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的刘慈欣是其粉丝还是那位知名科幻作家?以及对文革那一代人的印象 吐槽

如题。

对父辈和刘慈欣这代人感官整体上不太好,他们经历过文革那种物资匮乏又荒诞疯狂的时代,难免世界观、价值观带有惨重的时代烙印。

比如在刘的科幻小说中,一些中国式的观念是不妥的,是中国人中心主义:

1.宣扬人性本恶,并扩张演绎到宇宙种族。(众所周知全宇宙都讲英语,你手中有一把锤子,看所有东西都像钉子)

2.野蛮文明也可以研发掌握极其先进的科技,道德水平与科技水平不相关,或负相关。

这是典型的中国近代史悲情叙事的宇宙版本。一个经常同类相残相食并作为荣誉,一个以撒谎欺骗为核心竞争优势,一个打击个人思考热衷统一思想,一个擅长偷窃财富和知识·····的物种,是决不可能产生高级的科技或文明形态的。西方近代的社会道德水平不比清朝社会低,如果用人文主义的标准而不是中国式的,甚至更高。

《星际迷航》中星际联邦规定,不得与落后文明接触或干涉。把先进技术交给原始部落是危险的,因为他们没有使用先进技术的智慧和道德,而且会强化他们对错误认知的执念。这不仅破坏了宇宙法则,也破坏了文明的多样性及其发展的多种可能性。

就如同,西方文明把先进火枪、火炮、电子······带入亚洲,让中国人拥有了自己本不可能拥有的、不可能理解的魔法,这样既同化又扭曲了破坏了原生态文明,还产生了东西杂交的利维坦大红龙PRC。


当谈论别人时,似乎应该礼貌性的 @刘慈欣

( 由 作者 3月13日 编辑 )
1
3月13日 762 次浏览
16个评论
刘慈欣 反共复民

挨个回答你的问题吧。

我是粉丝还是本人,翻我在这边的发言就知道了。

关于你对刘慈欣的评价,这么给你说吧,刘慈欣的观点在以前中国科幻界其实是少数,只是现在刘慈欣出名了才变成了近乎多数。至于你说西方科幻小说的叙事,推荐你看看这个人的作品:罗伯特·海因莱因。这人的想法其实跟刘慈欣很像,只不过描述的时候含蓄很多。

最后推荐你看看这几本书,阿瑟·克拉克的《2001,2011太空漫游》,刘慈欣在小时候看了这两本书,从此迷上了科幻小说,弗洛·文奇的《深渊上的火》,《天渊》,这两本书对刘慈欣的作品影响非常大。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刘慈欣 #130517 嗯,我回头看看。 罗伯特·海因莱因主要作品也是战后写的。

在美军对日本平民使用原子弹以后,战后爱因斯坦、奥本海默等一批科学家公开指责,人类的道德水平与科技水平不匹配。在冷战时代,婴儿潮嬉皮士一代的这种末日幻灭感达到了高潮。但是,毁灭世界的核大战最终并没有发生,人类的理性和自制,最终还是以微弱的优势战胜了恶与疯狂。

一个很简单的思想实验,这种类似情景经常在中国发生:假设某一天,发生了大海啸或长江黄河的大洪水,十几米高的洪水5分钟内就会冲进某个地区,一群20多个人准备逃往7公里外附近的山上,他们发现乡野公路旁边唯一的一辆小巴车。但是车上最高载荷是15-16人,如果再超载就没有足够的速度按时抵达,没有足够的功率爬山路,而且需要熟练的司机驾驶以防止翻车。必须有人做出牺牲。中国人的场景下,这些人都自私都怕死,他们又没有逻辑和理性去说服对方,最后扭打撕扯在一起浪费了3-4分钟使得逃亡变得不可能,7人受伤,4人受重伤,包括几名驾驶技术最熟练的司机。剩余的10多名“胜利者”终于发动了汽车,但是他们所有人都难逃死亡的命运。

一个共输博弈的结局,人性之恶、兽性、自私,并不能拯救人类,假如他们能够协商,假如有人愿意自我牺牲呢比如老人或是父母愿意为子女牺牲?是不是可以有16个人活下来?如果你去喂一个底部镂空的笼子里的一群鸟或鸡,结果是一样的,他们争抢饲料,最后基本全掉出笼子底部,谁也得不到。

知识、理性、善意、协作、理解才能最终拯救人类。

( 由 作者 3月13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MasterChief #130523 你讲的都是博弈论的问题,这个还是多用数学书来得更实在一点。

@消极 #130526 不是我的专业,仅仅是受到电影《美丽心灵》启发

@MasterChief #130527 关于你举的例子,我可以用马尔萨斯论给你解释一下。

初看这种哄抢相互竞争最后全部淹死的结局是不利性状,但是在人口过剩,资源不足的情况下,互害互杀对于群体的适应和演化是有利性状(当然是对群体而言,而不是个体)。农业内卷化社会就是这种情况。以Clifford Geertz研究的爪洼岛农业为例。爪洼是热带气候,雨水充沛,火山多,土壤肥沃。在这样的环境里,人们拼命种地,繁衍人口,水稻一年四熟。这种得天独厚的环境,造就了爪洼人普遍的贫困和社会停滞。人均土地面积越来越小,农民们必须投入越来越大的精力来精耕细作。提高单位亩产。而这么做的后果,则是单位劳动产出越来越低,而人均生活水平也无法提高。

在这种“东亚集体主义”社会里,其实恰恰是不能真的搞集体主义的。因为人均太少,摊平了大家都得饿死。只有通过恶性竞争,消灭弱势人群,才能提升社会平均水平。

你刚才举的例子,用旅鼠的自杀就可以类比了。

@MasterChief #130523 喜欢刘慈欣的作品不代表认同他的观点。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消极 #130529 党国几十年前的牺牲农业,发展工业也是一个套路。

沮渠蒙逊 十六国春秋

但凡提及不同种族(奇幻作品的人型生物,或科幻作品的外星人)之间的冲突的作品,我是能时而看到刘慈欣的信徒来科普他伟大的作品。甚么“黑暗森林”、“程心”、“二向箔”,教人半懂不懂的。我虽然愚笨,但大概理解他们想说:“作者主张和解是错误的,我们中国人比傻老外懂得多,我们知道世界上唯一的真理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

@史蒂芬 #130562 苏联大饥荒翻版。但是二战东线战场证明了苏联工业化的成功,70年代之后中共投靠西方之后还需要洋跃进,证明了中共50-60年代工业化的失败。

@消极 #130570 闭门造车是不行的,天天看500米以外也不能变成千里眼(我不怀疑这个初衷是好的,结果是饿死一大片,也摧毁了中国农业基础,而后的苛捐杂税彻底摧毁了中国农业)

@史蒂芬 #130573 斯大林也是关起门来搞的。也不是俄国基础有多好(一战和内战已经把俄国打得稀烂了)。

星火1959 说点人话

其他作品没看过,误入歧途,买过他的三体来看,黑暗森林法则也曾把我唬的一愣一愣的;实际上是扯淡,如果真是黑暗森林,不同国家、种族应该永远存在战争、或者奴役与被奴役的关系,但人类已经超越那个阶段了,和平相处,包容发展才是主题;还有他写的三体人社会,极度集权,但把他们的科技写的极为发达,理想的纳粹 和苏联不就是这样吗;三体的核心思想就是只要能活下来,其他都不重要,对待和自己不一样的文明,最好 和首先的选择就是消灭,跟什么留岛不留人一个逻辑。 还有什么“失去兽性,失去一切”,把人当野兽,简直无语。

现在很多小粉红就把三体里的逻辑拿来类比1840年以后的历史,憧憬着要“重新”称霸世界。

叶文洁那个角色,不就是“屠支大佐”吗,她因为文革的遭遇就想毁灭整个人类?稍有常识 理性 和怜悯,也只会觉得中国人没救了,而不是把伤害扩展到整个人类吧,或许是刘慈欣不敢写出一个毁灭整个中国的设定?

@星火1959 #130919 “黑暗森林,不同国家、种族应该永远存在战争、或者奴役与被奴役的关系,但人类已经超越那个阶段了,”

这个问题霍布斯在利维坦里就说过了,“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

事实上,西方人自己的道德品质也不能高估。

有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西方人卖枪给北美印第安人,高科技火枪给原始部落,不过好像没啥严重后果,反而是原始部落捍卫领土。。。

还有就是西方人卖火枪给非洲部落(包括缅甸和中国西北一些小国)换取奴隶劳动力。

事实证明人类世界就是唯利益论,为了利益连绞死自己的绳子都会卖出去。或者也可以说,目前的军事科技都不是先进技术(核弹管控的确实严,勉强可以算吧)嗯,说的有些模糊。

不过我对刘慈欣的部分理论评价很低,明显是隔绝人类当时主流文化水平的思考,也是共产中国独特体制下的典型代表人物之一

@星火1959 #130919 他写过中国毁灭的作品,然后那部作品被禁止出版了。详情请谷歌:《超新星纪元1991年版》。这篇作品里刘慈欣对中国是满满的失望。

北大未名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3月18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千祈唔好慣啊,就係我哋幾代人都慣晒,你哋先要咁。 ——《十年:本地蛋》 廖啟智 (195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