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愚蠢的香港人 香港

首先香港人绝对拥有反送中,高度自治,民主普选甚至独立建国的权力。问题是,权力应该去争取,也要学会怎么去争取。显然香港人并没有足够的智慧。

香港人在反送中运动中犯得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没明白应该向谁求助,2019年整个香港风起云涌,同时恰逢台湾大选,于是民进党政府立即全台炒作香港议题,成功激发台湾人危机感,最终赢得大选,(当然民进党2020胜选的真正最大原因其实也不是香港,这个后面会讲),可能是因为同是华人语言想通的原因,一时间很多香港人也加入到了声援民进党的队伍里,蔡英文成了无数香港人心中的民主女神,反对国民党支持民进党也成了当时黄丝队伍的政治正确,蔡英文胜选之夜无数香港人激动流泪,推特上无数香港人发言说这是台湾香港人共同的胜利云云,不过事实证明香港人显然想多了。

蔡英文执政这么久,实际帮了香港人什么吗?基本没有,当然确实多批了几百个香港人赴台定居也就到此为止了。那请问蔡英文做错了什么吗?同样没有,因为台湾和香港本来就是两个不同的国家,即便是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也从来没有过香港的主权,台湾有什么义务帮你香港?况且以今天台湾年轻人的性格,会欢迎香港人来台和他们抢资源才怪,民进党当局怎么可能得罪自己的票仓去讨好你香港人。

然后肯定会有人说蔡英文能战胜韩国瑜不就是靠炒作香港议题吗?蔡英文胜选当然有香港的因素,但远远没有很多人想的那么大,我只要举一个例子你就会明白,只要关注过前面台湾大选的人都知道,韩国瑜基本上全程被动被嘲笑,但在中间也出现了一次韩国瑜捡到枪的机会,那就是卡神案,卡神案出来以后蔡英文民调当时是重挫了三到四个点,但很快澳洲那边就冒出个什么王立强向心力共谍案,立即帮蔡英文扭转了形势,然后现在早就证明那根本就是个假案子,其实就算不说,当时很多聪明人如曹长青就看出这是个假案子,但禁不住媒体的鼓动宣传还是让蔡英文过关了。如果你以为这真的是巧合那你就太幼稚了,说白了这不过是美国对韩国瑜拒绝赴美面试的报复而已,当憨草包拒绝赴美的时候,就注定美国要出手整他,就算没有香港,美国也会搞出诸如王立强这样的乌龙来影响本次大选,总之一个敢把美国不放在眼里的人美国是不可能让他当总统的(陈水扁也是因为后期不服从美国被美国搞来贪腐黑材料整垮的).

当然至于草包为什么敢和美国对着干,其实也是没办法,当这个傻子宣布五点申明后民调就开始急速崩盘,等到正式出线后民调已经远远落后,美国那边又有蔡英文的政治导师布林肯给民进党撑腰,这才索性破罐子破摔寄希望完全讨好中国来放手一搏,可惜注定失败。说白了,憨草包宣布落跑的时候其实明眼人就能看出国民党已经输了一大半了,韩国瑜拒绝赴美面试后就是彻底输了,没有香港美国也会想其他办法搞臭韩国瑜。

当然肯定会有香港人说,台湾不欠我什么,我支持民进党只为了捍卫华人民主火种云云,那我只能说这种看似无私博爱的心态骨子里依然是一种逃避。

那么香港人当初正确的做法是什么?很多香港人似乎忘了,2019年不仅是台湾大选,也是英国大选的时间,英国大选才应该是香港人关注发力的地方,香港人不要忘了,是英国保守党当年放弃南京条约赋予英国的主权,把香港送给中国,既然如此,今天香港人面临困境,英国保守党就最有义务援助香港人。当时香港精英正确的做法是组织公民团赴英请愿,利用手中的资金和人脉在英国大选期间炒热香港议题,利用大选逼迫英国各个政党对香港表态,为香港人争取最有力的援助条件,比如从英国海外领地里给香港避难者一个岛,在英联邦国家里设立香港社区等等,而不是去关心和自己没半毛钱关系的台湾大选。整个2019英国大选期间我就没看到像样的香港游说团体或者民间组织去为了自己的未来去争取。

目前的形势下,如果香港人真的想要继续抗争,需要国父级别的革命家站出来振臂一呼,激发香港人本土意识,激励香港高精尖人才出走,带走资源不要便宜了中国.同时由流亡海外的香港土豪在英语系国家组织建立香港人社区,收容那些能力不强的香港避难者,防止他们因为混的不好受了欺负,又开始怀念伟大祖国,像李硕木琴那样又走回投共的老路,反而成为文明世界的特洛伊木马。

其实不管自我认知是香港民族和香港华人,香港人去了国外很难维持犹太人那样的凝聚力,被同化的可能性很高。这也是我为什么主张香港人当时应该利用英国大选去争取流亡海外的优惠条件,只有维持自身群体的存在,才有未来光复香港的可能。

3
3月3日 961 次浏览
53个评论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肯定会有香港人说,台湾不欠我什么,我支持民进党只为了捍卫华人民主火种云云

没有的。你搞反了,香港人支持台湾大多是因为台湾反中。另外这两个地方一向不对付,至少互相之间没什么感情。毕竟缺乏历史交集,族群也不同,语言也不同。

香港人不要忘了,是英国保守党当年放弃南京条约赋予英国的主权,把香港送给中国

所以说啊,香港人什么时候说了算呢?没有过的事。就像我反对诸夏主义者说“罪在中国人”,我也反对“错在香港人”的说法。共匪说了算,香港人没有胜算的。

要说谁有错,除了共匪,可能也就极少数香港精英应该唾弃一下,不过他们已经这样23年了。

一般香港民众能上街散散步,已经是勇敢的奉献。牺牲时间也是勇敢啊。

其实我对香港人(作为整体)实在没有什么同情心,我料想香港人作为整体对于中国人更是缺乏友善。早先年的时候去香港,那是占中以前了,满满的“高等华人”感。有一种“英国人给我们先进文明,共产党额外赏我们自由,所以我们比你们这些当街撒尿的中国人高级”的神气。当然道义上的支持是一定的。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所谓兄弟也不见得感情必须好。

当时香港精英正确的做法是组织公民团赴英请愿,利用手中的资金和人脉在英国大选期间炒热香港议题,利用大选逼迫英国各个政党对香港表态

完全支持。不过香港精英(尤其按财富比重算)绝大部分是共匪的狗,甚至比共匪更希望街头运动早日结束。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争取英国保守派的支持是痴人说梦,他们恨不得和海峡对面的欧洲都一刀两断,哪有功夫去管远在天涯海角的港人的死活。前几年有一个著名的事情,一个英国右翼,UKIP的支持者,在FB发不欢迎香港人来移民英国,然后被广大自干五当作“英国爹都不要你们”的例子来宣传。而且楼主说到的“香港土豪”更可能亲共而不是亲抗争者,甚至还可能巴不得能一国一制然后两边割韭菜。

关于最后一点,怎么说呢,很不幸的,在外的港人凝聚力的确不够,甚至比不上大陆过去的新移民。当然这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香港本身就包含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人,比如新加坡人蔡澜、浙江人金庸、潮汕人李嘉诚、山东人梁振英。再加上香港本身的英文文化氛围,恐怕移民了之后港人就会很快变成和ABC没有区别的“亚裔”,而不是那种到了美国唐人街还讲广东话的台山人或者到了新马泰还讲闽南话的闽南人

不是说英国相较之前已经很大放宽居英权了吗?英国能做的最多也就现在这种程度了,再游说也就这样了,还想怎样进一步?把马岛划给港人住?

海外港人社区确实是个不错的想法,但像楼上一样,我也不认为现实中会成型。讽刺的是,韩草包的“高雄香港村”反而是现实里最接近这个构想的计划,呵呵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阿里萨斯 #128731 呵呵

没有资源,都是意淫。

@奭麦郎 #128723 中出羊写过一篇:

楊芷晴

19年6月9日

【逃犯條例百萬人遊行後的香港絕望真相:致台灣青年同胞陳情書】

逃犯條例遊行後,年輕示威者衝擊立法會、血淺警察,被驅離立法會大樓大帶後仍然佔領告示打道,糾纏至凌晨三點最終以被圍捕落幕,當中無一不是年輕面孔;憶起早年在元旦遊行後遊擊夏慤道被圍捕的回憶(當然是次險峻得多)。

好多台灣人看見百萬人上街遊行,高呼香港人團結可敬,現實香港人不團結,也不可敬。是真正值得致敬的,就只有這群香港年輕人。上一代香港人,即使目睹過八九年六四屠殺,也沒有向英國要求九七維持現狀或獨立,反而隨著當年的「民主回歸派」成全了主權移交。香港民主派領袖李柱銘,八九年後赴美游說延續給予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也向克林頓政府遊說支持中國加入世貿,引致今日中國帝國主義擴張全球秩序大亂急需撥亂反正,今日的香港的民主派,也就是當年的民主回歸派。牠們至今既沒有為「民主回歸」切腹謝罪,仍然盤踞立法會,在今日「逃犯條例」的舞台上活躍。(https://forum.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6773463&page=1)

「逃犯條例」,倘若記憶清晰,大概會記得一個月前立法會法案委員會史無前例的「鬧雙胞」憲制危機,香港建制派儘管親中,但終極利益也和國民黨略同,牠們要的都是永續賣港/賣台,而不是一下子賣光賣斷,建制派無法接受北京籍逃犯條例一次性買斷香港,只好製造一個看似能保駕護航,但實際不符合程序、會被法庭宣判無效的法案委員會,表面上向北京表忠,暗裡期待民主派主持合法的法案委員會將逃犯條例拖垮。(就像國民黨心裡很希望同婚通過,然後資助白痴覺青爭取「外國人同婚」,一方面坐享大陸人來台同婚的「新藍甲政策」人口,一方面同婚黑鑊留給民進黨背,又能借「收回同婚」騙一屆票,這就是政治)

然而民主派也不是吃素,5月7日堅稱其主持法案委員會「合法、合憲、合程序」(https://www2.hkej.com/.../%E6%B6%82%E8%AC%B9%E7%94%B3%3A...)的民主派,5月14日法案委員會主席涂謹申提出「由政府、建制派和民主派議員三方協商處理修訂《逃犯條例》的困局」、又指「撤回修例,並非對話前設」(https://hk.news.yahoo.com/%E5%BB%BA%E5%88%B6%E6%B4%BE%E6...),白白錯過以主席權力容許「拉布」拖垮逃犯條例,作為向北京的某種利益交換,因此才會有今日的百萬人大遊行。

香港的上一代享受過7、80年代榮華富貴,盡舔人口紅利,炒賣樓房禍延後代,投資大陸促成改革開放,在中國經濟前進政治開倒車的病態體制中為西方提供進入中國市場的專業服務、變相剝削大陸同胞發了財,他們也諾許了九七主權移交,延續了二十年的虛假和平,把未來都消費清光;就剩下數之不盡的黑鑊留給這一代香港小孩,大量學童看不見未來輕生自殺(2015年9月至2019年3月共有接近140名學生自殺)。甚至魚蛋革命,一眾年輕義士被重判,也遭剛才提到的民主派棄甲法案委員會主席涂謹申補上一刀指判刑合適。(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170317/56441438) 逃犯條例主辦單位遊行結束,政府隨即宣佈法案如期呈上立法會。身在當下香港,誰都知道遊行沒用,但在他們立場還是能周末出去散步當買個贖罪券,在罪過中換取安心,可以爭取時間轉移資產和賣掉樓房就最好。從反高鐵、雨傘運動到魚蛋革命,直到今晚逃犯條例抗議,還是只有這一代什麼福都沒享過,只有視香港為家的年輕小孩不甘和平散去,在史無前例的嚴密佈防下奮戰到最後一刻。

(民主派要籍遊行解決掉逃犯條例的話,在銅鑼灣市區向數十萬人宣佈所有人和平坐下佔領就行;不然香港民主派也能全體辭職向國際發出香港不再正常的警號,或直接遊說美國撤消「香港關系法」,使香港在國際上不再享有自治認受性,「中國香港」不再有利可圖,人民幣國際化、香港開空殼公司轉售敏感技術給伊朗之類,牠們有本事就在上海搞)

這世代之間的落差,就如同台灣年輕一代付出青春時間拋頭顱灑熱血成就了太陽花運動,結果事隔數年還是每日(被逼)憂國憂民,一方面又要面對領著年金炒房、整天空想發大財、說大陸好妄想賺人民幣又不會投資「西進」、終日以挖苦年輕人不能吃苦社會太自由為樂、同時又是政客主要壟絡對像的中老年人同出一撤;這一方面,才是台灣和香港徹徹底底的命運與共(其次才是中國威脅,那是外物)。

隨著近年香港情況日漸惡化,逃犯條例也勢必通過,港人移居移民台灣只會再創新高,只怕台灣小孩天性熱情、長期受港產片荼毒,對港人少有戒心,遇上香港老人會吃虧。在香港老人面前,台灣長輩的陰毒不是同一個層次。台灣至少還有把解嚴解除黨禁打拼了出來的本省老人。台灣的民主自由不是雞腿換來。

逃犯條例主要目的為移交旅港居港外國人,以回應加拿大移交孟晚舟,把香港變成中國的國際人質外交港;其次在於充公中商港商在港家產填補國庫,在大陸做生意能賺錢的總會有違法或賄賂成份,平時空喊愛國的中港商人貿易戰當前為國捐身家可謂天經地義。最後才會輪到港獨社運人士,而且在這之前已有足夠案例讓他們拿到外國政治庇護。現實而言,香港小孩比上一輩走得更前去反對逃犯條例,是很可敬,但事實上不值得。條例通過,禍不及他們,可能還會在外商徹資產業重整中得以上位,中國黑錢撤出香港樓市後還能買房;條例不通過,受惠的還是現有的既得利益階層。要是有老港人的機關算盡,青年人沒有理由為逃犯條例站在前線,那是很傻,只能說傻得很可愛;就是為了香港兩個字 ── 一個從來沒有給予這一代活路的香港。 而上面提到的香港民主派,台灣自由派媒體一直為香港民主派隱惡揚善,方便香港早日沉淪而取代其地位;儘管無奈,但是可以理解。過往香港紙醉金迷之際,港人資本造就了東莞夜夜笙歌、深圳高樓林立,卻對大中華觀念下同是國人同胞的對岸台灣沒什麼卵帶挈(提攜),除了港產電影,就是每到選舉年貢獻一堆居港離岸老藍男回台為威權政黨賜票(香港每年雙十節屯門有中華民國的升旗活動,也很理所當然地黨國不分,選舉年升完旗唱完梅花就會順便叫國人回去投黨),還有香港女權之光陳馮富珍當選世衛主席後貢徹「一中原則」,打壓台灣世衛活動之餘在沙士期間整蠱台灣。台灣政商渴望香港仆街,不無道理。

台灣政府,不論藍綠,都不會容許一個道出深層真相的小孩畢業後留台定居,他們會讓民主派的林榮基留下來,但不會容許中出羊留下來,我也無意讓他們難堪。只是作為當下一刻的在台港人小孩吉祥物,在這逃犯條例之夜,為香港小孩擔憂而忘了早八徹夜無眠之際,我能夠做的,除了在這裡說明這些講了出來會讓我在台灣沒運行的鬼話;還有就是代表一眾經已來台、計劃來台、因社會困局來台、可見將來還有更多因為逃避政治判刑來台的香港小孩,向面書上所有如同今晚在場年輕義士一樣身土不二的可愛台灣新生代問好。

逃犯條例立法,是香港開埠以來首次被捲入到大國鬥爭。從民主回歸派代理了香港民主運動、而不是具有本土意識的政團一刻,已注定不可能在本地有所突破,身處民間,能做到最大效果的方式大概就是台灣模式──多到不同寺廟拜拜、祈求保佑香港逢兇化吉之餘奇蹟地為青年帶來生存空間,也奇蹟地為本應同屬自由東亞的台灣青年帶來一點大財。問題是荒廢實業多年而單靠特殊歷史地位巧取豪奪維持暴富至今的當下香港,到底還剩多少福氣可以給神佛調用,那實在是耐人尋味了。

香港人选择与大陆人决裂而不是想办法和解,那再在怎么闹都成不了气候的。大陆体量比起香港太大了,以前处于经济考虑还给香港一定自由度。大陆要是一直是现在的鸟性那香港人再怎么折腾也是完全就是习近平的手掌心活动。现在的习近平又不在乎经济和国际声誉,随便玩。香港人能去英国已经是不错的选择了。

( 由 作者 3月3日 编辑 )

揽炒,加速主义没用也是这个道理。揽炒没用的原因上面说了。斩红龙的加速主义版本是指望西方民众能对中国人印象空前差(或者说是认识到大部分支那人的真实面目)。

呵呵,最新出炉的结果,对中国人有好感的美国人只剩20%了,可以说基本达成目的了,虽然恐怕这和搞加速主义那帮人毫无关系。但看看现状,有用吗?我是没看到有一点进步。

@鸟篱 #128748 香港没有想与大陆人决裂,只是与共产党决裂了,当然实际效果没差就是了

@公孙策 #128758

作为大陆人,我在香港颇有一些不愉快的经历。恐怕歧视大陆人是大部分现在香港人的想法。gcd当然喜欢这样啦。让他们慌的是两边串联起来啦,也就是前年品葱做的事情啦。品葱那会大规模受攻击也是可以佐证。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拜托这种分化的文章就不要在这里贴了,几百年前就有的话术都已经说烂了。

香港人在反送中运动中犯得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没明白应该向谁求助

香港人已经向包括英美在内的所有国际社会成员求助了,唯一没有求助的就是习大大。所以香港人犯的最大错误,就是不理解习大大是为了香港真正着想的人~

然后肯定会有人说蔡英文能战胜韩国瑜不就是靠炒作香港议题吗?蔡英文胜选当然有香港的因素,但远远没有很多人想的那么大

民进党这次赢,香港的因素至关重要。首先是投票率超高,特别是年轻人。我认识的几个台湾人,都特地从海外回去投票。原因就是香港的遭遇彻底让台湾人看清楚了,亲共和一国两制绝对没有好下场。香港议题根本不用炒作~最应该感谢的难道不是总加速师习大大吗~

当憨草包拒绝赴美的时候,就注定美国要出手整他,就算没有香港,美国也会搞出诸如王立强这样的乌龙来影响本次大选,总之一个敢把美国不放在眼里的人美国是不可能让他当总统的(陈水扁也是因为后期不服从美国被美国搞来贪腐黑材料整垮的).

说得好有道理哦,原来美国居然可以如此神通广大,真的想不明白既然美国这么厉害,为何到现在都没有扶植起中共内部亲美的改革派呢~

如果香港人真的想要继续抗争,需要国父级别的革命家站出来振臂一呼,激发香港人本土意识,激励香港高精尖人才出走,带走资源不要便宜了中国.同时由流亡海外的香港土豪在英语系国家组织建立香港人社区,收容那些能力不强的香港避难者

这话说得好像罗冠聪,黄之锋,周庭这些人都不存在一样~

另外香港人在海外早就有社区了,只不过现在大多数是很早(97前)就离开香港的那一批人。你不知道,不代表就不存在哦~

香港人已经向包括英美在内的所有国际社会成员求助了,唯一没有求助的就是习大大。所以香港人犯的最大错误,就是不理解习大大是为了香港真正着想的人~

我说的求助不是推特留言这种,是通过大选契机炒热香港议题,逼迫英国政坛帮助香港人。 法理上全世界只有英国有义务援助香港人,你说香港人已经求助了?那请问2019年英国大选期间你港发挥什么作用了?说出来看看

说得好有道理哦,原来美国居然可以如此神通广大,真的想不明白既然美国这么厉害,为何到现在都没有扶植起中共内部亲美的改革派呢

台湾和中国是一回事吗?台湾是美国经营了70年的地方,体量也完全和大陆不是一回事,美国当然可以轻松影响台湾大选,这有什么值得掩饰的? 王立强案是不是乌龙案你不会去了解吗?时机出的那么巧不是五眼同盟干预是什么?台湾人自己都不否认这个案子就是美国在整韩国瑜,有什么好否认的?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公孙策 #128773 英國的政黨政治沒有我們想像中簡單。

@公孙策 #128773 我上面说过了,英国的保守派/本土派对欧洲人都唯恐避之不及,更别说去管文化背景不一样的香港了。而且如果香港人真的强力介入英国大选,普通英国人对香港人的情感就会由同情变为抵触,这个心态你想一下欧洲人对中东难民,美国人对拉美移民的态度就明白了

新话教材
首都卫队 缝合低级高手,语c能力泰国第几,发病时请选择性无视,,,

如果香港人真的想要继续抗争,需要国父级别的革命家站出来振臂一呼,激发香港人本土意识,激励香港高精尖人才出走,带走资源不要便宜了中国.同时由流亡海外的香港土豪在英语系国家组织建立香港人社区,收容那些能力不强的香港避难者

香港影子议会

那么香港人当初正确的做法是什么?很多香港人似乎忘了,2019年不仅是台湾大选,也是英国大选的时间,英国大选才应该是香港人关注发力的地方

可以想象,如果香港人对英国大选发力了,但是运动最后还是失败,这位楼主仁兄的这篇文章还是会发出来的,标题依然是“政治愚蠢的香港人”。只不过手指的方向变成“美国大选才是香港人关注发力的地方”,或“台湾大选才是"。

总之,站在上帝视角,事后诸葛亮,动动嘴皮子,谴责受害者,要多容易有多容易。

@natasha #128788 不会,你把我想的太low了。如果我真是那样的人我现在就会直接说香港人应该寻求美国帮助,毕竟美国的大腿最粗不是吗?

另外,我在文章里已经默认香港不可能短期成功,(实际上明眼人都看得出习不可能会让步)论述的主要就是如何避难海外保存有生力量,等待他日光复,根本没有要求英国协助施压北京的可能性。

@公孙策 #128794 但你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香港人的上流階層人均奶共。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香港示威直接粉碎了中共的一国两制,使西方社会对中共的了解有了质的变化。(国安法引发多国和香港中断引渡协议)就这样目的已经达到了。下一步就该全面围堵中共了,怎么会没用呢?

( 由 作者 3月3日 编辑 )

@Wolfychan #128795 渗透的太厉害!80年代很多报纸都是谴责中共的,就像那个《中共太监治国》杂志一样,现在香港好像没这样的报章刊物了。。

@史蒂芬 #128796 大哥,拜登上台了,人家是要和中国一起努力共同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博爱政治家,还全面围堵中国,你在梦里是吧? 就更不用说rcep,中欧投资协定这些东西了,不要把愿望当现实。

@史蒂芬 #128797 當博愛過了頭就變成了包容罪惡。

@史蒂芬 #128797 所以我才反复强调建立香港人海外基地。这个英国能给,也有责任给。

说句刻薄点话,如果香港人只是想再苟几年,那2020台湾最有利于香港的总统人选是朱立伦

朱立伦上台,他和韩国瑜不一样有自己的派系,相对来说统战价值高一点,国民党上台就意味着香港的示范价值还有,习倒是短时间内不至于抛出国安法这样的东西。实际上,习也是等到韩国瑜被罢免后才抛出国安法。

当然这种想法很没出息,要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公孙策 #128803 给个岛屿吧,把香港人迁移过去。建一个科技互联网中心。香港共和国(但是我可能一辈子都去不了那里旅游,中共肯定不承认这个新香港共和国的)。唉

@消极 #128745 香港人其实已经没有退路了,本地人住棺材房,再失去自由。现在反抗还能来得及。如果变成新疆那样(一切都来不及了)

@公孙策 #128773 比起这些,你这篇文章的最大问题就是想给香港人设立金科律玉的教科书,把自己当成了颐使气指的教师爷~

( 由 作者 3月4日 编辑 )
刘慈欣 反共复民

@Ambulance #128838 没错!我最想说的还是:大陆键盘侠,少去替香港人指手画脚!

@Ambulance #128838

冷气军师......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natasha #128848 记得当年连登上有个帖子讽刺品C网友都是冷气军师。

@刘慈欣 #128843 所以香港现在胜利了?得到什么了?

@刘慈欣 #128843 @Ambulance #128838 所以不讲策略胡闹就对了?

@公孙策 #128867 讲策略?讲什么策略?香港早在20-30年前就被出卖了,比我出生的时候还早。

@公孙策 #128866 得到香港身為一個金融城市的死亡。

https://news.now.com/mobile/local/player?newsId=426111 【Now新聞台】美國傳統基金會即將公布新一期經濟自由度指數,有份協辦的《華爾街日報》透露,香港首次被剔出評級,原因是近年政策明顯受北京控制。

美國傳統基金會每年均會根據貿易自由、財產權利、司法效率、政府誠信等範疇,為各經濟體系評分,發表經濟自由度指數,香港曾經25年蟬聯第一,去年微跌至第二位。

有份參與指數發布的《華爾街日報》報道,今年指數將不再為香港和澳門評級,並引述負責指數的編輯指,香港近年的發展,明確顯示政策受北京操控,過去兩年,政治自由及自治受損,令香港與其他中國主要城市,例如北京和上海無大分別。

新一期經濟自由度指數將於本港時間約今晚11時公布。

香港之死是中美对抗加剧的牺牲品而已,香港人在这里有一定贡献,但是核心决断还在中美之间。

@公孙策 #128867 然而你的意见他们根本听不到,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Ambulance #128838 这点还不如刘仲敬了,刘仲敬至少知道自己的无用,国师们和军师们个个舍我其谁的姿态。

星火1959 说点人话

说了半天都没用,只有中国民主化,香港才可能拥有民主

@星火1959 #128912 又给猫系铃铛了?

@消极 #128914 我的意思是共产党不倒,香港不可能有民主 不懂你说的啥

再对作者说一句话,别马后炮 香港不自由最大的罪魁难道不是中国人吗,中国人容许、纵容共产党,才给香港带来灾难,700万人(算黄丝还不到)如何对抗统治14亿人的机器? 最没资格指点的就是中国人;反正我是很内疚的,我觉得自己都没脸喊 香港加油

@星火1959 #128968

也不能全赖中国人,共产党当政也没问过中国人民意见,不过是枪杆子里出政权而已。

凡事不能走极端。

@星火1959 #128912 那既然如此,2019-2020你香港人为什么要闹

@潮生 #128970 没问过? 那你是默许了? 香港人从未对不起中国人, 而带来灾难的就是中国人, 沉默也是一种罪, 就别指指点点了

@公孙策 #128971 香港人可以闹,但你不能失败了才说人家闹的姿势不对,你所说的建立海外流亡社区,真的是香港人想要的吗,或者可行性大吗;香港闹的只是把企图新加的 不公平的东西去掉,诉求也是逐步升级的,也没有到革命的地步,还是一种和平的反抗; 要不是狗屁的武汉肺炎,和把武汉肺炎作为借口推迟选举,香港人已经取得很大胜利。

香港是不可以拯救的,但是香港人可以

中国是不可以拯救的,但是中国人可以

@星火1959 #128974

没问过?那你是默许了?

小朋友你即然这么多问号,我就再添两个吧:你怎么推导出来的呢?你的逻辑呢?

而带来灾难的就是中国人

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共产党的锅让老百姓背。这不是支黑逻辑吗。

沉默也是一种罪, 就别指指点点了

照你这么说,被持枪匪徒拦路抢劫,就得徒手搏斗,乖乖交钱包就是犯罪。

说的太好了,请不要再犯罪了,拒绝沉默,实名出道。

@潮生 #128992 共产党没问过,那你(中国人)也没表达自己的意见啊?既然你自己的真实想法都没办法表达,又帮不上忙,就别批评别人的反抗姿势不对了,还是在别人失败之后。

我倒没到支黑的地步 容忍共产党统治的难道不是中国人吗,建国以后发生了这么多灾难,最新的香港,伤害整个世界的武汉肺炎,别光说政权怎么样,你作为个体可以觉得自己无辜,但我认为中国人作为一个整体是有罪的。 杀犹太人的是希特勒政权,即使没有加入党卫军啥的,你不能说二战后的普通德国人,心里没有一点负担吧。

@星火1959 #128993

共产党没问过,那你(中国人)也没表达自己的意见啊。既然你自己的真实想法都没办法表达,又帮不上忙,就别批评别人的反抗姿势不对了,

笑死了,你在这里匿名发言,这叫表达意见?有本事实名说话嘛,不然大家不都一样,你还好意思说别人。

就别批评别人的反抗姿势不对了,还是在别人失败之后。

你看清楚,谁批评了?别瞎指责。

容忍共产党统治的难道不是中国人吗

美国人倒是不容忍,可美国人也不归共产党管。中国人被共产党绑架奴役,好么,你责怪起受害者来了。犹太人被纳粹抓起来,送进毒气室,他们怎么就那么听话进了毒气室呢?怎么不跟拿着枪的护卫殊死搏斗呢,犹太人也有罪呗。

杀犹太人的是希特勒政权,即使没有加入党卫军啥的,你不能说二战后的普通德国人,心里没有一点负担吧。

除了家里出过纳粹的,普通德国人就是没有负担啊。奇怪了你这些想法都是怎么臆想出来的。

@潮生 #128995 看不懂我说的啥就算了 原来家里没纳粹就没负担啊,那战后赔款,可不是按纳粹不纳粹来承担的,你可以理直气壮的要求少交点税吗;如果再来一次六四,而你什么忙也帮不上,但是心理上也一点负担也没有呢 88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我们很少信任比我们好的人,我们宁肯避免与他们往来;相反,最为经常的是我们对和我们相似,和我们有着共同弱点的人袒露心迹。其实我们并不希望改掉我们的弱点,也不希望变得更好,只是希望受到怜悯。 ——阿尔贝·加缪(法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