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是不是很容易滋生极端怪诞政治思想? 问答

例如中国的土鳖正是从江西陕西农村最早发展壮大的,他们早期领袖夏曦和猫都是农村出身,其实不止中国,

我感觉很多国家的农村社会都出现过不少邪典怪诞政治,像美国三k党白人至上主义基本上都是来自于美国南方农村。

中国太平天国义和团基本上无一例外不来自农村社会。

农村是一个畸形的社会 畸形就畸形在现代农村绝不能很好的面对家庭关系对个人、村社对家庭社群、家庭对个人的关系日益紧张。引申就是:农业社群在近代甚至更早的变异带来了严重不可逆后果,这个命题本身就需要对种社会关系调解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近代中国所有苦难,全部来自于农业社群变异这一现象,而这个现象带来的的本质就类似一种日本式的社会氛围,农村的最大问题不是落后也不是愚昧,是社会关系已经完全不能适应目前自身的发展,变异就是自我的异化,类似于亚里士多德的实体运动,它既不诉说,也不已存 。农村本身语言的交流已经不能适应自身的发展,变异不是好的也不是坏的,因为他是自我发展的必由之路。

2
3月16日 593 次浏览
23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1949年以后中国称帝人物一览表

[大中华佛国](1947――――1953, 1983) 先主石顶武 1947――――1953 图谋叛乱,被人民政府处决。 后主石金鑫 1983 石顶武之子,1983年在农民 " 丞相"李丕瑞的 "辅佐 " 下登基,于 湖南醴陵农村复国,旋被县公安局镇压。

[道德金门皇帝] 丁兴来(盲人) 1981――――1990 地处大别山,创道德金门教,然后称帝,封了 " 正宫 娘娘""西宫娘娘 ""宰相 "等 21个人,赐 "仙印"41枚 .由于交通闭塞,直到称帝后十 年才被发现并被乡政府处理。

[中原皇清国 ]

正皇帝张清安 1982 ,副皇帝廖桂堂 1982 以皇清为年号 .地处大巴山。 张清安刻 " 玉玺",设 "后宫 " ,分封 "丞相,文武百官 " , "颁布 天律森吏 ",打算定都 巴中县,把巴中川剧团大楼当皇宫,甚至写好了准备(通过邮局)寄到台湾的册封蒋 介石为"威国王 " 的" 谕旨",还决定要 " 御驾亲征",结果还没出师,就被县公安局 给灭了。

[圣朝国] 1980――――1982 林文勇,地处大巴山仪陇山区,被县公安局镇压。

〔玉皇大帝〕 1982 年地处大巴山的曹家元自称玉皇大帝,旋灭。 1980年地处大巴山的朱仕强自称皇帝,仅七日即被村书记带人灭了。

[大圣王朝] (1986―――― 1988) 女皇晁正坤 1986― ―――1988 地处胶东半岛。行巫术、招童男、建 " 后宫" 、后被县 人民政府镇压。

[万顺天国 ] (1990―――― 1992) 李成福 1990― ―――1992 地处豫西。自建安民党、万李起义军,自称唐朝后裔,妄图以 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复辟唐朝帝制,定都西安。后被乡派出所3 名干警剿灭。

〔大有国〕 姓名不详,登基于 70年代末 80年代初,起因是反对计划生育政策。于是在农村立 国,称皇帝,调动大军(数百人似乎),杀入县城,攻陷县医院,俘全部医生、女护 士,将所有计划生育用品搜出并销毁。后人民解放军迅速发动反击并围困了县医 院,皇帝率军顽强抵抗后兵败被俘。本应判该皇帝死刑。念其无知,判处无期..

@消极 #131154 https://project-gutenberg.github.io/Pincong/post/b411dc959e77890c236bb441dcf29a3e/ 去年有一个在酒店建国自称总统的人,是不是比这些自称皇帝的人较为进步?

@刘仲敬 巴蜀利亚大总统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消极 #131166 1949年以后中国的称帝人物中你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位。

梁家河产生的大智慧带领了14亿中国人民开倒车。

@丁丁兄弟 #131197 那位还没有披龙袍呢,而且贵如毛泽东都没有称帝,他习近平何德何能。给毛泽东提鞋都不配的家伙

@消极 #131206 戊戌修宪,定于一尊。全面脱贫,年号庆丰。

相反,农村多为经验和传统的,在民主国家,农村都扮演了保守主义大本营的角色。三K党、义和团和韩国的“东学党起义”,伊朗伊斯兰革命的性质一样,都是各国很常见的排外思潮,完全根植于社会的主流文化土壤,局外人最多只能指责其“愚昧”,而谈不上“另类的邪恶”,至于太平天国更谈不上“邪”,至少比他的对手满清王朝更加文明开化主动顺应潮流的多,洋人去见太平军的大营里见李秀成的时候,忠王会离座下阶和西方人握手,而此时随便一个满清的县令见到洋人时都趾高气扬傲慢无礼。

事实上,近代的极端思想多是知识分子书斋里面构想出的理念实践,这里的“知识分子”是指对学问一知半解,但鼓动宣传能力很强的那种,从共产主义、纳粹主义到巴格达迪和刘仲敬,莫过于是,中共也不是在农村壮大的,满洲重工业基地和苏联军援才是共产党得以打赢内战的物质基础,“农民包围城市”和“农民用小推车推出解放”是中共刻意营造的政治谎言,事实是中共在完全扎根农村的时期,它被打的屁滚尿流一度濒临死亡。

“满洲重工业基地和苏联军援才是共产党得以打赢内战的物质基础”@阿里萨斯 #131219

45年以前怎么活下去才是关键。

为何霍梅尼是保守,巴格达迪是激进

怎么说呢?底层其实很容易被煽动,因为谁给他们饭吃就跟谁。

( 由 作者 3月16日 编辑 )

@阿里萨斯 #131219 太平天国是带有邪教性质的起义。谈不上开化,李秀成这么做更应该是他的个人行为。太平天国最东打到苏州,没有进攻上海是因为上海有洋人租借地,他们认为洋人和太平军信仰接近而已,不是说太平军接近时代潮流。满清好歹崇尚儒家礼法,政局相对稳定。尽管咸丰客死热河后,两宫太后协同恭亲王发动辛酉政变,但是没有影响到大局。反观太平天国还没有坐稳江山就出现内讧。后期也因为军中派系失和,李秀成按兵不救导致安庆失陷,长江上游再无屏障。

另外,中共就是在农村壮大的。主要在8年抗战时期,从延安最初的几万人发展到国共第二次内战前的130万人,华北各省都有大大小小的解放区。

( 由 作者 3月16日 编辑 )

霍梅尼是伊朗什叶派内生的半世俗政权,你把他理解成什叶派的穆兄会就行。巴格达迪是沙特输出的瓦哈比派恐怖组织。如果说霍梅尼在70年代伊朗社会有70%的民意支持,巴格达迪在当地不会有10%。霍梅尼的政策顺应了当时伊朗多数民意(即使是愚昧的民意),但巴格达迪只能靠少数对多数的征服和屠杀来维持。@消极 #131259

那是跟元末白莲教一样的东西,随着时间演变 会自动明教变明朝的,其实高层除了洪天王也没人真魔怔。前期杨秀清曾试图开科举,后期李秀成在苏福省也已经处理好和士绅的关系了,这时的太平天国已经具备了后期北洋“军绅政权”的雏形,一般来说,传统中国的新兴政权总比老旧政权好,同样是务实的军政人物,石达开当然比曾国藩好, 同样是浪漫主义的政治空想家,写《资政新篇》的洪仁淦当然比写《新学伪经考》的康有为好 @丁丁兄弟 #131271

( 由 作者 3月17日 编辑 )

是,但抗战和内战不一样,华北那些根据地都是国军放弃的地盘,对老百姓来说,共军总比日军值得信任。 很多资料都能证明后来内战中 共军在土改时,这些占据七八年的老根据地往往是最酷烈,杀人最多的(比如晋察冀、晋冀鲁豫)也说明即使共党在那长期经营,当地民心依然不稳。东北四野在内战中的决定性作用是众所周知的事,另一只劲旅山东陈粟部也是有辽东海运物资地利之便才能成势。如果切断了东北与关内的输血管,刘邓孤军在大别山区受到的广泛敌视和极速减员才会是中共在农村的常态(这是内战中共军唯一一次新建农村根据地的行动,基本失败告终) @丁丁兄弟 #131271

( 由 作者 3月17日 编辑 )

@阿里萨斯 #131323 根本原因是武力占劣势的中共军只能占领那些国军和皇军看不上的贫困山区之类的,于是因为当地生产力不足,军事力量也就得不到补充。

@阿里萨斯 #131323 好吧,我对太平天国和共匪农村根据地的理解不如你深刻。我所知道的资料是,太平军对于西洋火器的装备远比不上后期的湘军。后期战役中湘军常常依靠筑垒挖壕的办法借助火器之利打退人数多过自己的太平军。天京围城战一开始几万湘军就敢于包围二三十万太平军驻守的城池。把太平军和现代化的北洋军比喻,太过于高抬他们了。《资政新篇》完全不具备实行条件,太平军讲究同耕同吃,完全没有产权的概念,发展不了近代工商业。而且战乱时期,太平军多次出征其后勤粮食基本上也都是抢来的。

康有为就是个唬人的骗子,到了海外之后就借着营救光绪,辅助其亲政改良的名义四处骗钱,中饱私囊。除了比郭文贵有点文化外,套路如出一辙。《戊戌政变记》这些书史实价值很低,多数现代历史研究学者都不会参考。

第二次国共内战初共军之所以在解放区杀地主乡绅我的理解是,相当于让广大分得土地的农民纳了投名状。地主乡绅的公审大会,农民们都亲自参与动手。如果国民党打来了,这些人必然被追究,只有铁了心跟着共军干革命。套用袁腾飞一句话,"当时农民基本都是文盲,蒋介石要是喊打老毛分田地,一样有农民会跟着老蒋走,但是老蒋不能这么喊"。此外很多败退到台湾经历过这次内战的国民党员也是这么认识的。挺进大别山我的理解是大别山区交通不便,但是进军大别山区战略迷惑性很大,因为地理位置的独特性向西可以到江汉平原,向南到鄱阳湖平原,向东就是长江中下游平原,这些都是主要产粮区,所以会大大迷惑国军对共军战略意图的判断,迫使国军多点驻防。

( 由 作者 3月17日 编辑 )
星火1959 说点人话

瞎扯,农村除了造反当皇帝,还有啥思想;马克思主义是农村诞生的吗,要不是那些小知识分子鼓动,谁敢斗地主?

@星火1959 #131400

瞎扯,农村除了造反当皇帝,还有啥思想;马克思主义是农村诞生的吗,要不是那些小知识分子鼓动,谁敢斗地主?

对,楼主搞错了一个概念,不是农村生出了这些奇怪的思想,而是农村人更容易被奇怪的思想煽动。

感觉楼主和阿里萨斯很像,用一些看似深奥但模棱两可的词,说一件解释完更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

农业社群在近代甚至更早的变异带来了严重不可逆后果,这个命题本身就需要对种社会关系调解

近代中国所有苦难,全部来自于农业社群变异这一现象,而这个现象带来的的本质就类似一种日本式的社会氛围,农村的最大问题不是落后也不是愚昧,是社会关系已经完全不能适应目前自身的发展,变异就是自我的异化,类似于亚里士多德的实体运动,它既不诉说,也不已存 。农村本身语言的交流已经不能适应自身的发展,变异不是好的也不是坏的,因为他是自我发展的必由之路。

什么叫农业社群变异?有这个词吗?谁说的?

类似于亚里士多德的实体运动?怎么个类似法?

农村本身语言的交流?怎么又跑出农村语言交流来了?跟语言有什么关系?

@潮生 #131439 这么说倒是有意思,我根本就没读到后面这两段就开始回贴不看贴了。

@星火1959 #131400 没错,太平天国的发起者洪秀全也不是农村人,而是一个秀才。

@刘慈欣 #131778 不是,他是秀才考不上的。黄巢是秀才。

话说我一次坐火车到广州北站(花都),一下车就是洪秀全广场,顿时觉得逗逼指数保镖了,这可是洪天王啊。

@消极 #131921 是的,广州花县今广州市花都区各种秀全大道,秀全中学。非常魔怔。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跟他们去放羊,什么活都干,因为我那时候,扛两百斤麦子,十里山路不换肩的。 ——2003年,习近平(中国,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