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新媒体「歪脑」? 问答

之前在CDT上看到他们的如何在最危险的悬崖建立海中小屋:建立微信“反贼群”的年轻人们(最近端传媒也有类似文章:微信求生记:炸群、转世,以及公共生活的实践,这些年轻人应该上2047这儿来),就顺手查了一下。

歪脑创刊:打开房间,寻象

2020年9月10日,《歪脑》出世。(www.wainao.me)

《歪脑 | WhyNot》诞生于混沌时代。在这个时代,世界像一个魔方,由一格格房间组成,每一个房间都在上演荒诞剧:意识于悬崖边缘相互对峙,恐惧在漫长黑夜之中啃蚀精神。

就在这种拉锯之中,总有许多青春在天露微光之际悄然解封。青春总会想抓住些什么,从一个房间踱步到另一个房间,房间看着空旷,却呼吸拥挤,让人喘不过气。

《歪脑 | WhyNot》是我们创办的数字新闻杂志。而在这个定义之外,“歪脑”其实也是个面目分明的人:TA一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后浪”,但奔腾的方向并不被谁轻易定义。哪怕蜗居房间中,“歪脑”也注定不安于世,就像TA的名字,托着歪脑袋,常常思考。Why not? 为什么不可以?

你想过吗,为什么魔方中每一个房间都令人窒息?“房间里的大象”(elephant in the room),是一句英文谚语:明明房间里有头大象,大家却装作没看到,不说穿、不讨论,甚至告诉自己“这件事不好说”。

到底有没有大象?大象长什么模样?与大象同处一室,“歪脑”一定不会停止思辨。“歪脑”可能会想起电影《大象席地而坐》。戏里,大象始终没出现;戏外,是哪一头“巨象”,踩死了胡波不甘沉默的生命?

没有什么不可以挖掘的,“歪脑”一定会这样想。然后一头钻进封闭阁楼,打开一个又一个房间,从蛛丝马迹,寻找隐身的大象。

就在今天,“歪脑”带你我闯入其中一扇门,去窥见中国媒体行业的光怪陆离。这里面有大象吗?TA与你一样好奇。这第一场寻象之旅,穿梭三分之一个世纪:中国高校新闻教育随时代浪潮翻涌;理想主义还来不及激起浪花,大外宣就已经站上浪头;“党媒姓党”的新时代继而崛起,咽喉被掐住的水手们奄奄一息;眼疾手快的幸存者挤上了新媒体的快艇,却在网络沙皇驾崩后的时代迎来乱世大逃杀;而哪怕你躲进非虚构写作的小楼,也成不了灯塔,因为故事不可能完整,最终残缺的文字只留下零光片羽。

看,大象显形,大象就在那里。

这便是《歪脑》,年轻,好奇,倔强,爱思考,不怎么服输。从一个房间中出来,《歪脑》还会继续打开更多的门,寻象。我们习惯了与象共存,在房间中呼吸着象的气味,走路时避开象身,却独独看不见大象。

从今往后,《歪脑》与你一起,讨论大象。

官网介绍

深度。视觉。无审查。

如果你隐隐感觉这个世界模糊不清,心中总有提问,你一定是个歪脑;如果你倍感孤独,跟众声喧哗的“叙事”脱轨,你一定是个歪脑;如果你对既成概念并不认同,总想说声“Why not?” 你肯定是个歪脑!

其实你并不孤单。不是所有观点都要被同意,因为一个开放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歪脑是打破框框的起点。

歪脑是为讲中文的年轻一代度身定制的新闻杂志。歪脑以鼓励独立思考为本,力图为观众读者提供另一种看世界的眼光。歪脑欢迎坦诚的对话,希望在这里建立起一个多元、真诚、安全的线上社区,碰撞出无边界的知识江湖。

歪脑总部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由美国全球媒体总署 (USAGM) 通过公共专项资金拨款建立,所有内容编采制作全部独立运行。


最后在工作机会里发现是隶属于自由亚洲电台(RFA)的,看内容也确实比较新潮,我比较好奇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创刊,编辑又会是哪些人组成?

5
2月20日 274 次浏览
5个评论

打开了他家网站,设计得挺有冲击力的。

看了“歪脑读”这一栏,下面有几个分类:他者之镜(人物/纪实报道),我是谁(好像也是人物/纪实报道),理想派(社会政治,但也包含了其他栏目的内容?),文化人儿(文化艺术),我有药(环境),黄金屋(经济,似乎也包括科技)。感觉目前分类很杂,不知道什么是什么。浏览了一下文章题目,不少还是挺有意思的。

读了一两篇,文章都不长,由短段落组成,有明确的小标题分段,读起来有文化snack的感觉。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歪脑? more like 外脑

打开about页面,一股浓厚的20771977风扑面而来。

反贼群那篇文章我读了,大概是讲一群犹太人如何在毒气室里分娩。

PS:这个媒体的感觉类似上次图书馆介绍的《全现在》,但是谈论了很多国内不便于谈论的话题。

( 由 作者 2月21日 编辑 )

里面有大量的动画和视频,制作起来应该很耗时。如果都是他们自己制作的,工作量应该蛮大。

他们的域名也很有意思,连起来就是whynot me。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很棒啊!看了一篇49年大陆同胞流亡到香港的故事,真挚感人。。如果能有实体书刊,我想我能收藏啊。。(我很久没看过这么高质量的杂志了,很感动😂)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rebecca #127254 从背景来看,跟VOA同属美国全球媒体总署 (USAGM) ,这算不算美国外宣机构专门针对中国年轻人进行“渗透”?风格确实和《全现在》很像,而且只支持简体中文,从受众上我感觉更偏向于中国大陆海外留学生。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中华民国基于三民主义,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国。 ——中华民国宪法第1条(国体)