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AC观后感】德州参议员Ted Cruz 人物
去YouTube上播放
1
3月5日 83 次浏览
1 个评论
左逼屠宰场
虫文门 拥共屠支

观后感:

我严重怀疑此人和政见不同的人对线以及最近躲到墨西哥被人批评,导致了一定的精神创伤…

不说他批评加州防疫强制政策是否合理。我就感觉有个概念有些模糊:liberal。

他似乎自称是在守护liberty,和左派对立。但在绝大多数语境下,好像左派才是liberal,毕竟progressive要吸引现代人,必须强调liberty。Liberty和liberal可能是同义词,就算不一样也很容易混淆。所以,谁才是真正的liberal?

他认为左派在首都设置军官,并通过fairness doctrine、230条款来打压对手的言论自由、搞自己强大的宣传机器,因此他们代表限制自由的势力。除此之外,还说他们提升失业率,并通过说客来给人洗脑,还想赶走真正代表民意的、不需要说客发声就足够的川普,因为共和党能够代表所有阶层的利益。

经济方面确实是这样。言论自由方面,虽然没说错,不过左派搞言论审查,是来源于党争、过大的权力、不合理的法律以及他们糟糕的人品。所以目前对左派政客的攻击是合理的。但有没有证明这样的行为来源于他们的意识形态呢?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个人认为是有的。Ted Cruz在这里说左派宣传progressive,于是打压其他的思想。虽然progressive本身似乎并不包含严厉的言论管制,相反,提倡自由,但从实际操作上来看,左派把他们不喜欢的言论都打成“歧视”然后管制,右派就很少把左派的言论打成“离经叛道”然后管制。

这是因为,无论是持有哪种思想的人,都不太愿意遵守程序正义,而打压其他的思想。在所有的意识形态当中,左派思想本身相对来说并不算太喜欢搞言论审查的;只不过,美国立国之初就把言论自由作为原则。所以,美国的右派虽然有自己的观点,但也是为数不多的会坚持这个原则的群体;左派则自己定义出了一堆自由,却因为反对美国传统,就并不重视这个原则。所以,美国的右派当然更有资格称为守护liberty。

然而,贴上liberal的近义词的标签是把“自由”作为自己最重要的思想纲领,这我就不认同了。

Ted Cruz说自己坚信的一个原则就是信仰自由,这个Kristi Noem也强调了,不像左派只让人信仰进步主义。的确,进步主义不是真理,但真理是真实存在的。信仰自由只是给了人们寻找真理的权利,但并没有把人引向真理。

如果国家机器只允许真理存在,那就是政教合一的制度,这也是不对的。虽然让人民自由选择,人民会堕落,但如果只让政府来选择,那就会堕落得更快、更彻底。士师时代就不存在这么一个国家机器,于是人们总是自发堕落,但在受到惩罚后重新悔改,从来没有灭绝过。王国时代,则是政教合一:好的王确实更有权利把人回转,但要堕落起来就更严重了,最后以色列直接变成了撒玛利亚人,犹大还好一些。

美国是第一个政教分离、信仰自由的国家,但现在却是唯一一个还保留一定信仰的西方发达国家。很大的原因是教会并没有直接拥有政治权力,这样反而可以让他们免于陷入政治腐败以至于思想腐败当中;但由于言论自由,他们的声音也一直都很大。所以,如果要让人堕落得慢一些,教会就不应该有政治权利,但必须发声,发出很大的声音,让人们在选总统的时候,只接受有信仰的总统。

虽然在法律上允许异教徒的存在,在社会层面上却并不应该接纳他们的思想。所罗门为什么让以色列分裂、由盛转衰?就是因为他和外邦人结婚。于是犹太人从巴比伦回归之后,他依然是一个以斯拉反对和外族通婚所用的反面教材。现在的救恩虽然不仅仅属于犹太人(也可能完全不属于),而是属于所有信神的人,但我们依然要和当年一样警惕,不接受现在的外邦人,就是异教徒。虽然法律上允许他们信仰自由是目前的最优解,但我们必须宣传正确的信仰,吸引而不是强迫他们加入。这样才能比政教合一的制度更成功地守住信仰。

所以,Ted Cruz强调信仰自由,以及其他的言论等自由,这的确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自由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找到真理才是目的。

可惜,现在的人们只想要利益,不想要真理。所以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必须给自己贴上liberal的标签,并把对方打成独裁者,在这样的基础上才能传播自己的思想。这完全是本末倒置了。

所以,我反对Ted Cruz这样强调liberty。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关于宣传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的问题,什么大救星啦,什么首长到我们这里来是莫大鼓舞、莫大鞭策、莫大教育、莫大幸福啦,诸如此类的话,以后再也不要说了。我们的一些同志往往受小生产思想的影响,没有远大眼光,需要别人来代表他们。他们往往企求于大救星,对小生产者的狭隘眼光,对封建迷信,要做工作,要逐步使人们从这种思想枷锁中解放出来。 ——胡耀邦(中国,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