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的第八集:食物农药残留篇,研究了50+份相关刑事判决书 分享原创

这是我YouTube最新一集《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之食物农药残留篇的文稿。

今天讲《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的第八集:食物农药残留篇。前七集分别是乳制品篇、疫苗篇、假药篇、学生工篇、猪肉篇、环境污染篇和行贿的手表品牌篇。

本集讲食物里的农药残留问题。这些农药,有的是不允许在蔬菜果树和食物上使用的,有的是常见容易超标的。

本集所涉及的农药有克百威,又叫呋喃丹,甲胺磷,毒死蜱,腐霉利,敌敌畏、氧乐果、甲氰菊酯、甲基异柳磷。如果接下来你看到几个字,不知道什么意思,可能就是农药的名字。如果你是农村长大的,应该会熟悉其中一些名字。

我在做这集节目之前,认为农药残留只和蔬菜有关。研究了五十多份相关的刑事判决书,才知道荤菜、素菜都有可能含有农药。

接下来,我先讲荤菜中含有农药的案例,再讲蔬菜中农药超标的案例。

荤菜中为什么会有农药?荤菜中的农药有两种来源,第一种,有人用农药来毒杀动物,然后出售供人食用。第二种是有人腌制鱼或者肉时,为了消灭蛆虫和驱赶苍蝇蚊虫而使用农药,这里用的农药主要是敌敌畏。

下面先讲第一种,为了毒杀动物而使用农药。农药大概是老百姓最容易接触到的毒药了。有人用它来毒杀鱼类,也有人用它来毒杀野生动物。

毒杀鱼类,刑事判决书中只看到了一个例子。

2014年,某天凌晨,浙江某人在某水库里用农药甲氰菊酯来毒杀鱼,将毒死的鱼拿到菜市场去卖。第二天凌晨又去毒鱼,被人举报,后来被当场抓获。

下面几个都是毒杀鸟类和野鸭的。

2007至2016年,江苏某人A明知他人销售的鸟类中包括用克百威毒死的麻雀,仍然收购。A把毒死的鸟买回来后,进行卤制,出售给他人食用。销售金额10万以上。其中某人B,在2014年,毒死了2000只麻雀,卖给了A。在2015年,毒死了3600麻雀,卖给了A。

A的辩护人说,A的麻雀生意是祖传的,A是个文盲,认为毒麻雀用的毒药很少,麻雀吃的东西都存在食囊,毒素扩散得没那么快。A把麻雀买回来,都会剥皮、去内脏,反复清洗,再煮熟,没有有害物质了。并且这么多年来,没有人中毒。

这个辩护人的逻辑,和《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之疫苗篇里湖北某法官的逻辑一样。那个法官也说,某卫生院院长采购并注射了几十万的非法疫苗,虽然造成了一定的恐慌,但是没有证据证明造成了严重后果。

2016年,江苏几个人合伙毒杀野生鸟类出售给他人食用。其中某人A提供农药克百威,并且负责收购被毒死的野生鸟类。他们在田间、果园一共毒死了6000只鸟,A用2000元买下来。A还向其他人采购被毒死的鸟,A自己也毒杀鸟。

A一共获得了2万只毒死的鸟,卖了1.8万。公安从A的买家B那里扣押了将近2.4万只被毒死的鸟。

某人C从B那里采购了1500只鸟,卖到了江苏某地的饭店。某人D从B 那里采购3600只鸟,拉到菜市场,正准备卖,被公安当场抓获。

2017年,上海某人A明知野生鸟类是被毒死的,还捡回来卖给某人B。B明知鸟类是被毒死的,仍然收购,拔毛后销售给他人。公安在A和B的住处,一共查获43只被克百威毒死的野生鸟类。

2017年,江西几个人出售了2000只用克百威毒死的饲养的野鸭。这个案子有点蹊跷。判决书后面说那几个人是自己买的活野鸭,然后毒死后出售。这完全不合逻辑。判决书里的最前面又说有两个人看到某地饲养野鸭,商量毒死野鸭后销售。观众可以根据的生活经验来判断,到底时怎么回事。

2018年,上海某人在某自然保护区投放农药克百威,毒杀野鸭53只,价值2.6万。被抓到时,其中8只已经卖掉了。

2019年,上海某人A想吃野鸭,后来在B的家里购买了几只被克百威毒死的野鸭。A在回家途中,被公安拦截,现场查获6只野鸭。

下面讲几个用敌敌畏来处理腌制品的案例

2011年,浙江某人采购病死猪肉和简单处理过的火腿,一共10吨,制作腌肉。为了杀死蛆虫和防止苍蝇蚊虫,喷洒敌敌畏。

2011年,广东某人晒了200 kg 腌制的金线鱼,为了驱赶苍蝇,在鱼上喷洒了敌敌畏,被当场查获。

2014年,山东某人销售的咸黄花鱼,被检出含有敌敌畏成分。

2016年,山东某人从批发市场采购了3种咸鱼,一共一百斤,已经卖掉了80斤。经检验,3种咸鱼都含有敌敌畏成分。

2017年,湖南某人采购死因不明的猪肉,制作腊肉。制作腊肉的过程中,为了防苍蝇蚊虫,喷洒农药敌敌畏。

2018年,江西某人制作腌制鱼。为了防止苍蝇蚊虫,使用敌敌畏喷洒在烤白鱼和椤头鱼上。

2018年,安徽某人在咸货一条街做生意。他为了防止咸货生蛆腐烂,就买农药兑水稀释,然后把咸货放在农药水里浸湿,之后晾干销售。销售额2万。他卖的咸鸭和咸鸭腿都被检出敌敌畏成分。

蔬菜中含有农药残留,这个应该不让人意外。我每种菜挑一个案例。

2016年,山东某餐馆的黄瓜被检测出克百威超标23倍。店主说是从正规市场采购的。法院说,该店主没有向销售者索要检验检疫报告,即使是从正规市场采购,也不能免除该店主的责任和义务。

2017年10月,深圳某蔬菜批发市场摊位的小白菜被检测出含有农药毒死蜱超标。该批小白菜被销毁了。11月,他摊位的菜又两次被检出农药克百威和毒死蜱超标。他就被抓了。

2014年,河南某人种的大葱里,检出含国家在蔬菜上禁止使用的农药甲拌磷。

2015年,广东某人用农药甲胺磷给菜心杀虫,经检验,菜心的甲胺磷超标。

2016年,山东某茶厂的绿茶被检出克百威超标。

2016年,天津几个人都在自己承包的香菜地里使用甲伴磷,被查到了。

2016年,山东某人种植生姜的过程中,使用涕灭威,被当场抓获。涕灭威是蔬菜禁止使用的农药。

2016年,天津某人自称,因为芹菜地里有虫子咬菜地里浇水的微喷管,所以沿着微喷管洒了些农药甲拌磷。公安提取到了50米长的一根水管,上面果然有很多虫子咬的小孔。

2017年,甘肃某人给洋葱浇水的时候,把农药甲拌磷也倒进水里,一块儿浇,被当场查获。

2017年,新疆某人种茼蒿,为了消灭蚂蚁,喷洒农药甲基异柳磷。

2017年,河南某人收购的10吨韭菜,被检测出,有的腐霉利超标40倍,有的腐霉利超标100倍.

2017年,山东某餐馆的韭菜被检测出克百威超标。

2017年,山东某蔬菜批发商卖的山芹菜,被检出克百威超标。

2017年10月和12月,某人的韭菜两次都被检测出农药超标。此人销售未经检验的韭菜每天5千斤,年销售量上百万斤。

2018年,陕西某人承包30亩地种山药。他雇人给山药地里用克百威和毒死蜱杀虫,被警察当场发现。

2018年,河南某超市老板在某流动摊位上采购了长豆角,放在自己超市内销售。经检验,甲胺磷超标。

2018年,江苏某人在草莓的大棚里,用熏烟的方式使用农药克百威。2个月后,被江苏某部门在草莓、土壤里检测出都含有克百威。

2018年,河南某超市销售的西兰花检出甲胺磷。

2018年,山东某人为了杀虫,在大棚辣椒上喷洒甲胺磷。

2018年,广东某人在空心菜上喷洒农药甲胺磷和氧乐果。

这集没什么好总结的, 我自己整理案例,也觉得特别枯燥,但是这些都是构建中国地下社会不可缺少的素材。

2
3月16日 49 次浏览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蒋介石,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所以,日本皇军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好教员,也可以说是大恩人,大救星。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