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AC观后感】南达科他州长Kristi Noem 人物
5个评论
虫文门 拥共屠支

观后感:

1.虚假的糟粕:吹嘘防疫成果(不用看)

Kristi Noem是南达科他州长。南达科他的政策是完全不封闭学校和教堂,不强制口罩,重点在于医疗资源。所以的确,经济没有停摆。失业率全国最低,工资没有明显降低。而且医院也没有人满为患。

除此之外,她还提到了一个反面教材,纽约州长Andrew Cuomo。她说他的黑点是三月份把人关在老人院不让去医院,医院都是空的,然后掩盖50%的死亡数据,更重要的是,左媒一直在掩盖。除此之外,他搞封城,影响了经济。

这衬托出了Kristi Noem的功绩。但是她对死亡数据只字不提。

所以,南达科他和纽约州,哪边防得更好呢?

https://covid.cdc.gov/covid-data-tracker/#cases_deathsper100k

根据cdc的数据,南达科他死亡率2.13/1000;纽约州除了纽约市(1100万人口)死亡率1.63/1000,纽约市(840万人口)死亡率3.51/1000。

都是全美较为严重的,整体上来看是南达科他低一点,但南达科他的人口密度更低。

不过我更倾向于看城镇化率。

假设所有的死亡数据都是城镇人口,假设2010以来城镇化率没有变化,假设只要是城市那死亡率都一样和人口密度无关:南达科他州是56.7%,纽约州是87.9%,如果纽约市的城镇化率是100%那纽约州其他地方大概是略低于80%。

所以如果是死亡率除以城镇化率的话,那南达科他就更严重一些,这还没考虑纽约市更剧烈的人口流动。

另外,纽约一共爆发了两次,第一次在4月中旬最为严重,第二次在今年一月下半月最为严重,现在还没结束。南达科他只爆发了一次,在11月中到12月中最为严重。因为第一波没怎么影响中西部,所以只比下半年的话,那差距就更大了,当然这有可能是纽约人被铁拳砸了一遍以后更谨慎的结果。

但是考虑到Cuomo隐瞒死亡数据,可能纽约的情况比描述得更糟一点;Kristi表示南达科他测得更认真,可能实际情况会好一点。

所以具体是哪边防得更好?就很难说了。

但是除了病例数以外,南达科他其他的表现肯定远好于纽约。而且,Kristi肯定是一个远比Cuomo更好的州长。她更真实、善良、温柔、清廉、保守,南达科他也肯定远比纽约更宜居。

然而,在整个speech当中,Kristi对死亡数字只字不提,人们也不愿意去查具体数字,被热血沸腾的文字冲昏了头脑。这么传播开来,南达科他的防疫方式的优点被放大,缺点被缩小,尽管她没有主动说谎,但选择性的叙述真相,等同于说谎。

另外,虽然这次哪边防疫更好很难说,但强制和不强制相比,总有可能会出现强制比不强制结果更好的情况。但就算如此,政府真的有权力去强制吗?如果不强制,对个人来说,如果他注意一点,那他的生活不会受到影响,同时也能不感染。所以,虽然数字难看,但感染的责任在于个人。给予人们选择权,没有任何错误。当然实际情况比这复杂得多,这是我们应该思考的。

2.真正的糟粕:乱定义conservative(最好看下)

观众沸腾了很多次,其中有几次是她提到了美国多么特殊,多么伟大地实践并推广了自由;还有几次是,人民应该拥有自由,要反抗左派对个人自由的弱化的洗脑和剥夺。

她解释conservative的定义,最强调的是god given right,是国父的要求:政府不能打压个人自由。这也是美国独立的基础。所以不能丢弃这种高尚的信念。

自由和爱国。这当然是conservative,但这是被阉割过的conservative。

Conservative的反义词liberal是什么?是人在骄傲的情况下,觉得自己有资格放弃对神的敬畏。耶和华就是conservative,巴力和亚舍拉就是liberal。亚玛谢敬畏神于是不断强大,战胜以东后却离弃神,于是连北国以色列都打不过;玛拿西拜偶像于是被亚述掳去,受到惩罚后就悔改。所以说conservative和liberal的区别是是否敬畏神,而不是国家强不强大。国家强大,人人都喜欢;敬畏神,却和人的情欲和骄傲矛盾。所以,长期利益是conservative的奖励,而不是定义。

现在的conservative也不是什么民主指数、财政政策什么的。在近代,专制是右,共和是左。但是共和制不是一种信仰,而是获得一定经济实力之后的人民的诉求,是自然形成的,是挡不住的社会发展规律。然而在形而上的领域,近代的保皇派和共和派有同样的信仰,只不过当时维护原本统治阶级的利益集团比较强大。所以更多的是利益的冲突而不是信仰的冲突。

现在的信仰的冲突就大了,因为新的巴力和亚舍拉出现了,那就是和神对世间万物的解释矛盾的人的解释,将人的知识和利益至于对神的敬畏之上的liberal。这不是社会发展可以解决的矛盾,这是无论在哪个发展阶段都不能放弃的思想底线。支持全球化贸易、支持牺牲民主换取效率、支持控枪、支持高福利,但在形而上层面没有放弃思想底线的,也算是conservative,当然这是比较蠢的conservative。

Kristi只是稍微提了一下反堕胎,其他的基本都在讲美国传统和自由。这当然属于conservative,但这只是最不重要的东西。然而,如果她宣传很多符合圣经的真理,让人思考自己的罪性,那就人们就不想听了。又要conservative,又要人听,当然要说和人的欲望不矛盾的东西。人人都喜欢自由,所以她只说自由;人人都有民族自豪感,所以她只说要爱美国传统。她把人们真正应该敬畏的原初本体推迟到了18世纪后,并在人和神矛盾的时候向人让步,虽然努力把人的恶欲尽可能地排除,但无法引进更多的真理。这不全是她的错,这是人类最可悲的地方。

3.次要的精华:反华、教育(没兴趣的不用看)

反华不用说了。精华。

她还很强调教育。我就不说教育的内容是完整的conservative还是被阉割的conservative了,但是记住历史是非常重要的。相比于个人因为骄傲和情欲而堕落,一个种族的后代因为忘记祖宗的教训而堕落是更常见而严重的。

进入迦南地后,人们不断地堕落,被侵略,悔改,兴起士师,复兴,士师去世,重新堕落。比如第一个士师俄陀聂就做了40年,死后不知道多久,人们又堕落了。每个士师都做了挺久的,有的甚至80年,还有连续几个比较短但加起来比较长的。人类总是忘记历史,但周期有多久呢?能包含多少代人呢?至少40年,那也不太像是同一批人悔改然后又堕落,真正的堕落普遍至少是下一代了。

再比如,王国建立以后,开始行善的王后面完全堕落的,也只有约阿施和刚刚提到的亚玛谢,然而他们一开始就是凭着勉强而不是真信而行善,比如约阿施是因为被耶和耶大监督而行善。那些一开始就表里都很好的王,很多在最后也有问题,比如所罗门娶外邦人,亚撒晚年行暴政、不听劝谏、不求神治病,乌西雅因为骄傲而越权献祭,希西家因为复活而骄傲、不感谢神等。但他们都没有彻底堕落,依然承认神的存在。王是世袭的,素质参差不齐都能如此,更别说当年直接被神拣选的士师,问题就更少了。一个人早年如果内心专诚,后面也难免会被情欲和骄傲所困,但彻底离弃神的,不敢说没有,但目前还没找到。

所以,虽然人的自律性很不可信,但同一代人早期因为被惩罚而转向神,内心大都会很专诚,似乎不太会在死前普遍重新堕落。关键还是要让自己接受的教训尽可能地铭刻在下一代的脑中。

她最后也说了,传递story比fact、statistic更重要。我个人认为是一样重要,但我们不能强求每个人了解事物的细节,也没必要了解那么多。但story,是绝对要记住的,它传播力度更强,而且不仅是有无数的经验教训,也因为很多真理都藏在了人们未被发掘的直觉当中,我们可以体会到更有价值的新东西。这是之前的人类最宝贵的遗产。

4.真正的精华:最后的故事(一定要看!!!)

(剧透警告)

Kristi的父亲是一个非常努力的农场主,让她从小就想成为他。可惜他因为车祸去世了。

在那之后,她来不及悲伤,就需要面对残酷的事实:她需要接替他来打理农场,但自己什么都不会。

她很想再问他一个问题,就一个也好。

可她只能自己开始整理遗物。然而,她发现其中有一卷磁带。打开来看,原来她的父亲早就把各种农业商业知识录好了。她看着里面的父亲,感到了无比的,奇妙的平静。她再也不用问父亲了。她那时学到的,比父亲在世时的知识加起来还更多。

她明白了,原来,这就是神的作为。虽然父亲已经离开了她,却依然把恩典留了下来。

自己去看她讲的吧。我只是复述出了那个很蠢的故事,然而这么蠢的故事竟然让我强忍着才没有哭出来。

我们一直以为耶稣升天后,天父离我们很远,可是,他赐给我们圣灵保惠师,“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并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

神对我们的恩典,绝对是够用的,且超过我们的所求所想。

什么是conservative的核心?

不是清规戒律,不是新朝雅政,而是这四个字:“唯独基督”。

能把这个表达出来,就完全可以弥补之前对conservative的错误定义。是啊,无论是谁的定义,能比基督的定义更标准吗?无论是散发着多么正义的道德和制度,没有了基督,还能算什么呢?

能意识到这点,她就比那些自学农业知识的天才,更有无与伦比的大智慧了。

可惜下面的评论没一个意识到的。

( 由 作者 3月4日 编辑 )

尽管她没有主动说谎,但选择性的叙述真相,等同于说谎。

这一句深为赞同,也是我经常被人喷的原因之一。

另外其实南达科他不是“防疫做得好”,是“其实啥都不做也坏不到哪儿去”。

我特别低俗,老喜欢用强奸做比喻。纽约州就是拼死反抗,被揍了一身伤,最后还是被强奸了;南达科他是直接躺平任操,最后除了被强奸了,好像身体别的地方也没怎么受伤。

但是你跳出来说,我做的好棒棒,这就有点蛋疼了……………………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对真理而言,信服比流言更危险。 ——威廉·尼采(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