是科学家?这是一句接头暗号。就像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一样。那位妈妈说没有科学家,但是有博士。对上暗号了,她妈妈带着两孩子就跟着他上车走了。

他们的计划是从云南偷渡到泰国,之后向泰国警方自首,泰国警方会把他们交给韩国领事馆,韩国领事馆会安排他们去韩国。很不幸,他们还没离开东北,就被抓了。

同样是已经在韩国的女性,要营救在朝鲜的亲人,上面的案例那个是小家庭已经出来了,要带母亲和姊妹出来,下面这个案例是要带自己的儿子出来。

2019年,某女子A已经在韩国了,想把她在朝鲜的儿子B也带到韩国来。她找某人C,给了15万人民币,让C把她儿子B带出来。他们的计划是让B从云南偷渡出境。

她儿子B在老家,忽然遇到一个人D,D对B说你的妈妈很想你,让你跟我走,去韩国。在这个对话之前,A应该也通过其他人向她儿子B传递过带他去韩国的信息。虽然判决书里没说。第二天,她儿子B就跟着D走了,走到某个容易偷渡的地方,白天躲在山上。半夜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对面山上有人接应,把B带到了B的姨妈家里。B的姨妈是个中国人。

这时候,C之前找的人说,把朝鲜人从东北带到内地太难了,公安查得很严。C又重新找人,结果她儿子B在去山东的路上被公安抓到了。之后,C微信上认识了一个人,说30万人民币可以把儿子B从公安手里捞出来。C准备好钱,从韩国去了中国,结果第二天被抓了。

前面两个案例,都是在韩国的朝鲜人,要营救还在朝鲜的亲人,下面的案例是朝鲜人主动要去韩国。

2019年1月份,在中国的某朝鲜人A跟别人说想去韩国,别人就给他介绍了一个蛇头。蛇头和A沟通好了。到了6月份,凑了5个想偷渡去韩国的朝鲜人,大家在沈阳会合。有个韩国人,通过微信在幕后协调,安排去哪里接人,走哪条线路、在哪里吃饭、哪里住宿,结果几个朝鲜人在辽宁某高速公路服务区被抓了。

我看到的想偷渡韩国的案例,都是老老实实偷渡,不搞什么妖蛾子,除了下面这个案例。

2013年,某中国人收了某韩国人A的7万人民币,要带8个在中国的朝鲜人从云南偷渡出境。他把那些朝鲜人安排好住宿,等待时机。过了几天,韩国人A找了个记者,从韩国去吉林采访那些计划偷渡的朝鲜人。采访之后第二天,那些朝鲜人就被抓了。

前面讲了那些朝鲜人都是计划从东北到内地,然后从云南边境偷渡出境。可是云南那边偷渡出境,也不容易。

2014年,云南一辆车上11个朝鲜人包括一个儿童,准备偷渡出境,在靠近边境的检查站,全被抓了。这11人中,一部分已经在中国生活了好几年,最长的十几年了。

公安调查了那11个朝鲜人,调查了两天,之后把他们遣送回昆明,让他们自己回朝鲜。他们回朝鲜,不就像犹太人主动找希特勒吗?他们在昆明过了半个月,准备第二次偷渡,又被抓到了。

被抓后,他们交代,有个境外的韩国人是组织者。当朝鲜人抵达韩国后,韩国会给他们每人2.3万人民币的补贴,然后他们把其中1.7万交给组织者,作为偷渡的报酬。

这次云南公安把这11个朝鲜人遣送到了吉林,之后他们是否已经落入金正恩的魔掌,不得而知。

前面的那些案例,刑事判决书里都没有提到那些偷渡的朝鲜人的下落,按照官方的规定,遣送朝鲜人回朝鲜是正常操作。

下面这个案例,遣送回朝鲜已经不可能了。

2017年,某人开车把5名偷渡的朝鲜人送往沈阳的过程中,被抓到了。司机在某检查站接受检查的时候,五个朝鲜人全部服毒自杀。经检测,是氰化物中毒。

这样训练有素,好像是朝鲜间谍。但如果是朝鲜间谍,刑事判决书肯定不会公开。在朝鲜,能接触到氰化物的,应该也不是一般人,普通人最多能知道农药。并且五个人都自杀,没有一个人贪生怕死,不知道为什么。

朝鲜人偷渡到中国,绝大部分都想去韩国,但有的就在中国打短工,之后还回朝鲜。

2013年,某中国人雇佣几个偷渡的朝鲜人来中国工作:摘桔子。工作结束后,交待他们,过几个月,多带些朝鲜人过来,当伐木工人。3个月后,12个朝鲜人偷渡来中国准备当伐木工人,结果都被抓了。

有的朝鲜人到了中国不想打工,但又想挣点钱。下面有三个案例。

2013年,朝鲜某煤矿工人非法进入中国想偷点东西。在一个老太太家偷窃时被发现了,老太太就大叫。那个朝鲜人腰里别着刀,把刀拿出来,砍了老太太一刀。发现老太太背上背的挎包,要抢那个挎包,老太太不松手,又捅了她几刀。之后坐出租车离开,被公安盘查后发现身上有刀,被抓获。这个人的煤矿工人身份是朝鲜官方确认的。

下面两个案例,朝鲜官方没有确认相关偷渡朝鲜人的身份。

2013年,某朝鲜军人A带着刀和手枪非法进入中国,想偷点东西。他偷了一个手表,一个手机,还有半桶蜂蜜等。他从窗户里进入房子,偷东西后,被人发现了。当地可能经常有朝鲜人过来,就报案,叫人来围堵A。几个当地人和警察,把房子包围了,向A喊话,交谈之后,知道了A是朝鲜军人。对峙了几分钟,A怕被抓,就边开枪,边冲出了房子,造成两人轻伤。A逃脱了,在路上看到某人有摩托车,威胁他交出钥匙,之后害怕他报警,还把他捅伤了。朝鲜人骑着摩托车逃窜,在拐弯的地方摔倒了,被后面开车追过来的人给制服了。

他的军人身份是他自己交代的。中国方面找朝鲜官方确认其军人身份,朝鲜没有回应。下面还有一个类似的例子。

2013年某朝鲜人非法进入中国,偷了一个多月,盗窃价值总额折合成人民币一共不到三千元。朝鲜也没有确认他的身份。

这两个例子,中方要求朝鲜提供相关身份信息,朝鲜已读不回。如果朝鲜认为这事有辱国格,大可不必。

东周列国志里有个故事,齐国晏子出使楚国,正好门外有个齐国的小偷被抓了,晏子就解释:这个齐国人在齐国是好人,在楚国学坏了。

朝鲜外交部发言人完全可以说,这三个朝鲜人在朝鲜都是好人,是学习主体思想的模范,他们在中国犯罪,是受了资本主义的诱惑,中了修正主义的毒。反正当外交部发言人主要是靠脸皮厚。

根据我看到的20个案例中,来中国打工的只有一个案例,还有3个来中国是想来偷点东西的,剩下的都是想通过中国去韩国的。

《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已经做了九集,案例的主角有做假药的,卖病死猪的、污染环境的、销售过期牛奶的、卖猪仔的等,这些都是坏人,都该受到惩罚。

这一集不一样,那些送朝鲜人偷渡去韩国的,如果他们没有欺负那些朝鲜人,不管他们收没收钱,他们都是英雄。我想在纳粹德国时期,有很多人在营救犹太人时也收钱了,丝毫不影响他们从事的是正义的事业。

关于营救犹太人的事迹,有很多公开的资料,也有很多电影歌颂他们,最著名的如《辛德勒名单》。关于营救朝鲜人的活动,现在还不适合公开详细地宣传。将来,会有人拍他们的电影。

《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本集是第十集,偷渡的朝鲜人。前面九集分别是:分别是象牙行贿篇食物农药残留篇乳制品篇疫苗篇学生工篇假药篇、猪肉篇、环境污染篇行贿的手表品牌篇。欢迎点击。

9
3月20日 254 次浏览
6个评论
:(
青年 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

2017年,某人开车把5名偷渡的朝鲜人送往沈阳的过程中,被抓到了。司机在某检查站接受检查的时候,五个朝鲜人全部服毒自杀。经检测,是氰化物中毒。

这样训练有素,好像是朝鲜间谍。但如果是朝鲜间谍,刑事判决书肯定不会公开。在朝鲜,能接触到氰化物的,应该也不是一般人,普通人最多能知道农药。并且五个人都自杀,没有一个人贪生怕死,不知道为什么。

我之前在yt看过一个纪录片,记录了脱北的全过程,其中有一处提到,在抵达中国后几个人考虑携带毒药。

所以我猜氯化物是从中国买的,毕竟脱北全过程都是有组织的,专门有人提供生存资源,提供自杀资源也不是不可能

方案D 品韭同名

其实这事儿韩国政府要真的想管,他们去沈阳就能解决问题……事实上他们也的确大批聚集在沈阳……

thphd 2047站长

这篇我从头到尾看完了,写的非常好。楼主加油!

磨刀石说 YouTuber《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

@青年 #132367 谢谢,我看了一下,果然。

我基本上没看过关于朝鲜人的纪录片,太惨了,不忍看。

其实我也考虑到了,遣返回朝鲜,在金正恩的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下肯定生不如死。但《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的风格是摆事实,尽量少推论。

@方案D #132379 这种就很复杂了。

如果韩国愿意大量接收偷渡到中国的朝鲜人,而中国官方也同意。中国东北可能会有大量的朝鲜人偷渡。

这就是看谁先眨眼睛的游戏。是朝鲜受不了,指责中国,或者中国受不了,全部遣返到朝鲜,这就是现状。

如果朝鲜不抗议,或者中国不理会朝鲜的抗议,全部遣返到韩国,等韩国接收一年20万的偷渡朝鲜人,韩国自己可能就不接收了。

@thphd #132381 谢谢支持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自由有许多困难,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们(民主国家)从未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关在里面,来防止他们离开我们。 ——约翰·肯尼迪(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