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之学生工。研究了40+份相关刑事判决书 分享原创

这是我YouTube最新一集《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之学生工的文稿。

《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今天做第五集,前四集分别是环境污染篇、猪肉篇、行贿的手表篇和假药篇。

在节目开始前,先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这个频道这么简陋?

这主要是因为我能力和精力都有限,这个频道所有的工作我一个人做,很多工作都是赶鸭子上架。我完全没有美工的基础,视频剪辑也是现用现学。

在节目中用盗版素材,不管是图片,还是视频音频等资料,我以前也这样干过,但我现在已经不习惯了。很多素材光标注版权所有者是不够的,必须要得到版权所有者的授权。

先不说别人愿不愿意免费授权,就算愿意,一个节目至少用的几十张图片或者其他的素材,每个素材,找到版权所有者,发邮件问一遍,都很费功夫。

我干脆一个盗版的素材都不用,全部用文字表述。如果是简单的示意图,我就可以画一下。

这样子,并不是说我现在是个多好的人,只是说,有些事,能少做一点,就少做一点。

下面开始本节目的正题

大家可能听说过卖猪仔,一百年多年前,有人把中国人卖到海外当苦力,叫做卖猪仔。近几年,可能听说过某工厂有学生工的新闻。

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学生工,是组织安排某学校没毕业的学生集体去某地打工赚钱的现象。我把这种行为叫做21世纪的卖猪仔。

如果资料足够多,我做一集节目,都会研究100份以上相关的刑事判决书。但今天的题材,我在公开的刑事判决书中,只找到了四十多份相关的案例,但这些也足以勾勒出有关卖猪仔的常见犯罪情况了。

这些案例,绝大多数是组织职业技术学校、技工学校、培训学校等学校的学生去工厂、酒店甚至幼儿园打工。在本集节目中,为了简单一点,这些学校,统称为职业学校。

在判决书中,组织学生打工,有几种说法,有的叫做寒假、暑假社会实践,也有的叫做实习,也有叫做联合培训、联合办学的,都是一个意思:把学生像卖猪仔一样卖出去赚钱。

学校赚钱也有好几种说法:回扣、提成、管理费、服务费和好处费等。

本集节目,分成4个部分。

第一部分,介绍正常的卖猪仔,也就是学校当包工头,通过中介公司,把学生拉到工厂、酒店等地打工。除了学生,各方面皆大欢喜。

第二部分,中介公司或者工厂想招学生工,结果被骗了。

第三部分,在卖猪仔的过程中,出现的各种意外,有黑学校钱的,有在工厂放火的,还有举报学校的。

第四部分,总结。

首先看正常的卖猪仔的案例。第一个例子,就比较详细地介绍了卖猪仔的各方面情况。

2019年,四川判了个案子。四川某职业学校组织该学校的学生,去广东某著名手机公司、江苏某电子公司等工厂打工。那个学校的校长当包工头,收入超过80万。

这个学校是民办的非盈利机构。校长在转让法人代表的时候,向两个投资人介绍了学校基本情况,其中学校的收入来源有三大块。第一是学生的学费,一年3700。第二是学校食堂和小卖部的收入。第三就是每年两次当包工头收入:通过中介公司,5月底和11月份组织学生去工厂打工,一、二年级的学生就可以去。校长被抓后交代,学校还有一块收入是来自政府的补贴。

两个投资者中有一个是中介公司的老板。两人约定将来的利益分配:中介公司的老板收割学生打工的利润,另一人享有学校围墙以内的利润。

由于很多学生的家庭比较穷,交不起学费。学生进入该学校后,先欠着学校的学费,然后学校当包工头,组织学生出去打工赚钱,再补交学费。

组织学生出去打工是怎样操作的?首先动员学生。在中文圈,动员就是忽悠、威逼利诱的意思。副校长跟学生说,去外面打工,待遇很好的。校长和学生说,你们不出去实践,将来毕业都有困难。老师也会动员,专业术语叫做:做好学生的巩固思想工作。老师亲自带领学生去工厂打工,并且老师就驻扎在工厂里。如果学生一直坚持到最后、不辞职,带队老师每个月能从每个学生那里收割10块钱的额外奖金,叫做巩固奖。

某老师作证,他在上课的时候发现班上学生少了,才知道学生打工去了。这个老师后来自己也带领学生去工厂打工。

这些学生去工厂打工,干些什么活呢?据某工厂员工作证,工作任务为:扎线、量尺寸、打包等。平均每天工作10小时。最长的时候,一天工作十一小时。每两小时休息十分钟,中午休息一小时。每周工作6天。

在广东某工厂,某老师带领50多个学生去打工,绝大多数学生未满16岁。有10多个学生受不了打工的辛苦,中途辞职了。带队老师拿不到那些学生的巩固奖了。

有规定,未满十六岁的人,不能去工厂打工。但这难不倒学校,借用其他人的身份证就行了。进了工厂后,学生以冒名顶替的那个身份工作。

钱是怎么算的呢?学校不是直接和工厂对接,中间有个中介公司。中介公司,又叫人力资源公司,劳务派遣公司等。

中介公司根据哪个工厂有需要,就把学生拉到哪个工厂。

有的工厂是把学生的工资直接给学生,另外给中介公司一笔管理费,然后中介公司分其中一部分钱给学校的领导。

这个案例中,工厂把学生的工资发给中介公司,中介把工资发给学校,学校再发给学生。

我以前一直不知道每个省份最低工资是什么意思。原来学校给这些在工厂打工的学生,发的就是当地最低工资。

工厂给中介公司的钱,大概是根据市场行情。中介公司收取部分管理费。学校当包工头,也收取学生的管理费,根据行情,有时每学生每个月700元,有的时候,每学生每个月1400元。这个管理费,就是说,只要一个学生在某工厂干了一个月,学校就能赚700元或者1400元。这些管理费,学生都不知道。

四川学生去外地工厂打工的往返车费,工厂是有交通补贴的,学校把这个交通补贴也克扣了。这个校长最后被判了缓刑。

2009年,四川某地劳务办公室在广东参加了劳务输出会议。回来说当地的劳务输出和职业学校学生打工都归他们管。通过安排,当地某职业学校组织了多批次学生出去打工,包括去成都某酒店打工,去北京某酒店打工,去广东某服装厂打工。学校负责人每次都能从工厂那里收点好处费,还能从当地的劳务办公室收点好处费。

2013年,广东某公司到四川某职业学校,希望该学校能安排学生去他们公司打工,承诺去一个学生,给学校800元提成。该学校组织了90多人去该公司打工。后来学生跑掉了一些,只剩80人,提成就按80人算。

2015年,四川判了个案子。广东某电子厂在生产旺季需要员工的时候,就找中介公司。某中介公司和四川某职业高中签订学校企业合作协议。职业高中的学生寒暑假或者毕业生实习,就通过该中介公司的安排去电子厂打工。

工厂给中介公司的学生管理费是每学生每月400到700元。中介公司分出200多给学校当管理费。

2015年,广东判了一个案子。广东某职业学校负责人,安排学生去广东松下等公司打工,赚了二十多万。

2015年,四川某职业中学的学生实习负责人,安排学生出去打工,收好处费17万。

2016年,广东判了一个案子。某中介公司和广东某职业学校相关负责人约定,按照给其他学校的行情,每安排一个学生,每月给该学校300到400的回扣。该学校一共组织了6批学生去当地电子厂打工,每次几十人到一百多人不等。

2007年至2016年,浙江某职业学校旅游系等专业安排学生去各大酒店上班,一共赚了220万。

2014年到2016年,山东某职业学校通过安排学生去上海、江苏等地打工,赚了70万。

2017年,河北判了个案子。某职业学校副校长安排学生去某著名果冻公司打工,收实习管理费六万七。该副校长辩护,说某学生故意伤害案,花掉了6万。法院说这与本案无关。

2017年,四川判了个案子。某职业学校和北京某酒店签协议,安排学生去打工,收好处费15000元. 该职业学校还与其他中介公司合作。该职业学校一共收了好处费75000元。

2017年,贵州判了个案子。某职业学校组织学生去广东和江苏实习,一共赚了学生管理费160万。

2017年,重庆判了个案子,某职业学校安排学生去酒店打工,收好处费一万六。安排学生去某著名手机公司的工厂打工,收好处费7万。

2017年, 重庆还判了个案子。某学校招生就业办公室主任安排学生去电子公司等地方打工,收好处费将近30万。

2016年到2018年,河南某职业学校安排学生去上海某电子厂、江苏某铝业公司等地打工,收了经费约260万,其中发给学生及带队老师175万。

2018年,青海判了个案子。某职业学校安排学生去某公司打工,一共赚了十多万。

2018年,云南判了个案子。某职业学校安排学生去汽车修理厂和电子厂上班,收好处费10万。

2018年,云南还判一个案子。某职业学校校长安排学生去江苏某工厂打工,收好处费20万。其中有个学生在江苏的时候,被骗入传销组织。校长带一些人去江苏去解决问题。

2018年,山东判了个案子。某职业学校通过中介安排学生打工,一共赚了30万。

2019年,贵州判了个案子。某职业学校和广东两个公司合作,提供学生去广东打工,一共收了好处费100万。

2019年,云南判了一个案子。某职业学校通过中介公司,安排学生去江苏等地打工。每安排一个学生,某中介公司每个月给学校700元提成。

2019年,江西判了个案子。某职业学校安排学生去广东某企业打工,收好处费24万。

2019年,江西还判了个案子。某职业学校安排电子专业的学生去广东某企业打工,赚了47万。安排幼师专业的学生去某公司幼儿园打工,赚了6万。

2014年至2020年,河南某女子职业学校校长安排学生去工厂打工。中介公司打给校长的经费是2100万。校长给学生和带队的老师一共发了约1400万的工资。剩下700万,估计就是校长的了。

2020年,四川判了一个案子。某职业学校校长组织学生去广东某著名手机公司的工厂打工,赚了90万。收费标准是,学生每工作一小时,学校收两块到三块。组织的学生中,有一部分是未满16岁的学生。该事件被媒体曝光后,学校组织中层领导和班主任开会,要大家统一口径,绝不能说有未满16岁的学生出去打工。

前面讲的,似乎学生们都没什么特长,都是在酒店、工厂被当作毫无技能的普通工人来使用的。接下来两个案例,学生们都有才艺。

2017年江苏判了个案子。某文化艺术学校让学生以实习的名义演出,校长赚了50多万,不知道学生赚了多少。

2018年,四川某剧院找到四川某大学音乐学院,商量聘请30个大学生来他们剧院表演。

剧院以月薪2000元的形式支付表演经费。并且介绍该剧院和其他大学合作的时候,那些大学通常只给大学生每个月发1000元的工资,剩下的钱自己安排。

该大学音乐学院的书记及几个老师,商量了一下,就同意了。按行情给学生每个月一千,他们自己一共赚了50多万。

学生表演,每周工作六天。快到寒假了,学生的工资还没发,还威胁过要罢工。

前面讲的学生至少都还在学校里待过几天,再出来打工。

2012年,河北某人租用了某职业培训学校的办学资质。发招生广告,号称学生毕业可以拿到中专或大专毕业证书,毕业之后,可以安排学生去大型国有企业等地方工作。一共招了29人,收了10万学费。因为招的学生太少,没法上课,那个 老板直接把学生带到天津某电子厂当临时工。29个学生干了两个多月,工资将近10万。老板直接扣掉了一半,给了学生们5万。

既然学生作为廉价劳动力,那么好用,肯定有很多人盯着他们。

2018年,江苏判了一个某中介公司工作人员行贿的案子。某中介公司的招聘经理,组织吉林五所职业学校的学生去夏普的某生产线打工。夏普、中介公司、这些学生三方通过各种协议等,来规避法律上的风险。

在夏普公司生产旺季的时候,就会召集各个中介公司开会。中介公司就要提供人手。

中介公司招聘经理也是拿提成的,招来了一个人,招聘经理每月都能拿三百到五百。招聘经理给吉林那些学校的几个相关负责人一共行贿了二十多万。

招聘经理自己说,因为竞争激烈,为了排除竞争对手、确保这些学校的学生交给他,才送钱的。

招收学生工,企业难道不知道吗?如果企业老板那么单纯,企业早倒闭了。还是因为学生便宜,并且学生最听话。也有一些老板,想招收学生工,反倒吃了亏。

2012年,某人假冒广东某职业学校的相关负责人,和某公司签订学校企业合作协议。他安排学生去打工,该公司把学生打工的钱付给他,让他给学生。他给了该公司某人4万块钱的回扣后,卷款潜逃了。

2013年,某人A找到某人B,A说手头有批河南某职业学校的学生,但河南的学生在江苏某地名声不好,想假装以山东某地的学生的名义,安排去江苏某地打工。A和B合作,B就对外自称山东某职业学校的校长是他的舅舅。A和B一起,找到某中介公司,带着该中介在山东某职业学校校园内转了一圈,之后就签协议。承诺为江苏某公司提供220人,但需要该公司交定金每学生300元,一共定金66000.

中介拿了16000,其余的钱给了A和B。A拿到钱就跑路了。不光山东那批学生是假的,河南那批学生也是虚构的。

A用同样的手段一共骗了15万。

2013年,广东某学校招生就业办公室的临时工,带领100多学生去广东某工厂打工。2014年,他又联系了几个工厂,号称可以提供该校学生去打工,一共收了保证金35万。但学校不让学生出去打工。那个临时工就跑路了。

2017年,某人向两个受害者介绍,可以分别安排湖南、贵州和云南几所职业学校,每个学校几百学生寒假去工厂打工,但是每个学校的校长那边都需要定金。那两个受害者一共给了18万定金。收完定金,那个人就跑路了。

2017年,上海判了个案子。某人自称认识四川多个职业学校的负责人,可以提供学生打工,并且提供了学生的名单,一共骗了某公司10万块。

2019年,广东判了个案子。某人以可以提供学生进工厂干活需要保证金为由,骗了3万元。

2019年,某中介自称手上有一批河北某职业学校的学生,可以安排他们去打工。北京某公司表示有兴趣。该中介提出学校那边要12万的服务费,公司负责人说要先见校长,然后再给钱。该中介说校长现在不在,把公司负责人带到该职业学校校园内转了一圈。经过讨价还价,公司负责人给了中介6万,该中介把学生名单发给该负责人。

那天晚上,该中介和公司负责人住在同一家宾馆,第二天早上4点钟,该中介就跑路了。该公司负责人去找学校,学校说校长出国了,根本没有提供学生打工这回事,学生名单也是假的。

2020年,广东判了个案子。某人自称能安排职业学校学生去某工厂打工,向受害者提供学生名单,一共骗了60多万。

前面讲的案例,有学校、中介和公司三方都皆大欢喜的情况,也有公司被骗钱的情况。下面一个是中介想黑掉学校的回扣的案例。

2016年,某人A代表学校向某人B提供了两批江西的学生去浙江某工厂打工,但B一直没有给A劳务费。A就以还能再提供一批学生为借口,要求B来江西某地面试。B一来,就被A被给控制住了, 不给钱就不让走。B报警,A和B一块儿去派出所,派出所一看,是经济纠纷,就和A说,经济纠纷,只能走正当途径。某人计划开车把B送回家里,又被A用车尾随、拦截下来。A把B又控制起来,并且殴打了B。B再次报警,A就被抓了。

前面讲的例子,好像学生就是待宰的羔羊,下面这个案子就不一样了。

2018年,江西某职业学校汽车班的某学生,被安排到江西某电子厂生产线上,生产苹果手机数据线。生产线的线长嫌该学生干活慢,经常辱骂那个学生,还给老师打小报告。那个学生一气之下,晚上放了把火,烧掉了在生产线生产出来的约4000根苹果手机数据线。

生产线线长作证,同一个生产动作,新员工3天就会,那个学生一个月还学不会,严重影响生产进度。不能允许他一个人影响生产线40多个人的生产进度。

带队老师作证,该学生性格内向,在学校表现比较正常。

该学生的辩护人辩护,该学生是汽车班的学生,只上了半学期课,就被学校安排到和专业毫无关联的工厂打工,学校也有责任。

公司招收学生工可能被骗钱。中介行贿学校也会被判刑,学生一气之下会放火。学校收回扣也不安稳,除了怕媒体曝光,也怕祸起萧墙。

2018年年初,曾在江西某职业学校就业办公室工作过的某人A,实名向江西教育厅举报该学校违规收取实习就业管理费、违规招生等问题。

那个时候,该职业学校正处在由大专升级为本科的公示考察阶段。大专升级为本科简称专升本。

该学校的某部门领导,曾经劝过A ,现在是学校的专升本的关键时刻,不要成为千古罪人。A不听,还是去江西教育厅举报了。

江西发展规划处把那封举报信转发给了该学校。该学校某领导就电话联系A,劝他回学校来,不要告状影响学校的专升本。A坚持要告状。该领导就说,能不能给点钱解决。A开口要60万。

之后,该领导和A当面谈判,让他回来继续上班,给他涨工资,提供住房等条件。A还是不答应。该领导为了学校专升本和今后招生的大局着想,给了A 50万。A把举报材料交给了该领导,还写了一张承诺书,承诺不再举报和对外宣传该学校的负面资料,并且也向江西教育厅写了个书面材料,说该学校没有违规,当时举报不符合实际情况。

A曾说,他向江西省教育厅举报,并没有提供向他们具体的材料,材料都在A的手上,如果拿出来,能让该学校的某人坐牢。

在A这件事之前,该学校还发生过一件相关事情。

该学校的某副院长B分管该学校的就业工作,帮学校创收上千万。学校答应B的20%提成,后来反悔不给。B在教育部有关系,就带着该学校安排学生打工收回扣等黑材料去北京,后来学校给了B 200万。

2018年7月起,曾经也在该职业学校就业办公室工作过的某人C,就该校存在的相关问题去江西教育厅、国家教育部等地上访。

该学校也劝C不要上访,C提出要50万。据说,A在幕后帮C出谋划策。

2018年12月中旬,经教育部批准,江西该职业学校正式升级为本科。

2018年12月25日, C与该校领导谈判,要求至少40万。

该学校报警,把C和A都抓了。

法院判刑的时候,说该校存在违规情况,对本案敲诈勒索的发生有一定的过错。A被重判9年,C三年。

总结这四十多个案例,给学校回扣最多的案例:一个学生一个月1400元。

学生工去的地方,主要是广东和江苏的电子厂,还有一些酒店。

虽然大多数学生任劳任怨,也有一部分辞职不干,还有兔子急了也咬人的案例。

有老板因为招学生工赚了钱,也有老板被骗钱。

有学校和老师之间分赃和谐的,也有相互举报的。

5
3月9日 98 次浏览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it is much safer to be feared than loved because ...love is preserved by the link of obligation which, owing to the baseness of men, is broken at every opportunity for their advantage; but fear preserves you by a dread of punishment which never fails. The Prince. 被人恐惧比被人爱戴更安全。爱戴基于人们的责任感,由于人类的卑劣性,在有利可图的时候一定会背叛,而恐惧则是基于不会缺席的惩罚。君王论 ——Niccolo Machiavelli 马基雅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