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洗脑:怎样识破五毛的比烂诡辩话术 分享原创

网络上有一种诡辩话术叫whataboutism,又叫“都一样学”或者“比烂学”。你说中国身上有虱子,他就说美国身上也有虱子,既然大家都一样烂,没有完美的制度,那还比较啥呢?whataboutism能迷惑相当一部分人。比烂学的核心就是故意混淆了三种性质完全不同的问题:偶然性的问题、系统性的问题、和制度性的问题。

偶然性的问题通常是个人行为,这种行为并不普遍,如果出现了就会被政府处理。偶然性的问题在全世界都能找出一些,比如小偷全世界都有,一些人天生就有偷窃癖,盗窃并不会随着经济发展或者政治制度的改变而彻底消失。但是全世界的政府没有一个鼓励偷盗(基本如此),小偷被发现就会被绳之以法。可以说盗窃就是一种偶然发生的问题。

系统性的问题则是大家都清楚这事情不好,政府也确实反对,但是发生的非常普遍和频繁,政府有些制止不力,或者很难在短时间内根除。系统性的问题最大的特点是普遍发生,但并不是体系化的发生。例如在美国,种族歧视是系统性的问题,很多美国人基于个人生活经验,就会有这样那样的偏见;但是大家都知道种族歧视不对,没有人敢公开地表达歧视言论,美国的制度也在努力促进多元化。不过,人内心深处的偏见确实难以短时间根除。

制度性的问题,则是政府包庇、鼓励恶行,甚至政府自己主动去作恶。新疆发生的大规模的人权侵犯,就是制度性的问题。建造集中营关押公民,不是偶然发生的个人行为,也不是普遍发生的个人行为,而是政府主导,体系化的行为,很多泄露的文件可以证明这一点。集中营通常有严格的管理体系,其中若发生普遍的虐待和强奸,必然受到政府的包庇和纵容,因此新疆的大规模人权侵犯是制度性的问题。

因此谈中国的问题,通常指制度性的问题。党国的舆论机器特别爱用田忌赛马的招数,说中国制度性的问题,他们就拿别国(主要是美国)系统性的问题和偶然性的问题来比烂;说中国系统性的问题,他们就拿别国偶然性的问题来比烂。

党国的舆论机器经常用美国黑人“我不能呼吸”这句话讽刺美国。事实上,警察暴力在大多数国家都会偶然发生,美国由于民众普遍持枪,警察街头暴力比其它发达国家更频繁,但是所有事件都是警察的个人行为,至多可以说这种行为相对普遍。美国的相关事件可以公开讨论,每次讨论也会促成社会反思和机构改革,因此美国警察暴力最多是系统性的问题。

中国的警察暴力是制度性的问题。中国警察的街头暴力、刑讯逼供、和对异议人士的迫害普遍存在,并且这种行为被执政党包庇和鼓励。被重庆沙坪坝警察迫害的王靖渝父母就是一例:

限你三天内回国自首”:00后因言获罪,父母被警察监视居住

不到两分钟的通话中,父亲告诉他,他和王靖渝的母亲每天早上6、7被带到派出所,晚上放回家。从星期三起,每到晚上7点,就会有一男一女两个警察到他家来;9点左右会再来两个自称是警察的人,他们巡视大约一小时后离开;另外两个警察会留下来陪他们过夜。 男警察和父亲睡一张床,女警察和母亲睡隔壁房间的另一张床,天亮后再把他们押回派出所。

不夸张的说,中国的警察是共产党的家丁。警察做出了暴力行为,会受到有意的庇护,并且相关公共讨论会被禁止。中国警察存在的首要目的,不是为了保护公民的个人安全,也不是保护普遍的公共安全,而是为了维护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利益。

公安机关的政治性是第一属性,讲政治是第一要求。必须旗帜鲜明讲政治,牢牢把握公安姓党这一根本政治属性,牢牢把握对党忠诚这一永远不变的根和魂,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公安工作的绝对领导,毫不动摇地坚持政治建警方针,着力从政治上建设和掌握公安机关。

公安机关要充分发挥“刀把子”的作用,坚决捍卫中国共产党的长期执政地位。

——赵克志

中国警察对公民的暴力行为,不仅受到执政党的包庇和鼓励,并且成体系化的存在,这是由于警察必须要维护中国共产党的利益,其次才是公民的权利,因此中国的警察暴力是体制性的问题。要解决中国警察暴力问题,最终要把矛头指向中国共产党及其体制。

党国的舆论机器常使用比烂的招数混淆视听。前一段时间澳大利亚媒体爆出本国驻阿富汗军队杀害当地平民,中国媒体火力全开地谴责澳洲人权状况,这就是中国使用比烂招数的舆论战。在中国,无论是新疆集中营还是警察暴力,中国的人权侵犯行为都成体系的存在,因此中国的人权问题完全是制度性的问题。澳大利亚的驻军杀害当地平民,是士兵个人的犯罪行为,属于偶然性的问题。方舟子有一篇文章,更详细的讨论了本文提到的内容,《战狼”其实是疯狗》。

舆论战的本质是信息操纵,其中一个特点是不管对错,只要不停诡辩,声音盖过对方就是胜利。whataboutism这种诡辩话术的核心就是混淆偶然性的问题、系统性的问题、和制度性的问题,接着把定性问题搞成定量问题,最终得出“没有完美的制度”,“大家都一样”的结论。

最后放一个国内官方五毛的比烂诡辩材料:《南开大学:“我无法呼吸”: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与非洲裔美国人的生存困境》。不妨思考一下这里的诡辩话术,是如何混淆系统性的问题和制度性的问题,去给党国制度性的人权问题洗白的。

( 由 作者 3月4日 编辑 )
20
3月4日 819 次浏览
11个评论

分析的很好。

但是说实话,很多“系统性问题”和“制度性问题”,不好判别。毕竟有“潜规则”这种东西,一种系统性问题,如果体制老也不去修改,人民可以合理怀疑这其实就是一个体制性问题。

陈士杰 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完成使命的唯一途径。

@天下无贼 #128940

一个是政府鼓励的,一个是民间自发的。

这就是最大的区别吧。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陈士杰 #128946 米国对黑人的歧视是制度性还是系统性问题?

不过最好的对付比烂学,就是比回去“你说美国黑人待遇不好,不如让他们去非洲成立利比里亚看看"

@消极 #128947

美国没有任何对黑人歧视的法律和政策,所以美国的黑人歧视当然不是制度性的。

@陈士杰 #128946

有的东西可能没区别,都是“潜规则”,很多东西在中国你也找不到落实到纸面的明文规定的,只有“相关部门”“相关制度”,国外同样是系统性的潜规则,比如政府员工的医保普遍性价比比较好,很多时候只要不违法,只是行政低效或者不作为,一般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这些东西,我觉得很难讲是系统性的问题,还是制度性的问题。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MasterChief #128163 使用比烂技巧的帖子和回答。

其实我们要做的就是识别他们的宣传策略,并且用简单的话语向自由派和大众讲清楚此类话术的危害即可。但没有必要去和五毛辩论,因为他们的目的就是浪费别人的时间,制造口水和混乱。

常见的五毛话术,

比如诉诸伪善。爸爸:(人)吸烟有害健康。小明:爸爸你自己戒烟都戒不掉,所以你说的不对。

比烂。爸爸:小明你数学考试怎么又不及格. 小明:邻家小红也没及格,所以你不能批评我。

什么是系统性问题和制度性问题,那是另一个话题。我们能让大众轻松识别比烂话术就行了。比烂话术很像批判,但是比烂与批判性的区别是在于,批判是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好或用更好的方式做事,目的是启发和进步;比烂的目标是用别人的瑕疵来论证自己更严重恶行的合理性。 对付比烂,也可以用“比好”。来重新明确黑白善恶,压缩灰色地带的扩大,防止把相对绝对化。

机械类比,强制类比。 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祖国母亲巴拉巴拉。

( 由 作者 3月4日 编辑 )
10
3月4日

@天下无贼 #128950

潜规则是所有社会的普遍现象,有人的地方就有潜规则,杜绝不了。说起哪个国家的潜规则更多,其实是个比较文化学的内容。 普遍来说东亚的语境高于欧美,南欧的语境又高于英美、北欧。

宽泛的讨论哪里潜规则更多其实意义不大。就具体的事例来说,一旦潜规则上升成有体制和法律站台,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例如过去宪法和法律至少可以给共产党统治遮羞,所以还有人去试图推动渐进改良。习近平现在公开喊出党大于法、党领导一切,就是中国政治制度性的倒退了。

12
3月4日
三眼花翎
France_Mauro 我只是来学习前端设计的

我觉得还有很多情况是这样的,“中国身上有虱子”往往是自己这么认为;而“美国身上也有虱子”是网上不认识的人告诉你的。这时候如果直接进入到讨论两国的“虱子”是偶然性、系统性还是制度性问题的这个步骤的时候;他的目的其实已经达成一半了。

应该首先去想的是美国身上到底有没有这个“虱子”。不过能想到这一层的人很少,能想到你说的这一层的人仍然很少。

很多人说中共的洗脑很low,这是因为他们所认为的洗脑只是学习讲话精神,背诵核心价值观。其实真正的洗脑是用尽一切渠道给你看外国身上的“虱子”,有的是假“虱子”,有的是费劲心思找到的一两只“虱子”,有的甚至还是宣传者自己放上去的“虱子”。

长期受到这种片面信息浸泡的人就会在以后看到中国身上有“虱子”的时候觉得,可能确实因为一些我不了解的原因,这个“虱子”是除不掉的。

@MasterChief #128955 还有两种情况没说到:

  1. 爸爸:小明你数学考试怎么又不及格. 小明:邻家小红也没及格,所以你不能批评我。

    小红:我根本没有不及格。

  2. 爸爸:小明你数学考试怎么又不及格. 小明:虽然我不及格,不过邻家小红之前放话说我只能考10分,而我却考了30分,算是给我们家争气了。

    小红:我根本没说过。

@France_Mauro #129394 想在人家的一锅饭里挑个老鼠屎,然后在自己的一锅老鼠屎里挑一粒饭,然后比较一下。我们赢了。田忌赛马。

这个有篇老文章,林语堂论臭虫

第一类:(辜鸿铭)“中国有臭虫,固然,但是这正足证明中国之精神文明。只有精神文明的民族,才不沐浴,不顾物质环境。”按,依此说,用扬州马桶者,比用抽水马桶者精神文明。

第二类:(爱国者)“中国有臭虫便如何?纽约、伦敦、维也纳、蒲达配司脱(见本期宋春舫先生文)也有臭虫。其实,这几城中有的臭虫很着名。这不算什么耻辱。”这是“东方文化家”、“神州国光家”、“国粹家”及“亚洲大同盟家”的态度。张宗昌曾在日本温泉发现臭虫,大喜,从此与人谈时,每以此为中国文明高尚之证。

第三类:(哥伦比亚博士)“哥伦比亚大学也有臭虫。所以中国若没有臭虫,便是野蛮民族。不但此也,美国臭虫的身段色泽都比中国臭虫好。所以应该捉一只,尤其是加利福尼亚产的,带回放在中国床上传种。”

第四类:(帝国主义者)“什么!中国有臭虫?我们英国没有臭虫。我要求治外法权。”

第五类:(西方教士)“中国每省每城家家户户都有臭虫。我亲眼看见的。所以你们应该捐款让我到中国用耶稣的道理替他们灭虱。”

第六类:(中国外交官如朱兆莘之流)“什么?胡说!中国没有臭虫,我以我的名誉为誓告诉你。这些都是谣传,神经作用。”按朱兆莘会在日内瓦宣称中国鸦片绝种已经十年。我们不能怪他,因为他在奉行外交的职务。英法各国代表所为,也是如此。

第七类:(党部)“不要提起这件事。谁敢提起,我们便给他一个警告。他不爱国。”

第八类:(道士、和尚)“不要扰我的清眠,或是不要误我的禅机。如果我受臭虫咬而能仍然快乐,甚至悟禅证道。管他做甚?”罗素听了,倒也点头微笑。朱希真在樵歌早已坚决表示此态度了:

穷后常如囚系,老来半似心风。

饥蚊饿蚤不相容,一夜何曾做梦?

被我不扇不捉,廓然才是虚空。

寺钟宫角任西东,别弄些儿古董!

第九类:(胡适之及自由主义者)“捉臭虫!再看有没有?”西方自由主义者也齐声附和唱道:“是的,有臭虫,就得捉,不论国籍、性别、宗教、信仰。”

第十类:(论语派中人)“你看这里一只硕大肥美的臭虫,你看他养得多好!太太,昨夜他吮的是不是你的血?我们大家来捉臭虫,捉到大的、肥的,把他撮死,真好玩!”

这时我的女主人,最多只能答道:“林先生,你长这么大了,也不害臊!

比烂统统都不对吧。你说的应该是“混淆比较对象”?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总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