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精神病人是否应该有投票权? 2049
2月23日 360 次浏览
32个评论
陈士杰 和平理性非暴力

按理说,精神病应该有投票权。毕竟精神病人也需要购物买东西,也已经纳税了。纳税者就应该有投票权。

我觉得这个问题要这么看,如果是没有在精神病院里面的病人,是可以有投票权的。但如果是精神病院里面的病人,就没有投票权了。反正精神病院里面的人也不用交税了。

中国人大网上的这段话我比较认同:

精神病患者是指精神失常,精神错乱,神志不清,失去了辨认或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人。这些人中,有的长期处于失去行使和支配自己意志能力的状态;有的处于间歇性发作状态。在确定精神病患者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时,应注意以下两点:

1、从法律上讲,精神病患者是由于生理上的原因而丧失行使政治权利的能力,这同被依法 剥夺政治权利的人有着本质的区别,绝不能将二者混为一谈。

2、具体确定某个精神病患者是否能行使选举权利,通常要由监护人、周围群众、所在单位 或医疗机构证明。凡属经常处于失去行使和支配自己意志能力的精神病患者,经选举委员会确认,可不列入选民名单;对于间歇性发作的精神病患者,则应列入选民名单,若在投票选 举日精神病发作,则应作为暂不能行使选举权利处理。
丁丁兄弟 外離於相,内著於心。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

这个应该有明确的基于病理学研究的界定。一般的心理疾病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双相障碍并没有影响一个自然人的认知能力的应该享有完全的政治权利。而更为严重的思觉失调患者会产生幻觉,幻象影响到认知,不能对其民事行为负责的就不应享有投票权。当然能够在治疗后康复的一定应当恢复其政治权利。

投票栏中缺乏细分分类,很难给出我的答案

@丁丁兄弟 #127446

完全同意的。

这就是我所说的,精神病院里面的病人不能投票,但不在精神病院里面的就可以投票。

@陈士杰 #127448 实际上精神病院里的不完全是丧失认知能力的思觉失调患者。也包括很多有自残,自杀倾向的抑郁症患者和不能控制情绪给家人带来困扰的躁郁症患者。还有很多是已经恢复到可以很好控制自己情绪和行为,但是被家庭抛弃,拒绝领走的可怜人。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我觉得,不应该有“根据病情状况而定”的选项。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二元化的问题,“根据病情状况而定”在逻辑上就等同于“有投票权”。

另外,如果问“精神病人是否应该有投票权”,那么实际上潜意识表达出的含义是:“一般认为,精神病人是不应该有投票权的”。这样的问法,加上选项当中”看情况而定“,我觉得有歧视精神病人的嫌疑。

类似的问法还有:

受教育程度低的人是否应该有投票权? 穷人是否应该有投票权? 黑人是否应该有投票权?

如果这是一个完全中立的问题,可以这样问:

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是否有投票权?

  1. 没有
( 由 作者 2月23日 编辑 )

@陈士杰 #127441

虽然理论上有道理,但是感觉“在选举日发作”这个监督机制,很难发生作用

我倾向于还是干脆都给投票权算了。

抑郁症,觉得自己人生灰暗,随时想死,怎么就不能选总统了呢?他选谁反正自己也是想死,你说他会选个反人类的,反正自己也不想过的好了,但是一个非抑郁症,表面正常内心反人类的选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总之不管是躁郁症还是精神分裂还是what ever,如果你认为他选谁和自己想怎样无关,那就应该有投票权;如果你觉得他精神上的问题会影响选举行为,但是有很多轻度的精神病都没有确诊而已,他们同样能影响选举,你又抓不出来,关键还是“用疾病筛选选民”这个先河不能开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只有投票舞弊和丧失民事行为能力者才应该失去投票权

@天下无贼 #127460

投票权这件事,要这么看。

纳税的人就应该能投票,但是住精神病院的人不交税,那既然如此,也就不能投票了。

普通人只要需要上街买东西,就肯定要交税,就应该有投票权。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消极 #127461 我觉得起码一半的中国人,选票对于他们来讲没有实际意义。。如果像选村长一样,给一箱酸奶一条烟就选谁!那么这种投票又有什么意义呢?就好比习近平在支付宝抖音给全国人民年底的时候一人发50元红包,那么大家都选习近平了。。。

@史蒂芬 #127475 能贿选就比不能贿选强,这是进步。

曹锟贿选,是中国大陆民主的顶峰。

#127474 "住精神病院的人不交税"--我不同意这个意见,否则吃福利和退休的人全要算成不交税的人群了。

@陈士杰 #127474 如果一包子打死的让精神病人不能投票,“被精神病”将会成为政治迫害最常用的手段。

@消极 #127476 只能说是个好的开始,但是胡温时期还有村长选举,现在根本连村长都没人选了,考虑到中国人口生育问题,农村城市化。连基层的村民选举自治选举都要消失了(因为农村已经没有人了),,对大陆的选举民主自由这些已经没有任何的信心了。。。这国已经无可救药。。就算有选举也是不停地内耗攻伐。。

@刘慈欣 #127477 苏联发明了“缓慢进行型精神分裂症”,用来关押政治犯。

@史蒂芬 #127478 “这国已经无可救药”

你跟我比消极?!

@消极 #127481 我的范围仅限于身边的亲戚朋友认识的人!其他人我没深入了解,也不敢妄加评论。。

@史蒂芬 #127483 “对大陆的选举民主自由这些已经没有任何的信心了。。。这国已经无可救药”

左一个“大陆”右一个“这国”,你还敢说自己“不敢妄加评论”?这不明摆着地图炮么。

@消极 #127484 这个国指的是使用抖音快手的,发表一些弱智评论的人。一部分人。我的智商还没有厉害到鄙视所有中国人,因为我自己也是中国人(是我一时激愤没说清楚),抱歉

@史蒂芬 #127488 哦,字节跳动国

@消极 #127489 身边所有人都在用抖音,如果不是2047。我已经成为了一个异类了。。。

@史蒂芬 #127490 每个人抖音里推送都不一样,他们其实不是一国人

@史蒂芬 #127490 深有同感,不是知道本站,我也觉得自己是不折不扣的异类。

@陈士杰 #127474

那长时间卧床不起,需要其他人照顾(比如高位截瘫?)无法自行完成消费等包含纳税的行为,这样的公民应该有投票权吗?

无代表不纳税本来就是美国国父们的谬论,共同体就要有代表,除非之前的共同体拒绝新共同体(比如移民管控法之类)

@天下无贼 #127510 应该。高位截瘫的人,他的食品也是家人替他购买的。

@消极 #127537

我覺得“無代表不納稅”不大能算謬論,這裏的代表自然是指民主選舉得出的代表。 關鍵在於”不納稅不等於沒有投票權”,這裏自然是反過來使用了上面那句話,其實并沒有證明這句話是正確的;并且事實上就是不正確的。

至於精神病人有沒有投票權。只要他能自己把選票填好然後郵寄出去自然可以。

@天下无贼 #127510 無代表不納稅是一回事

不納稅就不能有代表是另一回事,這是上述論點的逆命題需要被證明

@陈士杰 #127562

高位截瘫的人,他的食品也是家人替他购买的。

精神病住院的费用也不是政府埋单的吧?也有家人帮他产生购买行为的。

@Truth #127565

無代表不納稅是一回事,不納稅就不能有代表是另一回事,這是上述論點的逆命題需要被證明

我们好像也没讨论无代表不纳税的问题?从一开始陈兄就在以纳不纳税来说该不该有投票权,我们一直讨论的就是不纳税是不是应该有投票权吧。

@天下无贼 #127578

精神病的费用,还是政府承担吧。

精神病可以算是残疾人,残疾人自食其力是有困难的。

照顾残疾人属于社会福利,毕竟每个公民都可能残疾。

@陈士杰 #127582

现在精神病院是免费的吗?我不了解。

为什么治疗精神病要政府埋单啊?不理解。

恒原平三郎 我寻找海岸的潮汐,浪峰上的阳光变成的鸥群,我寻找砌在墙里的传说,你和我被遗忘的姓名

我以为贵站人士会无条件投第一项呢,这个结果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没有事实,只有诠释。 ——威廉·尼采(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