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中国民众相信民主的中国一定比现在好,第二弹 时政

陈士杰的问题和食人大佐的同名文章珠玉在前(https://2047.name/t/11438https://2047.name/t/11444),不过我还想再补充一些。

一、中国反专制的人不多,反体制的人很多

民国以来中国知识分子常批判中国人的“好皇帝梦”,如今大家眼界开了,知道“好皇帝梦”全世界人都爱做。如果好皇帝的话处处说到老百姓心坎上,还承诺解决一切问题,你不能奢望一般人有本事忍住这个诱惑。大部分中国人绝不反对有能力”解决问题“的专制,至于什么宪法什么程序正义,根本闻所未闻。其实全世界人都这样,不过客观来说,由于中国从没有过民主自由的教育,这个问题稍微更严重一些。

但是中国反体制(establishment)的人是很多的。饭桌上骂政府的言论,绝大部分是在这个层面上。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中国太不平等了,那些establishment过得太爽了。比起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虚无缥缈的专制,比起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无关紧要的政治自由,还是对于现在那些吃香喝辣的人的仇恨,更为强烈百倍。

我个人倒是偏爱苏东剧变模式,虽然缺乏清算,但是至少不至于再出现毛主义。不过如果民主人士想要从外部有所突破,那么“剥夺特权”的口号一定要喊上一万遍。

(当然如果最后搞成了阶级斗争,“打土豪分田地”,那我个人认为还不如不推翻共产党。革命总是有变成暴政的危险,我们不能有意忽视这一点。)

二、福利不能丢:中国人羡慕西方国家是羡慕他们的好生活

“只有民主体制的国家才可能跨过中等收入陷阱,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经济发达带来生活水平的普遍进步”“自由市场,看不见的手”…… 好了好了,说的都对,但是说这些和“先富带后富”有什么区别?

说起福利,最重要的当然是医疗、教育、住房、失业金,这四项和个人直接相关的。后两项后面讲,先说前两项。虽然共产党治下的医疗与教育资源获取难,分配极其不平等(不仅是平民与权贵不平等,地区之间也不平等),但是毫无疑问远远超过了一个中等收入国家的及格线。

如图,教育支出一项就有三万五千亿,占财政总支出二十三万亿的15%。

想要推翻共产党,宣传上必须强调福利,到时候也至少要做得比共产党好一点,不然民怨一定沸腾。教育这块可以暂时大体维持现状,医疗上除了取消干部特权以外,恐怕必须要加大投入,印度式仿制药可能也得搞起来。财政上一定不会容易。

小政府?新自由主义?我也喜欢,但是个人福利上决不能讲小政府,不然没人跟你走。小政府仅限取消社会主义特色浪费,比如上图中的“文化旅游体育与传媒支出”。说实话,这能省不少钱呢。

三、机会和恐惧

2018年,纽约时报有一篇讲中国的文章叫机会,民族主义和恐惧,标题起的很好,内容略显老套。NYT的着眼点,在于阶级上升的机会与对国家机器的恐惧。但是更低层面个人生存上的“机会与恐惧”,作者似乎没有注意到。

机会:底层人只要拼命工作,就能保证生存;中低层的人只要拼命学习或工作,就有一定可能性向上攀升。

恐惧:底层人如果不能拼命工作,就会陷入赤贫;中低层和中层的人不拼命学习或工作,就会迅速跌落。

拼命就能活,不拼命就是死,这个最简单的“机会-恐惧”,与专制没有直接关系,但它才是统摄绝大部分中国人的主线。

有拼命的机会,远比没有机会要强,就算那个没有机会的世界可以保证你不拼命也能温饱,因为安贫若素的人总是极少数。20世界前半叶的美国黑人家庭以家教严格著称,现在变成反过来,不是因为基因突变,而是因为那时候的黑人就像现在中国的农村人,有拼命的机会。现在黑人不会饿死了,但是也没有机会了。

什么失业保障啊,严格执行加班费啊,男女同休产假啊,增加带薪假期啊,这些城市上中产喜欢的福利对于目前中国大部分人来说根本是一纸空文,全都可以暂缓,可以省下一大笔钱。

另外看看日本韩国就知道,东北亚人确实格外地不讨厌拼命。

总之,没有更好选择的时候,一定不能剥夺中国人拼命的机会。包括基础建设驱动经济什么的,我们都知道不好,但是动手要慎重。

(为什么不用”内卷“这个词?内卷总有一种”拼命+勾心斗角“的意思。这一点中国人倒没什么特别的。那些到了国外以为外国人都”不勾心斗角“的最后都死很惨。)

四、房子和土地财政

终于讲到这个最大最难的问题了。

一方面来讲,大城市里收入不错的年轻人(比如北京上海税后15万那肯定是中高收入了,虽然这在知乎肯定算赤贫)一年的税后收入赶不上一套两居室一年的涨幅,这对经济活力和社会创造力的危害是肉眼可见的。另一方面讲,其实中国的住房问题并不严重,绝大部分家庭都有自住房。(维基百科给的的90%,央行说城镇自有率96%。我认为按照家庭算,城镇常住家庭90%左右自有率,打工者和农村常住人口在原籍地的家庭几乎100%有房是靠谱的。对照:美国是65%。)

抱怨房子贵,其实是因为区域发展过于不均衡,导致年轻人都往大城市跑。共产党倒台之后它画的”圈圈“都作废,这个问题会逐渐解决。到时候如果大城市的房子还是贵,那也没办法,就像东京那样,供需关系决定的。

问题比较大的是土地财政。这个窟窿太大,短期之内还是要延续下去。尤其是现在不卖地的大城市,到时候要集中卖一些,一方面让房价稍微降一降,一方面也促进经济。如果顺便还能搞点公屋什么的也是个选项,就像新加坡那样。关键是度过转型期的难关,后面日子会变好的。

房价如果下降,城市老一代中产阶级会出来抗议的,就像当年香港一样。对此得软硬兼施,一方面把70年产权废除(本来到时候也收不回来,总不能学共产党搞强拆吧),一方面鼓动年轻一代出来和老一代对着干。

五、制度建设和选票的矛盾

上面说的都是具体的,最后再讲一点务虚的。

从共产党专制转为民主的政府,需要同时面对制度建设和短期选票两大难题。共产党的制度架构没有一处是民主体制可以沿用的。相比而言,韩国、台湾这种已经有议会和宪政表皮的“军政/训政”转“宪政”,显然更为容易。短期选票和制度建设,颇有矛盾之处。所以“民主一定让中国更好”?说实话,我们不可能像当年的韩国人台湾人底气那样足。

大家都知道1787年的费城制宪会议规模非常之小(代表总计55人),不过常为人忽略的一点是:费城制宪会议不仅规模小,而且是闭门会议,因为一旦本州公民可以得知本州代表的动向,那么代表将难以做出政治妥协和利益交换。

如果短期选票与制度建设混杂在一起,费城制宪会议是绝不可能办成的。

共产党最大的遗留问题,除了巨大的特权阶级以外,就是它巨额的党产。中共的党产远比苏共的难处理,因为数额更巨大,所有权更繁杂(各种大国企集团,现在更有阿里巴巴这样难以界定的“党产”),行业分布更广。

从苏联的教训看:第一,一定要限制新政府处置党产的权力。随意转卖可以在短期内充实国库,但是恶果会在几年内就显现。第二,尽量不搞休克疗法,尤其涉及大批就业的问题。

第三也是最切题的:最好让老百姓能在短期内尝到一些甜头。分红是一个很好的承诺。已经是国企的企业,迅速私有化不是好选项(这就好比已经拥枪的国家,一股脑儿禁枪不是好选项)。何况所有权不等于管理权,欧洲的国有大企业也可以有合格的管理水准。“大企业病”很多时候是共通的,并无国有私有之分。这个就不细讲了,展开来又是一千字。

中国经营状况最好的党产,大多是被党内小利益集团控制的,有些红二代红三代名义上不属于共产党领导层。这些人是决不能拉拢的,不然中国会变成财阀国家,比专制更难搞。也没什么必要拉拢他们,毕竟他们没有军权,城堡倒了他们一无所有。可以留一两个利用,剩下的清单要拉起来,昭告天下,到时候该杀就杀。要知道昭告天下是最好的监督。现在中国人不知道这些产业,一旦知道了,他们人或许可以跑,产业跑不了。这些产业要是守不住,民主中国一定完蛋。

( 由 作者 3月8日 编辑 )
13
3月8日 643 次浏览
32个评论

挑个小毛病

印度式仿制药可能也得搞起来

没有西方先进国家的首肯,这个做不起来,因为你还是要搞全球开放的经济,如果这方面忽视知识产权,谁还敢和你做生意,政策上的制裁也定会接踵而至。

而以中国现在的经济体量和发展状态,想说服西方国家放弃药品版权让你随便仿制,基本不可能。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天下无贼 #129445 这些都可以谈,自由贸易从来不是完全自由的。欧洲国家想要揩油美国IT公司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都正常手段。

相比于印度,西方更需要中国市场。有人制裁印度吗?印度能谈中国不能谈?何况现在西方大药企也不能直接进中国。到时候对西方药企进一步开放,同时用印度式法律保护仿制药,我认为是可以谈下来的。

@天下无贼 #129445 到时候要担心的反而是中国药厂的反对,还有中国医药界煽动民族情绪从中作梗。比如说美国药厂进来了,肯定要在中国铺开药物试验,到时候有人说这是拿中国人试药,怎么办?这是值得担心的。

”忽视知识产权,谁还敢和你做生意“什么的,你看西方这些年什么时候真正在乎过,尤其那些跨国大财团。能保护当然逼你保护一下,不能保护的话,强制技术转移都ok,只要有钱赚。这就是商人。

轻音部

@天下无贼 #129445 不一定参考adobe和windows,以盗版抢占市场,增加影响力, 同时企业版标高价。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二、 教育 年轻人未来越来越少,学校够用了。但是需要高素质的教师,必须改革僵化的填鸭式的狼奶红色教育体系,高中以上引进西方的教育理念和人才,培养创新和批判。教育是长期发展的根本,没有高质量教育就没有未来。

医疗 加强法律监管,药品标准、质量安全,禁止滥用。

三 、 一个有多级阶层收入差异的社会并没有什么不对,创新者、勤劳者就应该收入高,投机者不能高,要监管。民主以后,中国人不应该还走拼命的,廉价劳动力模式,路径依赖了。这又跟教育改革的关系很大

任何单一标准下的秩序,最后都会导致马太效应,资本主导下的秩序(资本的多少决定社会地位)需要宗教调和,权力主导下的秩序(一品到九品的官僚体系)需要道德调和。否则社会最后还是会不稳或动乱。

个人不喜极右,中偏右最好。政府要托底,要帮助穷人要多措并举“扶贫”,比如可以鼓励富人自愿把钱交给专业的第三方机构专门从事救济、培训、帮助穷人学习就业。就像伊斯兰教的“天课”。如果富人这样做,他们就可以享受税收优惠,并给予社会荣誉。

四、土地财政就如盐铁专营,石油垄断充满帝国官营色彩,不能再依赖,要慢慢摆脱。房产税为什么不能有,持有环节的低成本或无成本,导致了一个好吃懒惰不工作的食利阶层,使得你之前说的那个“拼命”环境的塑造效果大打折扣,对于努力工作的人,非常的不公平。

最后,“如何让中国民众相信民主的中国一定比现在好”和2045年以后,到时候“民主以后真的会更好”之间的鸿沟要尽力消除。不能是给人画个“相信更好的大饼”或者给完短期的利益甜头以后,后面慢慢越来越差。结果你推翻了共产党的集权强权,自己却压不住形不成新威信公信力,反而你会比共产党还更容易被不满的人民打倒。就像拉美化,经济萧条政治持续动荡,就像罗伯斯庇尔处死路易十六,破坏秩序以后的连锁反应最后也害死了自己。而前军官拿破仑则趁势崛起。

在品葱和你一起批过斩红龙。

( 由 作者 3月8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MasterChief #129507 ”你推翻了共产党的集权强权,自己却压不住形不成新威信公信力,反而你会比共产党还更容易被不满的人民打倒。就像拉美化“

绝大部分拉美国家独立都比西班牙殖民统治强。

@消极 #129513 我用拉美化只是来描述“经济萧条,政治动荡”的不稳定状态。只是横向对比,并无拉美自身纵向对比的意思。

推翻一个强权,不代表新秩序就能简单建成。因为强权给你留下来的是一个烂摊子,扭曲的经济结构;扭曲的人口结构;2045年遍布全国的海量豆腐渣基础设施,维修都比新建贵;拥有狼奶意识的那些十多亿人还在,他们还有许多年寿命;只是原来由中共强压着的问题,现在换成新政权去处理,问题不会凭空消失。 我的意思不是放弃推翻他们,而是潜在的新政权要抓住历史机遇,更要提高自身能力。

@MasterChief #129516

用姨学的说法叫历史的路径积分,用人话说,就是现实是历史的产物。拉美被西班牙殖民几百年的庄园考迪略制,就决定了拉美的上限。中国被皇权和共产专制两轮祸害之后,不会有什么脱胎换骨赶英超美的机会。

@消极 姨学文科借用人家数学的“积分”,只是让自己看起来逼格高,去糊弄大众罢了。 就像经济学,发明“边际”新词,其实就是导数而已。

@消极 长期而言,还是有机会的。我相信量子力学影响着介观尺度的人类大脑。未来可以改变,宿命不是注定的,这取决于你选择做什么。there's always hope.

( 由 作者 3月8日 编辑 )

@MasterChief #129518 做的人可以有,也应该有hope,不然哪有动力做事。但是看的人不需要有。

@消极 #129519 犹太人就是想象力强,靠代代相传的虚构故事团结几乎灭绝的民族。第一圣殿,第二圣殿,第三圣殿········。他这个就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观察者行为会影响世界的运行规律。

也有点像墨菲定律,星际穿越里面的剧情。你担心发生的事情会因为你的焦虑产生的慌乱从而导致真的发生,或提前加速发生,而其实它本不会发生。黑客帝国尼欧碰见先知,因为先知的提醒而打碎了本来不会碎的花瓶。

有兴趣可以改天换地方讨论,似乎不应该在这个帖子说太多。

( 由 作者 3月8日 编辑 )

@MasterChief #129524 故事是假的,但是犹太社团是真的。

@消极 #129526 《人类简史》里,虚构的故事,是能产生实际作用的,金钱、权力、宗教、公司、法律、股票、国家、民族······这些都是人类头脑中虚构出的概念。自然界并不真实存在。它之所以有效,有价值,仅仅是因为人们都相信,是想象共同体。

@MasterChief #129504

必须改革僵化的填鸭式的狼奶红色教育体系,高中以上引进西方的教育理念和人才,培养创新和批判

教学内容必须改,教育体制暂时不能动。公立为主、中央政府补贴的教育确实降低了中低层受教育的成本,提高了中低层受到好教育的机会(当然城市富中产花的钱比起美国富中产其实一点不少,但他们不是主流)。

民主以后,中国人不应该还走拼命的,廉价劳动力模式。

如果瑞士、丹麦、新西兰学不来,还是学日本、韩国。有拼命的机会比没有机会强。

@MasterChief #129528

《人类简史》里,虚构的故事,是能产生实际作用的,金钱、权力、宗教、公司、法律、股票、国家、民族······这些都是人类头脑中虚构出的概念。自然界并不真实存在。它之所以有效,有价值,仅仅是因为人们都相信,是想象共同体。

自我实现的预言。

完全同意。旧约,新约,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从社会学的角度看,都是同一个东西。

刘慈欣 反共复民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29572 教育内卷化的问题打算怎么解决?

@MasterChief #129507

房产税的问题,我没有一个万能的答案。这东西因时因地而异。还是要仔细分析这个税会伤到谁。

土地财政大体上有害,但不是任何情形下都不能用。19世纪美国修东西海岸之间的铁路网,是直接给以铁路附近的所有土地,来换铁路公司修建铁路。某种程度上说,这比中国的土地财政还狠。

拉美面对的问题是:一个资源丰富产业不发达的地方,忽然自由化(芝加哥学究的话能全信?),一定是卖一波资源,吃香喝辣几年,然后垮掉。先甜后苦,难在抵挡甜的诱惑。

中国不一样:中国没有资源可卖,但是不仅制造业发达,第三产业内需也已经颇为发达了。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度过转型期。先苦后甜,关键是度过苦日子。

@刘慈欣 #129574 这个问题是没法解决的。我在美国高等教育里都可以观测到。70年代至今,美国博士学位授予数*10,但是高校tenure track教职没有增长,大量的教学岗位都是讲师甚至是兼职讲师在从事。兼职讲师穷到了要和沃尔玛员工一起领低保的地步(兼职讲师虽然时薪比沃尔玛员工高,但是课时不够)。

@刘慈欣 #129574

教育内卷化的问题打算怎么解决?

我的答案你应该也读出来了吧:短期内一定要继续卷着。

未来呢?未来如果能像现在日韩那样就不错。

中国出现”凤凰男“”小镇做题家“这个阶层,是中国少有的值得称赞的事。衡水中学那类出身的学生,甚至更穷出身的学生(比如那些县中里的),有机会拼命,变成中产阶级,这在当今美国是绝对无法想象的。60年前的黑人小孩一样”卷“,形式不同而已。现在黑人不卷了,是因为没机会翻身了。

现在卷到这个程度,最大的问题还是高等教育资源不足,职业技术教育的需求和资源也不足。随着经济继续发展,如果能产生更多的好大学,如果区域不均衡能缓解,如果能产生更多的需要职业教育的岗位,我想这个问题是会逐渐解决的。其实现在中国教育资源充足的大城市(我了解的: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成都)其实已经不那么卷了,大概也就跟日韩卷的程度水平差不多(尤其是北京上海)。我觉得这是可以接受的。

内卷的第二个问题是事倍功半,拼命6年,学到的真东西却太少。这就是内容改革的问题了:文科要推倒重来,理科要逐渐现代化,不能说理科生读完高中了最起码的微积分线性代数都不会吧?不说赶上德国,至少要赶上日本的水平。如果卷完了能学到东西(像日本那样),我看比美国那样普通学生屁也不会要强。欧洲的情况可遇不可求,现阶段不要奢望。

内卷的第三个问题是衡水那样的卷法不科学,效率低。这还是教育资源的问题。如果未来县中的老师也懂得科学的应试训练方法,那么一定能实现科学高效的内卷。

@消极 #129581 如果说中国教育是穷人有点儿营养不良,美国教育的问题就是一个生活舒适的富人得了行动不便的全身性慢性病,某种程度上说中国的问题好治。

鹿怒症观察 AngryDeer

@天下无贼 #129445 1971年的时候印度敢拉自己的垃圾海军在孟加拉湾堵美国海军的。印度的体量规模决定了它不怕美帝真动手干它。现在印度就大张旗鼓的生产仿制药,欧美的药厂再生气也没用。(当然欧美患者不允许在自家购买印度侵权的仿制药)

老鼠与毒药 免除更多老鼠的涉险还是保住更多老鼠的性命,这是一个问题

一点小提议,其实教育拨款的直接开支没那么多。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词叫“划片费”,就是不在该区却去这里的学校上学。还有差生多交钱上公立学校的,这个也有个名堂,叫什么我忘了。这两种费用虽然是家长掏钱,但也是算在财政拨款里的,是那3.5亿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于民众支持民主政府,我认为不是什么大力气的活儿,员工和老板都知道严格落实劳动法以及消减增值税企业税是多么好的一件事。问题的重点应该更侧重于瓦解统治势力。ccp每年聚拢的大量资源也是供养了这个官僚系统的各个角落,公务员事业编等等以及体制内离休人员少说三四千万,这些喝汤人是ccp的坚决支持力量和主要群众基础。

房价牵扯到货币,我本人不是很懂。但更倾向于未来五十年里广义m2规模扩大一半但房价百分之二以内小涨。直接通过调整供需关系调整房价,感觉很容易出问题。

我真心感觉是急不得,就算有六亿人知道了民主化的好,但主要的统治群体力量依旧强大。我甚至感觉,这个讨论已经跨过革命或改革直接谈今后政府的政治基础了。

借鉴俄罗斯经验我觉得真的好。而且全民分红常态化的话,对民族团结有意料之外的好处。这么一来夷学们就要失望了,真开心~

@老鼠与毒药 #129611 俄罗斯是资源国家,中国是苦力国家,没法学。

@鹿怒症 #129615 不一定只有资源分红嘛,在国内上市的国企总市值26万亿,还有对外输出的国有资本也属于全民所有。这些钱确实不算多,均摊下来可能一个月100都不到。但这不仅仅是钱多少的问题,只要发下去,这对内需的促进和人们对民主政府提振信心都是意义非凡的。我觉得这个点子不错。

@老鼠与毒药 #129622 安德鲁杨你好。

@鹿怒症 #129623 这和无条件基本收入确实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呢。

@老鼠与毒药 #129624 这叫做英雄所见略同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29586

恐惧:底层人如果不能拼命工作,就会陷入赤贫;中低层和中层的人不拼命学习或工作,就会迅速跌落。

你的意思是机会与恐惧都要保留?机会确实可以保留,“恐惧”为啥要保留啊?

现在大家都希望有上升空间,就是因为底层活不下去。如果能够保证底层的生存,竞争也不会那么激烈了,大家的生活质量都会上升。

至于教育方面?我很想设计一种体制,能让大部分人不去接受高等教育也能保障正常生活。因为无论哪里岁月静好的都占多数嘛。这样一来,那些想干大事的人就会轻松多了。

( 由 作者 3月9日 编辑 )

@刘慈欣 #129626 我只是在这里解释一下共产党的驭民之术。

恐惧是要消除的。

只有传媒支出罢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常常谈论自己的人,往往只是为了隐藏自己。 ——威廉·尼采(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