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说,要不要把“汉语”这个说法改成“汉语族” 问答

首先我个人认为,语系这个说法无法准确表现出各地方言之间的关系,因为各地语法大致类似,发音也有相近之处。

但说粤语是汉语的一种又太过霸道,因为没学过粤语的的普通话使用者无法听懂粤语。(但如果把粵语写出来的话,却又能大概明白其意思。而且和日语不同,粵语的语法又和普通话差别没那么大,虽然也有差别,但主干大致相同)

所以汉语这个说法,是不是应该改为“汉语族”?(然后内部细分为多种语言。)这样既能保护粵语的独立性,也能缓解两边的矛盾。

(讨论这个问题,主要是语言就和肤色一样,作为政治符号的一种,不可不察。)

( 由 作者 3月17日 编辑 )
1
3月17日 531 次浏览
15个评论

某种程度上,粤语反而是更纯正的汉语,因为粤语的发音很接近被胡化前的汉语。

thphd 2047站长

汉语,又称中文[3]、唐话[4]、华语[5],指整个汉语族或者其语族里的一种语言。汉语族为东亚分析语的一支家族,属汉藏语系。汉语如视为单一语言,为世界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目前世界有五分之一人口做为母语。其有多种分支,当中官话最为流行,其衍生而来的现代标准汉语,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普通话、以及中华民国的国语,同时是华人地区的通用语。此外,汉语还是联合国正式语文[6][3],并被上海合作组织等国际组织采用为官方语言。汉语在以其做为母语的地方会有不同的通称,例如在台湾[7]、香港[8]及澳门[9]通称为“中文”,在马来西亚及新加坡通称为“华语”等[注 1]。

对于汉语下属语言的分类,学界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将汉语定义为语言,并将官话、赣语、闽语、粤语、客家话、吴语、湘语七大分支定义为一级方言;另一种观点则将汉语视为语族,七大分支因无法互相沟通而视为语支,而语支下面的各个分支被视为独立的语言[10],如国际标准化组织就将汉语族分为13种语言:闽东语、晋语、官话、莆仙语、徽语、闽中语、赣语、客家话、湘语、闽北语、闽南语、吴语、粤语。无论采用哪种观点,各种下属语言之间地位平等,它们都是汉语里的一分子。汉语(或中文)是它们的集合体,并非专指它们当中的其中一种。

https://zh.wikipedia.org/zh-cn/%E6%B1%89%E8%AF%AD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果然还是想键政

所谓分类其实只是人为划分边界,说到底某个地区经济好了翅膀硬了,搞出一些文化作品了,有独立意识了,就会更加地声称自己的语言是独立的。“没学过粤语的的普通话使用者“不仅”无法听懂粤语”,也无法听懂闽南话、闽北语、吴语、湘语、客家话等等等等,很少听说这些语言的使用者三天两头宣传自己的方言是独立语言的。

互相能听懂也不见得就不声称自己是独立语言。比如有些台湾人总说自己的闽南话不是闽南话而是台语,只是互相能听懂,然后举出几个日文词英文词什么的,别人也不好反驳什么对吧。

其实说这些都没有用。一种语言想要有地位,充分必要条件是拥有足够好的文学作品。汉语系里面除了文言文和官话(除了群星璀璨的民国作家外,别忘了四大名著也是用官话写的),别的语言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东西。粤语有那么若干首流行歌,毕竟音乐价值不足,狗肉上不了大席,何况一半是翻唱日本歌,拿不出手的。

从这个角度讲,整个汉语系已经是半死不活的状态,靠着几位八九十年代成名的大陆作家勉强撑撑场面而已。

顺便附上汉藏语系家谱:

( 由 作者 3月17日 编辑 )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31324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总感觉粤语其实在用词方面和普通话很相似。粤语是我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多听几遍就大概懂了”的南方方言,尤其是香港那些电视节目以及官方新闻发布会,除了字的读音不同以外,措辞、语法都和普通话别无二致。别的南方话都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汉藏语系汉语族

汉藏语系藏缅语族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31324 带枪的方言就是语言嘛。

@奭麦郎 #131325 看上面的图你就懂了,现代汉语大分支里面,北方话只和粤语是近亲。

说半天你就是想把粤语不算汉语呗,然而事实上看上面那个图,粤语和现代汉语的关系,比闽南话还要近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天下无贼 #131350 荷蘭文也和德文好近,所以荷蘭文算德文?

@Wolfychan #131373

如果欧洲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很可能都算“欧洲语”

我认同“语言文化分类受政治影响较大”的说法。

乌克兰语和俄语的语法是相同的,只是构词法不同。塞尔维亚语和克罗地亚语是能够互相交流的,在我这个外人看来简直是同一门语言。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也是部分构词不同。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因此,基于我的观察,我进一步认同了“现代民族概念是政治构建出来的”这个观点。不过我不是认为民族这个概念是虚无的(虽然确实有点接近),我只是认为“民族”概念的定义、划分,也多数是政治影响的产物。如果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这两地的居民没有因为政治而敌对,那么他们很可能会自认为都是“南斯拉夫人”。

汉语是否细分(或扩大化),汉族是否细分(或扩大化),主要是受到政治影响的结果。
依据民族划分进行政治活动,在我看来有点倒因为果。

( 由 作者 3月18日 编辑 )

@Wolfychan #131373 不是说“好近”就算同一语言。这里的point在于,相对距离的远近并不决定现实生活中人们对语言的分类。比如说瑞士德语(本身是一个内部多样性极高的语言,因为处于山区)和德语的距离不见得比荷兰语和德语的距离近,但是前者都算德语,后者算两门语言。同样地,湘语与官话的距离远比粤语与官话的距离远,但是湘语使用者极少主张自己的语言是独立语言。

另外拼音文字的话,读音不同,书写系统也不同。粤语的正字(比如林夕的歌词),官话使用者是可以无障碍阅读的。粤语的白话,官话使用者会有一些看不懂的,但那其实是一套“谐音记法”,不能算文字。这样一套谐音记法其实也正说明粤语的独立性没有那么高。

粤语和官话在“听说”方面的差异估计大于很多欧洲语言之间的差异,“读写”方面的差异显然够不上算两门语言。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不管差异之多与少,现实中的分类还是政治决定的。

Neko #ΦωΦ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31324 同意这个讲法。乐意学一门语言通常是对语言承载的某种事物的价值偏好,常见到为了追星学韩语,看漫画学日语,做科研学英语等等,而汉语,简直就是活着的楔形文字,都是老古董,以前的文学作品,实在是动员力有限,一把辛酸泪...

@NullPointer #131390 西葡语在听说部分差别很大

@奭麦郎 #131524 西葡虽然相似,但是对不上,基本词都有不少困难。比普通话和粤语的差别还大。

kill_ccp 我会在那头,等你们很久

这个问题我以前在品韭研究过。

单纯从语言学角度,我不反对甚至支持「汉语族」的说法。但是我现在不得不说,强行界定语言和方言并无意义。「是否可互通」只是一个模糊标准。因为很少有100%的「可互通」和100%的「不可互通」。

最典型的例子是日语和琉球语,两者之间的互通度高于汉语官话和粤语之间,低于汉语官话和闽南语之间。琉球语是否是日语方言,在日本国内也是有争议的。所以这个问题根本不是汉语言所特有。

利用汉语族各分支的差异,为所谓姨学诸夏理论寻找理论依据,更是十分荒谬的。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我只是知道中国人什么都知道,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在充分知晓的情况下依旧一事无成。 ——《中国人什么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