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为历史上是否存在帕累托改进? 问答

可以放宽到卡尔多希克斯改进。

改革中受损的一方,必须在改革后得到足够的补偿,使其处境不比改革前差。 列举你认为满足帕累托改进或卡尔多希克斯改进的历史事件。

注:不能是对相同群体或利益集团的补偿,而是对同一个人,在短期内就能补偿。比如说,不能简单地认为自由贸易长期会改善受冲击的工人的福利是帕累托改进,因为这些工人得到自由贸易的好处很可能已经是几十年后甚至几代人以后了,不足以补偿长期的损失。(需要考虑贴现)

( 由 作者 3月13日 编辑 )
2
3月13日 177 次浏览
8 个回答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天下无贼 #130482 你说的不错,只是我想知道你可以从历史事件中举例说明小范围达成的情况吗?

@天下无贼 #130489 技术进步会冲击既有行业,但不一定会对这些行业的从事者补偿得足够多。不然卢德分子也不会打砸机器了。

@丁丁兄弟 #130481

我想不到历史上任何改革可以在国家财富再分配的课题里面达成帕累托最优

我也觉得大范围大规模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达成,可能在很小的范围内可以达成。

或者你说的那种情况,有新的资源进入,才能达成,但是我觉得就失去所谓帕累托优化的“优化”之意义了

@天下无贼 #130489 当时因为常年在外作战的公民兵需要自备武器装备行军打仗,但是战后回到田园发现田地已经荒芜或者被土地兼并,很多士兵甚至破产,所以平民从军意愿不高。而贵族元老院也不满足罗马军事力量下滑导致对外战争失利。破产平民也有机会通过募兵制从军征战,占领土地和俘虏奴隶来提升经济地位。外邦人也有机会参军拿到罗马公民身份。野心家有机会通过征战来拓展政治影响力。在共和国内部没有人因这次改革而利益受损。硬要说受损的一方或者是财富转嫁是从被罗马征服的蛮族身上掠夺来的。但是客观上军队战斗力的确大大提升了。

当然你要是说军队战斗力是抽象概念,那就无从讨论了。

@丁丁兄弟 #130485

我觉得马略改革不算。我想不出历史上有什么改革算,实际上,即使在很小的范围内,我也想不出什么情况算帕累托优化,我在想是不是我对帕累托优化根本就理解错了?

@MikamiMika #130486

所以如果是引进新资源,或者科技发展导致的,我觉得那也不能算,那不是“优化”的结果啊,你不能说因为发明了蒸汽机,所以无论怎么改革大家出行的速度都变快了,那不是“优化”导致的

@天下无贼 #130482 比如说有甲乙两个人,乙拿了甲的武器去抢劫丙,然后把一部分战利品分给甲,这对甲乙两人来说当然是帕累托改进,但经济学上一般不会这么认为,因为福利经济学考虑的是全社会乃至全人类的问题。

刚刚查阅了资料经济学上存在这样的情况。交换效率,生产效率和产品混合效率的单方面提升都有助于达成Pareto efficency的要求。

我想不到历史上任何改革可以在国家财富再分配的课题里面达成帕累托最优。只有在扩大国家整体财富的情况下存在。包括武力对外征伐(蒙古帝国三次西征),政局稳定,百姓安居乐业人口繁息(康雍乾盛世),农业技术改进,发展农田水利。但是这些施政举措谈不上改革。

但是其他领域是存在的,典型案例是公元前2世纪末的罗马共和国的马略改革,从征兵制到募兵制的变化极大程度上提高了罗马军队的战斗力(尽管军队战斗力是抽象概念)。也形成了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集团取代原来的公民兵和辅助兵制度。虽然国家需要承担军饷和统一的制式武器配发,但是完全可以从新征服的土地,奴隶贸易和勒索战俘赎金当中补足这些财政开支。当然后来的军事寡头崛起危害元老院贵族的利益而产生的动荡都是后话了。

( 由 作者 3月13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天上掉馅饼?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我是中国人,无论到世界何处,在哪里生活也好,我都是中国人。所以今年中国所发生的事情,让我感到很痛心。中国的未来究竟在哪里?我十分忧虑。我渴望自由,而且所有人都应该享有自由。如果自由受到威胁,那是多么可悲的事。但是,这种悲痛的心情,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无论是谁都一定能够互相了解的,深信那一天的到来。我将会为此歌颂一曲,最后带来新曲《悲伤的自由》。 ——邓丽君(中国,ROC),演唱<悲しい自由>前的独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