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化棉的制作 分享原创

上集黑火药的制作没想到这么多人支持,谢谢各位

这次发硝化棉

硝化棉(硝化纤维素, nitrocellulose)是无烟火药的同义词,优点是能量密度高,燃烧产物均为气体,少或无固体残渣,无烟

制作过程麻烦且危险(可能被酸灼伤),不建议模仿,本文仅演示

youtube上有很多完整的硝化棉制作流程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Z4G5rqKAJY

步骤简单概括

容器中加入硝酸、硫酸(俗称混酸),和纤维素(通常为脱脂棉球,也可以是纸巾、纱布等,实测效果棉球最佳)

将容器浸入冰水(即冰水浴,温度过高生成其他物质),静置24小时后取出,用清水冲洗,再用碱性溶液(如碳酸钠溶液)中和剩余的酸,再用清水冲洗,晾干或烘干,得硝化棉

材料来源

棉球随处可买

硝酸很少用于家用产品,很难买到

硫酸可以在五金店、超市买到,商品名为通渠水(drain cleaner),包装为白瓶红盖,粤港惯称鏹水,用途是故意伤害他人以及疏通下水管道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40923/bkn-20140923152809180-0923_00822_001.html

检测是否为浓硫酸:将通渠水滴在纸巾上,如纸巾迅速碳化发黑,则为浓硫酸

将硝酸钾加入通渠水可得混酸,因为H2SO4 + KNO3 = K2SO4 + HNO3

硝酸钾来源请看黑火药的制作

强酸危险,只想玩一下的,魔术用品店可买到硝化棉产品,不要自己动手做

点燃测试

( 由 作者 于 3月2日 编辑 )
17
3月2日 891 次浏览
14 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真烧钱,有种

“含氮量高的俗称火棉,用以制造无烟火药;含氮量低的俗称胶棉,用以制造喷漆、人造革、胶片、塑料等。”

请问如何控制硝化程度?

突然意识到这是陆丰的假钞印刷厂。

( 由 作者 于 3月4日 编辑 )

@inferior #128565 汽车安全气囊?

中国化工业很繁荣的,从氰化物(快乐氰化物看过没)到毒品(中国芬太尼天下闻名)到各类有毒有害物质,只要你敢想,工厂就敢弄。

@inferior #128561

现金也很充沛😃

thphd 2047站长

@inferior #128565 歪楼了。据我所知实验室管理已经很严了,普通人直接按化学品名称是绝无可能买到,需要资质。消极说只要想就能搞到,那就请他亲自演示一下。芬太尼是特殊情况,因为中国原本不认为这是毒品/危险品,现在迫于国际压力也买不到了

刘慈欣 反共复民

@thphd #128635 没错,涉及毒品,爆炸物,剧毒物,放射性的化学品是绝对买不到的,其他也不会轻易卖给你。不过如果你有高超的化学知识,可以自制,但是产量和质量就不好说了。

@消极 #128560 硝化程度受时间、温度、浓度等影响 https://open.library.ubc.ca/media/download/pdf/24/1.0072160/1

@inferior #128565

不知道现在叠氮化钠好搞到不?

属于剧毒/易制爆,要证,而且买了会留下记录

@thphd #128635 这个不能太正规。

比如某个工艺需要一定数量的危险品,化工有产率问题,因此你从中拿掉一小部分,剩下的继续正常生产,火耗而已嘛。你要去化工厂贿赂工人或者工头。

( 由 作者 于 3月4日 编辑 )

“陆丰发生一起特大爆炸案”

“晾干或烘干”,确定我可以烘干硝化棉吗?我准备到我小学时体罚过我的老师楼下去操作此事。

历史课,安全生产很重要:

1911年10月9日下午,孙武在汉口俄租界宝善里14号(今楚善里28号)起义机关楼上赶制炸药,身旁随意放着几枚已经装好炸药的铁质炸弹。负责政治筹备工作的谢石钦认为这样不安全,万一发生碰撞就会发生爆炸,劝孙武派人把制好的炸弹送到楼下僻静处存放。孙武不以为然,反笑谢石钦是个书生、胆子小。谢石钦提醒孙武说,炸弹用的时候胆子要大,但平时存放还是小心为妙。说话间,谢石钦还亲自动手往楼下搬炸弹。刚把最后几个炸弹送到楼下,忽听楼上轰的一声一声闷响,赶紧上楼查看,只见房间里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孙武脸部被烧成重伤,血肉模糊,原来是孙武搅拌火药用力过猛,引爆了炸药。

当时在机关的同志急忙跑来救人灭火。李作栋从屋角的衣架上取下一件长衫,一下子蒙在了孙武的头上,将孙武身上的火焰扑灭。丁立中急忙找来一块布,将孙武脸上的伤处简单地包扎起来,李赐生跑来,背着孙武下楼往外跑,把孙武和其他受伤的同志送往同仁医院救治。

爆炸发生不久,随即赶来的俄巡捕查获了来不及转移和销毁的炸弹、旗帜、印章、文告、名册等重要物品,革命党人刘公胞弟刘同等多人当场被铺,武昌起义的秘密暴露,被迫提起发动。

反贼们要树立安全意识,遵守生产操作规范,切勿用力过猛合成过快,酿成血的教训。

“突然,意外发生,中国近代史最大的一次意外发生了。关于这次意外,众说纷纭。流传最广的有三个版本。

版本一:刘公的弟弟刘同很好奇,看孙武造炸弹。刘同只有十六七岁,书读不上去,跟着哥哥混。小伙子头脑灵活,充当联络通讯员。

谁都会好奇,刘同正是好奇的年龄。但他不应该做一件事,口里含着纸烟卷,蹲在旁边看。烟灰不小心落在炸药上,意外发生了……

小人物改变大历史,刘同和他的纸烟卷永垂史册。

版本二:孙武在后面亭子间赶制炸弹,一位革命党同志钟雨亭手捧水烟袋站在门口,一边抽烟一边和孙武说话。

孙武一心两用,还嫌不够,又回头作答。结果手中疏忽,将装有硝酸的玻璃管碰倒,硝酸液流入炸药内。意外发生了……

小人物改变大历史,钟雨亭和他的水烟袋永垂史册。

版本三:孙武手上拿着一个才装上药的炸弹,对大家说:“用这个炸药把瑞澂、张彪、铁忠三个王八蛋一起炸死就好了。”怀着对反动阶级的切齿仇恨,他将炸弹重重地往桌上一放。不料用力过猛,立即爆炸,楼窗玻璃都被震破,浓烟弥漫全楼。

一群人一起改变历史。

三个版本都是意外。

版本一的意外太突兀。刘同既然是通讯员,应该能经常看见孙武制炸药。习以为常,没什么好奇,而且也不会傻到在炸药旁吸烟。

版本二的意外则自然得多,距离比较远,符合人之常情。水烟袋也比较安全,孙武是熟手,一边说话一边制炸弹对他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偶然失手。

但是整个意外只有孙武一人受伤,近在咫尺的刘同毫发无损、稍微远一点的钟雨亭没事、围在他旁边说笑的大伙儿没事。爆炸的威力够大,难道他们都是金刚不坏之身?难道他们逃跑的速度快过博尔特?难道所有的危险只能让孙武一人用血肉之躯抵挡?难道所有的苦难注定要让孙武一人来承受?太不公平了。

版本三,明显是无稽之谈,孙武不是弱智。

所以,刘同不能改变历史、钟雨亭不能改变历史,一群人也不能改变历史。

那么到底是谁改变了历史呢?

版本四:孙武独自一人在小房间用瓷匙和炸药,用力过猛,引发爆炸。一声巨响,浓烟如雾,孙武头部受伤,血流如注。

这不是我的臆测,这是孙武亲口说的。

现在终于弄清楚了,孙武和他的瓷匙永垂史册!

为什么是孙武?能人多得很啊。

只能是孙武,因为他受伤了、流血了,别人没有。

听说过不流血的革命吗?外国好像听说过不流血的革命,中国没有。

所以孙武的时代来了,革命的时代来了。

孙武,你不是一直自诩是孙文的兄弟,一直想做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吗,现在真的做到了。孙文用无数发有预谋的炸弹才艰难打开一个缺口,你用偶然的一声爆炸将所有的难题都解决了。”

( 由 作者 于 3月4日 编辑 )
北大未名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3月18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3月18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3月18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3月18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我们不要忘记,暴力并不是孤零零地生存的,而且它也不能够孤零零地生存:它必然与虚假交织在一起。在它们之间有着最亲密的、最深刻的自然结合。暴力在虚假中找到了它的唯一的避难所,虚假在暴力中找到了它的唯一的支持。凡是曾经把暴力当作他的方式来欢呼的人就必然无情地把虚假选作他的原则。暴力在出生时就公开行动,甚至骄傲地行动着。但一旦它变得强大,得到了牢固的确立,它就立即感受到它周围的空气的稀薄,而且倘若不自贬成一团谎言的浓雾又用甜言蜜语将这些谎言包裹起来的话,它就不能够继续存在。它并非总是公开使喉咙窒息,也并不是必然使喉咙窒息,更为经常的是,它只要求其臣民发誓忠于虚假,只要求其臣民在虚假上共谋。 ——索尔仁尼琴(俄罗斯/苏联)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