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庭公审赵家人需要哪些条件? 时政

最近想到的一个问题。

谁做法官,谁做陪审团?

有哪些罪名,有哪些证据?

哪些法律条款可以引用?

怎样确保判决结果服众?

只讨论如何开庭,判决怎么执行暂不考虑。

3
3月1日 811 次浏览
29个评论
陈士杰 中国宪法起草委员会代理主席

这就要看中国的未来是如何了。

如果是毛泽东那种武装造反,那可以搞一个法庭审判“习近平集团”的战争罪行。

但如果是台湾或者南非那种比较和平的转型,再加上习近平已经死了,新上来的中共领导人是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那么很可能不会审判任何人了。

而且中国未来可能连真相和解委员会这种东西都没有。

因为中国没有种族对立的冲突。

台湾的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有本省人和外省人的冲突,南非的真相和解委员会有白人和黑人的冲突。

所以,中国未来很可能和今天的台湾一样,没有任何中共官员因为迫害人权而上法庭。

或者说,值得上法庭的中共官员已经死了。

最多是有一些中共贪官在国内外的资产,被民主新政府追缴。

说实话,我一直不相信这种所谓的法庭。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纽伦堡军事法庭、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这些法庭在我眼里都是赤裸裸的政治作秀,只是表演的比较专业的“审判四人帮”。

司法的尽头是政治,或者说,司法是不能审判政治的。

刘慈欣 反共复民

你这个问题相当于:把大象放进冰箱需要几步?

中共是靠枪杆子,笔杆子和钱袋子上位的,而并非摆事实,讲道理。所以,你想要审判赵家人,只需要最前面的三个方面超过他们就行了。

至于谁作法官,谁当陪审团,有何罪名和证据,援引哪些法律条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只要你能把赵家人推上审判台,立刻就会有人替你做这一切。

( 由 作者 3月1日 编辑 )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刘慈欣 #128393 说得好,如果真有能力审判赵家人。民运人士,轮系的精英智囊估计都会争着来蹭热度。毫无意外,哪怕不学无术的郭文贵都会进来插一脚,借着声势吹嘘自己的法治基金。

打破一套旧秩序只是一个开始,而建立一套新秩序,让民众重新拾起对新政府的信心其实更为艰难。坦白说我并不看好一盘散沙的民运人士能接盘将来的烂摊子。难听的讲,连一个现代政党的雏形和口径统一的政治主张都凝聚不起来。他们比不上香港人的脚踏实地,也比不上西藏流亡政府的团结和号召力。原谅我又泼冷水了。

@陈士杰 #128388 提出一点不同看法。司法确实不能审判政治主张,但是司法可以审判犯罪行为,所谓是罪行法定。参与抗议的香港市民的非正常死亡和新疆集中营的丑闻等等,如果有证据证明这都不是孤立事件,而是由高层下令的系统性的政治迫害和宗教迫害,那绝对适用于反人类罪。此外COVID19,如果真是人为制造和实验室泄露,而且有内部文件披露是用做超限战用途而非病理学研究的话,那么也应该算是违反《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应该被追究的。当然还要甄别动机是故意泄露还是出于无意。

要说后来审判萨达姆,虽然是美国人主导的,背后带有明确政治意图的,但是迫害境内什叶派平民和库尔德人,刺杀政治异见人士,对平民使用化学武器都是可以作实的。理论上叙利亚的阿萨德,美国人要搞他也能如法炮制。(只是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和沙特的触角都牵涉在叙利亚内战中,战略考量上美国人不想淌这个浑水,希望诸方势力可以制衡伊斯兰国)。

另外中国也有民族冲突啊。维汉矛盾应该已经很深了,可惜我不认识什么维族朋友,没法当面印证。藏汉矛盾应该好一些,我接触过一些淳朴的信仰佛教的藏民,他们大多不带什么仇恨看待世人。我很想知道你的看法。

@刘慈欣 #128391 四步,打开冰箱门,取出长颈鹿,塞进去大象,关上冰箱门。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丁丁兄弟 #128399 民族冲突是区域性的,可以在乌鲁木齐和拉萨设两个转型委员会。

@消极 #128409 等到共产党统治难以维系的那一天,藏区或许还能保持大体稳定。新疆会发生什么完全难以想象。到时候都不必想维族愿不愿意和我们做同胞,就连城市里的汉族居民会不会成为报复对象都很难讲。而且毛子插手新疆的机率可以说是100%。

@丁丁兄弟 #128411 这个,我支持努尔白克力成为过渡时期的新疆领导人。

@消极 #128413 如果将来新政府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反共革命,同时也不希望新疆分裂出去的话,只能统战伊利哈木,伊利夏提这样的知识分子。吸收他们成为推动中国民主化力量的一部分。让他们参与到联邦制的制宪会议中来。实际情况远比这个复杂的多。新疆问题可以专门开一个话题讨论,这算是中国将来社会转型最难解的一环。

@丁丁兄弟 #128399

维汉矛盾,实际上双方都有错,如果只谴责汉族,汉人是不干的。

我就认识很多比较偏向自由派的人,在新疆问题上都是支持中共的。原因很简单,中原地区明目张胆的维族小偷太恶心。

再加上七五事件、昆明火车站事件,维族确实杀了汉人。

而且我也可以说,99%的汉人都不会支持新疆独立,不会支持东突。

所以中国民主化,不一定能解决汉维矛盾。到时候新疆政客为了选举,更愿意搞身份政治,甚至故意挑拨两个族群的矛盾。

( 由 作者 3月2日 编辑 )
12
3月1日

@陈士杰 #128423 我是自由主义,但是我仍然不认同维族人的很多做法,维族或多或少有极端主义倾向,正如你说的新疆小偷最猖狂的那几年我是领教过的,七五和昆明这些暴恐事件都是赤裸裸的极端主义,我一直认为,中国民主化那一天,面临的台面上最大的问题就是新疆问题,那时候新疆就是一个打开笼子的野兽,很难想象会发生什么,我倾向于新疆公投是不是愿意独立出去。我觉得没有更好的办法。

thphd 2047站长

@刘慈欣 #128393

中共是靠枪杆子,笔杆子和钱袋子上位的,而并非摆事实,讲道理。所以,你想要审判赵家人,只需要最前面的三个方面超过他们就行了。

至于谁作法官,谁当陪审团,有何罪名和证据,援引哪些法律条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只要你能把赵家人推上审判台,立刻就会有人替你做这一切。

我前两天【悬赏赵家人】,马上有人蹦出来,说我这种做法是【宣扬暴力】,【程序不正义】

那怎样才算程序正义?你得先审判,先定罪吧?

那好,这次我问大家【如何审判赵家人】,结果马上有人蹦出来,说我这种做法是【形式主义】,应该先掌握住【枪杆子】

那共产党是怎么掌握枪杆子的?当然是杀国民党人,抢劫地主资本家啊。顺带再从苏联那边要点。

所以我感觉,2047有两派,支持暴力和反对暴力的。刘慈欣就是支持的,natasha就是反对的。你们先吵明白行不行?


原文写得很清楚

只讨论如何开庭,判决怎么执行暂不考虑。

你一上来就吐槽【这些都不重要】,那你教教大家,你打算怎么搞定【枪杆子】啊?审判不重要,那你说说【重要】的工作怎么做呗?上次【悬赏赵家人】,说【不可能】的也是你吧?

( 由 作者 3月1日 编辑 )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陈士杰 #128384 极大可能是抓几个倒霉蛋,然后其他人继续当寡头(逍遥法外),和稀泥。老百姓还是没有实质性的发展(外国互联网可以在中国立足)

轻音部

@thphd #128448

可能我们最大的共识就是我们没有共识

@thphd #128448

上次【悬赏赵家人】,说【不可能】的也是你吧?

之所以我说不可能,是因为民国时期的国内环境和现在的革命环境完全不能相比。

都是日本侵略中国,重创了国民党,才让共产党成功夺权,而且那个时候也是国际上共产主义快速发展的时期;而现在,共产党还处于发展阶段,国际上对共产党的打压还没有形成规模。

所以,我是支持暴力,但是,现在不是革命和造反的最佳时机,所以现在这个阶段,最适合我们做的,就是萎缩发育。

@thphd #128448

支持暴力和反对暴力的。刘慈欣就是支持的,natasha就是反对的。你们先吵明白行不行?

讨论暴力不是不可以,但是需要定义是什么样的暴力。

至于吵架,我没兴趣。更没见过站长这么热衷于怂恿用户吵架的,这不是作为一个站长应该有的态度。

你如果想讨论一个争议性很大的问题,建议用小号。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thphd #128448

這件事上瑤瑤支持站長,如果只是在討論階段的話無傷大雅。

@natasha #128485

娜娜醬可以參見早些年「港獨」作為學術討論的相關故事,站長並沒有慫恿用戶吵架,只是大家都很熱烈爭論罷了。

@愛牛奶盒的人 #128499

好的瑶瑶,这件事我ok了,也不想纠结下去。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刘慈欣 #128481 @natasha #128485 @thphd #128448

所以我感觉,2047有两派,支持暴力和反对暴力的。刘慈欣就是支持的,natasha就是反对的。

没有武装的先知都失败了,没有先知的武装要么变成了新的恶龙,要么也失败了。

反共各路人马阵营里面极度缺乏几个像毛教员或刘邦、张良那样的人才(项羽那种军事强人也行啊,问题这样的猛男莽夫也没有),能够指明革命或变革的道路, 到底要依靠什么阶级或阶层哪些人(铁杆基本盘,朋友,拉拢利用对象,主要敌人,次要敌人······)?如何获取资源?战略路线图去南方还是去北方(延安)?

至少毛年轻时候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就是非常了解中国人的心理和中国社会,而且具有很强的实践性操作性。比现在的民运、大学生、知识分子的默默无闻,郭文贵、刘仲敬的满嘴大炮,都要强太多。这也就是毛被他手下死心塌地追随的主要原因。

( 由 作者 3月2日 编辑 )

新疆公投也有一个大问题。

新疆有四成人口是汉人,如果公投结果是汉人和温和穆斯林反对独立,极端穆斯林支持独立。

那么,极端穆斯林依然可能武力造反。

民主解决不了新疆问题。

@limitpt #128432

@陈士杰 #128519 民主解决不了这种矛盾。

解决方案一: 纳扎巴耶夫式。就像我说的,把努尔白克力放出来当这个纳扎巴耶夫。他是前共产党员,熟悉中共的套路,汉人可以接受他,他是被中共打倒的维吾尔人,维吾尔人也能接受他。这个政府当然不可能民主,只能走哈萨克斯坦道路。

解决方案二:美国式,通过内战暴力驱逐汉人,把他们赶出新疆(亲英的十三州人就变成加拿大人了)

维族人恨死努尔白克力了。

伊力哈木可以当新疆省长。

@消极 #128521

@陈士杰 #128522 被中共迫害都无济于事?

@消极 #128524

共产党惩罚的人就一定是好人?你这是什么逻辑?

@陈士杰 #128578 至少可以拿去糊弄人啊

@消极 #128582

去YouTube上播放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贫穷才是最糟糕的暴力。 ——甘地(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