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香山 居易詩校箋 阅读

詩至中唐,運會流轉,其殆非僅有唐一代之中,更剖判以來詩學百代之中也。

若夫中唐大歷才子之流,諸人風力殆有承開元者,有啟晚唐者。而眾人力大者如顧況,未暴名於當世,卒不能轉一時之風運,余子格自卑耳,才非卓耳,又不足論。

迨有韓昌黎为一大變,其思力排奡,崛起特為鼻祖。「宋之蘇、梅、歐、蘇、王、黃,皆愈为之发其端」(《原詩》)。自嚴滄浪來,論詩以唐宋為藩籬者,特以點鐵、奪胎之法區類也,卒非以國朝興替以較之者。此是一途,吾子不可不深味之耳。

又有一流變,為淺滑平易者。所謂其後元白,皮陸者是也。此一流,在宋為放翁,所謂放翁詩法,非宋詩也,是中晚唐詩也。而放翁詩於明萬曆迄清康熙年間,遽稱大盛,里閭之間,以放翁家學竟為標榜,取其屬對工巧、淺易流滑處,謂為「宋詩」而不知此乃元白之流所擅場,是不知放翁所出處耳。此是錢牧齋一倡,草間諸人無知無識,矮人看場也。

後人以多为貴,元白長慶集實始濫觴。其中頹唐俚俗,十居六七。長篇五古,而非白氏樂府者,更冗雜蕪穢,幾令人欲噦者。

而披沙簡金,亦能見寶。若去其六七,所存二三,皆卓然名作也。此則元白持身之基,吾子欲效,亦須識力,須知「沒緊要」處之妙,是刻意為之,而非妙法天然耳。

此箋本草草,無箋之功,聊能備校之一格耳,吾子味之,其詩合氣則掇,不合捨去。

下載

2
2021年2月20日 21 次浏览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