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团结军方人士? 时政

https://2047.name/t/11355

我们现在要推翻共产党,也得像之前的共产党一样,联合所有能联合的力量,一起对付共产党。军队出身的人尤其得注意团结,因为无论采取哪种革命路线,都需要他们的配合。同时,其他国家要对付共产党,也得团结一致才行,因此,我才会反对特朗普。

如何团结军方人士?军队喜欢什么?解放军在什么情况下会倒戈?

2
3月4日 658 次浏览
19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这个问题先去研究辛亥革命,武汉新军为何要反戈一击?

我个人认为军权的归属不是民主化的边缘问题,恰恰相反,军队的组织构成直接决定了民主制度。换句话说,先有公民社会,再有公民士兵,最后才有民主制度;反过来一只由无产阶级军队构成的军队随时有可能颠覆民主。马略改革让以前只征召公民战士的罗马军队放进了大量的无产阶级,因此国家才会迅速的滑向独裁。依靠拉拢“无产阶级军队”建立的民主制度是非常脆弱的,随时有可能滑向寡头政治或者强人专制。

11
3月4日

@沉默的广场 #128931 Latam style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和意义,为什么1991年819事变的莫斯科近卫装甲师的坦克在街上没有压死叶利钦等人,军队没有选择使用武力,但为什么却在1993年在叶利钦的命令下炮轰俄罗斯最高苏维埃大楼,事件造成有187人死亡,437人受伤。特别是当时苏共保守派和改革派都有自己在军队的代言人或盟友的时刻,谁能真正掌控局势呢?

对于大部分中高级军官而言,自然是封官许愿类似的利益承诺。对于基层士兵、军官,不可能给每个人都高官厚禄,似乎叶利钦是靠,意识形态上的“俄罗斯主义”来击败“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让俄罗斯从苏联独立,把俄罗斯与苏联对立起来。

叶利钦跳上前来镇压的坦克,发表《告俄罗斯公民书》。下图,在展开的俄罗斯三色旗帜下,“苏联”坦克兵面红耳赤,满脸沮丧,抬不起头。

中共有一点不同,就是他可以跨域调动军队,关键时刻北京的军队不行,可以换其他战区的部队进京勤王。

中共的军队结构是,统治高层是打天下的红后代,加上从政经商的,满打满算他们也就不过1-2万人。他们不会去流血牺牲,而是负责洗脑和后台遥控、玩人。中层是一些既得利益者或科举技术官僚,他们想要的是退伍复员以后能有个好待遇,也不一定去拼命,这些人也许可以争取。底层,除了脑子灵光的有希望,长时间洗脑被政委、班长深度PUA的,短时间很难改变观念。

至于反贼,只能从基层和中层入手,高层不可能。

能有政变或和平演变对人民而言是成本最低的历史路径了,但是在中国很难说,希望渺茫。

( 由 作者 3月4日 编辑 )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中国共产党长期奉行党指挥枪的治军纲领,时刻保持军队对党的绝对服从,此外采用军事指挥员和政治委员的双首长制有效防范了军中出现寡头的情况。就我知道解放军中的政治委员一直配到团级单位。以下单位还有政治辅导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条例》里面有详细说明总政治部,政委和政治指导员的工作属性。如果参考其中的这一点就知道共匪是 非常警惕军队的。以前我在国内接触过的一个退休的中阶军队干部跟我透露,师以上的单位,那些军头全都是红二代,没有那一层血统根本不可能坐的上去。

就已知的共产国家的历史经验来看军队哗变,仅仅在苏俄建立的初期发生过喀朗施塔德水兵起义。而之所以他们会起义,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水兵不像一战时炮灰一般的陆军而是纯技术兵种,而当时服役的水兵很多都是帝俄时代留下的人员,他们不像苏俄国内战争时期的陆军一样是从平民中征召过来的,对共产党的忠诚度显然不一样。

话说回来军营中的大部分士兵都生活在与外界隔绝的状态,他们获取的信息来源只会比一般的墙内民众更为闭塞。而且隔三岔五的他们还要被组织起来政治学习。底层的官兵想要提升留在军队任职或者得到领导推荐信退伍转业还需要努力的"学习强国",我可以想见如果2047指派我去游说他们,开导他们,只会对牛弹琴,我不被他们教育一顿已经不错了。

食人大佐韦国清 普通刽子手

经济如果不严重恶化,很难团结军方,无论是小兵还是军头。

原因很简单,对于小兵,信息来源单一,看不到大义,只有现实和宣传严重脱节才会觉醒,对于军头,如果经济不恶化,当权者能给的好处远比反对派虚无的理想更加实际。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反抗中共,至少要等2035年以后,只有老龄化,经济才会崩盘,只有经济崩盘,军队才会跳反。

@食人大佐韦国清 #128962 如果总加速大师在2022,2027寻求连任,打台湾,一切都会不一样。他老人家年纪大了,等不了太久,不然统一祖国的历史功绩拱手送给陈敏儿之类的后来者?

刘慈欣 反共复民

我来亲自解释一下吧:共产党现在十分警惕军队,采用各种手段限制军队,表面上看起来增强了党对军队的管控能力,实际上却降低了军队的战斗力。(参见宋朝的军队管控与宋朝军队的战斗力)

更重要的是,在中国,绝大部分都是所谓的骑墙派,两面人,谁赢了帮谁,包括军队里的人。

所以,要想团结军方人士,只需要跟解放军打一仗就行了。一旦你能取得优势,解放军就会源源不断的向你倒戈。

( 由 作者 3月4日 编辑 )

@刘慈欣 #128966 刘兄每次都一针见血,常常可以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到用一些通俗的语言表达出来。你的"把大象塞进冰箱需要几步"的思维方式非常值得我们学习。😄😄😄

星火1959 说点人话

给他们看《五共》

@刘慈欣 #128966 以韩战的经验来看,有2/3的战俘都是愿意投明的。。。

@kittydog #129009 美帝威武之师

@丁丁兄弟 #128969 @刘慈欣 #128966 老刘这个观点假设并不是天方夜谭的“大象冰箱”。项羽反秦起家的核心战力也就仅仅是“八千江东子弟”,但是这八千人个个是军事素质优秀的精兵强将,是强烈渴望复仇的楚国贵族/楚国后人。在巨鹿之战面对四十万农奴秦军,冲在第一线破阵的主要也是这些人,其他的楚军是负责辅助或追杀。巨鹿城外,其他六国诸侯30万军队见了秦军的阵势都吓破了胆丧失了勇气!虽然他们先期楚军抵达战场,但是个个都在骑墙、作壁上观,犹豫,不敢前。等到项羽破釜沉舟,九战九捷,大破秦军王离长城军团阵线以后,诸侯的30万大军拉拉队才敢出来帮忙。长城军团已败,秦军章邯部20万人也只能选择投降。

解放军也一样规模看似很大,但真正能打的,且装备最好的就区区几个师。

( 由 作者 3月5日 编辑 )

@MasterChief #129026 说的很好,非常赞同你的观点。其实我很欣赏老刘的评论风格。"大象冰箱"是老刘在过往的帖子中引用的一个比喻。我不是拿来特指老刘对这个帖子的评论的。

@刘慈欣 #128966

被老虎欺负的动物们召开森林大会,大会通过一个非常睿智的议案:把一个铃铛挂在老虎脖子上,听见铃铛响就赶紧逃。

问题是:谁去挂铃铛?

@natasha #129061 我给老虎喂扑热息痛。

扑热息痛对猫科动物毒性巨大。

@natasha #129061 杨尚昆给老毛系铃铛

@沉默的广场 #128931 @刘慈欣 #128966

芸芸众生,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只要有两位和博士站长在,就是我留恋2047的原因。沉默和刘都是看问题一针见血的难得的人才。沉默关于数学的理解也很有造诣。

无产阶级军队的背后是无产阶级社会,军队的结构和社会结构相似,军队的结构会影响军队的使用方式和战斗模式。无产阶级社会和军队都是由少数独裁者和官僚搭配庞大的农奴兵构成。以PLA为例,师以上的红二代军二代指挥员是他的核心,没有命令驱动,下面的廉价大头兵、动员兵什么也做不了。军队号称230多万,真正能打逆风仗的精锐不足5%,满打满算两个集团军。这有点像星际争霸虫族的结构,脑虫+海量的小狗。 汉语里面常说的兵败如山倒,就是在说这种结构的小局部受挫会引起全局性崩溃。优势则一拥而上,劣势则兵败如山倒一触即溃。

自由公民组成的军队,数量规模不需要那么大,可能只有一半或四分之一之间,但是素质质量高,协同能力强,主动性强,独立思考独立作战能力强,基层军官失去上级指挥以后,仍然能够协同作战。能打逆风战。推荐读《杀戮与文化:强权兴起的决定性战役》《Carnage and Culture Landmark Battles in the Rise to Western Power 》 ,by Victor Davis Hanson

亚历山大高加米拉战役,以少胜多,公民重步兵+骑兵VS波斯帝国雇佣军+奴隶军

去YouTube上播放
去YouTube上播放
( 由 作者 3月22日 编辑 )

@MasterChief #132591

色诺芬的《长征记》(Ἀνάβασις)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197914/

公元前401年夏季,一万零七百名希腊重装步兵被小居鲁士王子雇佣,帮助他夺取波斯帝国的宝座。这些士兵装备沉重护甲、长矛与大盾,大部分是经历过伯罗奔尼萨战争的老兵。这支军队成功向东行一千五百多英里,粉碎沿路一切抵抗,在巴比伦以北的库那科萨战役中,希腊人以仅一名重步兵受到箭伤的代价冲破波斯皇家军队的阵列,但因小居鲁士冲入敌阵找寻他的哥哥塔薛西斯时被波斯禁卫军砍倒在地,使得原本同阵营的波斯人倒戈。希腊远征军通过投票拒绝向波斯大王投降,取道小亚细亚直抵黑海之滨一路杀回希腊世界。本书作者本人即为远征军撤退时的军队领袖之一。

在撤退过程中,这支希腊远征军同时也是移动的民主政府,士兵们会按期举行集会,对当选将军们的提议进行投票表决,通过争辩和讨论来决定新的战术、打造新的武器、并改进现有的组织制度。当选的将军们和士兵一起行军、战斗,而且还要为自己的开销提供详细的账目清单以赢得信任。

色诺芬在远征记中明确指出,希腊人进行战斗的方式和敌人的不同 : 他们拥有个人自由的感受,纪律更为严明,武器也更加致命,战士之间关系平等,主动求战意识突出,思维灵活并能适应新战术,而且偏爱重装步兵冲击的作战方式。这些特色源于他们的共识政府体制,源于中产阶层内部的平等地位,源于对军事事务的民众监督,也源于政教分离、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和理性至上的思想。在希腊远征军面临绝境时,他们搬出城邦体制这一法宝,激发出每个希腊士兵内心的力量,使得这些希腊人以城邦公民的态度进行每一场战斗,故而所向披靡。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决不屈服,决不屈服,决不,决不,决不,决不——除了对于荣誉和智慧的信念,不向任何事物低头,不管是宏大还是渺小,不管是重要还是琐碎。 ——温斯顿·丘吉尔(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