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教,习共,到底是极左还是极右呀,左右到底是怎么理解呢? 问答
  • 问题一:西方的左是民主为主牺牲自由作为代价;右是自由为主牺牲民主作为代价;这个是否正确?
  • 问题二:而中国的左右是什么?
  • 问题三:习共到底是左还是右?
6
3月6日 917 次浏览
17个回答
爱狗却养猫 葛粉芥蓝萝卜糕,莲子豆腐拌甘草。美人赠我蒙汗药,何以报之?喵喵喵!

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必须回到“左”“右”的定义上。左派和右派的定义,根据时间、地点、议题的变化而变化。所以一般说XX是左派/右派,必须知道说的是什么历史时期、什么国家、什么议题。

政治上用“左”“右”来划分立场,起源于法国大革命。当时在国民议会,保皇派/旧制度支持者坐右边,革命派/共和国支持者坐左边。所以从根源上来讲,左和右的区分是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区别,也就是对于现状,是倾向于改变还是倾向于维持。正是因此,右派有时会被叫做“反动派”(reactionaries)。刨除中国20世纪以来为这个词赋予的强烈感情色彩,追根溯源,其实“反动” = “反对变动” = 保守派。

这样问题就来了,作为参照点的“现状”是不断改变的,各个时代、社会的中心议题也不同,因此“左”“右”是相对概念。例如,由于200年前的政治环境与今天的现状完全不同,200年前“左派”的主张(如反对帝制支持共和制),放在今天已基本成为共识;而今天左右派争论的道德性议题(如性别、性向问题),在200年前的人看来无可争议。

回到今天的左右派之分上,一般认为中国和“西方世界”的左派、右派含义是不一样的,因为中国和西方的“现状”以及中心议题并不相同。然而不幸的是,由于“左”“右”用来扣帽子太过好用,很多人对于这些概念并不理解,就直接钻入其中一个阵营,并且指责所有另一个阵营的人非蠢即坏。我认为这是很遗憾的现象。


现在来说什么是学界一般认同的中国的“左派”和“右派”。对于这个问题,推荐阅读Jennifer Pan的《中国意识形态光谱 (China’s Ideological Spectrum)》一文。此文根据中国目前的核心议题,将中国的意识形态分为三个维度:

  • 政治:威权主义(Authoritarianism)为左,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为右

  • 经济:集体主义/福利主义(Welfarism, Collectivism)为左,自由市场/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为右

  • 文化:保守复古(Conservatism)为左,自由激进(Liberalism)为右

从以上分类可以看出,在目前中国的政治、文化议题上,左派其实是更倾向于维持现状的那一派(即“保守”“反动”那一支),而右派则是倾向于改变现状的那一派(即“激进”“改革”那一支);所以有些人会说,中国的左右与西方的左右是相反的。至于经济,中国目前不算集体主义福利主义也不算自由市场,更接近国家/权贵资本主义,经济上的左右和西方的分类方式相近。

之所以中国的政治/文化左右派分类会如此特殊,是历史的遗留问题。20世纪早期,普遍认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代表了“激进派”,中共自建立以来亦一直自我认同为“左派”,认为自己是追求改变的进步力量。然而在中共掌权后,本身已成为倾向于维持现状的“反动”(反对改变)力量,但是其“左派”的自我认同保留了下来;而“右派”则是在“左派”的反面寻找自己的定位。所以目前中国,政治“左派”是政治保皇派、文化本土派、以及经济上的社会主义倾向,“右派”则支持政治改革、文化西方化、经济的“资产阶级自由化”。


与此相对,再来看美国语境下的左派和右派。美国的左右派区分大致符合“左激进右保守”的规律——事实上,美国的两级式政治派别更多被分为“自由派”(liberal)和“保守派”(conservative)。具体来说,美国的左右也可以大致分为三个维度:

  • 政治:个人自由/平等/鸽派为左,社会秩序/权威/鹰派为右。美国的左派和右派大都认同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但强调的是不同方面的自由。左派强调文化自由;右派强调经济自由。两派也都讲平等和公平,但含义不同。左派强调现有状态的不平等,因此认为公平需要人为干预来减少这种不平等,所谓level the playfield;右派则倾向于认同现有权力结构,认为公平即为现有秩序下的机会平等,个人需要为结果的不平等负责。

  • 经济:集体主义/福利主义为左,自由市场/新自由主义为右。这点和中国类似,但是由于美国“现状”市场化程度比较高,所以这个维度位置要比很多国家更“右”些,也即美国的经济左派主流放在欧洲以及中国可以算是中间派。

  • 文化:自由激进(Progressive)为左,传统保守(Conservatism)为右。由于美国的“传统”、“保守”一般与基督教道德、美国特殊主义/孤立主义有关,所以美国的文化右派,往往会认同这些价值。

以下是美国政治左右示意图:


在某时、某地,有些人认同自己为左右阵营中的一员,其实只是根据自己在一个议题上的偏好(例如文化激进或保守主义),从而全盘接受该阵营于其他议题上的立场。我认为这其实是一种政治上的偷懒主义(当然偷懒是人之常情)。2047有一篇文章,《两种不同的温和派》(The Two Kinds of Moderate),相当值得一读。

( 由 作者 3月6日 编辑 )
21
3月6日

在此基础上,尝试回答楼主的几个问题(just my personal two-cents. 不一定全面准确):

  • 西方的左是民主为主牺牲自由作为代价;右是自由为主牺牲民主作为代价;这个是否正确? 我认为并不完全正确,首先“西方”是指哪个国家?“民主”是指什么?“自由”是指什么?如果只说美国的话,那“民主”是左右两派的共识,但两派强调不同的自由——左派强调个人选择自由,右派强调经济自由。但我认为美国的左右派更大的区别不在于对自由的理解上,而在于对现状的认识上。左派认为现状不公平(如经济不平等、种族不平等)并试图干涉改变;右派认为现状和传统存在自有理由,应该尊重现状和传统。

  • 而中国的左右是什么?之前帖子的回答。

  • 习共到底是左还是右? 在中国语境下,我认为“习共”代表了经济上的现状,政治和文化上的左派;在左右派概念的根源上(也即左激进右保守),习共是维持中国现有秩序的保守派。

13
3月6日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问题一,美国总统弗兰克林罗斯福在1941年国情资文中提出四大自由的概念,包括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尔后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的自由在《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有所体现,另外两项自由在《权利法案》中得到保障。二战以后联合国主张起草的《世界人权宣言》亦受此启发。详细解释可以参考逐条《美国宪法修正案》,这些修正案中或多或少都有体现出美国公民的自由权利,好比出版自由,集会结社自由,免于奴隶制和强制劳役的自由,保护私人宅地未经许可不能被人随意出入的自由。

依此宪法为基础不存在绝对的自由,法制是对于每个人权益的保障,也是公民所共同达成的契约。所以自由的社会不包括侵害他人生命财产安全的自由,不包括宣扬暴力和种族歧视的自由。凡此种种皆可类推。而当今的美国近些年讨论的什么男女同厕,体育比赛中男女共竞是作为性别公平的体现还是违背传统价值认知,我就不做讨论了。

民主一般认为是所有公民都拥有参与公共政治决策的权利。历史上对公民的定义涵盖有所不同。每个国家政体有所不同,有直接民主,间接民主,具体民主的体现也不同。而民主制下,国家元首的决策,立法机构的法律条文和行政机构的施政措施不能够体现全体公民的意志,那是一定的,只能相对的在最大程度上体现公民意志。因为就所有公民的意志本身就可以是南辕北辙的。民主制度也存在各样的问题,但是它具有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或许民主制度不是一种好制度,但是迄今为止找不出比它更合理的制度。

问题二,字面理解左就是激进的,右就是保守的。从中共内部划分,左就是意识形态上马列毛原教旨,经济上坚持公有制。右就是意识形态上改革开放,经济上主张市场化。

问题三,习共已经很难单纯的一句话评价是左还是右了。意识形态上他回归以党领政,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他都不好意思说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是什么),是左。中国经济的现实情况是帝国主义买办和官僚资本主义并存剥削压榨劳工,996,是极右。但是习有扩大做强国企,钳制私有经济的左倾的政策。

( 由 作者 3月6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首先,左右定义起源于法国大革命,这点参考 @爱狗却养猫 的帖子。其次,中间派很难定义为“维持现状”,比如以美国举例,主流政治家的立场集中在Political Compass的右上角:https://www.politicalcompass.org/uselection2020

其实回到法国大革命后的国民议会就很清楚了。如果说,左就是激进,改变现状,右就是保守,维持现状。可是在7月14日打破巴士底狱之后,国王已经失去了权力,原来占据权力次要地位的三级议会,如今成了临时的“摄政委员会”,正式称呼是国民大会。所以在三级议会里面的左派,比如雅各宾派,温和一点的要求国王退位,激进一点的要求放逐国王,更激进一点的要求砍了国王。那么右派呢,温和一点的要求国王当虚君,再保守一点的要求二元政府(类似今天的泰国的体制),更保守的就已经被革命所驱逐了,要求国王亲政的波旁党人早就在国会里没有势力了。所以,在国民大会,政治光谱平均是相当左的,因为在街头暴力中右派(保守派,保王党,波旁派)已经输给了左派,所以反映到国民大会里,就是左右失衡,左大右小,革命政府。

而今天的美国呢,国富民强,兵精粮足,反建制的野心家,或者是被国富民强给安抚住了,或者被兵精粮足给吓住了。于是绝大多数美国政治家都是维持现状派,也就是右派,民主党是中右,共和党是非常右(这里我故意避免极右一词,因为极右极左的意义和通常的左右不一定相符合)。

所以左右什么的,和自由民主都无关。认为左平等,右自由,左民粹,右精英的,肯定都是不合理的。有左派的自由主义者(social liberalism),右派的平等主义者(Christian social democrat),右翼民粹(Trump),左翼精英(Academic leftism)。左右的最佳定义,其实还是回到法国大革命的定义,左是改变体制,右是维持体制。

那么有人问了,川普革命,和里根革命,都是改变体制,为何又都是右翼?因为川普革命和里根革命都动用了一个小伎俩,就是改变体制的时候打着“恢复旧制”的旗号。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是两人共用的口号,意思就是原来的制度很好,但是后来的政治家改坏了,我们要拨乱反正返回去。既然不仅不维持现状,还要倒车回去,那就不仅是右了,而是非常右,所谓“反动“,”开倒车“。

换句话说,左右的立场与其说是政策的空间,不如说是政策的时间。左派的政策是未来的,右派的政策是现在的,或者是过去的。时间轴离当今越远,就越偏离中间派。

以上是普遍意义上的左和右的讨论。因此在国际政治上,美国要比欧洲右。因为美国秩序受到冲击少,旧制度成分保留更多,而欧洲被二战洗劫,又被欧盟新秩序控制,当然旧制度成分少而新制度成分多。


现在讨论中共。按照中共官方的定义,其实左就是正统,右就是离经叛道。因为马列主义政党,以不断革命为意识形态的最高目标,也就是他们的意识形态(至少按他们自己看来),是不断向着未来的,所以中共官方永远自认左派,而反对他的敌人,不论是宗教文化保守派,西化自由派,毛左革命派,还是独立运动派,统统都是右翼。更简单的说,当权是左,在野是右。至于如果在野人士(或者失败体制内)打左旗呢?更简单,中共会给他们的左打引号,还要加个括号,说“形‘左’实右”,比如王明“左”倾路线,立三“左”倾路线。而如果中共认为他们是右倾则不加引号。例如抗战开始时王明等人主张强化统一战线,武汉长江局和国民党认真合作,后来中共把这时候的王明路线定为右倾投降主义。此时就不用加引号了。又例如在改革开放后,邓小平派控制了意识形态主导,反对邓小平的邓力群,就可以安一个“邓力群‘左’倾教条主义”的名头了,只是因为这时中共已经进入群贵共治阶段,这种早期路线斗争的口号是打不出来了。在92南巡的时候,邓小平说了“要反对右,但是主要是防止‘左’”,可以说是中共掌权者的典型自我定位了。

因此华国锋给四人帮标极右,四人帮给林彪标极右,虽然很荒谬,但是按中共“掌权为左,落败为右”的“左尊右卑”来看,那是理所应当的。胜利者给自己戴个左帽,给失败的政敌戴个右帽。至于陈云邓小平等人掌权共治以后,不怎么搞路线斗争,那是因为路线斗争你死我活,和贵族共治的“罚酒三杯”政治模式不符合。但是政治结果还是差不多,只是很少肉体消灭和政治清洗了。比如胡耀邦赵紫阳,实际上是被扣了右帽,政策被废除;邓力群,实际上是被扣了“左”帽,主张被边缘化。

--

那么习共的左右呢?按照西方主流意识形态,希特勒=习特勒,是"extreme middle",也就是政治上非常威权高压,经济上左右混合,正如political compass把希特勒放在政治坐标系的正上方。现在的习近平和希特勒的政治光谱并无不同,硬要说细节,可能习近平在希特勒的右边。希特勒在第二象限,习近平在第一象限,但是离y轴都不远。这里的经济差别,在于希特勒要通过四年计划等手段,打破魏玛时期相对自由的市场经济,加以更多政治管制;而中国本身管制较多,却又依赖国际市场,所以计划经济成分不好继续上升。

如果按照中共自己的标准,那只要习近平掌权一天,习近平就是左派,等到他下台,那就要被盖上右派的刺字了。

thphd 2047站长

爱狗的回答说的很详细,但是篇幅比较长;我提供一个更简单直接的回答。

问题一:西方的左是民主为主牺牲自由作为代价;右是自由为主牺牲民主作为代价;这个是否正确?

当然不正确。

民主在西方是底线,没有人会【牺牲民主】,只有来自某些特殊国家的人才会认为【牺牲民主】是一个选项。更加贴切的说法是【公共利益】。

例如,【为了公共利益而牺牲一部分私人自由】最简单的例子是禁枪,禁枪在西方显然是【左】的,但不能说【左就是为公共利益牺牲个人自由】,原因请看下面这个例子

同性恋权益问题,例如为了特殊性别专门设置厕所,或者和两个性别共用厕所,实际上是【为了个人自由牺牲公共利益】,但特殊厕所问题在西方显然也是【左】的

然后再想想就会发现,上面两个定义都不对。因为禁枪其实也可以说成【为了个人自由而牺牲公共利益】,例如对于可以自由射击入侵者的德州人来说,禁枪意味着被黑人入室抢劫的情况会更猖獗。

而LGBTQ权益问题,对于西海岸的许多城市而言,实际上是牺牲一部分恐同患者的个人自由,但是能最大化整个社会的效率(因为计算机代码是不会歧视LGBTQ的)。

所以这两个【左】的东西的共同点,与【公共利益】或者【个人自由】无关(完全取决于视角),而是【保障易受伤害的弱势群体的利益】,而【弱势群体】在【当下】的美国指的是LGBTQ和黑人、拉丁裔(因为穷)、妇女。

一句话概括:在西方,代表“弱势群体”就是左,否则就是右。(具体谁是弱势群体,媒体说了算)

问题二:而中国的左右是什么?

同上,中国的左既可以是工农联合推翻暴政建立民主政权(早期毛泽东),也可以是一党专政独裁(解放后的毛泽东),根据需求和视角可以随便修改。中国左的东西的共同点,是【名义上支持弱势群体】,这点和西方是一样的。

例如毛泽东革命,是为了推翻资本家地主,改善农民生活,所以是左的。

毛泽东独裁,是为了抵御反革命势力反扑,保障人民安全,所以也是左的。

工人运动就是左的;镇压工人运动就是右的。

计划经济人人平等就是左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就是右的。

习近平扶贫反腐就是左的;蚂蚁金服上市发大财就是右的。

自卫反击战、抗美援朝就是左的;境外势力煽动颠覆就是右的。

一句话概括:在中国,代表“人民”就是左,否则就是右。(具体谁是人民,由领导核心说了算)

问题三:习共到底是左还是右?

上面说了,代表“人民”就是左

所以宣传上永远是左的,爹亲娘亲不如习大大亲,你看现在新闻都说习近平消灭贫困,再也不提南洋资本家在中国捐了多少间小学

但是执行上就不好说了,巴拿马文件现在还是敏感词呢。


总的来说,【左右】的定义,是把问题模糊化、绝对化,以避免谈论问题本质的一种常用帽子。很多人想键政,但是说不清楚问题本质,就只好搬出左右的帽子,来掩盖自己大脑的空虚。


在本站只谈左右不谈具体问题,一般是当场封号的。

( 由 作者 3月7日 编辑 )

@Truth #129362 如果按照我的理论,左右不是空间之分,而是时间之分,所以左是进步主义,代表未来,右是保守主义,代表过去。中间派是建制派主流,活在当下维持status quo.

那么极左极右是什么呢?考虑世界上有一个真实的时间轴,代表真实的历史。但是还有虚假的时间轴,代表虚假的,想象的历史。那么极左就是在想象的时间轴上的进步主义,比如极左建设乌托邦(马列,工团,蒲鲁东,拉萨尔等等)。而极右则是在想象中的复古。例如意大利法西斯拿出古罗马的木柄斧头,作为意大利极端民族主义的复兴罗马。纳粹拿出了古诺斯的图腾,前基督教时代的日耳曼部落精神。显然墨索里尼并不是真复辟古罗马,而是拿了古罗马的一些符号制造了虚假的“回归昔日辉煌”。纳粹也不是倒车回到多神教时代的日耳曼部落。

既然极左极右是虚假的时间轴,那么倒转乾坤就容易多了。学过复数的朋友都知道,不管是i还是-i,平方都是-1,所以对于生活在实轴上的人来说,把i还是-i看成虚数单位,都是可以的,不影响可观测的量。这个纯粹就是个坐标定义的习惯了。所以极左极右颠来倒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困难。因此我们看到的就是马蹄铁现象。

有一个理解是左是和国家的立国的基本价值观相一致,右就是和国家的立国的基本价值观不一致,或者相反

比如说美国欧洲的左派主要就是民主平等自由,符合美国立宪的基本价值观,当然现在一个流行的词“白左”,就是把这种价值观过度扩大了,比如在同性恋和女权主义,移民问题上过度的平权等。

日本明治维新立国后理应走民主的君主立宪道路,但后来走了独裁的军国主义,与立国价值观不符,就形成了一批“右翼”,日本右翼简单来说就是想恢复独裁军国极端主义,大东亚共荣圈什么的。当然二战之后现在的日本主流是左翼,比如反战提倡平等的一派,像宫崎骏的电影里经常出现的反战等主题。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日本也有共产党,日共在议会虽然存在感不高,但也占有1-2个百分点的职位。

中国立国就是所谓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左派当然就是拥护共产党这一套理论的。这里暂不讨论共产党搞的是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简单来说中国左派就是拥护中共的政策。所谓的“毛左”就是认为毛腊肉代表中共,无脑拥护中共的这一派。 而邓小平胡耀邦等人当然就是被划为“右派”,也就是坚持的政策与中共价值观相违背,比如“改革开放”,是不符合中共的基本价值观的(公有制,集体主义等),因此就是“右”。同时在拥护中共政策下出现的一些政策倾斜,被称为“左倾”和“右倾”,所谓“倾”的前提是在拥护中共的“左派”以内。

最后回答你第三个问题,习共只能是左,只不过毛左和习左有那么一点不一样罢了。

1.左的结果正义,右是程序正义,为了达到这两个目的,纯左或者纯右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但是正常社会,只有左倾和右倾,无论左右,民主还是自由,都可以为了这两个目的,做出一定的让步

( 由 作者 3月6日 编辑 )

纠结这种标签的问题有什么意义,是什么大家都知道

1、西方左为帮助他人,关心弱者,右为自私自利,弱肉强食;

2、中国左为专制,社会主义,右为民主,资本主义;

3、习共以中国标准是左,以西方标准为右。

左右是一个相对概念。其实很好理解。楼上都举了法国大革命三级议会的例子。在这个例子里,右边是贵族,代表的是精英和等级制;左边是平民,代表平等和民主制。所以把左庸俗地理解为平等和民主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

至于要不要牺牲“自由”,主要看你对“自由”的理解。
比如给所有人发钱,也就是 UBI。左派说,这赋予了所有人财富自由。右派说,这是干预主义,会破坏自由竞争的市场。(这个例子里,左派并不仅仅是在保护弱者。否则只给穷人发钱难道不就足够了吗?)

历史中的左右拿到现在不一定是今天的左右定义。不过历史沿着“帝制-权贵共和-民族独立-民主代议-民主自治”这个大致的脉络走,大概能看出来是越来越平民化的。也就是说世界历史是在往左的方向走的。以前的右派放到现在肯定还是右派,但是以前的左派放到现在就不一定还算是左派了。

中共当局的自我宣传完全不能看。在猫论和“防止左”之后,实际上中共的政治理论就已经混乱了。
习近平是标准的法西斯,墨索里尼的那种。他的口号就是“Make China Great Again”如果不是相对纳粹来说福利太少,经济太市场化,以及还没有口头上抛弃民主,甚至可以说接近希特勒了。(纳粹德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全面福利国家。)他跟平等、民主也沾不上边。把他说成是右我认为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他的主张其实就是倒退。
公认的极左是安那其无政府主义。比如文革里的红人聂元梓、蒯大富在后来受到毛泽东的批判。说他们是无政府主义,太激进,过于理想化,脱离实际等。那个时候的政治理论体系还不算太混乱。不过他们究竟算不算无政府主义其实有争议,只能说已经掌权的官僚化的毛泽东确实比他们这群“暴民”保守是真的。

( 由 作者 3月16日 编辑 )
iceyjuice Look at the cleanse! Look at the move! JINPING, WHAT WAS THAT?!

如果你已经知道习共是极权专制,一边开历史倒车一边实践法西斯主义,那纠结名头上的左右并没有意义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2047怎么退化到讨论左右了

恒原平三郎 我寻找海岸的潮汐,浪峰上的阳光变成的鸥群,我寻找砌在墙里的传说,你和我被遗忘的姓名

铁右翼无疑……

@rebecca #129245 左右之争是客观事实,我们能做的是观察(观察者网)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要考虑取消薪水,恢复供给制。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