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之假药篇,研究了100+份相关刑事判决书 分享原创

本文是我的YouTube的《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之假药篇的文稿。

《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这个系列,已经做了三集,包括环境污染篇、猪肉篇和行贿的手表品牌篇。

今天做第四集,假药,这又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本文14900字,写个简单的文章脉络。

一个男性壮阳药的案例,

一个女性美容药品的案例,

整理了假的西药生产案例,

整理了假的西药销售案例,

整理了假的西药出口国外的案例,

整理了假的中药(未添加西药成分)生产销售案例,

整理了假的中药(添加了西药成分)生产销售案例,

整理了假药造成严重后果的案例,

整理了假的西药的典型生产销售流程,

整理了假的中药的典型生产销售流程,

最后,比较了假的西药和假的中药的7大区别。

正文开始

很多关于男性壮阳、女性美容的产品,也是属于药品类。我会分别就男性壮阳和女性美容专用药品各做一集,这里先各讲一个案例。

先讲个男性壮阳药的案例。

2017年,河南两个中医A、B分别去某中药市场不同的中药店去买药材,并且提供配方,要求中药店加工成丸剂。有的正规的中药店规定不能擅自将药材混合打粉、制成丸子。这两个中药店都把他们的药方和药材提供给了农村里的一个小作坊。

那个小作坊自己是做药丸的,平时流程是采购滑石粉、糊精、白糖等原材料,磨粉,揉丸子、药丸上色、抛光、烘干。

小作坊给中医A交货交了15千克的补肾药丸,给中医B交货交了一共将近30千克的药丸。包括6千克“生精丸”、9千克“温精丸”。

再讲个女性美容的案例。

2016年,山东判了某公司生产假肉毒杆菌毒素(Botulinum toxin)的案子。假肉毒杆菌毒素下面简称肉毒素。老板原来在医院工作,发现美容医疗行业暴利。肉毒素进口1800元一支,国产600元一支,就打算成立个公司生产肉毒素。该公司一共生产了30批次的假肉毒素,每批次13000多支,金额将近280万。

生产肉毒素,需要有原料。那个公司有一个股东,该股东原来是在北京某研发肉毒素的公司上班。辞职的时候,偷了一毫升肉毒素原料出来,用保护剂稀释保存。以肉毒素原料入股。所占股份价值,在高峰的时候,能到达260万。实际上一共给了他100万。

该公司知道,生产肉毒素这类药物是要有许可证的。他把产品改了一个名字,叫做“美丽素”,用个化妆品的马甲。药品行业的人都知道,药品和化妆品的区别是热源质和无菌实验。什么是热源质?根据我在网上查的资料,热源质,就是有些细菌注射入人体内会引起发热反应,所以叫热源质。老板要求热源质小于5,这是药物肌肉注射的标准。老板还要求无菌实验是阴性,这也是药品的标准。化妆品只要求大肠杆菌含量低于某值就算合格。

找人加工生产肉毒素的时候,加工方除了要求加工费2块钱一支,还要研发费5块钱一支。研发费实际上就是封口费。

肉毒素生产出来后,不同的客户喜欢不同的瓶盖颜色,就用压盖机,更换瓶盖。除了国内卖,还出口到美国和泰国。2015年,某次就向泰国客户出售了1000支。

接下来,主要讲自称能治疗普通的病的药,先讲西药,后讲中药。

先简单介绍一下本集节目中经常出现的西药药名:

马来酸氯苯那敏片:皮肤抗过敏药

盐酸二甲双胍片(格华止):降血糖

单硝酸异山梨脂片(欣康):治疗心绞痛、降血压

阿托伐他汀钙片(立普妥):降低胆固醇

硫酸氢氯吡格雷片(波立维):治疗血栓。

瑞舒伐他汀钙片(可定):降血脂

丁苯酞软胶囊(恩必普),治疗缺血性脑卒中

阿托伐他汀钙片(阿乐):治疗冠心病和降低胆固醇

多潘立酮片:治疗胃病

非诺贝特胶囊:降低胆固醇

硝苯地平控释片(拜新同):降低血压

阿卡波糖片(拜唐苹):治疗糖尿病

格列本脲:降血糖

呋塞米片:治疗水肿

氢氯噻嗪片:治疗水肿

这些西药的名字,看一遍肯定记不住,但过会儿遇到一种情况,就是几个字都认识,但凑一块儿,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猜是西药的药名,基本不会错。

先介绍一个成本最低的制造假冒西药的案例。

2018年,河北判了个案子。一个大学生毕业后在山东农村开个诊所。因为农村里有些老年人睡眠质量不好,找他买阿普唑仑。阿普唑仑是治疗焦虑、镇静、催眠的药,是处方药。大学生看到自己诊所里没有,就从网上某人处购买了600瓶阿普唑仑。大学生收到货后,怀疑是假冒的,问对方。对方说先试试效果。农村老人吃后说效果不好,大学生要退货,卖药的就联系不上了。

那个卖药的以前在医药公司上班,后来自己在家创业:制药。那个药阿普唑仑是怎么样制作的呢?

首先买马来酸氯苯那敏片(这是一种皮肤抗过敏药),把原来的马来酸氯苯那敏片的标签用刀片给刮了,然后在网上买阿普唑仑的说明书、商标标签和包装盒,然后贴上新标签,重新包装。

卖药的还用同样的手法制作了地西泮(pan)片(也是用来治疗焦虑、、镇静催眠的药)。总销售额达17万。

还有一个用马来酸氯苯那敏片假冒安眠药的案子。

2015年,湖南某人在网上卖成人用品时,发现三唑仑片有安眠、镇静、迷醉的效果,决定自己在家做这类假药。他买了马来酸氯苯那敏片,自己仿照江苏某药业公司的三唑仑片和日本某制药公司的药品的包装设计,制作包装材料。购买封口机、打码机、药品制片机、空药瓶等工具和材料加工包装。将购买的马来酸氯苯那敏片装入药瓶,贴好标签,包装好。然后在网上宣传两款假药能镇静、催眠。销售金额一共130万。

2017年,江苏某夫妻购买“呋塞米片”、糯米粉、胶囊壳、塑封袋、包装盒、标签等原材料。先用粉碎机把“呋塞米片”研磨成粉末,然后和糯米粉混合,之后用胶囊器将粉末灌入胶囊壳内,制作成胶囊,再分装:5粒一袋、30粒一瓶,最后在包装上贴上“日本速效去水肿胶囊”的标签。在网店上销售,为了提高关注,请人刷单。最后网店记录销售金额高达23万。

2018年,江苏又判一个去水肿药品的案子。有两个人合伙在网上卖两种去水肿的产品。一共卖了66万。

他们的去水肿的产品是怎么样生产的?

先购买“呋塞米片”、“氢氯噻嗪片”、生粉、胶囊壳、塑封袋、包装盒、标签等原材料。

第一款产品,将“呋塞米片”以100片每瓶的规格灌入自己定制的包装内,贴上“普丽普莱”的标签。这个手法和卖成人用品的人制作假安眠药那个案子类似。

二种产品,用粉碎机将“氢氯噻嗪片”研磨成粉末,并与生粉混合,做成胶囊,最后在包装上贴上“麦可泰尔”的标签。这个手法和那个卖日本速效去水肿胶囊的案子类似。

前面说到制作假药,在网上买包装盒、说明书等包装材料。

2020年,山东判了一个印刷假药包装材料的案子。某人明知他人制作假药立普妥,替他印刷药盒和说明书,一共赚了11万。

制作假药的,也需要胶囊。有人买就有人卖。

2016年,江苏判了个案子。有个人在外地胶囊厂打工,而自己老家的房子租给某胶囊厂的老板生产胶囊。过年的时候回家,发现老板跑路了,房租没交,制作胶囊的机器也不要了。那个人就和一个前同事一起把机器盘下来。他们刚开始生产胶囊的时候,采购的原料是食用明胶。过了几个月,为了降低成本,采购工业明胶。第二次采购工业明胶的时候,对方要求他签合同,承诺自己知道采购的是工业明胶,不会用于食品药品生产。他用化名签了合同,一共采购了10多吨工业明胶。生产的胶囊总价值44万。经检测,生产的胶囊重金属元素铬超标。那些胶囊主要流入了地下市场。

前面讲的几个制造假冒西药是小打小闹,下面一些例子就能清楚地说明什么是地下市场。

2018年春节过后,黑龙江几个人合伙制造假冒立普妥销售。18万的启动资金,用来购买生产假药的机器和原料、租厂房等。假药的药粒是按桶采购的,一桶20千克,买了20桶400千克。成分是糊精和淀粉。通过厂家的技术支持,学会怎样把药粒、铝箔压成假药板。十天生产了十万板,还剩很多原料。卖药板,算是卖半成品。卖了8万板假药,销售金额9万块。其中几个人觉得不赚钱,就不干了,去河南卖POS机去了。

这个案子中提供假药粒的人也被抓了。不同的药粒,需要不同的模具。有的药粒正反面都有字,比如Bayer的某种药粒。

这个案子关联的制造假药模具的人也被抓了。快递几个药丸给他,他就能制造出假药的模具,33冲或者17冲。此人提供的假药模具加起来,一共生产销售了3吨假药。

看一个用假药模具制作假药的案子。

2019年,黑龙江判了一个制造假冒博路定的案子。几个人用淀粉、纤维素、苦钙为原料,按比例混合,用搅拌机搅拌,然后压成1毫米大小的药物混合颗粒,放入烤箱烘干,再用压片机压成直径5毫米的药粒。

另一个机器把铝箔压出7个坑,工人把压片机生产出来的药粒放在坑里,机器密封,裁剪出板。之后就可以放进包装盒出售了。

2017年,天津查处了一个制造假药的窝点。公安现场缴获波立维(硫酸氢氯吡格雷片)、立普妥(阿托伐他汀钙片)等假药药品价值370多万。

该窝点招聘的某工人的经历有点意思。该工人喜欢买福利彩票,在网上认识了一个能够预测福利彩票的人。该工人每次按照他的预测来买彩票,如果中奖了,就给他发200块钱红包。后来就是那个人介绍该工人去天津制造假药。

该窝点招聘的另一个工人也有意思。他想过年前挣点零花钱,经过熟人介绍,去了那个制造假药的窝点。是假药窝点老板用他的身份证给他买的火车票。到天津的时候,晚上10点多,一辆车,趁着黑夜,就把他拉到了假药窝点。第二天早上,该工人问老板,厂房在哪里?老板说,隔壁的小屋就是。该工人一看就知道是制造假药的,看到药的名字波立维,网上一查,治疗心血管的药的,就和老婆说不想干了,但又不好意思和老板直接说不干了。和老婆合计了一下,找个家里要拆迁、必须回家签字的借口。当老公在老板身边的时候,老婆就给老公打电话,说家里要拆迁了,必须马上回来签字。老板挽留,但是也没办法。

2018年,浙江判了一个生产销售假药的案子,涉案金额至少110万。被抓时,现场查获盐酸二甲双胍片(格华止)一万多盒、单硝酸异山梨脂片(欣康)八千多盒、消渴丸500kg、阿托伐他汀钙片(立普妥)半成品两万多板等药品及制假设备。

老板雇了五个工人,利用采购的药粒制作假药。

有了药板,还需要包装盒。有个人原来做服装生意的,亏了本。他懂印刷的流程,就按照样品,委托加工制造假药包装盒。一共六个步骤:先找地方买纸,然后找人制版,之后去印刷公司印刷,然后找人打码(生产日期,有效日期等),找人压痕,找人糊盒子。最后发货。

老板向北京某客户卖了几十万的假药。该客户也知道是假药,在老板被抓的时候,还欠老板六、七万货款。

2019年,河南判了个案子。某人采购半成品的假药,说明书,包装盒。用打码机、封口机,把半成品的假药加工为成品药。他也采购一些成品的假药,一起对外销售。卖到大药房、送货上门。

这个人自己组装假药,用的包装盒是真的。他是从北京一个回收药品和包装盒的人那里买的。而北京那个人,是从处理医疗垃圾的工作人员那里买的。

他的假药销售方式是:派他的儿子,带着大量的宣传单散发到省内各药店。宣传单上有药的名字、价格、联系电话。

他光采购假药,就花了200多万。假药包括:“可定”、“恩必普”、“阿乐” “立普妥”、“波立维”。

2019年最后一天,江苏公安在某假药窝点,缴获了压片机、烫膜机等药品生产设备。查处阿托伐他汀钙片两万多盒、多潘立酮片两万多盒。

前面的几个案例主要讲假药如何生产的,下面看几个案例讲假药是如何到达消费者手上的。

2019年,某人给某医药公司驻陕西某地的负责人打电话,说手头有一批“波立维”牌硫酸氢氯吡(bi)格雷片可以便宜卖给他,说药品来源是天津那边刷医保卡套出来的。

说明一下:正规的医药公司销售药品给药店时,医药公司需要提供药品的随货通行单、药品检验报告、营业执照等文件。

那个医药公司的人当然清楚这些,但他也知道,刷医保卡套出来的药,不可能有这些文件。

后来,那个医药公司的人买了200盒“波立维”牌硫酸氢氯吡格雷片,卖给了当地的某大药房。该大药房也没有要求提供任何文件。

根据浙江省食品药品检验研究院检测,该批药品有效成分为0.0%。

那个卖假药的,为什么说药品是刷医保卡套出来的?

2015年,江苏几个人联合某社区卫生服务站的工作人员,刷医保卡套取处方药,然后出售套现。金额达36万。

前面讲的是把假药卖给医药公司的工作人员,下面还一个类似的案例,只是链条更长一些。

2019年河北判了个案子。某人A把假冒的马来酸左旋氨氯地平片低价出售给了某医药公司的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把药卖给了某人B,B再把药卖给了两个卫生服务站。所有的过程都没有提供相关文件。

再看一个曾在医药公司工作过的人卖假药的案例。

2018年,山西,曾经在医药公司工作过的某人,被抓后自称从几个药贩子存放药品的仓库里捡了一箱药品立普妥。他想把药卖给农村开卫生室的乡村医生A。A在公交车上打电话,和他谈价格的时候,被同车的乘客B听到了。B没有举报,因为B也是某村的乡村医生。后来B向A采购了几十盒假药立普妥,然后卖给了某药店。

刚才那个是打电话卖假药,再看一个线下推广的案例。

2018年,吉林判了一个案子。两个人合伙,通过向各药店发放价格表、宣传单等方式宣传,出售药品。仅仅假药的进货金额就高达740万。经检测,扣押的药品,全部是假药。假药名称如下:“立普妥”(药品通用名:阿托伐他汀钙片)、“可定”(药品通用名:瑞舒伐他汀钙片)、“波立维”(药品通用名:硫酸氢氯吡格雷片)、“拜新同”(药品通用名:硝苯地平控释片)、鲁南欣康(药品通用名:单硝酸异山梨酯片)、“络活喜”(药品通用名:苯磺酸氨氯地平片)。

这些药,很多都买到各大药房去了。判决书上,几个大药房需要赔偿销售假药金额3倍的赔偿金,几万到20万不等。

这两个人有几个上线,其中一个上线原来在马路边收购居民医保卡套出来的药,他只收购立普妥,再卖给药贩子。后来,他转行自己生产假冒的立普妥了。

再看一个开药店卖假药的案例。

2019年,山西判了个药店卖假药的。他加盟某个连锁大药房,开了个分店,为了降低成本,从网上采购假药,假药包括:瑞舒伐他汀钙片(可定)、阿卡波糖片(拜唐苹)、硫酸氢氯吡格雷片(波立维)、硝苯地平控释片(拜新同)、阿托伐他汀钙片(立普妥)、阿托伐他汀钙片(阿乐)。

看一个挂靠身份卖假药的案例。

2018年,广东判了一个案子。某人自己没有药品经营许可,利用挂靠某公司,向湖北广东等地医药公司出售了4万盒假的非诺贝特胶囊,总金额140万。

2020年,湖南判了个案子。某人低价采购了化学试剂间苯二酚,伪造成品质量报告书、换了包装等,来冒充湖南某医药公司生产的药用间苯二酚,然后成功卖了10kg给粤北某医院。为什么说成功,因为后面两次,他都失败了。他卖给江西某医院和广州某医院。那两家医院通过取样检测,发现质量不合格,给他退了回去。粤北某医院的10千克药用间苯二酚,还剩下6kg,经鉴定,是假药。

2020年,四川判了个案子。有人以50块一瓶的价格,采购了一千多瓶假冒四川某医药公司的人血白蛋白,出售价格一瓶最低220,最高370。销售金额达24万。

再讲几个假的西药远销海外的案例。

2019年,山东有人卖去韩国五百多千克的假伟哥,销售金额58万。

2015年,广东查获一个窝点。该窝点生产假冒葛兰素史克等品牌的药品,销售到乌干达等非洲国家。现场缴获的药超过160万。

2015年,江苏判了一个关于重组人生长激素的案子。重组人生长激素简称生长激素。两个销售商销售生长激素冻干粉,一个销售了30万,一个销售了60多万,全卖到英国美国等国家去了。客户主要在健身行业。

发货的时候,不同的客户要的东西不一样,就重新贴标签纸,换瓶盖和包装盒。

据某销售商交代,网上聊天的时候,有老外主动问他,说中国有些药品特别便宜,让他们找一种叫生长激素的东西。销售商找到了生产厂家,加价20%给老外,老外同意,成交。该销售商还卖给过一个英国的健身教练,后来那个健身教练说质量不好。

2015年,某人在广东某展会上认识了一个中东人,中东人想采购某些药品,但市场上没人愿意做。中东人让他生产,保证他赚钱。他就在广西某地租了个准备拆迁的仓库。中东人提供了资金和三种药的样本:减肥药Xenicalorlistat(奥利司他、避孕药Dupbaston地屈孕酮片、镇痛药LYRICA(乐瑞卡。

他组织几个人在仓库里就用淀粉和石粉生产假药。因为中东打仗,运输困难,就没发货。生产金额约15万。

2016年,山东判了一个案子。湖北某医药公司在非洲马里有个子公司,把中国的药,包括国内华北某医药公司的药,卖到马里和布基纳法索两个国家。后来该公司和国内那个华北医药公司的合作出了点问题。而布基纳法索那个国家修改药品的注册供应商又有点麻烦。该公司想找国内其他医药供应商提供药品,但是所有包装必须和华北某医药公司一样。后来就找到了河北某公司。

那个河北公司无药品生产销售资质,提供原料给山东某公司,委托生产药品,包装好后,主要是出口到国外。销售的国家有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尼日利亚、刚果金、安哥拉、布基纳法索、马里等。

生产假药,名单很长,比如:叶酸片200万片、环丙沙星片100万片、甲硝唑片六百多万片、布洛芬糖衣片300万片等药品。

有3个例子,不太确定是西药还是中药,还是骗子。

2004年,某人取得了一项治疗鼻炎的药物专利。2009年起,他和一些公司合作生产。2014年,在某鼻炎培训班上,他说因为审批手续繁琐,没有办理国药准字批号。但这并不耽误他卖药。他利用各种场合向医生、医药代表、开诊所的推广,2块多一瓶。

2014年年底,某人自称留学日本的医学博士,在某培训班认识了一个受害者A。一年后,受害者A向医学博士以3万一盒的价格购买了一盒神奇的药。一个月后,受害者A又花12万购买了4盒。

受害者不止他一个。

受害人B请医学博士治疗嗓子沙哑,购买了一盒药,一共花费将近5万。

受害者C请医学博士治疗其母亲的肌无力,购买4盒,花了12万。

受害者D请医学博士治疗胃病,购买了4盒药,花了16万。

受害者E请医学博士治疗其女儿的白血病,购买了3盒药,花了15万。

受害者F请医学博士治疗癌症,购买了11盒药,花了33万。

还有好几个受害者是治疗癌症的,一共销售了一百万。

观众肯定好奇,是什么药这么贵,又这样包治百病?

那盒神奇的药的名字叫做“五千年大自然真髓液灸龙博草”。判决书里,没有关于这盒药的成分说明,只说了是假药。但我们能够从判决书里的部分证人证词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天津某美容店经理作证,医学博士曾经去过他的美容店,该经理给她敷过泥灸产品。医学博士觉得不错,当时买了一盒泥灸产品,价格一千多。后来买得就多了,价格也降到了300元一盒。前前后后一共买了200多盒。美容店经理自己采购一盒泥灸的成本是50元。

医学博士的助手作证,有很多日本人和中国人找医学博士看病。医学博士的看病手法就是用微波炉把泥灸加热软化。病人哪里不舒服,就敷在哪里。

医学博士的老公作证,医学博士20多年前去日本,后来确实在日本学医,但没有拿到研究生学位,之后在某日本医院从事中医咨询工作。2014年,放弃海外高薪,毅然归国。

2017年,江西判了个案子。有个公司通过网络购买了部分心血管、高血压疾病的患者名单。安排几个人冒充北京某组织给患者打电话,询问病情。如果患者有兴趣,就向患者推荐专家。再安排几个人冒充专家,把保健品当作药品卖给患者。如果有患者要买,就把自己从网上采购保健品,给患者发过去。一共骗了100多人,金额15万。

下面主要是中药的案例。

2020年,河北判了个案子。几个人合伙用掉包的方式卖假三七粉。首先策划一个展销会,摊位上摆着各种中药材。顾客买三七果交给他们打成粉末的时候,他们用一个改装过的打粉机,将事先准备好的假三七粉销售给顾客。

前面讲过一个通过获取患者的个人信息,伪装身份主动打电话销售产品的案例,下面这个用的是钓鱼的办法。

2020年,湖北判了一个案子。某人通过一些卖保健品的公司得到两万多条中老年患者的包括姓名、地址、联系方式等个人信息,向他们每人邮寄一瓶假冒的“糖尿乐”胶囊和宣传资料。宣传资料上留了电话号码,盖着中国人民解放军301医院等公章。他安排某人A在电话边守株待兔。患者打电话后,A就先了解患者基本情况,然后说,会让301医院某主任和患者联系。A的同事就假装是某主任,向患者推销糖尿乐胶囊。主任的销售提成是20%。假冒的“糖尿乐”胶囊总销售金额将近500万。

前面讲的两个例子,中药的特色不够明显,下面的案例,特色鲜明。

2014年,有两人通过市场调查,发现利用卫视台播放养生节目销售治疗糖尿病、高血压、风湿骨病产品的市场很好。他们找到了河南某公司,通过考察,选定了属于普通食物的两款袋泡茶:葛根砂仁袋泡茶、苦瓜玉竹袋泡茶。然后更换商标及包装,变成了三种药品。两人和河南该公司达成协议,不改变原两种袋泡茶生产的情况下,将2种袋泡茶包装上的原料成份的品种进行虚增,就是无中生有。“葛根砂仁袋泡茶”原料成份本来是7种,如果打印成21种,就变成了“除痹驱风汤葛根砂仁袋泡茶”。如果打印成28种,就变成了“仲景百岁汤葛根砂仁袋泡茶”。 “苦瓜玉竹袋泡茶”原料成份本来是4种,如果打印成32种,就变成了“仲景回春汤苦瓜玉竹袋泡茶”。并且在包装袋上标注治疗功能,这就把食品变成了药品。三种药里都有一个汤字,简称老汤。

有了产品,老板请人制作了几支广告。广告的套路是:以专家身份出现,介绍高血压、糖尿病、风湿骨病的形成原因、危害和治疗原则,然后介绍老汤产品的疗效和好处,在讲解中宣传热线电话,并采取所谓患者现身说法的方式来证明疗效。

宣传口号:降压老汤解决高血压的三大问题。老汤虽然是中药,但并不比西药的效果来得慢。老汤喝掉糖尿病。一碗老汤根治糖尿病、不用千里上门求药。喝我研制的老汤,就能解决糖尿病三大问题。治骨老汤不治半截病,全程治疗以下六大类老风湿、老骨病。治骨老汤,方子里有30多味中药材,都是治疗风湿骨病的好药。

几支广告片在两个省级卫视电视台分别播放了4个月和3个月,广告费一共2000多万,广告中煽动患者拨打热线电话。

老板再找一个提供接电话服务的话务平台,要求话务员以健康顾问的身份去接听热线电话。这当然也需要培训话务员,教他们一些“话术”。

2015年,山西某老板采购成品中药,然后开网店销售。他卖的药有:阴阳舒筋丹、一步定痛丹、铁骨王软胶囊、八卦消痛丹、太极定痛丹等产品,

被抓时,网店记录的销售金额超过70万。老板说,刷单一万五的销售金额应该减去。

2015年,天津某肿瘤医院卖了几个月的糖尿病水丸。据证人介绍,该医院的糖尿病水丸是秘方药,一人一方。2015年8月份,糖尿病水丸在该医院停止销售了,但市场上仍然有病人想买。

该肿瘤医院的某会员就开始卖假冒的糖尿病水丸。不知道医院的会员是什么意思,判决书里没有说明。他被抓后交代,他的糖尿病水丸是从九华山某中医那里来的。他把丸子卖给一个夫妻店。夫妻店找个复印店,打印说明书,贴在包装袋上。那个夫妻店曾经帮助过一些患者购买过该肿瘤医院的药,手上有大量的客户资源,就把药卖给他们。

还有一些在该肿瘤医院附近开出租车的、卖毛巾的、做快递的都从那家夫妻店买糖尿病水丸,然后转手销售给患者。

2015年,内蒙古某人成立某老道养生观,营业范围是推拿按摩。别人来按摩的时候,那个老道向他们推销自己研发的膏药。被抓的时候,总共赚了两万五。

2016年,内蒙古判了个案子。某人用请神看病的方式销售他采购的粉末状药品。判决书里没写具体请神看病的过程。药,他是从某河北人那里买来的。

那个河北人利用打粉机等设备,混合活胃散与干姜粉、白术粉,自制了80多瓶粉末状药品,都让那个内蒙古的人请神看病了。

2016年,安徽判了个案子。某人A被抓后自称是买的他大爷制作的药:消渴降血糖平衡胶丸。他大爷以前是医生,已经去世了。A说,药不是正规生产的,是假药,但吃不死人。一般只有打针吊水才会死人。

A销售了一部分药给某人B。B嫌弃A的药的包装太简陋了,自己找人重新包装。B不只是改了包装,还在药品方面也进行了二次开发。B在网上学到了把白豆煮熟后能降低血糖的知识,就买了白豆,煮熟晒干研磨成粉,和A卖的原始药粉一混合,开发出了一款降血糖养生茶。

2018年,河南判了一个案子。某肿瘤医院的医生,他母亲去世后,给他留下了一些药丸和膏药,他母亲的秘方,有些告诉他了,有些就失传了。膏药的秘方,面对公安也不能全部交代,反正里面有蝎子、蜈蚣、穿山甲、麝香等。治疗癌症的膏药,里面有60多种,治疗癌症的时候,就贴在患处。2017年,销售收入将近30万。

2017年,某人雇佣一对夫妇生产一步定痛丹、筋骨丹、全蝎蝮蛇丸等药,销售金额60多万。现场查获了包装盒、封口机、包装机等。

生产过程如下:采购药丸,放进瓶子里,用封口机把瓶盖内的膜封住,放进包装盒,用喷码机或者钢印机打上生产日期。然后再用收缩包装机装成一包十盒的药品,之后装箱出货。

2017年,湖北判了个案子。某人从网上采购无说明书的药粉、药丸,还购买了空胶囊、药瓶来包装,自己打印很多药品标签。标签名字有:丹参百癣净” “速效咳喘丹”、“癣克灵”等。

他在各类报刊杂志和网站上做广告,冒充某中医医院教授或医生来推销药品。两年半的时间,收入300万。

某患者在某杂志上看到了广告,说能一次性治愈牛皮癣,病好三年再付款。患者就打电话给该教授咨询,教授给他寄了几瓶药,说是试用,不要钱。患者吃完之后,再打电话,买药就要钱了。先买一个疗程480,前前后后一共买了5个疗程。

第一个疗程480元,第二个疗程880元,第三个疗程是1100元,第四个疗程1360元,第五个疗程1520元,

患者吃了五个疗程,发现没效果,就给教授打电话,说你这是假药,没有效果,我以后再也不买你的药了。那个教授说,现在,给你一个疗程,100块钱。给患者又寄了4瓶药来。患者也给教授汇了100块钱。

患者把药拿给当地药店的人一看,药店的人说这药没有国药准字,是假药。后来患者就报案了。

2018年,湖南某中医诊所采购了几桶果醋,把他们分装成小瓶,写几种标签贴上去。标签有:**植物原液、糖尿病外用喷液、痔疮内用药液、妇科内用药液、护理外用喷液。

有个人的老婆眼睛看不清,老公打电话到该中医诊所,该诊所送了6瓶果醋上门,600块一瓶,一共3600元。医生说这个药可以治疗很多病:糖尿病、眼睛疾病等,还能增强免疫力。

他老婆说喝了一瓶多,没效果,要举报该中医诊所。中医说不要举报,我退款,退了2400块钱,把没喝的4瓶果醋拿回了诊所。

被抓时,果醋销售金额一共2万多。

前面介绍的案例都是没有添加了西药成分的中药,下面的案例,是经过检测,发现里面有西药成分的中药。

2015年,山东某大药房的老板,拥有中西药师资格证书,通过查阅相关中医资料,结合多年从医经验,研发出了四种胶囊。四种胶囊没有名字,只有代号V1、V25、V255、V3。这四种胶囊,号称能治痛风、天胞疮、骨质增生、腰腿痛。

老板说胶囊都是用中药磨成细粉,装进空胶囊里的,绝对没有任何西药成分。

他常用的治病药方不止有这四种胶囊,还有两瓶分别用葡萄糖注射液瓶子和统一冰糖雪梨塑料瓶装的液体。

有个受害者,想去掉眉毛处的一颗痣,去正规医院,要500元。听说该大药房有个老中医,就是那个老板,能用药水把痣给点掉,他就去了。老板看了一下,说这个容易,心脏、眼睛、脑袋不好的人,吃了我的药,全好了。给受害者开了个处方。徒弟按处方去拿药,拿来了三种老板研发的胶囊,一盒头孢克亏胶囊,一瓶红药水,还有两个装了不明液体的瓶子:一个葡萄糖注射液瓶子和一个统一冰糖雪梨的瓶子。

把痣点掉的治疗过程是这样的:先从冰糖雪梨瓶子里倒出半杯液体,加上白开水,让患者喝。再用葡萄糖注射液的瓶子重复一遍。喝了两杯后,让患者吃三种自己研发的胶囊和一颗头孢克亏胶囊。之后老板用电烙铁点痣,点了5分钟。交待患者回家后,用红药水涂在点了痣的地方,胶囊一天三次,3天后来复查。

患者回家点了红药水,觉得不舒服,发现老板研发的胶囊产地、生产日期、保质期等都没有,就没吃胶囊。

还一个患者,手上、脚上长了红疙瘩,去那个大药房。老板用的几乎一样的流程,喝了两杯,吃了几颗胶囊,只是没用电络铁和红药水,用喷剂喷了患者的手脚患处。

这个患者也发现药没有正规包装,除了头孢克亏胶囊。第二天,患者发现红疙瘩更多了,去找大药房老板。老板说,你如果实在不放心,就去人民医院检查一下,回来把检查结果给我。患者去某医院检查,医生说是湿疹,过几天就好了。患者把检查结果告诉了药房老板。三天后,药吃完了,还是有红疙瘩。

患者又去大药房找老板,老板说再服用一个疗程,他的药,妇科病都能治疗,三年不怀孕的,吃了他的药就能怀上。过了五六天,红疙瘩确实没有了。

经过鉴定,他的两种胶囊里检出西药成分:氢氯噻嗪、醋酸地塞米松。

2016年,陕西判了个案子。这个案子得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1993年,某人在某住宅楼一楼成立了陕西某糖尿病研究所和某中医诊所。

他安排人去常州和武汉,采购格列本脲、盐酸二甲双胍等西药,再安排人采购保健品、胶囊、药瓶、瓶贴及打粉机、胶囊机等生产设备和其他生产原料。都买回来后,让人在保健品原料中添加格列本脲、盐酸二甲双胍等西药,在山西某个废弃了的厂房、羊圈附近,通过自主创新,生产出了能够治疗糖尿病的药。这个药有几种名字:菊花玉竹粉、桃红片以及桃红片的升级版兴胰粉。

他以陕西某糖尿病研究所的名义在媒体上大做广告。每个月只在自己的诊所坐诊两天,其余的时候各地巡回演出,不对,是巡回卖药。

从2008年到2015年,巡回的地方包括陕西山西河北等30多个市县的医院、诊所和宾馆,以给患者测血糖、开处方、坐堂问诊的方式,现场销售和邮寄中药。他给徒弟交代过,他开的药,跟患者说的时候,是中成药,和医药管理部门的人说的时候,是保健品。

在他那里吃过一年药的患者,第二年起,可以200块钱包月。根据山西某司法会计鉴定所鉴定,该糖尿病研究所就诊患者将近15000人,销售额2千多万。

2016年,山东判了一个生产销售假药的案子。几个人通过采购成品西药然后粉碎或者直接购买桶装的西药药粉,再和山楂粉、滑石粉按比例混合,配制成药粉,装成胶囊,再装在事先买好的各种药品包装盒里来销售。仅山东地区的销售负责人就销售了150万。假药包括:百痛平、十分定喘、喘舒康、肠炎速康、前列速康等

某药店老板交代,一看到他们的药盒,就知道是假药。但考虑到生意竞争激烈,假药利润大,就采购了。

2017年,江苏判了个案子。某人将维生素、马来酸氯苯那敏(又名扑尔敏)等药品用纯净水混合,变成膏状,和匀后制成药膏在网上销售。药膏的名字叫做**湿痒保健膏。销售金额45万。

2017年,辽宁判了个案子。某人向制作假药风湿骨痛胶囊的人提供了一共500千克布洛芬、双氯灭痛等药片。制作假药的人,把这些药片用粉碎机打成粉末,制作成胶囊,装进药盒。一共销售了150万。

2017年,山西判了一个案子,某人采购工业级的格列本脲、盐酸苯乙双胍、盐酸二甲双胍等化工原料。把这些原料放进保健品,生产出九味双降素、茯苓山药片等药品。总销售额110万。

2018年,辽宁判了个案子。某村长和几个人合伙,用土霉素、甘草片、安定、扑尔敏、强的松等原料药,加工制作正根咳喘散、平息散等治疗哮喘的药品,然后卖出去,销售额达160万。

有个证人作证,村长给他一袋东西,让他用家里的电磨,把里面的东西磨成粉。他一看是药品,但对方是村长,他也不敢说什么。

2018年,山东某人采购800公斤假药原料,包括小麦粉,以及灌装机、粉碎机、抛光机、空壳胶囊、空瓶等,雇了8名农村妇女制作治疗哮喘和关节炎的假药。经鉴定,胶囊检出西药成分:醋酸泼尼松和甲氧苄(bian)啶(ding)。

2018年,浙江判了个案子,几个人在家,通过购买中草药,用研磨机研磨成粉,然后在中草药粉里加入醋酸尼松泼粉,装入瓶中,对外销售,号称可以治疗风湿性关节炎。销售金额达34万。

2018年,某人在内蒙古某药品展销会上,看到几款治疗关节炎和哮喘病的药,如强效咳嗽护肺宁胶囊、复方风湿关节炎胶囊等销量很好。就在网上购买治疗关节炎和哮喘的西药,研磨成粉,加上面粉,搅匀之后装进胶囊,再装进瓶子。找印刷公司制作包装盒和防伪商标,准备大干一场,药品还没上市,就被抓了。

2018年,吉林判了一个案子。某人在某社科院家属楼的一个车库里,用9斤西药制剂,50斤细玉米面,25斤粗颗粒玉米面,16斤可可粉,搅拌后用封装机封装,生产出全蝎尾散、酸远安神散等药品。那个西药制剂是什么,老板自己也不知道,他说是一个南方人卖给他的。四年内赚了300万。

有了药,老板是怎么销售的?他拿着全蝎尾散去找某医院合作,但那个医院认为他的药是假药,所以不能在药房出售,但是可以让他承包一个科室,自己雇一个大夫,卖的药不走药房,直接在科室发货。合作成功。

他又拿酸远安神散去找一个大一点的医院合作。那个医院很正规,院长说药得有批号才能进他们医院。他就说要借他们医院的名字用一下。他先找了某中医大学的人,给他8万,让他整理材料,然后借用那个医院的名字,成功拿到了批号。

2019年,山东某人购买“强的松”“淀粉”“神曲”加工粉碎,用于生产“止喘药”;购买“布洛芬”“淀粉”“神曲”用于生产“止痛药”。销售额17万。说明一下,这里的“神曲”不是流行歌曲,而是一味中药,是在面粉里加入几种中药材,发酵而成,据说可以治疗胃病。

2020年,四川判了个案子。某人在街边摆摊,出售贵州苗家草药的药丸。经鉴定,含有西药成分醋酸泼尼松。

2018年,吉林判了个案子。某人通过网络和其他各种方式收集各类疾病配方和制药方法。在网上购买原料、研磨药粉机、试管、漏斗、溶剂、包装等工具。在朋友圈等网络空间发布“专治牛皮癣,尖锐湿疣,打鼾”等广告,还发展了几个下线。出售的药品有:霸王茶、呼噜王、痔疮膏、脚气粉等十几种产品。

老板被抓后交代,每次卖药前,都问对方是否有特殊疾病或严重疾病,也怕吃坏了出事。卖药就是为了挣点零花钱。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怕出事被抓,所以一直计划改行,准备在某市整个门面,干点正经买卖。

老板交代制作过程。从某草药行买原材料,如果量大,草药行给研磨成粉,如果量小,自己回家研磨。

粉类的药,直接装袋,买了塑封机封口。丸类的药,加点蜂蜜,打粉,像和面一样,揉成球。

药水类的就是斑蝥(mao)和酒精。

这个人做假药担心出事,有几个案例是真出了事。

2018年,吉林某人发明了颈肩丸。有个受害者吃了两个月的颈肩丸,痛感还加重了。去医院一检查,是骨巨细胞瘤。通过手术切除了部分左肩胛骨、左锁骨、左肱骨。根据某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颈肩丸延误了治疗。

2017年,河南某人的妻子患了癌症,听说某老中医能治疗癌症。经介绍,见了老中医。老中医自称,曾给多个高级领导治过病,效果很好。老中医看了患者的病历,说治愈可能性80%,推荐一种自己发明的中药,叫做“乾坤丹”。乾坤丹,含有多种名贵中药。十万块钱一个疗程。老公花十万买了一个疗程,包括:十多瓶乾坤丹、一些老中医自制的胶囊,加上一个电热毯。老中医说是理疗毯。治疗了一段时间,患者出现了呕吐、吐血等症状。患者去世后,患者的老公就去公安局报案。

2020年,贵州判了一个案子。有个人患了2年的痛风,向另一个病友购买了锡纸包装的粉末状药品。一年后,因为病重,去了省人民医院住院,医生跟他说以后不要再吃这种药了。

但他不听,出院后还是继续找那个病友买粉末状的药品。他家里人劝了也不听。他爹也跟那个病友说过,不要再卖药给他儿子了。一年后,他儿子去世了。

根据检验,粉末状药品,检出西药成分醋酸泼尼松和吲哚美辛。

他儿子的药,是从一个病友那里买的,那个病友的药是从另一个病友那里买的。而另一个病友是开公交车的时候,听到乘客说某药治疗痛风很有效,就买了。这几个病友之间卖药只稍微加了一点价格,不算是专门赚钱的买卖。

2018年6月9日,四川有个人咳嗽,他去了当地一个拔火罐、理疗、按摩、艾炙的夫妻店。老公收100块钱,给了患者24颗自家揉的药丸。6月15日,老公又卖了患者24颗药丸,这次800块。两天后,老公又卖了患者30包自主创新的褐色粉末状药品。患者晚上服药后,出现呕吐、大汗、四肢麻木的症状,送到医院,当天23点抢救无效去世。

据老婆交代,老公负责买药材、打成粉末,老婆负责揉丸子。

褐色粉末状药品的检验出西药成分:马来酸氯苯那敏,醋酸泼尼松。

总结一下:

典型的假的西药的生产销售过程:

购买压片机,压板机,胶囊器等设备,购买原料如假药粒、粉末等,用机器把假药封装起来。制造假的西药,包装材料很关键,因为需要以假乱真。有的人回收旧的药盒,有的人自己印刷药盒等包装材料,包装好后就成了一个产品。

销售可以通过网络发广告,也可以印制宣传单、价格表发放到各药店,甚至还可以出口国外。

典型的假的中药的生产销售过程:

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生产销售原创的中药

去中草药店买点东西,回来研磨成粉,这个时候,就面临一个抉择,是加西药,还是不加。不管加不加,之后或者揉成丸子,或者灌进胶囊,或者干脆就是散装粉末。如果制造者直接卖给消费者,不需要很正规的包装盒,随便打印一个说明书就行了。

如果是要假冒市场上公开销售的中药。就需要像假冒西药一样,认真制作药品的包装。

通过上面几十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到,假的西药和假的中药有几个区别:

第一个区别,假西药和假中药的命名:

中国药品命名规则第三条:避免可能给患者有关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治疗学的暗示。

统计一下本篇文章有代表性的药品名称,西药和中药各统计了七个。西药有

阿卡波糖片 拜唐苹

马来酸氯苯那敏片:皮肤过敏药

盐酸二甲双胍片(格华止):治疗糖尿病、降血糖

单硝酸异山梨脂片(欣康):治疗心绞痛、降血压

阿托伐他汀钙片(立普妥):降低胆固醇

硫酸氢氯吡格雷片(波立维):治疗血栓。

麦可泰尔:治疗水肿

中药有:

除痹驱风汤葛根砂仁袋泡茶

复方风湿关节炎胶囊

乾坤丹

十分定喘

速效咳喘丹

全蝎尾散

消渴丸

西药,除了那个阿卡波糖片,有糖字,其余的药名,都没有任何暗示性。

中药的命名,就很明显违反了规则。

第二个区别,假的西药,都是假冒正规西药的规格,绝不会说时自己研究出来的。

假的中药,有可能是原创的,并且敢于承认。

第三点,假的西药,没有治疗癌症、哮喘和风湿骨病的药。

假的中药,有。

第四点,如果淀粉、糯米粉、生粉等不算中药的话,制作假的西药时,不会主动添加中药。

而假的中药中,有可能主动添加了西药。

第五点,没有医生,通过看病开处方,然后把自己制作的假冒西药,直接卖给患者。

有些中医,是把自己制作的假的中药,直接卖给患者。

第六点,我随机研究了超过100份关于假药的刑事判决书,造成了严重后果的,都是假的中药,有的假中药里面掺了西药。

第七点,假的西药有出口到国外的光辉成绩,而假的中药,我统计的判决书里没有。

大家有什么感兴趣的话题,可以留言告诉我,谢谢。

12
3月6日 331 次浏览
2个评论
thphd 2047站长

必须给楼主点赞,楼主的整理工作量不小。

视频在这里:

去YouTube上播放

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cVv28MkxEWReCd5UFdAGnQ

个人建议,换个清晰一点的麦克风;录音环境周围放一些吸音材料(枕头被子海绵);录音的时候站起来令呼吸通畅

磨刀石说 YouTuber《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

@thphd #129203 谢谢支持啊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不同的文化、社会环境会形成完全不同的经历,在不同环境中成熟的大脑会具有非常不同的神经连接模式,并据此对个人所接收到的信息流、能量流做出回应,这就是为什么警察国家的社会互信程度非常低,而民主社会里人们更倾向于彼此信任。 ——《他们为什么如此猖狂?因为你们互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