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YP】如何说服人们参加抗议活动 分享发现

https://www.iyouport.org/如何说服人们参加抗议活动/


  • 人们会以哪些理由拒加入抗议?

和平集会是受到宪法保护的公民权利 ------ 在全球大多数国家的宪法中都有此条款,包括中国。中国宪法第35条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但是,如您所知,完全和平的抗议活动同样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暴力镇压的主要受害者,宪法几乎 "顶个球"。您可以在我们的 "维稳面面观" 板块中看到非常多镇压武器和技术的调查曝光,它们都来自于那些是具有冠冕堂皇的宪法的国家。

人类历史上的几乎每一次抗议都会遭到镇压,抗议者常常得不到任何有效的援助。对那些不甘于忍耐的人们来说,抗议是一种政治工具,涵盖了广泛的形式,从和平抗议和静坐、到大声疾呼的示威,经常会导致与镇压部队发生冲突。

我们在今天发布的另一篇文章中已经介绍了宪法为什么不等于宪政,见《少说话,多办事》,对伪民主的抵制是印度抗议活动的重点。印度人口与中国最为近似,于是印度的抗议规模可作为中国可能的抗议规模的一个最接近的参考。

不论是2019年初386英里的人肉长城,还是去年底有史以来最强大、最广泛的抗议活动 ------ 抗议者进行了长达一个多月的静坐,以反对现政府的法西斯主义政策  --- --- 莫迪政府推行的国家公民登记册和公民身份修正法;印度公民的抗议热情应该引起全世界反抗者的关注。

在中国,我们最常听到的哀怨就是 "中国人联合不起来";中国人口并不少,而且平均受教育程度要高于印度,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印度活动家又是如何动员到如此多的人参加抗议活动的?

要回答这个问题,不如先来看看,人们为什么拒绝参加抗议活动。

大致可能会有几种最常见的原因。

1、认为 "抗议不会带来任何改变"

异议的过程 ------ 尤其是针对当权政府的异议 ------ 绝不是短跑,而是马拉松。抗议不会自动或立即导致压迫性政策的改变或撤销,但它们是动员群众和明确运动要求的第一步。

这为积极人士向政治代表发出呼吁、并就现行政策的妥协和改变开始对话,提供了动力。抗议不会立即产生变化,但如果没有抗议,变化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们在去年底的访谈中强调过这点。中国朋友表示 "虚无在弥漫",人们追求一次性的成功,从而拒绝甚至抵制任何不能一次性成功的提议。这完全是不现实的。这是对抗议活动的理解性错误。

我们在去年的 "通过BLM" 系列第4集中专门讲述了这点:

  • 抗议活动当然有效,但通常不是以许多人所认为的方式和时间框架体现的。抗议活动有时在短期内看似失败,但抗议活动的大部分力量在于其对抗议者本身和社会其他方面的长期影响。
  • 在短期内,抗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作用,人们可以震慑当局以令当局改变其行为。抗议是一种信号 --- --- "我们很不高兴,我们不会忍受这种方式。"但要想抗议奏效,"我们不会忍受" 这部分必须是可信的 ------ 组织难度、人数规模和坚持不屑的精神,都可以体现这种可信度。
  • 抗议之所以有效,还因为它们改变了抗议者本身,使一些人从偶然的参与者变成了终生的活动家,这反过来又改变了社会。集体行动是一种改变生活的体验。置身于要求积极的社会变革的人海中,是一种增强能力和令人振奋的体验。
  • 抗议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在那一刻,抗议者心中的问题不再是短期有效还是长期有效,而是 --- --- 在严重的不公正现象展开的时候,人们是否可以袖手旁观多一天。而这也许就是抗议活动最有力的手段:当问题如此之大以致于抗议者不再去计算是否有效,而是感觉到在道义上不得不参与其中。

抗议真的有效吗?只有当人们不再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就会看到希望。

历史上有大量的例子可以证明这点:1913年美国的妇女选举权游行,当时有8000名妇女为争取选举权而加入抗议,掀起了一场更广泛的选举权运动,最终才促成了妇女享有选举代表的权利;1930年圣雄甘地的 "食盐游行" 成为一场更大范围的公民抗命运动的关键事件,最终促使印度从英国殖民统治中获得独立。去年底,印度全国各地反 NRC-CAA 抗议浪潮除了静坐和包围等战术之外,还采取了向最高法院请愿的形式,对这些政策提出质疑,最高法院不得不答应举行听证会,以解决抗议者的关切。

再一次,指望一次性的 "成功" 是不合理的,您所挑战的恶行越是深厚,就越是如此;某一场胜利也并非终点站,很多时候您必须反复多次赢得同样的战斗。持衡能力最强大的反抗者,将是最终赢家

2、"抗议只是具有相同信念的人之间的回声室"

我们在中国也听到过类似的观点和说法,比如 "反贼圈子",就好像异议人士是个小圈子,和外人互不相关?事实上并非如此。反抗者的工作与所有人相关,他们的努力是在为所有人争取未来。

活动家必须能找到真正的动员触发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 《打破matrix的路》中特别强调知识分子要像活动家那样思考 ------ 活动家从知识分子的论述中获得动员能量,如果知识分子不能将论述主题放在有利于调动最广泛的支持度和行动力的角度上,活动家的动员效果肯定大打折扣。

当然,活动家之间肯定具有相同或相似的信念,有共同目标,并具备足够的朝着这一目标努力的热情,这会让他们看起来 "内部抱团";但这并不是因为反抗运动是 "这一小群人自己的事"。这是异议知识分子应该出现的地方,准确地告诉人们:

  • 抵制面部识别的努力并不只是技术本身的问题,也不是仅仅为了保护敏感人士;它是所有人的基本人权和尊严的问题,是全社会的反压迫行动
  • 反抗警察暴力是反抗私刑,每一个不想蹲冤狱、不想被殴打和刑讯逼供的人都应该加入这场抗议,爱党爱国老实听话并不能保护你;
  • 抵抗996、为富士康自杀者申诉,是抗议流氓资本主义体制的剥削本性,每一个生活在这个体制下的人们都是被奴役者;除非你是那1%统治阶级,否则你不可能从这种残酷的体制中受益 ......

当您动员到足够多的人时,必然会发现各种不同的社区参与其中,他们肯定会更侧重于自己社区的利益角度。但这并不意味着您需要给所有统一口号和论述,因为你们有共同的目标 ------ 即 终结一种或多种恶行,不论理由是什么,目标是你们最强大的凝聚力

像去年底在印度发生的抗议活动那样广泛的行动,参与人数众多且多样化,活动家需要为各种交叉性关切提供空间,其中所有关切都是有效的,也是实现全面变革的必要条件。例如,在 NRC-CAA 的抗议活动中,抗议者为面临独特风险的变性人创造了表达异议的空间;Shaheen Bagh 的活动家表达了对女性在NRC下的独特困境的关切,运动整体上跨越了阶级和种姓界限;全国各地的学生对警察暴力问题的强调将反抗运动拉入了更大的范围。

3、"抗议只是那些没有工作的闲着没事干的人琢磨的事儿"

这的确是个问题!996式资本主义是个强大的维稳工具,让每个人为了还房贷和糊口而拼命工作、占据所有人的时间和精力,人们就无暇反抗了,甚至没有时间思考任何真正有意义的事。钱,成为了唯一的意义

我们在中国、甚至在美国的华裔移民群体中也听到了类似的抱怨,人们称BLM和香港的抗议活动 "耽误我赚钱了"。

我们在去年纪念 David Graeber 的推荐书目中指出了这种问题:

这些书在这里下载:《去它妈的工作》。

您完全不必急于批评那些 "不配合" 的人,他们是被这个体制绑架的,统治阶级早就精心设计了这个严密的牢笼,就在每个人的心里 ------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将最大的财力和精力投入到构建 matrix 上;他们控制了所有报纸、电视和互联网,不断地向人们灌输伪成功学的思想,他们要把每个人的全部精力都吸入维稳机器,变成能源。

作为动员者,您需要告诉人们,抗议的确是 "不方便" 的。要想在宏观政治层面上实现变革,换句话说,打破现有的常态,抗议者就必须承受日常生活的不便之处。

对于那些从事白领工作的人来说,勇敢面对这种不便会比那些来自工人阶级背景的人们更容易,因为后者存在于更严格的工作场所里,他们的表达机会更少。

从古至今任何国家的抗议活动都是为了挑战现状而存在的,它们需要人们 ------ 来自各种背景的人 ------ 放下手头的一切去参与。往往是社会上最受压迫的人需要站出来抗议,因为现状对他们的伤害最大。他们一直在这样做,而且会继续这样做,直到他们的宪法权利得到保障。

在印度的 Shaheen Bagh,来自工人阶级背景的穆斯林妇女和男子,其中许多是临时工, 他们离开自己工作岗位和家庭,进行了近一个月的静坐。全国各地都有来自类似背景的人参与到抗议活动中 ------ 因为他们决定自己不能再忍受了。他们没有时间像特权精英那样在社交媒体上装模作样地喊口号。当生命和生活受到威胁时,就像 NRC-CAA 所构成的那种威胁,"方便" 已经无法再成为考虑因素。

4、"抗议等于放弃了改革的可能性,要是当权者能主动做得更好呢?"

前半句话是对的,但后半句不对;任何当权者都不可能去主动做得 "更好",他们只有在民众施加最强大的压力下才有可能做出一点改变。

活动家的动员必须能指出根源性的问题 ------ 比如:

  • 数据泄露的根源是数据收集,没有无耻的大规模收集就不会有泄漏的威胁。所以抵抗数据泄露的运动不应该是寻求当权者对加强数据保护的承诺,而是,要彻底打破监视资本主义。就如 Shoshana Zuboff 所指出的 :"人们一直在讨论一个7岁的孩子一天应该工作多少个小时,而不是童工是否合理";
  • 警察对边缘社区的偏见和暴力来自于 "情报主导型警务" 的算法暴政,如果不能制止算法暴政,仅仅改革警察部门是没有用的,暴力依旧会存在;
  • 能满足香港人诉求的是北京,而不是香港政府,如果北京感受不到抗议的压力,反抗者的愿望就无法得到满足。

如果活动家和知识分子的论述联合起来,能够让人们清楚地理解到能够解决问题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人们的行动就会具有准确的针对性

人们就不会被当权者虚伪的改革承诺所蒙骗。

"反抗者的思考方式",这是IYP不断强调的短语,它包含着非常多的内涵,您需要亲自领会。我们在内容安排上会尽可能贴近反抗者的思考,不论是文章还是推荐书籍,但最终依旧需要您来理解它们,将它们转变为您的能量。

最后

加入抗议运动并不是容易事,它需要您具备很多东西 ------ 克服不便的意志、应对警察暴力的技巧、心理健康问题、创造力和智慧 ...... 全世界的反抗者并不是为了好玩才这样做的,他们之所以出现,是因为他们感到自己处于不利地位,受到政府的威胁,因为他们对现状感到无望,他们是被痛苦和忍无可忍的愤怒赶到了街头。

抗议意味着民众对当权者已经失去了信心,他们已经认识到必需自己动手。抗议的存在是为了唤醒人们:等待是没有未来的。

就如我们在年终对话中强调的,每一场抗议都很重要,每个人都很重要,不要强调一次性的胜利,更不要鼓励牺牲;只要有足够多的人保持清醒的头脑和拒绝服从,最终就一定能获得成功。⚪️

11
3月17日 415 次浏览
12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我唯一不好参加抗议活动的原因就是我怕死,中国威胁论

你没说服我,因为我懒,根本不想看这么长的文章…………

闹革命必须口号言简意赅,而且必须有足够的民意/民怨支持,8964中国人对“官倒”等现象已经忍了很久了,然后有了胡耀邦的死做导火索,才能一点就爆。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消极 #131372

2021年3月14日,緬甸仰光市民運送一名在示威者期間被槍殺的人逃離現場。攝:Stringer /Reuters/達志影像

@天下无贼 #131377 这篇应该是写给动员者的。

@inferior #131378 所以会产生一个问题:我们能从香港、泰国和缅甸抗议中学到什么?

@libgen #131487 你们能从89年天安门那里学到什么?

@消极 #131491 值得单开一帖讨论,现在数字时代情况也会有变化。

食人大佐韦国清 普通刽子手

习死之前,抗议是无效的,我希望有识之士不要白白送死。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 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食人大佐韦国清 #131596 有些人去幼儿园、去绑架、去杀小孩发泄被武警击毙,也不去抗议,这说明社会矛盾足够严重,也许不缺死士,缺的是组织和引导。并非抗议无效,而是抗议目前是零散的牺牲,难以、不足以动摇伤害到CCP的根基。

@MasterChief #131752 这说明他们仇恨的对象是社会而不是统治者。

@消极 #131839 对也不对,要取决于你看森林还是看树叶。社会系统是个庞大复杂的关系网络,这个网络包含十几亿人,他们意识到自己被侵害但是不会理解到认知到侵害的根源,他们又不直接接触统治阶级,因此只能找身边人复仇。有野心的知识分子会告诉他们,兄弟们,谁才是真正的敌人。毛泽东就是这样的底层知识分子。

假如有一天中共财政崩溃,无力支付巨额的维稳经费,不需要你说什么,人民就会上街;假如中共的数位极权越来越强大,维稳越来越严格,你说得天花乱坠都没人听你的。

北大未名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3月18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所有人,不论长幼都必须会说英语。 ——江泽民在家族聚会上提出的要求,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