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P和现钞的区别 分享原创

天下无贼说现钞和DCEP没有区别,也不是收割人民的手段。

https://2047.name/t/11449

我的观点是:作为代替M0(现钞)的DCEP,目前看不出是做什么用的。

(DCEP)和纸质人民币没有任何区别,不是假设,是【现在】的现实。

你认为DCEP有监控威慑作用。这个我同意,但这就算收割人民了??监控和威慑能叫收割吗?何况我提醒你,想监控威慑,必须要废除纸币,100%使用DCEP才行。

其实,现钞和DCEP有非常大的区别,这不是我说的,是人民银行说的。

现金具有匿名、不可追踪等特点,大额现金往往为贪污腐败、偷税漏税、恐怖行为、洗钱犯罪等提供便利,危及国家经济金融秩序,甚至危及国家安全[4]。而数字人民币则与之不同。 数字人民币采取可控匿名机制,人民银行掌握全量信息,可以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分析交易数据和资金流向,防范打击洗钱、恐怖融资和逃税等违法犯罪行为,有效维护金融稳定。

——时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 范一飞,《关于数字人民币M0定位的政策含义分析》

  • 现金交易可以匿名,而DCEP不行,所谓“可控匿名”等于没有匿名,所有记录都在人民银行服务器里存着。既然公安机关可以出卖你的户籍,那么人民银行也可以出卖你的流水。这将严重侵犯公民的隐私权。

  • 国家无法精确控制现金被用于什么用途,但可以精确控制DCEP。例如小明携带人民币现金来到香港铜锣湾书店,可以支付并购买《习近平和他的情人们》。如果将来DCEP替代现金,那么人民银行就可以阻止小明付款,或者在小明付款之后通知国安把他抓到罗湖分局去。这当然就严重侵犯了公民的言论自由权。

  • 所以DCEP如果替代现金,会进一步侵犯中国人本来就已经少得可怜的权力。

  • 你可能会说,但是DCEP并没有替代现金,也没有说要替代现金啊?

    虽然DCEP并不会马上替代现金,也没有强制性,但由于中国制度的特殊性,只要有机会,它明天就可能变成强制的。政府限制居民换购外汇,说限制就限制了,完全不需要征求任何人意见。政府限制居民访问外网,说限制就限制了,完全不需要征求任何人意见。因此DCEP只要技术成熟,政府也可以随时以各种方式限制纸币,逼着大家用DCEP。

  • 例如,DCEP名义上和现金等价,但用DCEP换现金,你只能在人民银行按照挂牌价换,而人民银行可以决定是否换、换多少。政府可以规定说,每人每年限兑5万人民币现钞,怎么样是不是听着很耳熟?

  • 其次政府也可以规定,土地出让金必须使用DCEP支付,用现钞支付加收10%手续费。那以后买房就都得用DCEP了,你给现金开发商根本不收,成本太高。

  • 天下无贼说【现在】DCEP没有替代现金,和现金也没有区别。刚才讲过是有区别的;而且没有人存钱是为了【现在】使用,都是为了【未来】做准备,所以根本没有必要抠这个字眼

  • DCEP不仅可以替代纸币,还可以替代其他数字支付渠道,这也会危害公民隐私权。你可能会说,现在的微信、银行、支付宝不也约等于是透明的吗?然而在竞争压力下,各家支付机构都会尽一切努力提高自己的保密水平,来赢得客户的信任。如果所有数字支付都集中到人行DCEP,支付行业就没有竞争压力了,对客户资料的保密就会松懈。现在公安垄断了户籍信息,结果恶俗维基花钱就能买到户籍;腾讯垄断了即时通讯,结果恶俗维基花钱就能买到聊天记录;将来人行垄断了数字支付,恶俗维基花钱就能买到流水。

  • 所谓“收割(韭菜)”,指的是统治者以不道德的方式从被统治人群身上获取财富。例如,大量增发货币是一种收割,因为持有货币的人会损失财富,这些财富被转移到了货币发行者手中。

    DCEP当然也可以通过增发货币来割韭菜,而且成本更低(省纸),这是没有异议的。我要谈的是DCEP割韭菜的另一种方式。

    控制是收割的前提,控制越强,收割就越猛。DCEP具有监控威慑作用,提高了政府对社会的控制力,但这并不只影响犯罪分子,也会影响从事正义、良心工作的人士,例如社运人士,异见人士,宗教人士,维权人士等。比如许志永律师去超市买东西,他如果戴口罩用现金,没有人知道是他;他如果用DCEP付款,那公安马上就能定位到他在哪里付了多少钱。

    这些正义良心人士通过他们的工作,可以避免很多人被割韭菜。比如前段时间被抓的的外卖江湖盟主,就通过组织微信群,帮助许多骑手避免被外卖企业割韭菜。如果政府利用强制力,让DCEP挤压纸币,就会挤压这些需要匿名活动的人的生存空间。如果一个政府对社会的控制过强,把正义、良心人士的生存空间挤压完了,那么这个社会是没有希望、没有创造力、没有生命力的,只能被统治阶级一轮一轮地割韭菜。所以DCEP,作为一种提高政府对社会控制力的手段,加速了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的收割。

    但我必须指出,DCEP也可能是一件好事。假设中国遇到了一位明君,这位明君恰好支持UBI,于是他通过DCEP给全国每个人发了3000美元……由于是通过DCEP直接发的,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不会被各级领导层层克扣,不会被村支部书记截留,直接进老百姓口袋,全国瞬间实现真社会主义,那绝对是造福人民的一件大喜事,以后每次疫情我们都可以微笑度过。

    中国究竟会不会迎来这样一位明君?人民银行究竟会用DCEP疯狂收割,还是造福国民?恕我学识浅薄,一时无法预测。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还是希望把镰刀握在自己手里。

( 由 作者 于 3月20日 编辑 )
14
3月20日 828 次浏览
25 个评论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其實呢,站長直接到他樓下回好像會比較有禮。

thphd 2047站长

@Wolfychan #132340 拒绝加入抬杠,是整治杠精的最佳手段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我是看新闻报道的:纽约时报:《中国最新的经济实验:数字人民币》

我的观点是由前40年纸质人民币的历史,推理未来10-40年数字人民币的趋势。 鉴于中共财政赤字、未来老龄化、与文明世界脱钩的长期趋势,使用新技术填补财政赤字窟窿是一个诱人的选项,很少有凯恩斯主义的政府主导型经济体能拒绝这种诱惑。 @MasterChief #129540 无贼讲的M0 DCEP是“近期现状”,那只是数字人民币的一个小子集,不是一个概念,不是我表达的意思。

镰刀在手,就意味着“有收割的能力”。现在不收割,并不能证明“未来不会收割”;没有确切证据表明新疆存在大规模侵害,所以不存在侵害,新疆人很自由; 外交部王毅回应人权问题以“你去过中国吗?你了解中国吗”反怼。这都是“诉诸无知谬误”。

( 由 作者 于 3月20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其实我觉得央行推行数字人民币,就是把m0降级为m1,这实际上是减少了货币的层级。而且直接央行下场踢球,挤压商业银行等平台的支付交易市场。

您好,能转发到墙内论坛吗?(为了更好的转载,可能会删改一些文章内容,如购买《刁大犬和他的情人》)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期待下一篇:加密货币和DCEP的区别。

@silent #132394 可以转,不过可能不止是删改文章内容,说不定连来源都得删掉。

能提一句2047论坛,我就谢天谢地了。

其实要说明一点,转载对本站来说不是威胁,但是对转载人来说可能是威胁。@silent #132394

话说需要下这么大成本收割人民吗,随便抬抬税率,增增税种,一个个不都乖乖的?对非赵家人来讲,现金匿名怕是只是个概念。拿资产转移来说,普通人也就信用卡,留学额度,多次夹带蚂蚁搬家。稍微上一点额度,你就得有搞得定住发改委审批,内保外贷的后台。

个人认为,中共考虑的是绕开SWIFT和CHIPS的可能性。挑战美国地位也符合包子个性。

@在之中 #132493 国内本来就不走swift

@消极 #132504 我知道。

说的是DCEP是对抗美元国际清算地位的棋。

请联想一下年初央行及一众结算,DCEP分支与SWIFT的合资。

@在之中 #132512 如果要对抗美元清算,随便一个银联都可以啦,问题不在于平台,而在于,国际社会是否信任中国,把钱托管到中国的平台上。

@消极 #132513

WTO,WHO平台的剧情都还没凉。加入,腐化,反客为主,不比大张旗另立炉灶香? dcep完全可以是取得第一入场优势手段之一。况且手段本来也就不排他,你说的"银联",CIPs也是SWIFT合资者,一众外资股东。即可走swift也可走cips专线。人民币本身全球支付估计也能排个4,5。

一起赚钱,那有啥单纯的信任不信任可言。

Neko #ΦωΦ

虽然论证的比较有滑坡的味道,但是关于中共动机的论证模型预测性真的不错,不妨一看

是的,DCEP是可追踪的,我说和纸质钞票“没有任何区别”,说法不当。

实际上还有其他不同点:

1,名字不一样。

2,没有物理介质。

不过我的这个结论依然成立:

我的观点是:作为代替M0(现钞)的DCEP,目前看不出是做什么用的。

多了一个“可追踪”,谈不到“收割人民”,其实你如果要硬拗这是收割人民的话,无非还是那一套逻辑:中共一直收割人民,现在出了个能追踪的数字货币,那一定是收割人民,疑罪从有。

实际上之所以说(基本)没有区别,之所以说【现在】看不出是做什么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DCEP目前并不强制使用。你也注意到了,找了个辙:

但由于中国制度的特殊性,只要有机会,它明天就可能变成强制的。

依照你的逻辑,如果今天中国宣布杀人者死,那一定也是收割人民,因为由于中国制度的特殊性,只要有机会,它明天就可能栽赃到你头上,说你杀人,这样就可以合法杀死你了。

逻辑完美的让人不忍直视。

@在之中 #132493

话说需要下这么大成本收割人民吗,随便抬抬税率,增增税种,一个个不都乖乖的?对非赵家人来讲,现金匿名怕是只是个概念。拿资产转移来说,普通人也就信用卡,留学额度,多次夹带蚂蚁搬家。稍微上一点额度,你就得有搞得定住发改委审批,内保外贷的后台。个人认为,中共考虑的是绕开SWIFT和CHIPS的可能性。挑战美国地位也符合包子个性。

和我观点完全一致。

然而他们基于假设推断是要收割人民,就觉得自己对。

我基于假设推断是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他们就觉得我错。

都是基于假设,他们的假设看起来更solid

基本同意楼主的观点,我认为DCEP在国内的用途就是加强社会控制。银行和支付平台无法做到DCEP的对资金流动细粒度管控。

数字货币有个特点:每一张钱都是独一无二的,因此政府可以追踪和控制每一张钱本身的流动。印了号码的钞票是独一无二的,但是不够数字化,显然没法对每张钞票的追踪和控制;支付平台可以跟踪每个户头上钱的流向,但是钱在平台上只是一个数字,无法对钱本身区分和控制。

这一点已经有人说过,数字货币可以控制钱本身的流通范围。例如央行可以发行一“张”100面值的数字货币,并且限制这个货币只能在某一特定领域流通,例如限制新发货币只能在消费领域流通,借此控制资产泡沫等。当然还可以更进一步细化控制,假设这张钞票限定于只能购买粮食,这就是数字化的粮票。

当然DECP对政府还有其它好处,例如绕过现有国际支付体系另起炉灶等等。CCP显然是有充分的利益去推广DECP的。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手动related post: /t/4451。我个人认为动机上来讲,金融控制+国际竞争是主要意图。

@天下无贼 #132550

我基于假设推断是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他们就觉得我错。

@沉默的广场 #132581

当然DECP对政府还有其它好处,例如绕过现有国际支付体系另起炉灶等等。

“人民币国际化”并不一定要牺牲隐私。

各种加密货币都一定程度上保护隐私,它们在没有任何政府信用背书的情况下实现了国际化。

加强监管、牺牲隐私、禁止匿名,降低了货币的流动性溢价,不利于international adoption.

声称DCEP有利于国际化的人,没有提供任何有力论据,也没有做出任何令人信服的解释。

( 由 作者 于 3月22日 编辑 )

@thphd #132652

“人民币国际化”并不一定要牺牲隐私。各种加密货币都一定程度上保护隐私,它们在没有任何政府信用背书的情况下实现了国际化。加强监管、牺牲隐私、禁止匿名,降低了货币的流动性溢价,不利于international adoption.

这个角度有道理,我忽略了,你说的对。

不过目前都是猜测,未来也许会去掉一部分DCEP的监管也不一定,如果现在就推出明显目标是人民币国际化的DCEP,可能目标太大,会引起美国强烈的反应。现在这个东西打扮的更像是防洗钱和收割人民的,也许能麻痹美国。

总之我维持自己的看法:作为代替M0(现钞)的DCEP,目前看不出是做什么用的。

还需要时间,观看后续的发展。



对了,我还要补充一下,我不是认为“DCEP不是收割人民的手段”,我只是认为“现在不能确定DCEP就是为了收割人民”,逻辑优秀如你,可以用心体会一下这其中的区别。

( 由 作者 于 3月22日 编辑 )

@天下无贼 #132550 又不是排他的,挣个啥。。。都要论证,那是不是要先论证下数字货币去中心无央行大规模流通的必然性? DECP和人民币同时存在不遵守Gresham's Law? 不论证可是连讨论对象说不定都不存在哟~明明都是民科,好好玩耍不好么~

@沉默的广场 #132581 “支付平台可以跟踪每个户头上钱的流向,但是钱在平台上只是一个数字,无法对钱本身区分和控制。”

最根本的原因是,商业平台不是政府,他们无权区分钱的本身和控制。

商业平台能做的就是记录下户头上的钱的来历和数目,如果司法部门发现钱的上游有问题,就会走法律途径冻结钱。但是商业平台显然没有权力主动冻结没收账户的钱,或者限制账户的钱的使用。

国家队直接下场踢球的结果就是政府和商业平台不区分了,政府司法机关纪委央行商行全部n合一整合好了,现在你内裤都被老大哥天天扫描,恐怖程度比起二马有过之而无不及,直逼1984电幕。

@消极 #132707 确实政府控制的平台权力更大,但政府控制不是DECP的根本优势,否则不需要发行数字人民币,有网联就够了。举个例子说明DECP怎样“对钱本身区分和控制”。

对于传统货币而言,假设央行发行了一张编号为0008964的纸钞,只要这张钞票流入社会,就没人能跟踪和记录它的流动。数字化的支付平台可以记录每个账户的详细收支,但是同样没法跟踪每一张钞票的流动。假设张三给李四转账100元,支付平台不知道也没有必要知道,张三转给李四的100元来自纸钞0008964还是纸钞0114514。

但是DECP不一样,如果发行的是有编号的电子货币,那么监管部门能看到这枚货币的流动途径。假设央行发行了一枚编号为0005850的电子钞票,那么监管部门可以看到,央行把编号0005850的货币发到张三的钱包,张三再付给小贩李四,最后李四把这枚货币存进银行。换句话说,DECP不仅可以跟踪每个账户的详细收支,还可以跟踪每一枚货币的流动。

这样一来DECP的玩法就很多了。纸钞和支付平台没法跟踪货币的流动,因此也没法限制特定的货币在特定的账户之间流动,但是DECP可以做到这一点。比如央行可以发行一批编号从0000216到0005850的电子货币,并且限制这批货币只能用来大众消费,不能流入地产商的现金账户,这就实现了对货币流通的精准控制。

( 由 作者 于 3月22日 编辑 )

@沉默的广场 #132726 传统的商业银行和支付平台,起到混币的作用,钱混到一起去了,虽然通过账本记录,可以抓到某些非法人士的账户,但是钱本身并不可控,可控的是账户持有人。

数字人民币,不仅能控制人,还能控制钱,这是坠可怕的。

传统纸币:不能控制人,不能控制钱

电子银行:可以控制人,不能控制钱

比特币: 可以控制钱,不能控制人

数字人民币:既能控制人,又能控制钱

SF2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武汉疫情,从最初发现到封城,中间延误二十多天,这是不争的事实。而延误的症结在哪里,究竟是何人因何事,给病毒蔓延提供了时间和空间,而导致武汉史上未有的封城。将九百万人禁足在家,是个奇观,绝不可以自豪。这件事的根底是必须追查的。 ——方方 2020年2月27日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